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六十九弄二:戆大贴反动标语(小說)]
阿钟文集
短詩
·圖像裡的陽光(早期詩作五首-1987)
·国家之囚(詩歌)
·诗九首(2008)
·2008-2010年的十三首詩
·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断章(20)
·疼痛。一首没有写完的诗。
·嚎叫金斯堡
·2009岁暮的政治阅读
·牙签
·早春
·死亡
·梦诗
·七古村纪事
·继续给枯死的桃树浇水
·呆了
·
·乡夏
·热火
·坛里谁在吐口水
·苍蝇
·小狗明明
·
·4岁的多多
·需要洗一洗
·
·“田野里一片茂盛”
·狗猫
·对春天不满
·信纸
·
·困惑从何而来?
·在窒息中醒来
·操蛋歌
·一个老年人的咳嗽使我昏眩
·我自由了……
·這個有錢而蠻橫的政府,請你溫柔些吧!
雷電(早期詩作十五首)
·雷電(詩歌)
·静坐(詩歌)
·黄昏写意(詩歌)
·太阳的起落(詩歌)
·我在清晨向着溃败的方向死去(詩歌)
·于是梅花的苞焰零落一地(詩歌)
·光荣的烛焰行将枯凋(詩歌)
·舞鞋托起的城塔(詩歌)
·雨的戏谑(詩歌)
·青草如句子般亭亭玉立(詩歌)
·夏夜已无凉风可酌(詩歌)
·时针顺风而逃(詩歌)
·滑爽的一声呐喊(詩歌)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詩歌)
·精致的权仗对峙(詩歌)
寫於1988年的二十四首詩
·我在等待(詩歌)
·糖果般溶解的日子(詩歌)
·雨流淌着我……(詩歌)
·一些清洁的安慰已经出发(詩歌)
·和你谈着。阳光铺在脚边(詩歌)
·阳光在午后移到桌上(詩歌)
·婴儿在海水中(詩歌)
·宁静的手指(詩歌)
·词的对岸(詩歌)
·水中的楼群被阳光淹没(詩歌)
·文化馆的阳台上(詩歌)
·芬芳的毒素(詩歌)
·在嘴里点火(詩歌)
·那次黑夜被我滚动(詩歌)
·激情像玻璃一样被打碎(詩歌)
·往事的花瓣落到地上(詩歌)
·生活的暗礁又一次触怒我(詩歌)
·这黑夜语言的闪光(詩歌)
·水中波动的栏杆像一条鱼(詩歌)
·神秘的指示(詩歌)
·阳光柔软(詩歌)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十九弄二:戆大贴反动标语(小說)

   
   戆大是一个人的外号,但这个人确实很戆,是个戆大。戆大单身一人,住在楼上。
   他的房间我进去过,一张床占了房间的大部分面积。戆大有老婆有孩子,都在乡下。
   
   戆大的老婆是个傻里傻气的乡下女人,两腮黑红,一口乡音,每次带着孩子来小住几日就回去了。但这个乡下女人倒不戆,戆大因为讨不到老婆,所以就娶了这么个乡下女人。反过来,这个乡下女人之所以肯嫁给戆大,是因为戆大是城里人,有一张城市户口。

   戆大住在楼上,楼梯是可以活动的。门下留着一条缝,戆大下班回来,就把楼梯从门缝里抽出来;要是上班去了,又把楼梯往门缝里推上去。戆大的楼下住着三老头子,要是戆大把楼梯放下来,正好把三老头子的窗户给挡住。
   戆大平时不声不响,在弄堂里进进出出,一般不与人言语。因为大家都是在公用给水站用水,戆大以他的木讷和呆滞而成了弄堂里的著名人物。
   戆大张贴反动标语是被我三舅无意中发现的。三舅比我大六岁,那时大概只有十四、五岁,是弄堂里的皮猴。某晚,三舅说,等一会,戆大肯定又会出来贴反动标语。我就跟在三舅的后面,躲在一个墙角里,等待那个让我感到好奇的时刻。
   弄堂里,已经没有人走动,很静,只有拐弯处的路灯隐约透过来一些曲折的光线。三舅躲在那里,一动不动,我都能听见他的呼吸。
   突然,戆大的屋里现出了昏昏的光亮,光线摇摆不定,戆大点亮了煤油灯。不一会,吱呀一声,戆大的门开了,门口现出了戆大的身影。只见戆大一手拿着一张纸,侧着身,用另一只手往门外的墙上涂抹,之后,将手中的纸条往墙上贴去。纸条上赫然写着:
   “打倒毛主席!”
   就在这时,三舅高声大叫起来:
   “戆大贴反动标语喽……戆大贴反动标语喽……”
   我也跟着大叫。
   戆大一愣,迅即将墙上的纸一把扯下,一个急转身,“砰”的一声关上门,屋里的灯光也随之消失。
   弄堂又归为宁静。我跟着得意洋洋的三舅,班师而归。
   此后的几天,我都一个人去躲在那个墙角后面,想等戆大再出来贴标语,但我再也没有发现戆大的新动向。
   
   注:戆大,沪语,意谓傻瓜。
   

此文于2011年07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