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曾节明文集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我与刘国凯先生从未见过面,也未有过联系,关于其身份,我仅知道他是中国社民党主席、旅美华人、卡车司机。
   在去国之前,我就知道他的“人民文革”思想,他与陈泱潮、王希哲、武振荣四人,是最早提出“人民文革”概念的人。他们四人没有盲从邓小平时期官民一边倒批判“文革”大流,以鲜见的慧眼,各自独立地发掘出“文革”中包含的进步性质:
    刘国凯先生把“文革”中把文革划分为“官方文革”和“人民文革”,把“文革”主体分为“奉旨造反派和“乘机造反派”;陈泱潮则分之为为“保权派”和“夺权派”,陈泱潮则将“乘机造反派”的行为称之为“百姓趁机维权抗争的有限造反文革”,并将“乘机造反派”归入“夺权文革”的大类;王希哲亦于其中,发现了“文革”的进步属性,指出了文革主体存在一股反抗中共特权官僚专制的进步力量,这股力量的文革,根本有别于高干子弟针对“黑五类”的打杀砸抢文革。

    刘国凯、王希哲、陈泱潮、武振荣都独立指出:“乘机造反派”的造反行为,具有反抗中共极权的暴政的正义性质,不能盲目加以否定。陈泱潮先生更在“人民文革”的概念上思想升华,发现了“造反有理”和“主权在民”观念的相通性。
    我通过研判我父亲的经历,得知刘国凯等人对“文革”的分析和评价,比邓小平、陈云官方和中国体制内外知识分子的主流评价更为正确。
    我已故的父亲正是当年桂林工人造反派的领导成员,他因反对“武斗”和参与“造反”,遭到“武斗”派的迫害,“文革”后,更遭到邓小平、陈云势力的残酷清算。我父亲因出身小资本家,“解放”后十七年间倍受歧视,并被剥夺了上大学的机会,他对中共“血统论”和极权暴政均满怀憎恨,他在文革中的“造反”,就是典型的“乘机造反”。
    我非常叹服的是:刘国凯先生与陈泱潮、王希哲、武振荣一样,敏锐地看出,对毛泽东都能“三七开”的邓小平、陈云一伙之所以气急败坏地全盘否定文革,是因为“文革”中的“人民文革”成分,严重地威胁了他们的特权命根子,他们否定“文革”的焦点,是文革中的“人民文革”,这可以从事后他们残酷清算“乘机造反派”,却对宋彬彬等“太子党”“联动”分子完全的袒护纵容的态度中可以看出来。
    刘国凯先生在文革问题上的见识,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我尤为叹服的是:衮衮民运前辈中,唯有刘国凯先生全面而深刻地认识到满清王朝的殖民压迫政权性质,并且敏锐地察觉到了后毛时代中共政权的满清意识。刘国凯先生的思想予我以很大的启发,助我发现了中共政权与满清政权的诸多内在相似性。
   
    刘国凯先生得知我流亡泰国的消息后,于2009年主动与我联系,我这才得知他对我很看重。我在国内和流亡泰国期间,曾根据一己之观察思考,写过几篇主张社民主义道路救国的文章,自以为很一般,未想却受到刘国凯先生的高度重视,其中《只有社民主义可以救中国》一文,还被刘先生收入社民党参考文献。
   刘国凯先生热情邀请我加入社民党。恰逢我当时对四分五裂的中国民主党很失望,感动之下,就高兴地加入了在理念上甚为接近的中国社民党。入党之后,刘国凯主席交给我一个人物,要我在曼谷组建中国社民党东南亚委员会,我亦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得知我经济上的困难,刘国凯先生还派人送给我一笔他个人的捐助。
   但事后我才发现我接受任务的草率:我虽然能写些文章,却缺乏组织能力,再加上泰国华商界受中共影响很深,当时驻泰联合国难民机构对中国流亡者大副收紧政策,旅泰流亡者锐减,所以迟迟未能完成组建中国社民党东南亚委员会的任务,以致刘国凯主席不得不于2010年十一月,派刘因全先生从美国飞到曼谷,代我成立组建中国社民党东南亚党部。
    此外,加入社民党之后,我由于不熟悉政党生活,在程序等问题上又让破坏分子抓了把柄,如今正在狠力打砸社民党牌子的小平头,于当时乘机对我进行疯狂的污蔑和诋毁。很遗憾我的疏忽拖累到了社民党。
   总之,我完全辜负了刘国凯先生的期望,至今仍然心有余疚。
   希望刘国凯主席和中国社民党能够尽快挫败小平头、卞和祥等人另立“中央”的破坏。
   
   曾节明 写于 辛亥革命百年六月十二日星期天中午于纽约家中,六月十四日星期二修改
(2011/06/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