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东海一枭(余樟法)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一无所用心言不及义的无聊人士,曾受到孔子严厉批评。其实这种人放在当今中国,已堪称优秀。就算是用心于利、唯利是言,开口就是钱钱钱,语言无味面目可憎,也不过庸俗讨厌而已。

   最可怕的是用心于恶损人利己,坑蒙拐骗不以为耻,为了金钱,为了享受,为了眼前一时的利益,什么亲情友情邻里之情都可以利用和伤害。无论政治动物经济动物,都成了利益动物。这种动物化、畜生化生存,大多数国人已习以为常。互相利用互相欺骗互相坑害互相下毒已成为社会常态。

   牟宗三说过:当今中国人是有史以来最丑陋的。然哉然哉。其中最最丑陋的又数官员。除了暗箱操作出来的特权和借权谋来的脏钱,马家官员及“类官员”什么都缺,缺道德,缺智慧,缺文化,缺人性。(足协、证监会、红会等管理者似官非官,故称之为“类官员”)。

   连红十字招牌都可以用来吸血,成为发灾难财国难财的方便法门,连“慈善家”都可以做成大富豪(注意,不是大富豪做成慈善家),何况其他?(不过,前几天不小心见红十字会秘书长在微博上与网民对骂,还是禁不住心生怜悯,愚痴无极限啊。古人云:千夫所指,无疾而死,为绝大多数国民厌恶愤恨切齿咒骂者,活着也是煎熬,而且只怕活不好也活不久,纵不受法律惩罚,也难逃天谴天殃。)

   高薪养廉的主张,在西方和古代都有效,唯独在当代中国行不通。民主社会法律健全严明,贪污腐败大不易,高薪养廉行得通,薪水高了,官员没有后顾之忧,守廉拒腐更容易;儒家社会,官员文化品德较高,“有耻且格”,有“内顾之忧”,高薪养廉也行得通。唯独马家社会,外没有良法良制的防范,内没有良知信仰的约束,薪水最高也喂不饱贪婪的胃口。

   二或认为共官总要比“封建官僚”好些,是对历史和传统的无知。“封建官僚”以儒门中人居多,都有一定的文化修养道德底线,多少有些敬畏,敬天法祖,三畏,坏也坏得有限度,有止境,不至于崇拜邪说、邪恶和暴力,岂是马列邪说唯物信仰培养出来的共官可比?

   儒家不是以穷为荣,而是以道德为荣,以清廉和节俭为荣。崇儒的王朝,官吏都相对廉洁。即使是王朝晚期腐败起来了,也有不少清官支撑门面,甚至清官廉吏仍为主流。

   值得一提的是,在儒化的王朝中,宋朝又是官场最有道德的朝代,从朝廷到地方,清廉的风气广泛形成,从大员到小吏,俭约的追求深入人心。《昨非庵日纂》一书中收录了大量宋朝大小官员的廉洁节俭的故事。那时候如果“发明”了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朝廷高官和各级大吏带头实行将没有任何个人顾虑和障碍。

   王旦曾任宰相11年。《宋史•王旦传》载:“被服质素,家人欲以缯锦饰毡席,不许。有货玉带者,弟以为佳,呈旦,旦命系之,曰:还见佳否?弟曰:系之安得自见?旦曰:自负重而使观者称好,无乃劳乎!亟还之。故所服止于赐带。……旦不置田宅,曰:子孙当各念自立,何必田宅,徒使争财为不义尔。真宗以其所居陋,欲治之,旦辞以先人旧庐,乃止。”

   除了秦桧和韩侂胄,宋朝宰相几乎无不廉洁,王旦的表现在宋朝历代高官中毫不稀罕。有些高官的廉洁已到迂腐不近人情的地步,冯梦龙《古今谭概》中收录了一则关于《茶具》的故事:

