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六十九弄:三老头子(小說)]
阿钟文集
·香港九月的花雨傘(詩一首)
·以叛逆為船(詩一首)
·從2月到6月(詩的結集)
·解凍(詩一首)
·大雪後第一場雨(詩)
·這是在哪裡?(詩一首)
·1月詩匯(2014)
·出離(詩一首)
·晚霞後到来的黑暗(二首)
·聖典(詩)
·早晨起來發現下雪了(詩)
·讀福音時所寫
·神走八荒四合
·2010-2013年詩作精選(26首)
·2014新年的四首诗
·寫在紐約“還劉霞自由”活動當天的一首詩:《表達》
夢的筆記
·梦海幽光录(全本)
長詩
·作意书(長詩)
·昏暗 我一生的主題(長詩重發)
·昏暗 我一生的主题
·《昏暗 我一生的主题》后记
·新生(长诗)
·我开始在白云上安睡(長詩)
·春天,我的意志开始腐朽(長詩)
·挽歌(悼圆明园艺术家周瞻弘)(詩歌)
·追月(長詩)
·疼痛。一首没有写完的诗。(長詩)
·暗淡之水和一个少年的吟唱(長詩)
短詩
·圖像裡的陽光(早期詩作五首-1987)
·国家之囚(詩歌)
·诗九首(2008)
·2008-2010年的十三首詩
·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断章(20)
·疼痛。一首没有写完的诗。
·嚎叫金斯堡
·2009岁暮的政治阅读
·牙签
·早春
·死亡
·梦诗
·七古村纪事
·继续给枯死的桃树浇水
·呆了
·
·乡夏
·热火
·坛里谁在吐口水
·苍蝇
·小狗明明
·
·4岁的多多
·需要洗一洗
·
·“田野里一片茂盛”
·狗猫
·对春天不满
·信纸
·
·困惑从何而来?
·在窒息中醒来
·操蛋歌
·一个老年人的咳嗽使我昏眩
·我自由了……
·這個有錢而蠻橫的政府,請你溫柔些吧!
雷電(早期詩作十五首)
·雷電(詩歌)
·静坐(詩歌)
·黄昏写意(詩歌)
·太阳的起落(詩歌)
·我在清晨向着溃败的方向死去(詩歌)
·于是梅花的苞焰零落一地(詩歌)
·光荣的烛焰行将枯凋(詩歌)
·舞鞋托起的城塔(詩歌)
·雨的戏谑(詩歌)
·青草如句子般亭亭玉立(詩歌)
·夏夜已无凉风可酌(詩歌)
·时针顺风而逃(詩歌)
·滑爽的一声呐喊(詩歌)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詩歌)
·精致的权仗对峙(詩歌)
寫於1988年的二十四首詩
·我在等待(詩歌)
·糖果般溶解的日子(詩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十九弄:三老头子(小說)

   
   “三老头子好,三老头子坏,三老头子有钱买香烟,你说奇怪不奇怪。”这是我们小时候唱过的儿歌。
   三老头子已经快八十岁了。不知道三老头子有没有老婆,三老头子要是有老婆,大概也在乡下。反正三老头子是一个人,就住在戆大的楼下。一张床靠窗而放,屋里很暗,床是主要的家具,白天,床又可以当桌子用。
   三老头子是有退休工资的,这是令人羡慕的。三老头子很邋遢,个子不高,但很胖。脑袋光光的,很亮。一脸的横肉,看上去油吱吱的,毛孔很粗,鼻毛很长,眉毛也很长,有几根快要挂到眼角上。三老头子恼怒的时候,半边脸的肌肉挤到一块,一个眼睛形成三角形,可是一点也吓不了人。
   三老头子的痰很多,他走到哪儿,只要看见地上有阴沟洞,好像他的喉咙就要痒,然后就是一阵猛咳,“咔”地一声一口痰扑到地上。不知怎么的,他吐痰的时候,会带动出许多唾液,所以他吐在地上的痰往往不是一颗,而是一滩。

   三老头子穿的衣服都是黑腻腻的,歪在身上,露出身上肥肥的赘肉。我那时刚读了一本小说,所以会用上这个词:“秃驴”。看见他走过来,试着朝他喊了一声。三老头子听见了,也听明白了,脸上的肉又挤到一块,三角状的眼睛很亮,瞪着我。我哈哈大笑,身旁的几个小伙伴也跟着起哄。三老头子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骂了一些什么话,走过去了。
   第二天三老头子好像反应过来了,迎面走过来,冲着我骂了一声:“瘸驴”。我的小伙伴们哈哈大笑,我愣住了,红着脸,无言以答,看着三老头子得意地走过去。
   后来不知怎么,三老头子勾搭上了南弄的一个老太婆。老太婆也快有八十岁了,稀稀疏疏的白头发,但身板倒也硬朗。老太婆每次来,三老头子总是把门窗紧闭。后来大概有人去居委会报告,居委会来了几个管治安的老头老太,闹闹哄哄地敲门,许多人都挤在边上瞧热闹。屋里的灯总算亮起来,门开了。三老头子一声不吱,眯叽眯叽的三角眼鼓着,很亮,呆呆地瞪着一颗颗挤在门口的讪笑的眼睛,老太婆费劲地扣着衣服扣子。他们被人拥着,带到了居委会。
   三老头子被人捉奸成双,无话可说,从此成了坏分子,被规定接受监督劳动,每天在我们北弄扫地。三老头子不敢抬头了,我叫他“秃驴”,他也不敢回我“瘸驴”。
   不久后,就听说南弄的老太婆死了,但我没去看。她死的时候,人们没有提起她和三老头子轧姘头的事,大概人们已经把这件事忘了。
(2011/07/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