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尔晋(陈泱潮)三次自觉面对被枪毙的无私无畏选择]
陈泱潮文集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习近平乱局能维持多久」纽约异见人士座谈会实录
·ZT梁京:2016:习近平过大关
·《特权论》作者坚决拥护和支持习近平与邪恶国家金正恩王朝核讹诈切割的政策
·习共必须彻底改变亲俄仇美的外交路线和政策
·人民在觉醒,中国猪梦注定加速破灭!
·ZT竟然刮起倒习之风,什么事情乱了套?
·【未普評論】習近平的極左形像是誰造出來的?
·ZT争鸣:習近平的挫折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习近平先生应当清廉治军,向蒋经国和吴登盛学习!
·毛泽东得以借尸还魂的重要原因
·习近平的毛泽东梦与极其危险的後果
·可惜当权者对宗教问题尚无清醒认识
·【习禁评】若继续以红卫兵思维主政,是中国的大灾难
·“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习核心确立後,中国政局走向与上帝之选择(视频/图)
·ZT公平:习近平四年来大倒退加速亡党亡国的步伐
·不依靠真正的自由的民主竞选能够解决之类问题吗?
·中共欲恢复【恶毒攻击领袖罪】的试探性气球
●李洪林
·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红二代中的良心人士罗宇
·同是红二代,盼习近平不要沦为专制党的工具
·罗宇再劝习近平:一犹豫成千古恨(图)
●共军将领有识之士刘亚洲
·推荐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1图)
●红二代中的枭雄薄熙来
·警惕当代枭雄黑道
·有关薄熙来前途和出路的几则极其重要文字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應當旗幟鮮明地支持中共严肃处理薄熙来的決策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
●雷祯孝
·雷祯孝:我的仙女老师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沉痛悼念林希翎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图)
·一、痛失国宝
·二、噤若寒蝉时的雷音
·三、冲刺前的翱翔
·四、一鸣惊人
·五、烈火识真金
·六、右派中的佼佼者
·七、您也是民运队伍中的佼佼者
·八、无道者难逃因果报应
·九、林希翎中国自由天使精神永世长存
·中国自由天使颂——沉痛悼念林希翎(全文·图)
·致友人:《圣灵福音》失知音,何處再觅林希翎?(1图)
●林希翎追悼会
·一、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实况
·二、在林希翎灵柩旁,陈尔晋所致《悼词》全文
·三、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主要图片(11图)
·四、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歌词(1图)
·五、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余韵(3图)
·六、陈尔晋对林希翎《悼辞》的权威性
·七、陈泱潮对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的感言(1图)
·林希翎葬礼實況暨陳爾晉所致《悼辭》全文(16图)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林希翎善后的善后
·陈泱潮为林希翎怒斥魏京生搭档
·应当如何看待中国使馆资助林希翎丧葬费?
·ZT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等:林希翎祭
·非议和攻击林希翎的伪民运分子!你们讲得出这样刻骨铭心高水平的话来吗?(图)
·ZT:黄河清《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
·对林希翎身后事的一点交代和希望
·如何识别钻石真假?就看有没有瑕痴
●巴黎之行轶事
·巴黎人权广场咏叹调
·陈泱潮遭到“东土尔其斯坦”人士当场抗议的场景和感想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郭國汀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郭国汀: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對中共18大的警鐘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韦石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杨建利
·强烈呼吁释放杨建利——兼谈对话与和解是今日中国的伟大选择
·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清水君
·团结互助,共同改变中共独裁----陈泱潮与清水君的联合声明
·关于清水君被捕的严正声明
·关于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尔晋(陈泱潮)三次自觉面对被枪毙的无私无畏选择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主动面对生死之间的选择


   
   ———————————————————————————————

目录



主动面对生死之间的选择

   
    一. 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二. 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三.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三附件1:发动新疆起义不能不必须确定的主从关系、运作架构
   
    三附件2:《幸存者定论华国锋》目录
   
    三附件3: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全文)
   
    ……
   ———————————————————————————————

一.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示范和挑战
   
   ——陈尔晋在1977年国家和个人重大十字路口自觉选择了自我牺牲之路(26:1)
   
   陈泱潮(陈尔晋)
   
   2008-12-25
   
   ⑴ 、我的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1972年,当我的思想发生第一次飞跃,形成了《特权论》民主革命必须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建立民主制度的思想体系之后,我当时立即意识到这是非常危险的根本不能见容于当局的思想“异端”。一旦形成文字,不是什么坐牢的危险,而是完全有被杀头的危险。
   
   因此,要不要把《特权论》思想理论体系写出来?成了当时令我非常头痛的问题。
   
   这毫无疑问是关系到国家前途乃至于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前途命运以至于能否制止美苏冲突引发世界核大战的大事。
   
