现实中国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主页]->[现实中国]->[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十六)上京所见:访民之多是领导的无能还是访民精神问题]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五)福建高级法院:给你农民100万不要就判决你输
·(六)法院:你要守法我就忽悠你这些农民
·(六)法院:你要守法我就忽悠你这些农民
·(七)中国的法律神奇到百姓没有可适用的法律
·(八)政府当婊子手上却总拿着贞洁牌
·(九)地方政权向最高统治者挑战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
·(十一)抢劫百姓财产 法院和政府“执法”速度跑得比刘翔还快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二
·(十三)是国家领导的庸腐还是法院的强大
·(十四)谁要维权就剥夺谁的人权 在中国你想维权没门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五)
·(十六)上京所见:访民之多是领导的无能还是访民精神问题
·权力的作用是掠夺 不是保护百姓
·看看福建省的高检和高法到底有多高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九)
·要告就让你这些屁民无休止的循环诉讼
·法院让百姓认知印有国徽的判决书不如妓女的价值
·政府与地痞流氓的区别就是有无执照的区别 (二十二)
·政府依法相抗 法院公开支持(二十三)
·法院用“法”诠释:守法的百姓都是白痴
·司法机关致使国民无法可依而走上歪门邪道(二十五)
·忽悠百姓成为掌权者的快感
·法院作为掠夺的工具 依法的国民成为笑柄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 终结篇
·明知幻影 被“法”蒙骗的农民却死拽不放(二十九)
·百姓守法而行 法院切断农民诉求之路
·我是手执执照的流氓我怕谁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国家是在为谁行使权利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2011两会提案
·请求公安局保护村民的合法权益报告
·是法院在耍猫腻还是快递公司的失
·政府的形象还是流氓的形象?
·人,没有永远的强势
·皮之不存,毛将安傅
·震惊:中国政权与统治阶级裸体相搏
·祖国母亲 为何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以权力控制百姓权利的执政是执政者无能的表现
· 国体摇曳 民以何堪
·无意中看到游精佑妻子陈育红给有关领导的信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政府手握执照抢劫 百姓心存法律呼吁
·“刁民”为国呕心沥血 “公仆”揽权无所不及
· 骇闻:从福建人大代表刘丛生身上看清中国内幕
·治国玩法将导致乌坎事件蔓延
·福建福安政府占着茅坑不拉屎
·不要迫使百姓扩散乌坎事件
·一个农村女性第二次挑战中国法律的公信力
·访民 政府 你们到底想玩死谁?
·祖国母亲:为什么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中国公务员连骗子的职业道德都没有
· 谁敢说中国共产党将要自灭“我就和他急”
·法院告诉百姓不能跟中国政府走
·猪拉到美国还是猪——本性难改
·高贵的中国 低贱的法律
·官逼民反 一触即发
·一份两会提案看清中国前景一片黑暗
·中国政府默认违法的招数是“不给答复”
·福建省高院法官暴露中国走向灭完
·共产党国家的潜规则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真正要感谢党感谢政府的是靠弄虚作假占位置的人
·瞧瞧 反党 反人民 反政府的都是些什么人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 福建爱国女隔空问话习近平
·你举报什么 我和谐什么 你还有什么新的举报材料
·这个执政党让我痛心
·对安溪执法人员拆违建被刺死谈谈我的看法
·这个执政党让人的心好痛
·中国的法院只是黑权力的保镖
· 对两高关于网络毁谤案适用法律的司法解释谈谈我个人看法
·反腐背后却极力打造更巩固的腐败
·中共职能部门已默认党已沦陷败坏
·福建维权女向习近平主席隔空传送两会反腐礼物
·千呼万唤喊不醒的执政党
·315福州之行混淆了我对“合法组织”的定义
·联名举报跨越世纪的腐败链
·中国是世界上最滑稽可笑的国家
·  五月三十五日这天你在想些什么
· 敬请中央第九巡视组对我等八人举报的问题在法定期间做出答复
·悲哀:中国的法律与大多数高官却由一个胸无点墨的奸商掌控着
·穿警服不意味着就得不辨是非的服从
· 中国眼前的反腐下台的不一定是最大的贪官在位的不一定廉洁公仆
·中央领导到地方政府视察是听百姓的声音还是看地方政府作秀
· 政府“赐”她后半生在上访的路上艰辛跋涉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六)上京所见:访民之多是领导的无能还是访民精神问题

由于我村土地被政府非法颁发土地使用证,诉诸法律,法院的判决结果与认定事实自相矛盾,造成几年的诉讼得来一份没有结果的判决书。于是,我上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2009年10月16日,我从福州火车站坐开往北京的火车。17日中午12点多到达北京。

    10月17日那天刚好是周六,由于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劳累,到北京后刚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以下是我到京后的路程安排:

