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六十九弄:唐先生(小說)]
阿钟文集
·牙签
·早春
·死亡
·梦诗
·七古村纪事
·继续给枯死的桃树浇水
·呆了
·
·乡夏
·热火
·坛里谁在吐口水
·苍蝇
·小狗明明
·
·4岁的多多
·需要洗一洗
·
·“田野里一片茂盛”
·狗猫
·对春天不满
·信纸
·
·困惑从何而来?
·在窒息中醒来
·操蛋歌
·一个老年人的咳嗽使我昏眩
·我自由了……
·這個有錢而蠻橫的政府,請你溫柔些吧!
雷電(早期詩作十五首)
·雷電(詩歌)
·静坐(詩歌)
·黄昏写意(詩歌)
·太阳的起落(詩歌)
·我在清晨向着溃败的方向死去(詩歌)
·于是梅花的苞焰零落一地(詩歌)
·光荣的烛焰行将枯凋(詩歌)
·舞鞋托起的城塔(詩歌)
·雨的戏谑(詩歌)
·青草如句子般亭亭玉立(詩歌)
·夏夜已无凉风可酌(詩歌)
·时针顺风而逃(詩歌)
·滑爽的一声呐喊(詩歌)
·天网罩住的五根手指(詩歌)
·精致的权仗对峙(詩歌)
寫於1988年的二十四首詩
·我在等待(詩歌)
·糖果般溶解的日子(詩歌)
·雨流淌着我……(詩歌)
·一些清洁的安慰已经出发(詩歌)
·和你谈着。阳光铺在脚边(詩歌)
·阳光在午后移到桌上(詩歌)
·婴儿在海水中(詩歌)
·宁静的手指(詩歌)
·词的对岸(詩歌)
·水中的楼群被阳光淹没(詩歌)
·文化馆的阳台上(詩歌)
·芬芳的毒素(詩歌)
·在嘴里点火(詩歌)
·那次黑夜被我滚动(詩歌)
·激情像玻璃一样被打碎(詩歌)
·往事的花瓣落到地上(詩歌)
·生活的暗礁又一次触怒我(詩歌)
·这黑夜语言的闪光(詩歌)
·水中波动的栏杆像一条鱼(詩歌)
·神秘的指示(詩歌)
·阳光柔软(詩歌)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景色裡消亡(詩歌)
·秩序(詩歌)
藝評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豐美之道
·對蕭開愚詩歌的感受
·阴险的预告
·世界圆心(藝評)
·渴望天堂的體驗(藝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十九弄:唐先生(小說)


   唐老头子是六十九弄罕见的被人施予尊称的人,人们都叫他唐先生。唐先生是一个小业主,这是国家划给他的成份。用他女儿的话来说就是:
   “说起来是个小业主,人家还以为有多少钱,但家里翻死也找不出三两铜来。”
   有一天早上,来了一群红卫兵,其中有几个女学生,看上去倒也文静。他们到唐先生家里来抄家。
   这次抄家对他们来说,大概是他们历次抄家以来最惨的一次了,破破烂烂的一堆东西,他们拿走了一些,大概其中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反动的东西。

   唐先生的命运要比其他人好,他没有挨斗,也没有被罚监督劳动,红卫兵来了一次,以后也没有再来。
   不过,唐先生一家总不如以前那样神气,尽管依然享受着人们给予他的这一尊号,但在与人们说话的时候,他们的眼神总显得有些飘忽。
   这个小资产阶级分子的唐先生,是孩子们的敌人。如果我们在他窗下打弹子,只要他在家,他就会出来,怕我们把他的墙壁弄坏,嘴里一边说着:“谢谢那一家门,谢谢那一家门……”把我们轰走。
   唐先生家里是有无线电的,六十九弄有无线电的人家屈指可数,唐先生家里就有一台,奇怪的是,红卫兵来抄家,竟没有把他的无线电抄走。
   我外婆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疯掉的,每当唐先生家的无线电在广播的时候,我外婆就会站在他家的窗外专注地听,然后,她就会神色慌张地过来,对我母亲说:
   “快,他们要来抓你爹了。”
   有时候,她听了唐先生的无线电的广播后,又会说我外公把她卖给人家了。所以,唐先生的无线电如同传播瘟疫的病源,只要唐先生的无线电一响,我们全家就被一种恐怖的气氛笼罩,我的外公就会骂道:
   “妈日个逼,这个死唐老头子!”
