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论跪族社会]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跪族社会

道德骄傲漫谈—兼论跪族社会

   一骄傲有很多种,例如知识骄傲、技能骄傲、容貌骄傲、武力骄傲、权力骄傲、财富骄傲等等。这些骄傲属于人性之常,无可厚非,只是很浅薄世俗,尤其是以武力、权力、财富为傲者,很小人。至于以取之无道的特权、来路不正的歪财自骄,更是小人之尤、无耻之尤了,那等于以罪恶为骄傲啊。

   道德骄傲的性质则完全不同,是文化道德修养到一定程度时的表现,精神贵族的特征。《战国策•颜斶说齐王》中,针对齐宣王提出的“王者贵乎?士贵乎?”的尖锐问题,颜斶亮出“士贵王不贵”的观点,充分展示了战国策士的道德骄傲。

   历代圣贤大儒在道德上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同时无不具有强烈的自尊自信,某种意义上说,都是很有些道德骄傲的。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对无道政权不合作,对黑恶势力不屑买账,对不实攻击不屑置辩,对小人的非礼不屑理睬,这些表现,非道德骄傲而何?至于贪赃枉法贪污腐败,大儒就更不屑了。

   孔子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又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孟子曾说孔子:“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孟子公孙丑上篇》)别说一般富贵,就是“天下”,如果要通过“行一不义”而得,孔子也是不屑一“行”的。

   孟子曰:“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天爵,天之所命的爵位,指的就是道德,这是一种精神的、心灵的、内在的爵位。如果说人爵是政治性、社会性、物质性的贵族的话,天爵就是精神贵族。天爵高于人爵,意味着道统高于政统,道德高于权力,精神高于物质。孟子“说大人则藐之”,就充分体现了天爵的高贵,不谓之道德骄傲不得也。

   公孙衍、张仪二人游说诸候、合纵连横、名振天下,乃战国时“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的“大人物”。孟子却不屑一顾,认为此二人没有仁义没有原则,无非擅长摇唇鼓舌、曲意巴结、溜须奉承等“妾妇之道”而已,根本不配大丈夫之称。

   《孟子》中还介绍了一个故事:“缪公亟见于子思,曰:古千乘之国以友士,何如?子思不悦,曰:古之人有言曰:事之云乎,岂曰友之云乎?子思之不悦也,岂不曰:以位,则子,君也;我,臣也。何敢与君友也?以德,则子事我者也,奚可以与我友?千乘之君求与之友而不可得也,而况可召与?”

   鲁缪公屡次去拜访子思,问:古代千乘之国的国君与士为友,怎样?子思不高兴了,回答说:古人说的是以士为师吧,岂是与士为友呢?子思所以不高兴,是因为:论地位,则你君我臣,我何敢与君称友?论道德,则你是应该侍学于我的,又岂可以与我称友?千乘之君想与士为友都不可得,又岂能下令召见?

   二道德骄傲是有方向性、针对性的,针对“上面”,针对权力,尤其是针对无道政权及黑恶势力。孔子居乡,恂恂如也。儒家对待乡里乡亲及普通民众,十分温和亲切;对于有文化、有道德的人,更是尊重有加。

   势利,指以地位财产等分别对待人、趋奉有财有势者歧视无财无势者的恶劣表现或作风。儒者则相反:以文化道德分别对待人,敬重正人君子,爱慕英雄圣贤,鄙视小人恶人,这种心态和作风,是一种特殊的、反势利的“势利”,可以称之为“道德势利”。对恶人恶势力及坑蒙拐骗之徒的鄙视则可以称为“道德歧视”。

   所谓“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恶人就是仁者所厌恶的人。不论他们财富多丰地位多高权力势力多大,都入不了儒眼,得不到儒者的尊重。(儒家在政治、社会层面尊重每一个公民的人格,主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是另一回事。)

   儒者更不可能为苛政暴君歌功颂德、对恶人奴颜婢膝、与恶势力同流合污---那样做还有什么道德骄傲可言?那样做的人,儒家的招牌举得最高(象冯友兰们那样),儒家的学问做得最大,也不是真儒者。

   在儒家,道德骄傲与谦德毫无冲突。谦是一种美德,但一些人将它的“道德级别”和适用范围无限拔高扩大,让它凌驾于五常道之上,是误解了谦德。在儒家诸多道德元素中,谦德要受五常道的制约。

   儒家的谦德,与义德(义刑、义旗、义师、义战)、直德(以直报怨的直)相辅相成,谦而不虚,谦而不卑,谦德之中有力量、有担当、有正义感和责任感,有打抱不平的勇敢和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谦卦六二:鳴謙,贞吉。象曰: 鳴謙贞吉,中心得也。言謙而有聞,須得其正則吉。謙而不貞則近於邪佞。那种表面性、装饰性的谦虚,相当于“邪佞”。

   必要的时候,敢怒敢杀、杀伐征战也不违谦德。谦卦六五: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上六:鸣谦,利用行师,征邑国。象曰:鸣谦,志未得也.可用行师,征邑国也。这里的“侵伐”、“行师”、“征邑国”,都是正义之战,是“为天下除害”,为了“除天下之公害”。

   严格地讲,道德不骄傲,骄傲本身就是道德不足的表现。所以,应该把本文“道德骄傲”这个概念视为一种方便说法。或者说,与道德“结合”的骄傲,与一般意义的自负自满骄人傲人不同,此词在这里更多的是一种自信心和自豪感的表现,虽然也有轻视、鄙视的意味,但轻视的是小人,鄙弃的是罪恶。