    最高人民法院

   我这次去北京主要是去递交申诉状。于是,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到最高人民法院。

   10月19日,也是周一,我所住的地方刚好有个女孩子那两天没上班,于是我就叫她陪我去最高人民法院。据网上查到的地址,最高人民法院在北京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当我和那女孩9点多出发,当我们坐地铁到崇文门后,再乘坐公交车,当到达最高人民法院时,我告知警卫我是来递交申诉状的,警卫马上给我们一张路线卡,叫我们要去接待处,地址在崇文区幸福路18号。这时已经11点了,我们只好在经过天安门广场时,顺便在那停留一下12点多再转20路得车到永定门汽车站下车。

   到最高人民法院接待处时下午一点,门口堵满了上访的人,上访的人很可怜,有些可能花不起住宿的钱与吃饭的钱,就用两个石头垒在一起,用一个锅,煮着一些玉米粥之类的食物,裹着破被子,蹲在墙角。这时队伍已经排的很长了,手上拿着两审法院判决书的人就让你排队领表,否则,一律不接见。

   我从一点多去排队,之后领表、填表,再排队提交(当我在填表时和我一起去的女孩就帮我去排队了 ),填完表交上去已经三点多,一直等到将近五点还是轮不到接待我,等大家都走了,我也走了。

   20日早上我六点起床,不到八点就到高法接待处。等到九点多广播就叫我的名字。于是,我拿着资料,经过安检,顺利进了接待室。接待法官看了材料后收下了,并给我一个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的电话。我的申诉状算是顺利提交了。

    中央纪检委、监察部

   中央纪检委、监察部上访接待处在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甲2号。10月21日下午,我从东直门枢纽站做823路得车到宽街口下车,之后,找到了中央纪检委。当时不到一点,接访处的门口队伍排的很长,像一条长龙,我看了一下,就走到斜对面的一家打字店问老板:那么多人排队,一天都可以接待完吗?那老板说不会,有的人还排很多天才轮到接待他,那些人都是从昨天开始在那边排队了。于是,我在门口看看就走了。

   当我回到住处时在想,既然来了,去看看纪检监察机关到底如何接待群众来访的?或者说,我现在来北京应该也是来访的对象,于是,我当晚整理了一些资料,第二天早上我又去了。经过一番周折,我进了接访窗口排队。在前面接待的几十人中,只有一人举报贪污200多万的案件被收下了,其他的只是登记一下,然后给上访者一张卡 教你到“某某”部门请求处理。当然,轮到我时也不例外。

    全国人大

   10月23日早上,我5点就起来,写了一份去全国人大上访的简单材料。全国人大常委会人民接访办公室在北京市宣武区永定门西大街甲1号。我6点到东直门枢纽站坐106路车,到全国人大门口不到8点,我走进上访的队伍排队。之后,安检、填表等一切手续办完并拿到接待窗口,当接访人员认真审查我的身份、两审判决书、申诉材料等,一切材料齐全后,受理了我的上访材料,并告知会将我的情况向国务院反映,9点多,我就离开了全国人大接访处。

   全国人大上访人数和其他部门一样多,但接待窗口多,接访程序有条不紊,是我在这次上访中接访效力最好的机关。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处地址与全国人大常委会人民接访办公室同一地址。

   10月26日下午,我再次到北京市宣武区永定门西大街甲,这次是去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这里是我在上访中见过人最多的地方。上访的人要排多次队,而且每次排队的时间特长。首先进去领表,领表的队伍可长了,等了好久才可以轮到。领了表后要填写上访事项,填完再排队进行安检,安检后进入你要想解决问题的窗口再排队。手续很多,但上访人被接访约谈的不到三分之一,有的材料不齐全,有的被发回原地处理,对法院判决不服的不接谈,叫上访者去找最高人民法院,或全国人大。

    最高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地址在北京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10月27日,我很早起来到东直门站坐635号的公交车到鼓楼,下车后又转60路得车,东找西找,好不容易到锡拉胡同下车,找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当我找到门口向警卫说明我来申诉时,却又被告知高检接待处在东交民巷27号(也是最高人民法院的隔壁)。警卫随即递交给我一张坐车路线卡。

   我又再次坐车到东交民巷27号,问最高人民法院的警卫,他说往前 50米,可我往前都100米了 , 就是不见任何高检接待处的踪迹。当我再次问高法的警卫时,他说很多人都找不到,这时已经中午11点半了,于是,我想下午再来。

   当下午2点我再次到高检时,看到窗口那边贴了字条,告知接访时间是周一、周二、周四、周五。

   于是,在10月29日我起个大早,6点去坐车,到高检7点多,可这时人已排满,每天接访100人,100张号码票已经发完,我又再次沮丧地站在高法门口和其他上访的人聊起天来。

   在聊天中,一个上访者告诉我说昨天有4千多人来上访,她是昨天来的,也是福建人,由于昨天没有被接访,就地互相靠着睡觉,半夜两点就起来排队等票。聊着聊着,这时我才知道她的弟弟被公安局的人打死,死人还没埋葬,由于气愤就跑到北京来上访。

