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徐水良文集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给朋友的信)


   

徐水良


   

2011-6-9日


   
   
   近来养病休息,看书,并研究一些重要问题,很少上网,已经有一二个月没有编发《网路文摘》。今天接朋友电话,不知怎么回事,所以才上网看看。
   
   我的看法,民运圈早就沦陷。早就应该撤离,离开民运圈去做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包括鼓动国内革命。
   
   阿拉伯革命提出了许多非常大的新问题,国际及中国的实际情况也提出不少新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重新认识和研究,我们的应对策略也需要重新认识和研究,其中有的问题非常大。研究这些问题,比民运圈内部的纠缠问题,也更重要一万倍。
   
   陷入民运圈中,不撤、不走,浪费时间,几乎毫无意义。尤其陷入到沦陷区某个组织的内部争论,包括陷入开除来、开除去,你开除我,我开除你这类纠纷中,浪费大量精力,非常不值。现在的反对派中,民运圈中,中共特务线人大致占4分之3。不是我们有力量开除他们,而是他们凭人数众多压倒我们,用铺天盖地的谣言抹黑和丑化我们。你要开除特务,说不定特务反过来就把你开除了。要想用这种办法来纯洁和改造民运圈,纯粹是幻想。
   
   这类事情闹开了,就非常棘手。变成打混战,只能费时间去应战。希望真反对派朋友还是尽量少卷入、少费时间,有条件时还是尽快撤离民运圈,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我庆幸早已撤离民运圈,不需要再在此类没有多大意义的纠纷上浪费太多精力和时间。
   
   至于特务问题,当然也是一个特大问题。但重点不是某个人是不是特务。而是告诉国内民众和海外国际社会,包括告诉西方国家的媒体和政府,中共特务问题的整体严重性,并且告诉特务问题的一些重大方面和重大问题。让他们提高警惕,去防备和解决这些问题。例如告诉大家中共海外百万特务,国内4千万线人,无孔不入。民运和反对派组织,侨界华人组织,绝大部分被他们控制,海外中文媒体,包括西方政府开办的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BBC,德广、法广,一般中文媒体,中国反对派媒体等等,几乎全部被渗透、左右或控制。这种情况,甚至超过了国共内战时期,国统区媒体和社会团体绝大多数被中共地下势力控制的程度。西方国家和台湾提供的经费,也大多被特务线人控制。让大家和西方政府了解和认识这些问题严重性,包括让大家认识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控制民运、领导民运”,“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等方针,以及他们主动组建和控制假反对派队伍等等一贯做法,才是问题的解决之道。
   
   即使具体的民运特务线人问题,也是抓大的方面,例如我们过去揭发正义党,揭发多维新闻网,近两年揭发第二正义党,都是抓大的。
   
   这最后一个揭发,即揭发第二正义党,也包括近来揭发中共情报机构多年策划纠集第二正义党,继续“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的方针,实行“与其你搞革命,不如我搞革命”的方针,180度大转弯,抢先纠集特务线人,以所谓的“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的名义,抢夺革命主导权,儿戏、恶搞和丑化革命,把严肃的革命变成“微笑、散步”的儿戏,用“一波又一波冲击”的骗术,搞“再而衰,三而竭”的把戏,把“茉莉花”变成纯粹的丑剧和笑料,从而很快破坏了花季革命的大好形势。诸如此类,这样的问题,让大家认识第二正义党及所谓“茉莉花革命发起人”及他们的“微笑、散步”,以及其他中共地下势力180度大转弯儿戏革命,不过是中共情报机构搞的大阴谋。这才是抓住真正重要的大问题。
   
   至于揭露某个人是不是特务,那烦不胜烦。除非是关键人物或特别需要,否则,意义不大。
   
   而对高寒、刘刚这样的人的方针,要与正义党、第二正义党及他们的“茉莉花革命发起人”,有所区别。因为他们毕竟是错误或上当等问题而不是特务线人本身。
   
   至于幻想依靠特务壮声势、做事情,依靠中共特务机构帮助,来为自己出名争地位,即使在真反对派内部,也不是一个两个人的问题,而是相当普遍性的问题。不仅很多中共特务和线人这样宣传,从王炳章搞中国之春以来,就一直这样宣传,与中共妥协当线人的人,几乎都这样辩护。而且还有很多真反对派人士也是这样幻想,希望借中共的力量为自己争得名誉和地位,壮大自己的力量。第二正义党中也有并非特务线人的反对派人士,他们比我们更加清楚第二正义党的特务性质,但他们坚持要加入这个党,原因就在这里,幻想借中共力量争取自己的名誉和地位。这个党的人,是特务线人或不是特务线人,都把与中共李克强挂钩或者由李充当后台,当作骄傲、兴奋、光荣和依靠,这样的心理,还算反对派吗?但整个民运圈的事实和现状就是这个样子,你根本无法改变。所以,要想用开除特务等办法,清理、纯洁和改造民运队伍,纯粹是幻想!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撤离!
   
   以上意见,供参考。
(2011/06/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