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我感谢的人(四)]
曾节明文集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四)
    韦石先生、张伟国先生、宋永毅先生和朱学渊先生
   
    2008年十月,朱学渊先生得知我出走曼谷的消息后,立即打来电话慰问,并询问我的生存状况。得知我的生存困境后,朱学渊先生试图向“中国人权”组织为我申请经济援助,未果,朱老先生就向他的朋友,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先生推荐我,并鼓励我向《动向》和同为张先生主编的《议报》投稿。
    我以前与张伟国先生素未平生,也从未有过联系,但是投稿寄出后,张伟国先生立即热情回信,表示采纳,并说他经常读我的文章,我的政论文章写得很好(我不敢当)。由于我的文风不够洗练,不太适合《动向》的要求,故投稿都在《议报》发表,一直到2009年五月份《议报》停刊为止,张伟国先生共刊登拙作约十篇,所得的稿费于我,如大旱中的甘露。

    2009年年初,我请求张先生为我开具证明文件,以作向联合国申庇之用;张先生很爽快地答应了,但同时说明:这需要宋永毅先生批准,他会为我找宋永毅先生。不到一个星期,证明文件就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到了我手中,那是“二十一基金会”的证明文件,分中英文两份、样式庄重正规,黄色的纸张上附有宋先生的亲笔签名。
    因为宋永毅先生代表的是著名的“二十一世纪基金会”,因此,宋永毅先生的这份证明文件,对我获批难民,起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我永远感谢朱学渊先生、张伟国先生、宋永毅先生,他们在我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向我伸出了温暖的援助之手。
    同样是以前缺乏联系的人,洪哲胜先生对我的态度,与张伟国和宋永毅先生反差十分强烈。我在国内时向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论坛》投稿(当时该刊物有稿酬),但洪哲胜先生要求署真名,否则不予采用,我因顾及个人安全而放弃了。到曼谷后,我先后以“曾节明”的笔名,向《民主论坛》投稿四五篇,并不在意该刊已经没有稿酬,这些文章都获发表。2009年年初,我请求洪哲胜先生为我开具证明文件,竟遭一口回绝,洪哲胜称:“我怎么证明你是曾节明呢?”后我再次请求,并向洪哲胜先生奉上更多的个人资料,但再次遭到拒绝,洪哲胜说:“我开具的证明一向是很权威的,可是我还是不能证明你是曾节明呀!”我很纳闷,洪哲胜先生一个如此“严谨”的人,为何在没有稿酬的情况下发表我的文章之前,不先“严谨”地验证我是否“曾节明”本人,再行发表?难道君子之道应该是:收受的时候粗疏而广进,给予的时候则严谨而有所不为?至此,我对洪哲胜深感失望,此种遗憾,我终生不会释怀。
   
    危难之际,另有一位从前生疏的人士帮了大忙,他就是博讯网站的主持者韦石先生。韦石先生方面宽额、白里透红,作风热心、务实、稳重而较真,一股的美国新英格兰作风;但韦石兄行事低调,外在平淡如秋湖之水,与博讯炙热的点击率反差迥然。韦石先生于关键时刻给了我重要的帮助,由于韦石兄有言在先,在此我不能透露韦兄到底给我那些帮助。
    对于恩人韦石先生,我至今深感惭愧的是:由于中国大陆人不注重隐私的陋习作祟,我不慎把韦石的私人电话号码给了某人,而某人竟于美国时间半夜拨打电话,把韦兄从床上搅起来,严重干扰了韦兄的休息;事后,韦石先生严厉批评我,我一度不以为然,甚至出言顶撞,这实在是无情无义的表现。在此我愿再次向韦石先生致歉!
    博讯是一直我发表异见的最大平台,博讯博客对我获得庇护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我永远感谢韦石先生和他创办、主持的博讯。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四月九日上午于纽约家中
(2011/06/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