   唐先生是六十九弄里的贵族,他是不屑于和六十九弄的人说话的。
   唐先生走在弄堂里,总是目不邪视,由于唐先生卑睨一切的气度,在人们眼中,唐先生是那样地不可接近,面对唐先生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是那么渺小,唐先生也因此而获得了人们的尊敬。在六十九弄众多卑微者中,唐先生是一个有教养的人。
   唐先生十六岁就到上海来学生意,公私合营前与人合伙开过一个炒货店,因为在这个炒货店中占有几成股份,所以才被划为小业主。
   和六十九弄的穷人阶级相比较,唐先生仅仅不太穷。
   唐先生的弟弟是与唐先生一起来上海学生意的,但他不学好,用唐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好吃懒做,不务正业。后来突然失踪了,不知所终。
   解放后,唐先生的弟弟突然回来了,这时候,他的弟弟已经是陕西第二大城市宝鸡市的市长了。据说他从上海跑出去后,参加了红军,还参加了长征。这是一个穷人造反的故事,也是唐先生穷人家出身的明证。
   唐先生也许读过几年书,但小学也没有毕业。一个小学还没毕业的人,在六十九弄的引水卖浆者流中间,这点资历已经足够了。即使那些曾经显赫过的人,只要沦落到六十九弄里来,在唐先生略带斯文的傲慢神情下,谁能不自卑呢?
   何况此时的唐先生还不太穷,还有一、二件称得上好的旧衣服,在这个穷人阶级的天地里,唐先生还能维持住几分绅士的派头。
   唐先生的弟弟到六十九弄来过,那可是个大官,也许是曾到过六十九弄的最高级别的官。
   倒不是说他的排场,人家来可是轻车简从,完全是走亲戚的模样。
   其实也无车,大概也就是坐的公交车;所谓“从”,其实只有一个夫人跟着。
   人家是来看看这个哥哥的,这个哥哥的耳朵生得有点特别,左耳的耳朵叶子完全趴在了脑侧,耳朵孔被蒙盖着,也许他的听力只能依赖于右耳。当唐先生与别人交谈的时候,唐先生总是把手挡在耳后,做成一个喇叭状。这样一来,他的神情不免就显得有点夸张,也让人觉得好像他正在特别认真地听你说话。
   能得到唐先生的重视,是使人倍感荣幸的。和唐先生说话的时候,你要大声点,你因为紧张而使语句出现了断裂。但是唐先生正在费力地听,你必须用点劲,把你说的话一句一句地塞进他的耳朵里去。
   唐先生的弟弟几十年没有见到哥哥了,来之前也一定给唐先生写过信。
   唐先生的弟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眉眼之间,绝没有那种一辈子只锁定一个地方,斤斤计较于每天的柴米油盐的促狭感。唐先生的弟弟是在宁和沉静的举止间显露他的大官气派。不明就里的人虽不会看出他的大官身份,但也决不会把他视同于引水卖浆者流。
   唐先生的弟弟在六十九弄大概只呆了两天,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唐先生的弟弟和唐先生有什么好谈的呢?即使唐先生的听力超绝,料他们也谈不到一块去。
   唐先生的弟弟在唐先生的家里呆了两天,两天时间里,白天他们还要上街逛逛去,也许还会挤时间看看长征时与他一起患过难的老伙计。所以,唐先生的弟弟在唐先生的家里呆的时间实际上还不足两天。
   也没见唐先生拿出什么好菜好酒来款待这个显赫的弟弟,唐先生也没有请假来陪陪这个显赫的弟弟,他照样每天上他的班,唐先生的弟弟吃了两天唐师母煮的泡饭。
   不,是吃了不足两天唐师母并非特别为他煮的泡饭,就此一别,唐先生的弟弟就再也没有到六十九弄来过。
   也许,唐先生的弟弟来看过了唐先生,这个与他一母所生的同胞兄弟之后,心愿既了,这个哥哥在他的心里便即化为乌有。当然,唐先生也不会对他的弟弟有什么好感,他们之间本来就不属同一个阶级,此时他们的差距就更大,何况唐先生的弟弟还不肯帮忙!
   唐先生的儿子育图是老三届,老三届是“一片红”,只能下乡去插队,所以他最终选择了去自己老家做了“插兄”,做插兄之苦尽人皆知。据育图说,他们那里,一个工分是3分钱,一天累死累活,做到10个工分已相当不错了。育图就想上调到工矿去。
   要想上调工矿,没有门路是不行的。唐先生的弟弟是大官,要找门路,首选肯定就是他(也是唯一的门路。否则,找谁去?)。他的老伙计,各省市都可以找出一个两个在台上的,只要他一个条子,育图这点小事,还不容易吗?岂知这个叔叔毫无亲情观念,他对育图说,如果你要钱,我可以给,但让我去做这种事万万不行。
   后来,唐先生的弟弟突然死了,死在宝鸡市市长(那时叫市革会主任)的任上,高干病--心肌梗塞。那时许多高干都死于这种病。育图幸灾乐祸,咬牙切齿地说:
   “活该!”
