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宇文泰苏绰问答录---帝王之术]
小龙女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宇文泰苏绰问答录---帝王之术

   宇文泰苏绰问答录---帝王之术
   
   偶然看到这则虚拟的宇文泰苏绰对话录,作者为谁,已经很难考证。但此篇在网上流传甚广,实乃诛心之论。不得不转。苏绰,《北史》有传,见卷六三。
   
   宇文泰(507—556),字黑獭,代郡武川(今内蒙古武川西)人,鲜卑族,西魏王朝的建立者和实际统治者(亦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西魏禅周后,追尊为 文王,庙号太祖,武成元年(559),追尊为文皇帝,杰出的军事家、军事改革家、统帅。先,于北魏为丞相,慕曹操之术,挟天子以令诸侯。有苏绰者,深谙治 国之术,孔明、王猛之流也。宇文泰以治国之道问于苏绰,二人闭门密谈,至三昼夜乃罢。苏子之论如何?后世竟无一言片语之载。

   
   忽焉而盛世也,江湖竟有秘籍出,宇文泰、苏绰之论,凿凿在籍焉。小子品读再四,悚然而惊:曰:此诚千古不传之秘术也,乃照章节录,以飧有志者治国之大用——
   
   宇文泰问曰:国何以立?
   
   苏绰曰:具官。
   
   问:何为具官?
   
   曰:用贪官,反贪官。
   
   问:既是贪官,如何能用?
   
   曰:为臣者,以忠为大。臣忠则君安。然,臣无利则臣不忠。但官多财寡,奈何?
   
   问:奈何?
   
   曰:君授权与之官,使官以权谋利,官必喜。
   
   问:善。虽官得其利,然寡人所得何在?
   
   曰: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官忠则江山万世可期。
   
   叹曰:善!然则,既用贪官,又罢贪官,何故?
   
   曰: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密奥也。
   
   宇文泰移席,谦恭求教曰:先生教我!
   
   苏绰大笑:天下无不贪之官。贪,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必为异己,以罢贪官之名,排除异己,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其一。其二,官若贪,君必知之,君既知,则官必恐,官愈恐则愈忠,是以罢弃贪官,乃驭官之术也。若不用贪官,何以弃贪官?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倘若国中皆清廉之官,民必喜,则君必危矣。
   
   问:何故?
   
   曰:清官以清廉为恃,直言强项,犯上非忠,君以何名罢弃之?罢弃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不可用也。
   
   宇文泰大喜。
   
   苏绰厉声曰:君尚有问乎?
   
   宇文泰大惊,曰:尚……尚有乎?
   
   苏绰复厉色问曰:所用者皆为贪官,民怨沸腾,何如?
   
   宇文泰汗下,再移席,匍匐问计。
   
   苏绰笑曰:下旨斥之可也。一而再,再而三,斥其贪婪,恨其无状,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贪官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
   
   又问:果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何如?
   
   曰:杀之可也。抄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要而言之:用贪官,以结其忠,罢贪官,以排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
   
   宇文泰击掌再三,连呼曰:妙!妙!妙!
   
   而不觉东方之既白。
   
   ――――――――――
   
   读此文,感慨颇多,中国,还是封建社会,窥一官场而见全貌。
   
   现在的民风、统治者的气质、思想的开放和包容比战国和唐、宋都不如。
   
   老百姓还是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君明相贤上,寄托在青天大老爷身上。
   
   以前是一个皇帝,现在是每个县里都有几个皇帝。
   
   在封建社会,举全国之力满足皇帝一家子的欲望。老百姓还能负担的起,现在我们要满足一大群土皇帝的无限膨胀的欲望,苦啊!!!
   
   封建社会天下是皇帝一家的,皇位是要传给自己子孙的,皇帝要乱搞的时候,起码要替子孙打算一下。现在权利是有时间限制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所以大大小小的土皇帝们已经无所顾及了……
   
   现在的生产力是发展了,但,我们所处的社会真的进步了吗?没有,只不过是一个轮回接着另一个轮回,我们还在原地画圈。
   
   一切看权利,一切屈服于权利!
   
   今日之红朝与唐、宋、元、明、清没什么大的差别,只是换了一种形式。老百姓不敢也不能随便批评政府,不能要求无能官员下台,人分了三六九等,党永远伟光正……
   
   一个见利忘义的民族,一个麻木的民族,一个是非混淆的民族,一个没有清晰历史脉络的民族,一个面对几千年压迫欺凌,不敢理性抗争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民族!!!
(2011/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