   范蜀公与温公游嵩山,以黑木盒盛茶。温公见之,惊曰:“景仁乃有茶具耶!”谢在杭曰:“一木盒盛茶,何损清介,而至惊骇。宋人腐烂乃尔!”子犹曰:“此箕子啼象箸之意也。”

   这个故事出于宋周密的《癸辛杂识》,文字略有不同。明刘元卿的《贤弈编》和谢肇淛的《五杂俎》皆有收录。温公指温国公司马光,大家比较熟悉;范蜀公即范镇,字景仁,仁宗朝知谏院,神宗时以户部侍郎致仕,哲宗立,召不起,封蜀郡公。

   堂堂副部长级别的领导(户部为六部之一,户部侍郎相当于财政部副部长。不过古代是大部制,户部侍郎的权限比财政部副部长要大得多。)有一个茶具,也值得大惊小怪。难怪谢在杭嘲笑:“宋人腐烂乃尔!”窥一斑而知全豹,从二公身上,可见当时的官场风气。注意:这里腐烂是迂腐的意思,意谓廉洁过度到了迂腐的地步,与现在“腐烂”一词意思正好相反。

   儒家社会,盗亦有道,马家官员则没有底线。古代任何王朝的官场都不至于腐败得这么彻底、龌龊得这么深刻、“贫困”得这么全面。不仅官场黑幕重重,一些协会、学会组织也类官场化,从中国足协、证监会到红十字会,无不黑幕重重。

   三前三十年不用说了,后三十年的马家政府,即使不是最坏,也是有史以来最坏的政府之一。就拿对自然环境和资源来说,几十年的破坏和浪费,只怕几百年、几千年来也恢复不了弥补不了啊。

   我在《九十光阴尚有几》中指出:“现在生态环境恶化和各种资源浪费之严重都是空前的,政治社会文化道德各方面环境更是全面恶化。再这么‘坚持’下去,在并不遥远的将来,中国这片土地是否适合人类居住都成问题。”《财经国家周刊》于2011年7月12日披露的消息,为东海这段话作了生动的注脚----当然,仅仅是注脚之一。

   《财经国家周刊》题为《多城市饮用水标准降至劣五类,江苏湖库达标率仅3.07%》消息说,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一项调查表明,因为新中国60年间,经济增长与水资源变化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发展,中国水源大都严重污染,中国目前不缺水的省市仅有10个,占国土面积不到16%;而严重缺水区和极度缺水区占国土面积60%以上。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更发现,在中国一些大城市存在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政府通过去除某些水安全指标,降低检测标准,来使饮用水水源地的水质“达标”。如目前上海市青草沙水库是上海最好的“水质良好的二类水水源地”,却是在政府下令“去除总氮、总磷检测指标”后而升质的 ——“没有这两个指标,青草沙水库就是二类水,如果按照国家标准纳入总氮、总磷指标,青草沙水库的水质就一下子到了劣五类。”----“劣五类水质”为水质最低标准,国际上禁止饮用。

   由于目前中国尚未有一座城市的污水收集和处理能力能达到100%,很多污染在没有入网的情况下直接排出,所以百姓喝的“劣五类水质”,不仅有总氮、总磷、化学需氧量等常规指标超标,还检出不少有机污染物——“许多有机污染物具有致癌、致畸、致突发性,对人体健康存在长期潜在危害。饮用它无异于慢性自杀。”

   前国家环保总局曾对全国56个城市的206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的有机污染物监测表明,中国的饮用水源地受到132种有机污染物污染,其中103种属于国内或国外重点控制的污染物。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调查表明,全国31个省市只有西藏自治区和新疆自治区地表水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不存在上游来水水质超标的问题。其余地区上游来水水质不达标现象都极为严重,成为饮用水源地污染的重要原因。

   专家认为,由于中国政府弄虚作假,将各地的“劣五类水质”皆谎称为可饮用的“二类水质”,实际上是在逼民众慢性自杀——这些“劣五类水质”是今日中国遍地“癌症村”、“肿瘤小区”的重要原因。

