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令人震惊的神秘事件:俄罗斯地底钻探到地狱入口]
陈泱潮文集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ZT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郭国汀论【特务】
·战略特务徐水良疯狂诋毁刘晓波获奖的谣言可以休矣
·ZT《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刘晓波作品介绍
·弥勒如是说。信不信由你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当代庞涓嫉妒狂叛徒徐水良大耍政治流氓手段反复造谣损友铁证如山
·就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反复造谣和挑拨离间事致社民党邮组
·感谢社民党邮组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无耻造谣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联络部部长曾大军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社会民主党邮组创建人沉舟先生证明“我没听说过您老‘被社民党邮组除名’”
·给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网友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与网友再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质问政治流氓徐骗子:陈泱潮骗了谁的钱?骗了哪个女?
·“中共线人布局和政治流氓”如何对社民党进行捣乱
·五毛党造谣帖只能证明你徐水良就是最邪恶的五毛造谣党
·评徐水良反复张贴《揭穿陈尔晋真面目》的邪恶和肮脏
·从“反对特权”的由来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欺骗天下的卑鄙骗术
·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为何如此疯狂忌恨和迫害陈泱潮?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中国民主革命还必须是一场政治道德大革命!
·陳泱潮和徐水良先生的兩點比較(3圖)
●叛徒战略特务徐水良的“丹麦朋友”真相
·一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二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四评【平头牌民运醋坛歪风】
·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六评【小平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邪恶手段和事实】
·七评【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目的的自我暴露】
·八评【小平头卑鄙的小人行径,歹毒的蛇蝎心肠】
·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陈泱潮的丁亥元宵节声明
·请看中共暴政雇佣和使用的低级线人和无赖丧心病狂对我的诽谤和诬蔑
·盗用我名、披着陈圆圆马甲的卑鄙东西,原来就是你——【存案备查】ZT:陈泱潮来回答我的提问/张国亭!
·热烈祝贺布魯塞爾大會的胜利召开!
·郭国汀:小平头是中共流氓特务!
●徐水良作惡到頭終必報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聖經·馬太福音》是對今日人子(彌勒)遭遇的預表!(組圖)
●叛徒內姦南京國保特別僱傭的政治流氓徐水良
●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瘋狂迫害《特權論》作者
·质问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徐水良
·神蹟是這樣顯現的:徐水良不打自招,自認是魔鬼
·對政治流氓魔鬼徐水良阻擋上帝信仰讕言的批判
·苟利人類避劫難,個人毀譽任由之!
·電子書《大變革與新文明》猛抽了真特務徐水良的耳光!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真特務徐水良奉命長期瘋狂抹煞《特權論》迫害《特權論》作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令人震惊的神秘事件:俄罗斯地底钻探到地狱入口

   
   收件人:[email protected],
   俄罗斯地底钻探到地...doc
   联机查看
   下载(34.5 KB)

   下载为 zip 文件
   
   ---------- 已转发邮件 ----------
   日期: 2011年7月22日 下午4:46
   主题: FW: 转发: 俄罗斯地底钻探到地狱入口
   
   
    科学钻探始于20世纪60年代,美国提出了“深海钻探计划”(DS鄄DP)。它与“人类登月计划”被誉为人类在20世纪60年代的两大壮举。上世纪70年代开始苏联实施了庞大的大陆科学深钻工程,其科拉超深钻孔深达12262米,为当今世界最深的超深孔,并已成为世界第一个深部实验室。在钻探过程中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这是继苏联空间站、深海勘探船之后的第三大科研成果,一直是俄罗斯科学家的骄傲。
   
   
勘探工作于1970年5月24日开始。成千上万的科研人员中只有极少数的科学家得以到现场参加此项研究工作。所有参加此项钻探工作的人员均分得了一套莫斯科的公寓房,工作期间的月工资水平达到大学教授一年的年薪。钻井现场成立了十六个实验室对岩心进行研究。整个研究计划是在前苏联地质部长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
   
   
科拉超深井的钻探工作终止于1994年。到1983年,该井的钻探深度已经达到了12000米,为此,决定停止进一步钻进。最后的262米是在1983-1993年间进行的,花了整整十年。
   
    停止钻进的官方理由是经费不足,而内部人员透露,真正的原因是井内有一些超自然的现象出现。钻井技术人员向记者保证,根本不存在经费问题;由于有“妖魔”从井底出来,钻探工作不得不停止进行。
   
   
人类向自己脚底下探索要远难于向头顶上探索,人类已经可以到达太阳系的边沿,但很难打一个超过三千米深的深井。超过三千米深以后往往会出现一些难以置信的奇怪现象,钻头会融化到地下某些非常热的物质中,虽然钻头的熔点几乎等于太阳表面的温度,有时候钻头被坠了下去,拉出来的只剩下钢丝绳。
   
    更可怕的是,人们会听到从钻孔中传出来的嚎叫声以及尖叫声,这种现象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进行解释。
   
   
钻探的深度到达接近13000米时,从钻井中传出来了奇怪的声音。由于对这种奇怪的现象感到好奇,研究人员向井中放入了一个耐热的话筒;同时还放入了其它类型的传感器,录下了非常奇怪的象“人的吼声”一样的声音。但是在现场的人们发誓说,听到的声音就像地狱中罪人的呼叫;随后,突然听到一声自然界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强烈爆炸声。自此之后数天里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现场研究人员回忆说。
   
