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王夫之说:“谋国而贻天下之大患,斯为天下之罪人,而有差等焉。祸在一时之天下,则一时之罪人,卢杞是也;祸及一代,则一代之罪人,李林甫是也;祸及万世,则万世之罪人,自生民以来,唯桑维翰当之。”(《读通鉴论》“卷二十九五代中第十六条”)

   桑维翰何许人也?此人字国侨,洛阳人。唐庄宗时进士,石敬瑭用为掌书记。清泰三年(936),石敬瑭叛唐,他主谋引契丹兵为助。石敬瑭即位,累迁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等。执政期间,又力主臣服契丹。

   石敬瑭向契丹称臣割地一事,付出的代价十分巨大深远,影响中国至少达400年。王夫之认为桑维翰这个帮凶,比主凶石敬瑭更为罪大恶极,原因在于石敬瑭本来没有那样的意愿,是桑维翰主导的。因此王夫之对它恨之入骨把它称为“万世之罪人”。

   其实王夫之有些大惊小怪了。他是没有机会领略毛泽东的厉害啊。毛泽东才有被称为“祸及万世”的“天下之罪人”的资格。“自有生民以来,覆载不容之罪,毛泽东当之。”罪大恶极,万死莫赎,万劫莫解。与毛泽东相比,桑维翰不过小巫而已。

   毛泽东的罪,不仅在于利用日寇入侵之国难发展武装力量,不仅在于“内斗内行”灭亡民国,不仅在于臣服斯大林,也不仅在于饿死几千万国民……他最大的罪恶,一是推崇马列主义,把亚西方的恶性异端推上宪位;二是大革文化之命,把中华的文化和道德深度摧毁。

   这两件事才真可谓“授予夺之权于夷狄”、“毁夷夏之大防,为万世患”,可谓“于是而生民之肝脑,五帝三王之衣冠礼乐,驱以入于狂流。”、“贻祸无穷,人胥为夷。”毛泽东伤害的不仅是人的生命,更是良知慧命。

   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唯物主义是一种反文化反道德反教化的“教育”,很容易把人变成变成恐怖的政治动物或龌龊的利益动物,等于断绝了明明德、致良知的可能,对于“杀死”了人的真心本性。2011-7-9

   尤金娜与斯大林据前苏联肖斯塔科维奇《见证》一书介绍:著名钢琴演奏家玛莉亚•尤金娜弹奏的《莫扎特:第二十三钢琴协奏曲》的唱片受到斯大林的欣赏,收到一个斯大林指名道姓送来的装有两万卢布的封袋。尤金娜给斯大林写了一封信,信中竟然写了这样一番话:

   “谢谢你的帮助,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的名字)。我将日夜为你祷告,求主原谅你在人民和国家面前犯下的大罪。主是仁慈的,他一定会原谅你。我把钱给了我所参加的教会。”

   据说,当局将逮捕尤金娜的命令已经准备好了,只要领袖稍有表示,哪怕只是皱一下眉头,这些秘密警察就能立刻叫尤金娜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斯大林读了这封信之后,一句话也没说,默默地把信放在一边,毫无表情,拿在手中的烟斗,一直未送到嘴边,只是慢慢地在宽敞的办公室里来回地踱步,甚至连旁边人所等待的皱眉头的表情也没有出现。

   奇迹就这样出现了,尤金娜竟然什么事也没有。直到伟大领袖被发现已经猝死在别墅地板上的时候,身边的唱机上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播放着的仍是那张《莫扎特:第二十三钢琴协奏曲》的唱片。(肖斯塔科维奇《见证》,花城出版社)

   这个故事充分说明了文化、道德和信仰的力量----只有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力量,才能面对天下滔滔的马列邪说和红色恐怖而保持尊严大义凛然,同时,它也说明斯大林的狭隘残暴和恐怖程度不如毛泽东,前苏联对本土文化(及道德信仰)的摧残程度逊色于文革。前苏联能够比较彻底地摆脱马列教义而凤凰涅槃,根本原因在此。2011-7-13

   轻薄为文哂未休文革全面消灭了中华文化,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尊严和良知信仰,摧残了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广大国民的头脑----不仅缺德,而且缺智,缺乏思想、文化常识,丧失了分辨是非黑白的基本能力。他们一方面错认邪说为真理,错认鹰熊为英雄,一方面误把“圣经”当坏书,误把圣贤当盗贼。义理最圆融的经典、人格最圆满的圣人,也“经不起”这种人的“批判”啊。

