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写给我的亲友及同胞们 一有人指责儒家喜欢用道德大棒打人,是无知误会。道德主要是用来自律的,“高标准严要求”主要是针对自己、针对从政者和文化人的。对他人特别是普通民众则要求不高,标准很低。

   人生在世,贫富贵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一个好人。好人的标准,从积极意义上说,是有爱人利人立人达人,亲亲仁民爱物;从消极意义上说,是不损人害人,不做亏心缺德的事----这是底线,这也是儒家和东海对人、包括对亲友最基本的要求,也几乎是唯一的要求。

   极而言之,你可以轻薄粗陋庸俗势利,可以物质主义享乐主义利益主义甚至利己主义,但不能损害他人,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违背道德原则。易言之,你可以不孝,但不能虐待父母;可以不悌,但不能算计兄弟;可以不助人,但不能损人为乐;可以不爱国,但不能卖国为荣;可以见义不为,但不能为非作歹;可以不尊儒不文明,但不能反道德反文明……

   一句话:哪怕你不做好事,只要干坏事也可以“过关”。如果这一点做不到,那就突破底线不可原谅了,即使是亲朋戚友,我也会慢慢疏远之。

   利己原是人之常情,只要不损人就无妨(尽管这很小人,但毕竟不恶,可以理解)。尤其是在当今中国这种状况下,既没有良法良制的硬性制约,又缺乏良好道德的必要规范,能够有一定的道德自律,守住“不损人”这一底线,就值得敬重、算是好人了。

   同时,儒家以道德为衡事量物、行政治国、选人用人及寻朋择友的最高标准。选贤与能,选贤更重要。政治如此,社会、家庭和个人也一样,道德是第一位的。君主要“亲贤臣远小人”,君子也要“亲贤人远小人”,至于恶人更不用说了,能离多远离多远----除非对方有了改邪归正、改恶从善的真诚愿望。

   二很多人搞反了,在道德上对他人高标准,对自己无要求,对儿女和亲人放任不管,甚至希望、鼓励和教育“自己人”大胆地唯利是图损人利己,“不要被道德的条条框框捆住了手脚”。其实这是一种短视和愚昧,误了亲人,害了儿女害了家庭也害了自己。

   确实,有不道德甚至反道德的人物和家族荣华富贵的,但无非昙花一现而已。罪恶越重,灭得越快,能够延续二三代就不错了,严重者象李斯父子一样即身而灭。《列女传》中有一个《陶答子妻》的故事如是:陶国的大夫答子治理陶国三年,毫无成绩,他的家里却比原来富了三倍。当答子五年后光荣退休回家时,他的妻子却抱着孩子大哭,并说了一段值得深思的话。这个故事和陶答子妻这段话都很经典,值得全文抄录:

   “陶答子妻者,陶大夫答子之妻也。答子治陶三年,名誉不兴,家富三倍。其妻数之,答子怒曰:‘非汝所知。’居五年,从车百乘。归休,宗人牵牛酒而贺之,其妻抱儿而泣。姑怒其不祥也,妇曰:‘夫子能薄而官大,是谓婴害;无功而家昌,是谓积殃。昔楚令尹之治国,家贫而国富,君敬之,民戴之,故福禄结于子孙,名垂于后世。今夫子贪富务大,不顾后害。妾闻南山有玄豹,雾雨七日不下,食何也?饱其志,饥其腹,将欲以泽其毛衣而成其文章也,故藏而远害。豕不择食以肥身,坐而须死。今夫子治陶,家日益富而国日益贫,君不敬,人不戴也。夫子之逢祸必矣。’请去。于是遂弃之出。其年,答子之家果以盗诛。母老而免,妇乃与少子归养,终其天年。(宋•李昉《太平御览•人事部一百一十三》卷四百七十二引汉刘向《列女传》。)

   “能薄而官大,是谓婴害;无功而家昌,是谓积殃。”此言值得深长思。无功而家昌,是为积殃,无道而家昌、无耻而家昌,就更是积殃了。这个故事中女主角的智慧、道德和责任感,是他的丈夫望尘莫及的,更可以让当今各级领导羞死----如果谁还有一丁点耻感的话。

