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徐水良文集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与博讯螺杆商榷)


   

徐水良


   

2011-6-26日


   
   
   国家三要素:人民、领土、主权,或四要素(外加政权),其实也是国家的详细内涵。
   
   三要素、四要素是不同理论。
   
   我个人的研究结果和看法:
   
   汉字“国”的意思,原来是表示持戈武士守卫的土地。(这是前人公认的,我赞成)。
   
   也就是说,国家是一定人群占领、控制、生活、居住并用武力保卫的特定区域。
   
   所以国的首要条件是人口和领土。
   
   主权,则是得到国际社会、尤其周边国家公认的对领土的拥有权以及对国家事务的自主管理权和决定权。
   
   大陆和台湾,都有各自占领的土地,但是,双方互不承认主权,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也不承认某一方拥有完全的主权。两岸的宪法和法律,也认为是一个国家,规定自己拥有对两岸领土的完全主权。居住在两岸土地上的多数人民,也习惯上认同一个分裂国家的历史和现实的事实。所以,不是两个国家。他们任何一方都不具有单独的、排除对方的国土的、又得到人民和国际认同的领土和主权要素。尤其是台湾的台独,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建立台湾独立国,更没有得到对方和国际社会认同,说排除中国大陆的台湾是独立国家,纯粹是台独分子的闭着眼睛的自我意淫和对外欺骗。
   
   国家必不可少的是三要素。国家无论是否正常,是否无政府状态,是否军阀混战和分裂,只要具备上述三个要素,就都是国家。
   
   国家最重要的,最根本的,是人民和土地两个要素。主权则是前两个要素的派生要素。
   
   四要素说的第四个要素,只是表示合法正常国家的一个要素,不是根本的要素。政权只是国家的附属要素。
   
   此外,国家的组成要素,还有国家名称,即国号。这也是国家的附属要素、外在符号。一个国家,历史上往往有许多名称,有时一个国家同时拥有几个国号,世界上有的政府往往更改国号,就像有些人更名改姓一样。但只要这个国家的大致保持一致,就不能因为国号不同,就认为不是一个国家。
   
   国家的名称,自己国民的称呼和国际上别的国家和地区对它的称呼,有时并不一致。例如中国,中国人自称自己的国家是中国,中央之国。但英语却称呼China,与瓷器同音。俄语中,中国的国名则来自契丹或鞑旦,与契丹或鞑旦同音,。但这些不同的名称,指的是同一个概念。
   
   无论夏商周、秦汉晋、唐宋元明清,民国。中国这块土地和居住的人民,习惯上认为是一个区域一个国家,即中国。无论朝代做什么更替,无论它的国号是什么,无论是不是动乱,军阀混战和分裂,一般人民习惯上认同这是一个国家,所以这个国家,是一个历史和现实的存在。
   
   花瓶民运中许多人说历史上不存在中国,中国是辛亥革命后才形成,把国号和国家等同起来,完全是胡说八道。
   
   政权是国家的管理机构。它由居民、领土和主权三个要素的需要而产生。所以是从属要素。
   
   但马列主义却撇开国家的基本要素,把国家的附属要素——政权要素,说成根本要素,并且用他们错误的阶级学说,进行极端的歪曲,宣传阶级国家的谬论,说国家是统治阶级的阶级组织,是统治阶级实行镇压压迫的暴力机器,并且把这说成是国家的定义。这是完全错误的。
   
   实际上,居民、领土、主权等基本要素,具有全民性质,只有附属要素——政权,才往往具有阶级、集团、甚至家族性质。用附属要素即政权的阶级性,来否定国家(基本要素)的全民性,是错误的。
   
   说政权是阶级的政权,在一定条件或意义上,还说得通;但说国家是阶级的国家,则相当错误。
   
   而且,政权的主要职能,是以全社会或全民的、具有排他性质的唯一正式代表的身份,对国家进行领导和管理,保卫人民、领土和主权三个要素。镇压职能只是实行领导管理的辅助职能。政权是国家的管理机器,不是镇压机器。
   
   因此,马列主义的国家学说,是双重的颠倒,一是国家基本要素和从属要素的颠倒;二是政权的基本职能和辅助职能的颠倒。是一种很荒谬的谬论。
   
   但刘派花瓶民运和其它一些民运人士,却接受马克思主义的谬论,一直按马克思主义阶级国家的谬论来解释国家,反对爱国,提倡卖国,认为中共爱国是爱国贼,或者卖国还卖得不够彻底,为中共开脱卖国罪责,帮中共坐实诬陷反对派卖国等目的,这是完全错的,反动的。
   
   他们把国家和国号等同起来的谬论,当然更加荒谬。
   
   螺杆先生持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点和定义,完全错误。也很混乱。
   
   因此,爱国,根本的是爱人民和土地,而不是爱政府。尤其是,当政府是欺压人民的或卖国的政府时,不仅不应该热爱,而且应该仇恨和反对,努力推翻这种政府。只有努力推翻欺压人民的和卖国的政府,才是真正的爱国。
   
   共产党是由苏俄策划组建、领导和扶植起来的,对人民实施暴政的卖国的政党和政府,反对和推翻共产党,才是真正的爱国。
   
   在汉语中,祖国,则是国家的属概念。指的是祖辈居住的国家、祖辈居住的土地。特殊情况下,也指自己的出生地。国家是母概念,祖国是子概念,属概念。
   
   而爱国,就是爱自己拥有国籍的那个国家。无论这个国家是不是你的祖国。
   
   爱国,多数情况是爱自己的祖国。
   
   但是,螺杆文章说爱国就是爱祖国,这个定义不对。
   
   那些美籍华人要爱国,这爱国概念,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逻辑上,都应该是爱美国。
   