   
整个钻探计划所花费的经费与其获得成果相比是微乎其微的。当钻探深度达到9500米时,钻头钻进了一个含有黄金和钻石的地层。取出的岩芯经分析表明,金含量居然高达80克/吨。要知道金含量达到4克/吨的金矿层就具有商业开采价值,地球表层中很少能找到金含量超过10克/吨的矿层,相比之下这里几乎是金子的宝藏。
   
   
所以说,即便那里是地狱,我们也值得花费终身的精力往下继续钻探,那里确实是一个镶满了黄金和宝石的罪人的宝库 。
据芬兰一家报纸报道,一位前苏联著名地质学家狄米尔•阿撒哥夫博士说,他们用机器钻开了九英哩深的地洞后,里面竟然飞出一头青面獠牙、长有翅膀的怪物。稍后他们将一台拾音器送下洞去,收听到阵阵凄厉悲惨的惨叫声,仿佛有数不清的人正受到极大的痛苦。
   
   
‘作为一个无神论的共 产 党 员,我过去不相信有天堂或地狱之说,但作为一个科学家,我现在却不能不确信有地狱存在。’这位前苏联地质学家说。‘不用说,我们都对此种发现感到万分震惊。但我们都知道所见所听的,绝不是幻觉,而我们也绝对肯定,我们已打开了地狱之门。’
   
   
这桩惊人怪事,发生在前苏联西伯利亚西部一处偏僻地区,当时阿撒哥夫博士正联同其他科学家,和工人一起在那里进行钻探工作。
   
   
‘钻探开始时,一切十分正常。’阿撒哥夫博士说,‘但到了大约九英哩深,那个钻探机器突然转得异常剧烈,显示出地底下有一个巨大的空间。’
   
   
‘根据温度感应器显示,那里的温度高达华氏二千度。而当我们将钻探针收上来时,更吓一大跳的是,随著那洞口喷出的高温气体,一头长有獠牙,眼神充满邪恶的巨大怪物,从里面飞出来,它就像一头发狂的猛兽,不停高声尖叫,转瞬间便飞走了。’
   
   
‘在场一些工人见了,吓得转身就跑,但我们却决定留下,希望找出一个究竟。我们将一台拾音器吊下洞里去,这种拾音器原本是设计用来收听地壳移动的声音。’
   
   
‘但奇怪的是,是从喇叭传来的不是地壳移动声,而是人类的惨叫声。最初,我们还以为是仪器本身出了毛病,但当我们调整过后,却证实那些声音的确是来自地底。它不单是一个人的叫声,而是千千万万人的哀号呼救声。’
   
   
‘幸好,我们当时已将这些哀叫声用录音机录下,证明我们并非无中生有。我们现已将那个洞口封好,留待有关方面调查。很明显,我们发现了某些超乎常理,但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前苏联官方对于此事,并没有作出任何评论。
   
   
科拉超深钻孔(Кольская сверхглубокая скважина)是苏联于1970年在科拉半岛邻近挪威国界的地区所进行的一项科学钻探,其中最深的一个钻孔达12,262米。
   
   
来自地狱的声音!绝对真实(录音) 英文版本, 那个录制的人(一个博士)的原话:
   
   
"As a communist I don't believe in heaven or the Bible but as a scientist I now believe in hell," said Dr. Azzacove. "Needless to say we were shocked to make such a discovery. But we know what we saw and we know what we heard. And we are absolutely convinced that we drilled through the gates of hell!Dr. Azzacove continued,". . .the drill suddenly began to rotate wildly, indicating that we had reached a large empty pocket or cavern. Temperature sensors showed a dramatic increase in heat to 2,000 degrees Fahrenheit."We lowered a microphone, designed to detect the sounds of plate movements down the shaft. But instead of plate movements we heard a human voice screaming in pain! At first we thought the sound was coming from our own equipment.
   
   
"But when we made adjustments our worst suspicions were confirmed. The screams weren't those of a single human, they were the screams of millions of humans
   
   
事件的起源地是俄国境内的 Serbian,关於这个事件,两年前曾经是轰动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一队俄国研究人员在钻动地壳做采炼的时候,已深入了地壳的电钻在突然之间狂乱地武动著,代表已钻入了一层空壳内面,而探测地壳温度的仪器突然地狂升至华氏2000度,并且在接触点上闪烁著绿色光芒。
   
   
科学家Dr.Azzacove说:“我本身是一位无神论者,不相信圣经之上有天堂、地狱之说,但这个发现导至我无法子不能相信,我们的器具的确曾钻入了地狱之门,这是我们亲身的经历及亲耳所听见的。”Dr.Azzacove使用了一个微型的扩音器,想进一步去了解为何突然会钻入一层空壳里面时,从扩音器上传来的声音却证实了他们最坏的假设:扩音器上传来了一堆极度痛苦的惨叫声音,在重复地细听之下,里面不单只是一人的惨叫声音,而是数以百万计的惨叫人声。
(2011/07/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