   写出来可能给整个共产主义运动和中国指明了前途方向,通过民主革命,可以毕四功于一役:不仅拯救所谓社会主义国家遭到专制独裁奴役压迫的人民获得自由、民主、人权保障;而且能够制止因为美苏两大严重对垒的阵营和制度冲突所可能引发的世界核大战;还能够胜利完成反修防修的历史任务,保证消灭一切阶级剥削和一切阶级压迫的社会主义宗旨不被背叛;第四,会有效地促进和实现台湾海峡两岸在民主制度下的和平统一,而我本人却确实会遭到被枪毙的命运——
   
   因为就在刚刚过去的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中(注: 1970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2月5日发出《关于反对铺张浪费的通知》和《关于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的指示》。三份文件合而为一,便成了「一打三反」运动。由中共党的各级组织正式领导,以政治运动的方式,对相当多的人判處死刑、有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的惩罚。遇罗克就是在该运动中被判处死刑的——摘录于《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宣威县召开宣判大会,在被处以死刑的若干人中,有一位名叫孙丹怀的青年教师。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批评林彪所写《毛主席语录前言》有唯心主义成分。此人在宣判后被押到地名叫做黄家山嘴的地方执行死刑,中国人喜欢看热闹的陋习,观者如堵,看到此人被打中9枪后,才倒地毙命;二是我的村邻缪祥益,曾经来我家给我看了他的哥哥缪祥坤从富源县监狱里请人偷偷带出来给他母亲的信。上面很清秀工整的钢笔字,告诉母亲,他因为坚持中国应当向南斯拉夫学习,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很可能就要在“一打三反”运动中被枪毙。如果母亲可能,希望抓紧时间和弟弟来监狱见最后一面……后来这位很有才华的缪祥坤果然不久就被判处了死刑,在富源县公判死刑后用大卡车押往刑场执行死刑之际,当他奋起呼喊口号的时候,当兵的就把他打翻在卡车上,在他身上压上准备好的棺材板,七八个当兵的站在棺材板上,未到刑场,这位缪祥坤就名副其实被活活给“镇压”死了……
   
   我正是在如此残酷如此严峻的现实下,于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杀思想犯比杀鸡还简单的暴政肆虐的时刻,下决心写作并且确实写出了《特权论》,三次上书毛泽东。
   
   而且,完全是怀着【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精神,没有丝毫的个人名利之心,以“马东伍”之名异地邮寄毛泽东——哪怕此思想成果不以自己的名字署名见诸于世,完全归于毛泽东或者其他人也无妨,只要被采纳实行,能够救国、救民、救世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苦难的人民就好。
   
   这个选择,是真正不为名不为利无私无畏自觉地冒着被枪毙的危险,完全不顾个人身家性命而服从中国和世界人类前途命运的选择。
   
   正如我决心写出《特权论》的言志诗所说:“蠹虫群为患,大厦须翻新。解民于倒悬,何惜头与躯!”
   
   呜呼!这种视死如归,为真理为国家民族而不顾个人身家性命得失的态度,是我这一生愧对家人、迄今没有家庭幸福的原因之一。

二.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示范和挑战
   
   ——陈尔晋在1977年国家和个人重大十字路口自觉选择了自我牺牲之路(26:2)
   
   就在我将定稿的《特权论》异地投邮毛泽东、正密切观察局势发展的时候,传来了毛泽东逝世的消息。
   
   毛泽东逝世的消息,当时对我打击非常沉重。尽管我在《特权论•第五章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中,已经对神话领袖神话党,明确提出了批判;在后来所写《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和准确验证2:毛泽东》等文中,更是直截了当对毛泽东作了深刻的系统的批判,但是,在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之日,可以说当时普天之下,没有人能够像我这样发自内心哀痛毛泽东逝世的了!
   
   因为我深深知道,尽管毛泽东有过这样那样的罪错,但是,他力图建立没有人压迫人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愿望是真诚的。正是他而不是别人,一再把斗争的主要矛头针对共产党当官做老爷腐化变质问题、针对共产党内的特权阶级和特权现象,号召对共产党此种变化必须继续革命:“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尤其在他逝世前夕,1976年7月毛远新传达了毛泽东18条最新指示,令我感到非常鼓舞——我在本文前面以及《幸存者秉公定论华国锋3:毛泽东临死前的“正邦”之举》等文中,都作了这样的白描式的历史的纪录:
   
   “1976年初,我在第三次匿名给毛泽东寄出《特权论》之后,更是高度密切关注着中国政治局势的发展。7月间,毛远新传达了毛泽东18条最新指示,其中包括:
   
   ‘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对象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
   
   ‘共产党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有八级工资制、有轿车、有洋房、有服务员,是吸工人农民血的官僚主义者阶级,比地主资本家还厉害,总有一天要被人民打倒!’……
   
   ‘走资派还在走……’
   
   ‘邓小平说永不翻案,靠不住呵!’
   