   但美籍华人中很多人说爱国,是不爱美国甚至仇恨美国爱中共。那他们入籍美国的严肃誓言,就是彻头彻尾的欺骗。
   
   主张国家属于人民,反对满清霸占和卖国,这种爱国主义,造成了辛亥革命。我们必须主张爱国主义,反对中共欺压人民和卖国,才能造成新的民主革命。国家与己无关的思想或者反对爱国的思想,只会造成对国事漠不关心或者卖国,不会造成革命。
   
   以上是本人与国内及国际理论界学术界传统理论不同的独特理论,已经论述许多年,供螺杆先生和各位朋友参考。
   
   =======
   
   附:
   

博讯螺杆:爱国,绝不是爱国号之国


   
   先说中国这个概念
   
   中国,又称华夏、中华、神州、中土等。其中华夏一词,是有典故的:华,是华丽兴旺的意思,夏,即商周之前的王朝。另外,上古时华与花和夏同音,同属一个字。“裔不谋夏,夷不乱华”、“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见《左传》)。就是说,华是指华丽的服饰,夏指有礼仪的国家,那么华夏的意思就是“身穿华丽衣服的礼仪之邦”。由此可见,中国早在上古时期就进入了文明,讲礼貌,重仪表,而中国以外的地方还处于原始野蛮状态。
   
   中国,是指天下的中心——黄河流域中下游的中原河洛地带,后来逐渐的带有了王朝统治的正统意义,中国这个词,最早见于西周的青铜器铭文:“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这里的中国,即指以洛阳为中心的中原地区。而在《诗经•民劳》:“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一诗中,中国的含义仅仅是周朝人对自己居住的地域的称谓,他们认为自己位于大地的中央,四周的民族则分别被称为蛮、夷、戎、狄。再看看中国的国字,国字在古文中的写法是口内含或,或就是域,它有两种含义,一是指国家,一是指都邑,通常是指京师(首都),后来作为京师的含义逐渐废弃,就只剩下了国家这个含义。也就是说,国家与领土是相伴的,没有疆域就不成其为国家。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各路诸侯国都开始自称中国了,“我欲中国而授孟子室”( 《孟子》),这里的国是指封地,中国即国的中央,都城之意。到了汉朝,则开始称中原地区为中国:“天下名山八,而三在蛮夷,五在中国”(《史记》•武帝本纪)。自此,中国一词才演变成朝代标志,例如列国,三国,但是历史上的各朝代并不是将“中国”作为国名使用,而是使用自己特定的国号,如汉、唐、宋、元、明、清等等。中国一词,作为官方正式称呼是始于清朝(见《马关条约》等一系列国际条约和对外关牒),与“大清国”并用。
   
   直到中华民国成立,才将中国一词作为中华民国的简称,成为具有近代国家概念的正式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也简称“中国”,与历史上的分裂时期一样,都视自己为正统,不承认对方,例如南北朝时期的互相对峙,今天大陆与台湾的对峙,但事实上都还是中国。由此可见,中国这个概念是笼统的动态的,说笼统,是因为它可大可小,说动态,是因为它有时分裂,有时统一。《三国演义》中有句话可以概括中国这个词: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里的“天下”就是中国,只是个虚幻的名称。而具有实际意义的则是带有国号的中国,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只要这两个国号之国存在,称呼哪一方是中国都是不确切的。当然,哪个人(包括奥巴马),都可以自称他是中国人,这完全是个人的选择和爱好,人们既可以认为他是大陆中国人或共产党中国人,也可以认为他是台湾人或中华民国人。
   
   再说说爱国这个概念
   
   爱国一词,听起来好听,其实概念也是很含糊的。因为爱国,至少是有两种意思:一种是爱祖国;一种是爱目前的国号。《汉语词典》定义的祖国是:一,祖先以来所居之地;二,祖籍所在的国家;三,自己所在的国家。这个定义虽然有时态表述,但都包含了一个共同的元素,即国土家园。国号,前头已经讲过,就是一个政权的名称,它是附着在国家之上的,也可以说国家是国土与政权的合成,东土大唐是中国,大清帝国也是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当然也是中国。国土没变,但政权是同一个吗?那么,说爱国就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就等于说爱大唐爱大清一样,不过是在爱一个国号或者政权而已。
   
   爱国,主要应该是指爱自己的本乡故土,爱自己的祖国。就是从所谓的“炎黄”时代开始,汉唐宋元明清,到民国乃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这块祖先以来的居住之地,即祖籍所在的国家。那么所谓爱国,就应该是指爱“从炎黄开始,汉唐宋元明清到民国乃至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这块祖先以来所居之地和祖籍所在的国家之地”。有谁不爱自己的家园?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成语“故土难离”也是这个意思。
   
   所以,讲爱国仅仅是爱目前的国号之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爱上下五千年炎黄汉唐宋元明清的祖国,那就并非真正的爱国。为什么要这样讲呢?因为自中共执政以来,它对人民灌输的观念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宪法中也明确强调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党和政府”始终是捆绑在一起的,明明是政府在履行它的职责,做它应该做的事情,却要人民念念有词的“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国家”。那么这个国家就是党的天下,中共的政府。由此衍生的逻辑就是:爱国就必须爱党,爱党就必然爱国。反之亦然:反对共产党即反对中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