   某刊发来一文“欢迎批判”,说“这是展现你的才华推广儒家思想的大好机会”。该文开头写道:

   “《论语》里的孔丘,怯懦,自私,世故,滑头。得意时有得意的骄横,失意时有失意的卑怯。把当时王朝末日通常有的政治格局重新洗牌,说成是礼崩乐坏;把姬姓周室理所当然的衰亡,当作是末日降止。满心想着仕途,嘴里却说得比伯夷叔齐还淡泊。明明是锦衣玉食,却装模作样地声称安贫乐道。”(李劼《中国文化冷风景》)

   略予浏览,发现该文对《论语》的解读、对孔子的批判完全不顾基本常识,水平比五四反孔派差得远,与文革红卫兵差堪仿佛。轻薄为文哂未休,这种文字于孔子何伤,于儒家何伤?暴露的恰恰是作者的轻浮。

   轻浮原是小人常态和文人恶习,这种嘲笑圣经诋毁圣人的轻浮特别令人厌恶和不可救药。如果才华需要借助对这种文字的批驳来展现,我宁愿守默。就像看到一个不堪一击的小混混炫耀武功一样,教训他一顿反而抬举了他。只是不由得齿冷,并感到深深的悲哀。这些无知无畏的反孔人士,这类完全不值一驳的劣质文字,居然受到人们的欢迎和尊重,这不能不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2011-6-29

   王夫之对赵苞的批评公元177年(东汉灵帝熹平六年),赵苞为辽西太守,派人去接老母及妻儿来郡,不意被屡为边患的鲜卑人劫获做了人质。当赵苞阵前突遇老母,悲痛欲绝,但他遥谢母亲说:“惟为王臣,义不得顾私恩。”其母说:“人各有命,何得相顾,以亏忠义。”赵苞即时进攻,击溃敌人,而老母、妻小因此被杀。事后赵苞说:“食禄而避难,非忠也;杀母以全义,非孝也.如是,有何面目立于天下!”遂呕血而死。

   这就是著名的“赵苞弃母”的故事。忠孝不能两全,两难选择。赵苞虽然有负孝道,呕血而死也“够意思”了。还能怎么样呢?

   赵苞在敌人大兵压境、母亲被劫作人质的情况下,不顾母子私恩,奋力与敌作战;其母则鼓励儿子以国为重,奋勇杀敌。在官方和民间的普遍认知中,赵苞及其母亲都是作为深明大义、不顾私恩、为国为家、公而忘私的典范宣传的。他们的爱国精神和高尚情操广受赞扬。

   但也有不同看法。蔡东藩认为赵苞应该作更好的选择。他在《后汉演义》中说:

   “赵苞之弃母全城,后人多悯其全忠,而惜其昧义;夫君与亲一也,亲不可弃,犹之君不可忘,为赵苞计,不如退兵守城,徐为设法,或啖以重利,或佯为乞降,务使母得生还,然后再谋却敌;万一不能如愿,则为君弃母,亦为后人所共谅,奈何锐图杀贼,忍视老母之遽膏锋刃乎?故苞之失不在于昧义,而在于少智;设令智士处此,当不若是之冒昧进战也。”

   蔡东藩为赵苞出的主意确实比较智慧,但也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须知他面对的是鲜卑人首领檀石槐,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不论是“啖以重利”还是“佯为乞降”,“使母得生还”的可能性都很小,更可能弄巧反拙丢了全城。

   王夫之认为,在那种情况下,是没有两全之策的,“若苞者,无可为计,虽君子亦不能为之计也,无往而非通天之罪矣。”无论怎么选择,赵苞都是罪人。赵苞之罪,不在于他阵前弃母,而是在他把老娘带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甫到官而即迎母以居柳城之绝塞”,置母亲于险地。

   赵苞这么做,如果是为了母亲的“口腹”,那是“禽虫之爱”,如果是为了母亲的“荣宠”,那是“市井之得金钱而借亲以侈华美者之情”,不论为的是什么,赵苞“奉衰老妇人以徼幸于锋镝之下”,都是“罪通于天”。下面是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的原话:

   “论为子为臣之变,至于赵苞而无可言矣。何也?若苞者,无可为计,虽君子亦不能为之计也,无往而非通天之罪矣。以苞之死战,为能死于官守;苞与手刃其亲者均也,为此论者,无人之心。以苞当求所以生母之方,不得已而降于鲜卑;分符为天子守邑,而北面臣虏,终身陷焉,亦不可谓有人之心也。故至于苞,而求不丧其心之道穷矣。此谁使之然哉?苞自处于穷以必丧其心。故曰无往而非通天之罪也。

   为人子者,岂以口腹事亲乎?抑岂敢以己之荣施及其母为愉快乎?故子曰:老者安之。求所以安之之方,虽劳不辟,虽死不辍,而况于苞之安其母者甚易乎?苞,东武城人也,所守则辽西也。母所居者,中国之乐土,苞所守者,鲜卑凭陵蹂践之郊也;胡为乎甫到官而即迎母以居柳城之绝塞哉?苞于此已不复有人之心矣。以口腹与?禽虫之爱也;以荣宠与?市井之得金钱而借亲以侈华美者之情也。疆寇在肘腋之间,孤城处斗绝之地,奉衰老妇人以徼幸于锋镝之下,苞之罪通于天,奚待破贼以致母死之日邪?故曰:正其本,万事理。一念之不若,而成乎昏昧,母子并命于危城,苞虽死,其可以逭中心之刑辟哉?

   或者其愚也,则君子弗获已而姑为之计,当羯贼出母示苞之日,自悔其迎母之咎,早伏剑以死,委战守之事于僚吏,母之存亡城之安危不计也,则犹可无余恶也。虽然,晚矣!苞死而母必不可得生,城必不可得存也。”2011-7-12 

   炫富诉贫皆可耻炫富是可笑可耻的。炫富的往往是小规模的暴发户,而且素质很低的那种(传统型富豪对于各种豪华早已习以为常,素质、层次和品质较高者,即使侥幸暴发,也不至于拿财富来炫耀。)是富而不贵、微不足道的“物人”和跪倒在物质财富面前的跪族。

   诉穷诉苦同样是可笑可耻的。古人云:“安贫者不自觉其贫,即真贫者亦不肯自言其贫也。惟不贫而求富无厌者,乃惟见己之贫而常言之,其人品卑鄙已甚。又有一种人,欲诉己之贫,而更张人之富以形之,其心术益不可问矣!”(清史洁珵辑《德育古鉴》)

   《笔畴》曰:“贵人之前莫言穷,彼将谓我求其荐矣;富人之前莫言穷,彼将谓我求其福矣。”《昨非庵日纂》载:“胡文定公家至贫,然贫之一字,于亲故间,非惟口不道,手亦不书。尝诫子弟曰:对人言贫者,其意将何求?汝曹志之。”胡文定公即胡安国,南宋著名经学家和湖湘学派的创始人之一。他有句名言: “为学必以圣人自期,为政必以宰相自期,莫将第一等事让与他人做。”

   东海素以“三要三不要”要求自己:有过要快改,有错要快认,有债要快还;不要求人,不要勉强人,不要向任何人诉贫诉苦。大半辈子过去了,很欣慰自己基本上做到了。2011-7-12

   应该认真,不必加班做事认真工作勤奋应该,偶尔加班加点也无妨,但如果习以为常动辄加班,就未必值得鼓励----不论是单位规定还是个人主动。《汉书•薛宣传》有这么一个故事:

   “及日至休吏,贼曹掾张扶独不肯休,坐曹治事。宣出教曰:‘盖礼贵和,人道尚通。日至,吏以令休,所繇来久。曹虽有公职事,家亦望私恩意。掾宜从众,归对妻子,设酒肴,请邻里,一笑相乐,斯亦可矣!’扶惭愧。官属善之。”

   薛宣字赣君,东海郡郯县人,汉成帝时,做过中丞、临淮太守、陈留太守、御史大夫等职,后来位至丞相。当他任左冯翊(相当于首都市长)时,贼曹掾(相当于治安处长),放节假时放弃休假主动值班,薛宣劝导他:礼制重视和睦,人道崇尚通达。假日官吏休息的规定由来已久,单位虽有公事办,家人也望你重感情。你应该跟大家一样,回家与妻子儿女,摆上酒菜,请邻居吃喝,说说笑笑乐乐。张扶听了很惭愧,大家听了很高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