   为了经济发展,不仅牺牲生态、自然环境,而且弄虚作假隐瞒水质真相,根本不顾广大国民生命安全。付出这样高昂代价发展经济,其意义、目的何在?还有比这更不负责任的政府吗?这是剜肉补疮、吃子孙饭啊,这是做一天领导维一天稳、“我身后哪怕洪水滔天”的心态,这是随时准备弃船的心态啊。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唯物者更鄙,不屑远谋。

   四政府官员所缺的,知识分子同样缺,他们热衷于为专制抬轿、为特权帮忙、为“共和国”站台,兼为骗子作配角。哪里有丑剧、悲剧、惨剧及骗局,哪里就有戏子们忙碌的身影。有的知识分子干脆一身兼二职,既戏子又骗子。

   古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而今是:婊子或有情,戏子更无义。婊子不立牌坊,戏子骗子则都喜欢大立特立牌坊,一个比一个堂皇。

   古人云: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李二曲曰:“上之所好,下即成俗,感应之机,捷于影响。” 陆九渊说:“风俗成败,系君子小人穷达,亦系幸不幸,皆天也,然亦由在上之人。”各级领导及知识分子是可以在相当程度上“领导”社会潮流和时代风气的。

   明杨继盛曾上书列举严嵩“十罪五奸”第十条罪状是:“自嵩用事,风俗大变,严嵩好利,天下皆尚贪,严嵩好谀,天下皆尚谀,败坏风俗。”严嵩贪污纳贿,卖官鬻爵,私财无数,富甲天下,曾得意地宣称:“朝廷不如我富”。身为首辅,公开以富为荣唯利是图,官场能不腐败、风俗能不败坏乎?

   明朝虽出了严嵩腐败集团,官场仍多清官廉吏,朝野仍多正人君子,假恶丑与真善美并存,官场纵腐,民间不败,不像现在,官员腐败全体性,道德沦丧全民性。这一切都是拜“灭天理,纵邪欲”的马家所赐,唯物主义导向物质主义,专制主义造就特权至上,以经济建设的为中心让国民沦为经济动物,理所当然啊。

   五49年是一道华丽丽的分割线。经过中共持续不断的努力,人骗人、人害人、人吃人早已成了中国社会的常态。强人吃弱者,弱者吃更弱者,甚至对亲朋好友下口。人间地狱就是这么造成的。

   由于条件、知识、能力等限制,弱势群体算计、欺辱、坑害的对象往往局限于亲朋好友。流行已久的传销就是专“吃”亲朋好友的,参与者都属于弱势。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穷斯滥,有点小钱更滥;常受欺,略有力量就欺人,甚至毫无力量也欺人。

   有乐于助人的律师对我埋怨愚民太多,要助弱势,不仅要与强势集团斗,还要防范救助的对象。我告诉他:愚比恶好。当强者弱者都普遍豺狼化的时候,你没变成东郭先生,算你幸运。

   鲁迅曾经严批“国民劣根性”,而今国民的种种劣根,比起民国时代,早已变本加厉。鲁迅所谓的“国民劣根性”,其实不是民族性,而是文化和制度的产物。满清政府的部族专制和对儒家的扭曲利用,导致某些国民劣根萌发,终究有限;马列文化和党主统治对人性的败坏却是无底的。

   五四虽然鼓呼打倒孔家店,但孔家店并未全倒,真仁义与伪道德义并存。文革以来,别说真道德,连伪道德、次道德都没剩下,一切都反着来了,不仁不义无道无德的东西被抬上天去,吃起人来就冠冕堂皇、肆无忌惮了。

   一个致力打倒中华文化、高喊“仁义道德吃人”的人成了民族魂,这个民族还有什么魂?有的只能是野蛮、邪恶的魂。“解放”六十多年来,各种恶习全方位释放和大范围泛滥,恶的力量完胜(尽管从历史的阳光看是暂时的),良有以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