   ‘邓小平代表的是大官们的利益……’
   
   ‘邓小平追求的秩序,是那种台上咳声嗽,台下就得鸦雀无声的秩序……’
   
   ……等等。
   
   ——毛临死前这些话,颇有些‘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味道,对广大生活在严重不平等制度下的人民来说,有相当的认同感和感召力!在这一点上,直到今天,是毛仍得民心的重要原因!正是在毛这些指示背景下,全国掀起了声势颇大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中国宣传媒体舆论形势由江青为首的左派所控制和引导。这是毛临死前的交班准备……
   
   看到毛泽东这些非常具有人民性的讲话,我当时以为毛泽东已经看过了我的《特权论》,一场触及官僚特权阶级既得利益的大变革就要到来的气息,令人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在以上毛泽东临终前18条最新指示中,特别重要的一条是“共产党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有八级工资制、有轿车、有洋房、有服务员,是吸工人农民血的官僚主义者阶级,比地主资本家还厉害,总有一天要被人民打倒!”
   
   毛泽东这条指示已经毫不含糊地明确地肯定和指出了共产党内不仅是存在着一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且是已经形成了一个“比地主资本家还厉害的” “总有一天要被人民打倒”的“吸工人农民血的官僚主义者阶级”!
   
   问题是这段话是毛泽东在什么情况什么时候说出的?1976年7月中共七一社论发表毛泽东这条指示时,注明这段话是毛泽东在1974年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个文件上的批示。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值得人们高度注意的信息。如果毛泽东这个批示真正是1974年作出的,千真万确是真实的,那么对于文化大革命的起因,就不仅仅是因为毛泽东不满刘少奇对他的权威的挑战和威胁甚至表现在权力上的架空、就不仅仅是毛泽东为了防止被刘少奇集团边缘化为了重新夺取全国政权和掌控全国政权的原因,而是另有深意:毛泽东确实具有把“消灭一切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的真诚意愿和针对共产党腐化变质必须继续革命的自觉。
   
   这是历史重新否定邓小平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彻底抹黑“文革”,必须重新鉴定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真实动因的一个极其重要的依据(对此,请读者参看本文附件:陈泱潮《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全文)》http://blog.boxun.com/hero/2006/chenyc/126_1.shtml
   
   而在1976年的我,看到毛泽东这条充满正义和公正之心的指示,不仅对毛泽东肃然起敬,而且以为毛泽东已经看过《特权论》,已经吸取了《特权论》的思想理论观点和核心价值,内心为之十分振奋!
   
   因此,毛泽东之死的消息传来,令正在深受鼓舞的我,发自内心非常之悲痛。
   
   我当时非常自信:《特权论》毫无疑问堪称是马克思主义的新的里程碑,是对马克思主义作为社会病理学立场观点方法精要的继承、丰富和发展。我在《论“依法治国”的两重性》一文中已经指出:“马克思共产主义学说是企图从经济基础所有制产权上来追求和寻找社会公平和社会公正;而孟德斯鸠三权分立学说则是从上层建筑权力相互制衡上来追求并寻找到尽可能的社会公平和社会公正”(见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65_1.shtml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特权论》就是对马克思主义错误缺陷的弥补和订正、就是对马克思孟德斯鸠追求社会公正和正义的社会科学合理性的综合和扬弃。
   
   同时,我当时也非常自信: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特权论》毫无疑问是毛泽东继续革命理论合理成分的正宗继承、丰富和发展。
   
   我当时非常清晰地预见到,毛泽东之死,使中国社会从岔路口社会主义社会向官僚特权阶级法西斯黑社会堕落的现实危险,非常清楚地预见到今日中国社会严重两极分化0.04%的人掌握70%财富的必然性和随之必然而来的国家的分裂和战乱……
   
   因此,我当时对认识到共产党体制已经产生了一个“比地主资本家还厉害的” “总有一天要被人民打倒”的“吸工人农民血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因此必须针对共产党弊病坚持继续革命的毛泽东之死,而非常悲痛!我剃光了头,如丧考妣,甚于如丧考妣——这与其说有如诸葛亮吊唁周公谨,发自内心对堪称知己者去世的悲恸,不如实事求是说,我是在为中国的前途命运而发自内心大放悲声!我是在为中国百姓将一无所有、未来中国难免发生的血雨腥风和分裂战乱,而发自内心失声痛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