   当然,象陶答子妻那样的德智双全的贤妻,古代本不多,现代更绝迹。在现代社会,能够不逼着丈夫去发财,或者逼得不那么紧,就算贤淑有德了。象东海,贫贱夫妻百事乖,对老妻不免有所抱愧,只要河东狮吼间隔的时间长一点,就感激不尽了,呵呵。

   小人家庭其实没有真正的幸福。重则夫妻相害父子相残,轻则夫不贤妻不忠、父不慈子不孝,相互间视同陌路,有什么幸福快乐可言?苏秦的家庭就是典型的小人之家。我说过,苏秦的家庭是不幸的,这种不幸,不是任何物质利益权力地位方面的成功可以补偿的。

   唐末刘仁恭、刘守光父子则是既愚蠢又邪恶的恶人之家的典型。以世俗标准看,刘家父子三人都相当厉害,父刘仁恭曾为卢龙节度使,兄刘守文原是义昌节度使,刘守光本人先曾受后梁太祖朱全忠封为燕王,后在幽州称帝,建立桀燕国。

   可笑刘家父不父子不子,父子兄弟自相残杀,刘守光囚父杀兄,自己亦很快自取灭亡。(兄刘守文品德略好但毫无智慧,为了救父亲攻打弟弟,明明赢了,由于毫无知人之明与防人之心,为弟弟所捉白白受死。)

   即使家庭和睦(这在小人家庭可不容易),小人同样没有幸福可言。人心不同犹如其面。有的心大有的心渺小,有的心正有的心邪恶,有的心净有的心龌龊,有的心圆满有的心缺,有的心光明有的心黑……正大圆满光明净的心,令人欢喜,自己更幸福;渺小邪恶龌龊黑的心,令人厌恶,自己更烦恼。

   三万事万象都有因果,一切都处于无处不在的因果链中,没有任何事物和人可以例外。在正与邪、善与恶的斗争中,有时候会正不敌邪、善不敌恶,但邪恶必要承担它的报应,付出相应的代价,受到必要的清算。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是普遍、绝对的真理。

   小人是难以信解这一真理的----信解了就不是小人了。当今官员群体愚蠢起来没有底,根本原因就在这里。他们弱智一样什么笑话都闹得出来,诸如在微博上与情人打情骂俏邀请开房、将向上级买官的请求群发之类不是笑话的笑话层出不穷,给咱们老百姓平添了不少乐趣。

   小人愚蠢,古今中外都一样。翻开各种史书,小人的愚蠢表现千姿百态。它们作起事来自以为周密,其实往往顾头不顾腚,捉襟而见肘,害人又害己。法家大腕赵高是历史上小人的典型。在生死存亡关头,他的选择之愚蠢就非常不可理喻不可思议。王夫之如是评论:

   “秦之所殄灭而降辱者,六王之后也;戍之徒之而寡其妻孤其子者,郡县之民也;而剸二世之首、欲灭宗室、约楚降而分王关中者,赵高也。故怨在敌国,而敌国或有所不能;怨在百姓,而百姓或有所不忍;狎及小人,而祸必发于小人。故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圣人且难之,况中主以降乎!   小人之心,智者弗能测也,刚者弗能制也。料其必不能,而或能之矣;料其必不欲,而或欲之矣。项羽之暴也,沛公之明也,章邯之怨方新也,尽天下欲食高之肉而寝处其皮也,使高灭嬴氏之宗,开关以讲于诸侯,岂能免于刀俎,而况受纳地之封乎?则以智者料高,而固知其与秦相终始;以愚者料高,而亦决其与秦同齑粉也。然而必弑胡亥以徼幸于一得,岂徒胡亥之愚,矢入幄而不觉哉?明而熟于计者,未有谓为且然者矣。

   祸福之外,有无藉之欲焉;死生之外,有无方之谲焉;俄顷之间,有忽变之情焉。利亦有所不喻,而无所不逞,而后君子莫能为之防。故圣人且犹难之,诚哉其难之也!濡有衣袽,终日戒。终日者,无竟之辞也。舍禔躬慎微而求驭之之术,不堕其阱中者鲜矣。”

