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方鲲鹏
·晒晒美国上诉庭法官的独立办案
·翟田田之案峰回路转的玄机
·论美国的国骂涉嫌强奸威胁--再评翟田田之案
·专访翟田田:留美博士生是如何被控莫须有的“恐怖威胁”
·三评翟田田之案–解说逮捕翟田田的命令
·四评翟田田之案–大陪审团的决定不出所料
·五评翟田田之案 - 荒诞走板的“骚扰大楼”案
·六评翟田田之案 – 彼得森律师10月15日的信及其他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5)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6)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7)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8)
·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0)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1)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3)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4)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3)

   作者: 方鲲鹏

   三、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人组成的政党奉行利己主义,人组成的企业也不会例外,必定唯利是图。著名大公司谷歌虽然常自诩不作恶(Don’t be evil),但其“避税”之邪门,堪称洗钱专家也会自叹弗如。美国彭博新闻社去年(2010年)10月21日有篇报道,标题是《谷歌2.4%的税率说出了600亿美元的税收损失是怎么形成的》(“Google 2.4% Rate Shows How $60 Billion Lost to Tax Loopholes”),披露了谷歌的“避税”手法。英国的《星期日泰晤士报》2009年4月19日揭露,谷歌2007年在英国的业务获利12.5亿英镑,但只交纳了60万英镑的税,仅占利润额的0.48%,而英国法定的公司税率是28%。该报今年5月29日又一次揭露,谷歌过去5年在世界范围逃避税金至少46.3亿美元。

   谷歌的避税手法十分复杂,我主要根据美国彭博新闻社那篇文章《谷歌2.4%的税率说出了600亿美元的税收损失是怎么形成的》,用通俗的语言在这里作一个简要的介绍。

   这套方法的核心是母公司必须在爱尔兰设立两个子公司。一个子公司是能处理业务的实体公司,另一个子公司是个空壳公司,只为转账需要建立。而这个空壳子公司又注册为跨国公司,宣称其管理部门(总部)在百慕大群岛或其他避税天堂,在那里不征收公司所得税。两个子公司在关系上,实体子公司又必须是空壳子公司的子公司。爱尔兰的税法容许以公司管理部门所在地作为征税国,所以上述的爱尔兰空壳子公司,其征税国是百慕大(或其他避税天堂)。但是美国税法不容许这么做,所以这套把戏无法在美国本土玩。

   谷歌在爱尔兰设立的实体子公司雇用了约2,000员工;谷歌在爱尔兰设立的空壳子公司,其“总部”有两个律师和一位经理,办公地点在百慕大群岛的一个律师事务所。

   爱尔兰征收的公司所得税是12.5%,而美国和英国分别为35%和28%。

   谷歌总公司首先将其在美国本土研制发展成的网络搜索技术和广告服务技术等知识产权在海外的租赁权,转让给它在爱尔兰的空壳子公司;出于转移利润到海外以避免美国高税率的目的,这种转让总是以尽可能低的价格进行,以帮助公司在美国的利润降低,在海外的利润上升。换言之,尽可能将盈利转到海外低税率地区,而将产品研制成本尽可能留在美国本土以减少税负。租赁权转让后,谷歌在爱尔兰的实体子公司获得空壳子公司的授权,向除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销售谷歌知识产权的使用权,即谷歌的产品,比如广告服务。于是谷歌的海外销售收入躲过了美国35%的重税。

   谷歌在英国也有实体子公司,但不处理销售业务。英国的客户若想向谷歌购买广告服务,只有通过谷歌在爱尔兰的子公司,而不是同谷歌在英国的子公司打交道。这样谷歌在英国的销售也避开了英国比较重的税。

   虽然爱尔兰的税率比起美、英两国,已经低了很多,但谷歌还不满意,它瞄准的是避税天堂百慕大。由于谷歌产品的海外租赁权属于爱尔兰空壳子公司,爱尔兰实体子公司销售谷歌产品后,便要向空壳子公司缴纳产品特许使用费(royalty payment)。出于转移利润避税的目的,这种特许使用费总是定得尽可能高。爱尔兰实体子公司就是以销售利润99%这样的极高比率,以特许使用费的名义将利润转移到爱尔兰空壳子公司。而空壳子公司的所谓总部在百慕大,换言之,实体子公司需要把99%的销售利润汇到百慕大,而百慕大是空壳子公司的征税所在国。至于实体子公司的征税国是爱尔兰,该公司把特许使用费作为成本扣除后,只有剩下的1%利润需要按照爱尔兰12.5%的税率纳税。