   我们正谈话间,死者的老婆,也就是和我说话者的弟媳妇走过来说,她没有判决书检察院不接待,当时她有两个人去排队,拿了两张票,就拿一张送给我。我拿着票到窗口领了表就到接访大厅,填完表,等了半个多小时,一个女检察官接待了我,她说看了我的材料,事实大概了解了,然后让我说说基本情况,并看了我随身带的证据后说:王秀英,你做的很好,你这样做也是很符合法律程序,但你的案件不要在福建继续折腾了,你到最高人民法院,他们会管的。这位检察官还和我说,他也会向领导汇报这些情况。之后,我就离开了检察院,这位女检察官还送我到门口。

    国土资源部

    国土资源部办公在北京市西城阜内大街64号。接访地址在北京西城前英子胡同17号。

    10月28日,我先坐地铁,然后在转乘102路电车到达甘石桥,找到了前英子胡同17号,这里信访的人不是很多,等到1点多就有工作人员给发表,手续和其他地方一样,填表后提交,一会就叫到我的名字,于是,我就到指定的接待室。我向工作人员出示了资料,他看后说,法院判决了,你不服应该去找最高人民法院或者全国人大,我说法院已经撤销了福安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中又认定部分是国有的,可福安政府又要继续为之这家企业颁发土地使用证。这个人看了两审的判决书后说,怎么法院撤销了还继续发证?我说就算认定国有的部分把它放一边,但判决违法的部分福安国土资源局也应该履行法定责任进行测量后,重新确认土地所有权啊?这个工作人员说按《土地法》第十六条去做,看看有没有要求当事人申请,政府没有重新登记,你也可以向土地管理局申请,他们会依法重新登记的。我想想说:也行,那我先回去按你说的去做。之后,我离开了国土资源部。

    后记:

    以上就是我这次上京的全部经过,算是很顺利。因为我在最高法院和许多上访者聊过天.其中有个女的案件已经有十多年了,也上访多年,据她介绍,高法不是不接待,就是不受理,那天她在请求栏里咬破指头,写了个“死”字,之后被接待了 .后来我在全国人大遇上她,他说虽然当时接待了,但接待法官告诉他案件太多,很忙,还是没有受理他的申诉材料。我想,也许是材料不齐全或者不属于高法的管辖范围吧。在国务院信访局我看见一个50多岁的上访者,他告诉我他的案件已经做了20多年了,中央有答复的,地方政府不执行。我看着他问:那你一起案件从年轻做到老?这个人没有表情的点了点头。

    从上访的几天里,每到一个地方都听到一些上访人说的维权辛酸事,也看到一些凄凉的场面,可惜自己也是上访者,无法为他们做什么?我叫陪我同去的女孩子以给我拍照纪念为由, 把上访的人拍下来,可警察过来了,要我们把照片删除掉.难道这种控制就能起到解决问题的结果?

    我曾听说上访有截访等各种现象,当然,有看见一些截访的,让上访者回当地处理. 还好我没有遇上这些.我很执着, 做事也很认真.看其他上访人大都无法顺利提交材料,我想也许我也这样,如果依法按法律程序走行不通,我只能想从另一种角度进行.还好,在最高人民法院接待室审查案件的法官看了申诉状和所有的证据后,一句质疑的话都没有,还很友好给我一个高法的电话,并说他会转交给高法行政庭,叫他们认真审查.

   这次我主要是去高法提交申诉状的,申诉材料很顺利提交了,我也与全国人大一个领导通过电话,告诉他全国人大接访处已经接收了我的资料了,那领导在电话中告诉我,那边接收了也一样,他们都会处理的.并和我说:你来一次也不容易,你也可以到相关部门走走。因为我本来就是很有原则的人,能依法做的事情,从不想去找什么关系.我的目的就是递交申诉材料,到北京后该办的事也办了.我想这只是第一次提交基本情况,以后还不知道要去多少次?所以我也不去想更多的问题,就直接回来了。

   在高法外排队时,一个北京的律师看了我的全部材料感到十分惊讶问:证件被撤销后,你向福安\宁德法院提起侵权之诉两次,那边法院不受理?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到你那边看看,你那边的法院有什么来头?我说是啊,向政府申请重新确权,政府说你这属于法院受理,这不是权属纠纷,这是侵权,法律规定法院受理. 而,法院不受理的理由要政府确权.当时,在场的人无言.还是这位律师说:法院怎么可以不依法?他又看看我说,你辛苦了,在这样的地方你能一直坚持下来不简单.当然,结果现在还未知。

    当我回来后,脑海中一直浮现那些上访的人,一拨又一拨.心想:我们的国家领导那么英明,那么有能力,那么心系祖国、心系人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上访人?为什么他们的案件都经过那么漫长的岁月都无法处理?(因为,在上访中,我了解到的上访者,他们的案件都在6年到20年之间,上访者的年龄都比较大,我去了那么多接访处,没看到一个比我小的人),我不禁想问:难道这些上访者(有些甚至衣不遮体)都是刁民吗?或是我们的领导能力有限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