   唐先生的弟弟死了,跟唐先生有什么关系!
   唐先生在家里修身“养性”,夏天乘凉的时候,唐先生也偶尔坐到外面来,与六十九弄的卑微之徒阔谈他的生活见解,对六十九弄的贩夫走卒而言,唐先生的见解不能不使得他们耸然动容。
   唐先生说,要站如松,坐如钟,睡如弓。这样的见识对于六十九弄的草民而言,是他们以前未曾与闻的。
   唐先生罕见的“修身”毅力在六十九弄也可以说绝无仅有。唐先生每天必做的功课有如下列,至死不逾:
   每天临睡前做面部操。其动作之机械,令人发噱。
   唐先生靠在墙根,双脚错立,站如松,双手置面部,从下巴起、至面颊、至前额,然后移至头顶顺势从后脑而下。
   唐先生整套动作的奇特之处在于:他的双手不是以缓慢而柔和的动势使其神经达到松弛的目的,唐先生以倏忽而至的气势把他的双手猛然间移到了面颊,又从面颊移向额顶,并以沉缓之力从脑后迅速滑下,如此重复,逾半小时。
   做完面部操,唐先生进行第二步:刷牙。
   首先,唐先生拿一块婴儿用的那种围兜系在自己的脖子上,嘴里含一口水,是不是漱口水,我不知道,大概那时还没有漱口水生产。
   唐先生头仰向天,水在口中,“啊……”地约一分钟,突然,脸朝下,向盆中吐尽。如是重复数次。接着,唐先生拿下口中假牙,牙刷沾上牙粉,慢工细活将假牙刷净。
   然后刮脸。唐先生不是在早上刮脸,而是在晚上刮脸。用一把刮刀,在一条帆布刮刀布上磨拭后,唐先生刮脸的纯熟技巧决不输于理发师,这是让人惊叹的。
   至于唐先生如何睡相,我就无法在此描述,因为我没见过唐先生是如何睡觉的。不过,唐先生从不和唐师母一起睡觉,这我是知道的。
   唐先生大概是很看不起唐师母的。
   唐师母的尊称得之于唐先生,因为人们给了唐先生这一雅称,唐师母自然也借了光。
   唐师母在家里的地位最为低下。甚至唐先生的女儿,训斥起唐师母如同对待一个老佣人。
   唐师母识一点字,会看报纸上的天气预报。育图去插队前在家的时候,他家订了一份《文汇报》。家里能订报,这在六十九弄也是不多的。我家订报,还是在我中学毕业以后。
   每天报纸来,唐师母要先看一看报上的天气预报,当然,她也只看天气预报。唐师母能识得几个字,受惠于五十年代里弄里举办的扫盲班。唐师母虽然只识得那么几个字,最多看看报纸上的标题,或者仅仅可以看懂来信的收信人,但在我们小孩子的眼里,她却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唐师母有别于一般的老太太,在于她说话的时候常常很“文”,比如弄堂有什么人打架了,唐师母会说:
   “伊拉在打仗哩,伊拉在打仗哩……”。
   如果谁家晾的衣服被风吹得掉到地上了,唐师母会帮你捡来,说:
   “你家的衣裳扬下来了。”
   谁家里死了人,她就说:
   “某某牺牲了。”
   更好玩的是,夏天的时候拍苍蝇,每拍死一只苍蝇,唐师母的嘴里就念叨一句:
   “哦,这只苍蝇牺牲了……吓,又牺牲一只。”
   有一次唐师母与我母亲争论,洗衣服是用刷子刷干净,还是用搓衣板搓干净。
   唐师母认为用刷子刷比用搓衣板搓干净,而我母亲的意见正相反。
   唐师母要我来评断谁的意见正确。我说用刷子更干净。唐师母马上得意地夸赞起我来:
   “喏,伊到底是有文化的人!”
   我母亲只好不吱声了,可我倒有点过意不去了。
   
   唐先生后来得了一场大病,已经病得骨瘦如柴,救命车开来用担架把他抬走。
   但奇怪的是,唐先生居然大病无恙,他又回来了,六十九弄的泥潭里又汇入了一种新的怪癖,那就是唐先生的笑。准确点说,是唐先生的干笑。
   后来,从唐师母那里得知,原来,唐先生看到一本书中讲,笑有益健康,能使人长寿。于是,你在不经意间就会时常听到一种从人的喉间发出的声响,你听不出这种声响代表何种意义: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如果好奇心驱使你追溯这种声源来自何处,你会发现,噢,原来那是唐先生,他正坐在自己家的堂屋里,一个人在笑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