   三中国根本的问题是贵族极端稀缺而跪族熙熙攘攘。

   跪是古代中国重要礼仪之一,但是,跪也是很有讲究的。儒家以跪来表达对天地君亲师的尊重,但要知道,这种尊重建立在高度的道德自信、文化自尊的基础上,并不影响自己的人格独立、意志自由和贵族精神。

   我说的的跪族,指的是那些丧了良知、断了脊梁的软体动物,那些权力的奴隶、物质的奴隶、自身恶习和邪欲的奴隶。他们是没有什么道德底线的,为了特权财富,为了利益享受,什么下三滥手段都可以使出来,什么人间恶事都可以做出来。任何美好堂皇的名相,都可以被用作谋取私利的旗帜,甚至慈善的红十字,也成了“吸血”的工具、罪恶的道具。

   儒门、自由门中也会有跪族,但要把一个国家的领导阶级和广大民众都培养成跪族,没有马克思主义及其唯物主义的配合是不可想象的,法家和拜上帝教都办不到。只有马家的一党专制,才能大规模地砸断民众脊梁、毒化民族灵魂,从根本上败坏人性。

   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信仰,文化有高低之分,信仰有优劣之别。良知信仰最优,真如信仰次之,太极信仰又次之,上帝信仰更次之,唯物信仰最劣,唯物信仰其实是一种伪信仰,可以直接直接导致物质崇拜、特权崇拜、利益崇拜乃至暴力、厚黑和邪恶崇拜。

   只要马克思主义的宪位不去,政治就难有根本性革新,不论政治挂帅经济挂帅,都是特权挂帅利益挂帅;只要唯物主义的信仰不变,国民就难免本质性恶化,不是堕落为政治动物就是堕落为经济动物。当今中国良制难建,恶法难改,根本原因在此;官无好官,非腐即恶,民无好民,非刁即暴,根本原因也在此。

   唯物门中,无论贫富贵贱,多是跪族。中国人特别是老百姓,自古以来没有象今天这么坏的。弱势群体无疑是可怜的受害者,但很多人害起人来也是毫无顾忌的。君不见,虐待父母、拐带儿童、杀害学生、坑蒙拐骗的案件层出不穷,主角都是老百姓;无数假冒伪劣产品和有毒食品的出笼,老百姓也是凶手或帮凶……

   不是绝对没好人,只是唯物门中,好人比较稀罕,即使好也有限。某些所谓的好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不是“经得起考验”的道德君子。那是没有能力坏、没有机会坏或没有胆量坏,没能将私心恶习发之于行动、付诸于实践而已。

   或说:“毛伟人在天安门城楼上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实质上中国人民是跪下去了,站起来的只是他自己。六亿神州尽跪族,捧起一颗红太阳。”

   说得好。不过,毛不是什么红太阳,而是照到哪里那里黑的黑太阳、大灾星;他不是什么伟人,而是有色眼镜有史以来最大的伪人恶人暴君、最卑贱的跪族,是跪族的大宗师。中国人民跪在他脚下,而他同样也是跪着的。权力顶峰的他,实乃权力和邪欲的双重奴隶,他最拿手、最过硬的两手是暴力和欺骗。

   四毛氏走了以后,绝大多数中国人依然跪着,或跪权,或跪钱,或同时跪着权和钱,强势集团和弱势群体都一样,区别在于,前者为成功一族,后者为失败一族。

   成功的跪族往往很骄傲,比如充满知识骄傲、技能骄傲、容貌骄傲、武力骄傲乃至特权歪财骄傲等等。(唯一缺乏的是道德骄傲。)他们喜欢自我标榜或相互标榜,相互给对方脸上贴金。一群下流人士集合在一起,俨然成了上流社会。

   昨天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的“纪念建党90周年-共和国脊梁系列活动颁奖活动”,就是成功的跪族的“贴金”盛典。在两会上表示“我爱国,不添乱,从没投过反对票或弃权票”的倪萍荣获“共和国脊梁”的称号。有网友调侃:“意味着从此无骨的软体动物也可以自豪地宣称自己是脊椎动物了。”

   失败的跪族有可能愤愤不平,仇官仇腐仇视社会。注意,贵族和跪族都仇腐,但动机心态及表现都大不同。贵族仇腐是出于为国为民疾恶如仇的义愤,跪族仇腐则是由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嫉恨,实际上对那些特权腐败分子依然充满羡慕、向往之情。无论成功失败,跪族都是缺乏人格尊严的人。

   跪族仇腐的表现也比较特殊,大多只是背地里发发牢骚而已,背着贪官是老子,见到贪官变孙子。针对专制、特权、腐败的人物和势力,背地里呸呸呸呸,当了面唯唯诺诺,私底下咬牙切齿,台面上媚态可掬,匿名时骂声不绝,公开场合赞不绝口。而一旦有机会,跪族腐败起来会更厉害。

   自由派喜欢讲非暴力、不合作,这也有两种情况。一是贵族的不合作,对于特权专制势力,居高临下的蔑视和唾弃,打心眼里不以为然不屑一顾,打心眼里瞧不起,宁死不从贼,不为贼压寨。这是真正的不合作,说不合作就不合作。由于强烈的道德骄傲,拥有天爵者对无道政权及其不义之财有一种刻骨的轻蔑鄙弃,有什么条件好讲?

   二是跪族的不合作,是没有“合作”的机会,或者条件没有谈妥,对方开出来的价不能满足预期目标。所以,他们仇腐也好不合作也好,都是持而不坚坚而不久、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因为跪族缺乏真正的仁爱、利他、公益、奉献、牺牲精神。面对专制腐败的人物和势力,跪族不可能真正骄傲起来,更不可能把仇腐和不合作付诸行动、进行到底。2011-7-14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