   赵高与秦二世同存共亡,“以智者料高,而固知其与秦相终始;以愚者料高,而亦决其与秦同齑粉也”,依常理而论,赵高无论是智者还是蠢材,都不可能“剸二世之首、欲灭宗室、约楚降而分王关中”。可赵高偏偏那样做了。

   可见,小人或不乏小聪明,但没有大智慧,往往一时聪明一时愚蠢,小处聪明大处愚蠢,都是貌似聪明实质愚蠢。道理很简单:各种贪嗔痴慢疑恶习恶念恶行都会对人的智慧造成严重的蒙蔽和破坏,“祸福之外,有无藉之欲焉;死生之外,有无方之谲焉;俄顷之间,有忽变之情焉。” 四小人轻则亏心,重则丧心。亏心是心有缺口,亏多了缺大了,就会丧失,心整个儿不见了,道德和智慧都不见了----其实良知心依然在,只是被各种恶习遮蔽了,就像月亮被天狗吞了,整个儿不见了,

   上帝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小人穷斯滥,得志又容易丧心病狂,疯狂地弄权敛财、疯狂地贪污腐败、疯狂地放纵享受、疯狂地害人害己。这个时代一般人不至于饥寒而死、死于贫困,相反,大量的人死于富贵,死于贪婪愚昧罪恶疯狂。

   小人总以为自己得不到尊重是因为穷,总是拼命地不择手段地弄钱弄权。殊不知这种人即使富甲一方、权重一时也得不到真正的尊重,而且持而不坚坚而不久;小人总是把升官发财视为事业,殊不知,如果居心不良手段不德,官升得越快财发得越旺,怨业恶业就造得越大,会失得很快败得更惨甚至因之而死。现代以来中国大多数特权者及富豪下场都不好,因为他们的权力和财富取之无道、用之无道,所以不少人到头来失去的不仅是权或财,甚至还包括自己的性命。

   有人通过对2003年以来公开报道中能够找到的72位亿万富翁死亡案例进行梳理,得出的数据显示,15名死于他杀、17名死于自杀、7名死于意外、14名被执行死刑、19名富豪积疾早逝。这都是报应。报应千奇百怪,迟速隐显,人所难测,但上面这些报应速而显,人们肉眼可见。

   对于小人来说,荣华富贵未必是好事。无权无势、挫折磨难乃至遭受某些冤屈,亦未必是坏事。《周易系辞》说得好:“小惩而大诫,此小人之福也。” 惩其小恶,让他受到教训,不致犯大错误,或者因此恍然觉悟、长大成人也未可知。为此,儒者对亲友子弟理当关爱,但不能护短,否则爱之、护之恰足以害之。东海对此深有体会。

   这个时代,人心越来越败坏,罪恶越来越集中,报应也越来越明显而惨烈;这个时代,开始是天灾杂着人祸,人祸引起天灾,后来是天灾变成人祸,人祸冒充天灾,现在呢,天灾就是人祸,人祸就是天谴。

   这是一个大转型大变革的时代也是大灾大难的时代,凤凰涅槃一样的辉煌新生也伴随着天崩地裂一样的大毁灭,在无数个体或群体积蓄已久的怨气戾气的爆发中,很多庞然大物将毁于一旦。良知佛利用各种速性、显性的大报应发言说:违我者苦,从我者乐,逆我者死,顺我者生。而致良知则是自救救人、自立立人、自达达人的不二法门,比学道和拜佛都有效,因为良知就是最高的道、最大的佛。

   我在这里祝福所有同胞,祝福坏人变好,好人好上加好,祝福所有好人在这个险象环生的时代尽量活得平平安安快快乐乐正大光明。空前的黑暗预兆着黎明的到来,熬过了这个阶段,一切都会好起来,中华民族将重新走上吉祥仁义的正道。

   五缺什么也别缺德,亏什么也别亏心,欠什么也别良心债。无论政治、社会状况怎样无底线,任凭官员贪污腐败无底线、民众坑蒙拐骗无底线,儒者都必须坚守“不损人”这一底线。这也是我对儿子最低要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