   但是爱尔兰实体子公司不能直接向百慕大转移利润,因为爱尔兰的税法细则使它很难将销售后获得的利润,在没有缴税的情况下直接从爱尔兰转移到百慕大。这个困难可以利用爱尔兰对于欧盟国家的税收优惠政策来解决,即从爱尔兰向位于欧盟国家的子公司转账可以豁免税务。于是谷歌在有“税收漏洞”的荷兰又设立了一个空壳子公司,爱尔兰实体子公司获得销售的利润后立刻转移到荷兰空壳子公司,荷兰空壳子公司再马上将其中的99.8%转到爱尔兰空壳子公司的百慕大总部,然后百慕大总部又把钱转到爱尔兰空壳子公司。通过这种迂回路径,利润从爱尔兰出去后又回到了爱尔兰,但已经由税前利润摇身一变为“税后”利润,于是洗钱式的避税作业大功告成。

   由于利润转移的路径是,从爱尔兰(实体子公司)到荷兰(空壳子公司),从荷兰(空壳子公司)到百慕大(空壳子公司),从百慕大(空壳子公司)回到爱尔兰(空壳子公司),所以避税专家们称这套方法为“双爱尔兰”加“荷兰三明治”。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人帮;谷歌为了玩这套“换帽子”戏法,为一个实体公司在三个国家设立了三个空壳公司。而爱尔兰和荷兰两国的所谓“税收漏洞”,很像是故意为之,为的是吸引跨国大公司来落户。

   谷歌设在荷兰的子公司没有任何雇员在那里办公。这个荷兰空壳公司虽然只截留0.2%的转入利润,但因为转入的数额巨大,仅2008年就有54亿美元之巨,因此即使是0.2%也很可观。由于谷歌的荷兰空壳公司一个雇员也没有,我有点好奇,这截留的钱是不是作打通关节的公关费了?毕竟腐败到处都存在。

   美国的税法规定公司在海外的盈利,没有返回美国前无需纳税。因此理论上,美国公司在海外的盈利不是免税,而是延税,可以无限期延迟到利润汇回美国后上税。但是据彭博新闻社报道,大公司把利润返回美国的情形极为罕见,美国跨国大企业在海外的盈利,事实上是免税的。

   目前谷歌所有营收中有52%来自海外市场,而谷歌这部分海外营收的税率平均只有2.4%。去年 Google(谷歌)的股价在600美元上下波动时,有专家估算后认为,如果没有臭名昭著的“双爱尔兰”,其股价只能达到100美元的价位。

   谷歌的利润数是个常量,它钻法律漏洞少缴税,必然会损害其他国民的利益或权利,对中小企业纳税人也不平等,不公正。这个例子进一步说明,人自私,政党自私,企业也自私,受自私心驱动的价值观念必定互相冲突,不可能普遍适用。因此普世价值像共产主义一样,充其量是美好的愿望,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

   谷歌洗钱式的“避税”行为没有触犯法律,但至少表明了谷歌标榜自己“不作恶”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不择手段钻全世界的法律漏洞”。

   所以美妙动听的话或口号,未必能名副其实。美国《独立宣言》中的名言“人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也是动听但不可细考。这句话被普世派经常引用,捧为经典,但是其中的“人人”,其实仅指白种男人,并非包括所有的人。那时美国黑人作为奴隶,没包括在“人”的范畴内自不消说了,可是《独立宣言》中的“人”,连白人妇女也没有包括。英语“men”这个词的意思一般指男人,不过也可以泛指人而无性别含义,但是从《独立宣言》的语境,起草的时代背景,以及十余年之后通过的开国宪法没有给妇女选举权等等来考察,可以断定《独立宣言》中的“人人生而平等”的真正意思,是“白人男性人人生而平等”。

   进一步考察,“人人生而平等”是美国白人对英国白人的提出的“普世价值”要求,与此同时,美国白人对黑人和印第安人的观点却与此天差地远,他们视黑人是黑猩猩一类生物,印第安人是野蛮没开化的土人,哪里有所谓普世价值的影子?

   如果抛开《独立宣言》中的这些背景,按照普世派的释义,“人人生而平等”确实能使人激动,可遗憾得很,那也不是现实。一个出生在贫穷煤矿工人家庭的孩子,同一个出生在拥有豪华私人飞机家庭的孩子比较,没人能否认,他们就是“生而不平等”的命运。

   我支持平等的理念,支持在具体问题上就事论事争取平等的权利,但是不应该热衷于煽情,这不利于社会的整体利益。讽刺的是,左翼的旧普世价值派和右翼的新普世价值派,都擅长于煽情鼓动。

   (待续)

(2011/07/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