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方鲲鹏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5)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6)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7)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8)
·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0)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1)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3)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4)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5)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6)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7)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8)
·选区划分的怪胎 - 蝾螈选区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1)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2)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3)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4)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2)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3)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4)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5)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6)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7)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8)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9)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0)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4)

   作者: 方鲲鹏

   四、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谷歌洗钱式“避税”,非其专美。据媒体揭露,其他跨国大公司,如Microsoft、Apple、IBM、Oracle、GE、Johnson & Johnson、……,几乎所有知名的大公司都有相同的行径。彭博新闻社采访的经济学家估算,由于大公司采用这类方式把利润转到海外避税,美国联邦政府因此每年产生600亿美元的税收损失。美国有3亿人,如果不让谷歌们享受“荷兰三明治”,这600亿分给老百姓,每人可得200美元,对于贫穷低薪人们,就可以买一百多个“麦当劳三明治”接济生活。

   谷歌2006年就开始游“双爱尔兰”,吃“荷兰三明治”。但它还不是开创者,其他公司玩得更早。谷歌们玩洗钱式“避税”完全合法,无从追究,但是可以引出一系列令人深思的问题:

   为什么美国政府多年来明知存在税法漏洞被跨国大公司利用,将盈利转到海外低税率地区,而将产品研制成本留在美国,造成联邦政府的巨额税收损失,却不制定纠正的法律?

   小餐馆业主常被税务官员死盯住,若有漏税行为罚得倾家荡产,而跨国大公司合法巨量漏税却无人问津;个人海外收入要当年报税,跨国大公司巨量海外收入却可以“延税”。这些政策不是颇有“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味道吗?

   为什么跨国大公司海外利润可以事实上免税?

   美国失业率这么高,但对跨国大公司的海外利润实行优惠“延税”政策,这不是在鼓励大公司把美国工作机会流放到海外?

   ……?

   答案很简单。虽然国会议员是民意代表,但是如果你是普通工薪族,像你这样的民意一千个一万个叠起来捆在一起后放到天平上,也称不过豪华私人飞机拥有者的一个民意,议员们要优先照顾后者的利益。

   彭博新闻社报道,奥巴马担任总统后,财政部在2009年提出一个建议,还不敢建议取消海外利润“延税”政策, 只是提出对跨国大公司海外子公司的一些特殊资金流动行为予以即时征税。财政部在建议中估算,这些措施可以在未来10年增加865亿美元税收。建议提出后,各大公司立刻对国会议员展开游说,结果建议尚未进入国会正式讨论就胎死腹中了。

   如果这个例子还不够清楚,再来看看奥巴马总统上个月29日(2011年6月29日)在白宫记者会上的讲话:

   “我认为这很公正,要求非常成功的石油公司或公司飞机拥有者放弃一个其他公司享受不到的临时减税优惠”(I think it’s only fair to ask an oil company or a corporate jet owner that has done so well to give up a tax break that no other business enjoys.)

   虽然没有看到相应的税法条款,但奥巴马已说得清清楚楚,这个临时减税优惠其他公司享受不到,是专门供给大公司和拥有飞机的极富者。这不可能是口误,因为在一个小时的记者会,奥巴马同样的意思反复了有五、六次之多。他不是要求增加税,只是要求国会终止对这些极富者的临时减税优惠。最使我吃惊的是,国会为什么会设计出这种专供极少数人受益的减税优惠?为什么当时能轻而易举通过?为什么现在要求终止这种“临时”减税优惠会如此艰难?

   这些天,总统和国会民主、共和两党议员为了政府开支的哪些方面应该缩减,闹得不可开交。美国的军费开支占联邦政府总开支的20%,但总统和两党议员对此项开支却没有什么争议。我相信如果由全民公投决定,缩减军费开支一定是首选。很多年来,美国根本不存在外来威胁,为什么要维持军费开支接近于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干什么吃的?

   同样的,跨国公司海外盈利不返回美国不抽税的问题,极富者享受的临时减税优惠的问题,如果全民公投,结果也会毫无悬念,因为这些优惠只有极少数人得利。美国作为倡导普世价值的世界教父,常倡导别人全民公投,却绝对不会在自己家里如此办一遭。

   美国的“民意代表”们分明与多数民意分道扬镳,但民众除了被他们代表外,实际上没有其他选择。在权威制政体下,有权就有一切;在民主制政体下,虽然还说不上有钱就有一切,但至少可以说有钱好办事,没钱万万使不得。“民意代表”需要利益集团的政治捐款才能搞竞选和办其他的事,而利益集团需要“民意代表”在国会代言,照看它们的利益。乌合之众的选民虽然每人手上有一张选票,但基本上是在为他人做嫁妆,不是选真正能代表自己的人。

   一人一票选举,是所谓的“普世价值”之一。但缺乏监督机制和揭露机制,表面平等的一人一票制游戏,掩盖了真实的不平等。美国老百姓其实早就看穿了这套游戏,所以对于选举了无兴趣。美国年年搞选举,一年有好几次, 4年一次的总统选举虽然最为重要,各方拼命动员投票,是吸引选民人数最多的选举,可根据资料,过去40年总统选举的投票率也只是在50%上下摆动(上世纪60年代及以前,投票率比较高)。而其他选举,投票率常常低得不忍卒睹,有些城镇的投票率甚至只有个位数。

   美国政府善于做表面文章,在表面平等、程序正义、形式正义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但在真实平等、实质正义、内容正义方面不闻不问,缺少措施或关注很少,使得表面与真实、形式与内容、程序与实质越来越分离,成为困扰社会的严重问题。

   (待续)

(2011/07/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