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熊飞骏的博客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熊飞骏
   三十年改革开放大梦一场,中国又回到了1976年。
   因为缺少大政治家的民族责任心和道德勇气,邓政府没有及时抓住八十年代初难得的历史机遇,揭开“毛真相”和告别“毛体制”,导致公权肆虐特权横行腐败猖獗,经济增长成果绝大部分被特权阶层非法鲸吞独占。广大平民在医疗、教育、住房新三座大山的压迫下日益陷入实质性的贫困。
   当今中国蔓延全社会的腐败不公本来是“毛泽东建立的特权专制体制”在改革开放时代结出的怪胎,只有毅然决然告别“毛体制”才能解决当前面临的严峻社会问题,从根子上一劳永逸地铲除腐败不公。

   今天的腐败不公是沿袭毛时代政治路线的结果,是权力不受制约的结果,是不民主的结果!不但不是改革开放的错,相反还是改革开放不彻底造成的!
   改革开放中国因为全盘继承了毛泽东发明的谎言宣教体制,对外“逢美必反”;对内“王婆卖瓜”;基础教育立足于“谎言”和“灌输”,从而极大地误导扭曲了广大国民尤其是青年群体的认识力判断力,造成了危及国家根本的思维混乱,多数人丧失了基本常识认识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
   谎言宣教体制在“毛遗产”的处理上表现出“为尊者讳”,禁止揭开“毛真相”,不切实际美化毛泽东,通过歪曲历史的影视剧把毛泽东神化成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大英雄,极大地误导了广大拥有“英雄情结”的青少年群体的价值取向。
   本来是继承“毛体制”结出的恶果;却被误认为是抛弃“毛体制”得到的报应?一个被巫师留下的咒语折腾得神志不清不公不道的庞大群体,却希望巫师降临来为他们主持公道?
   结果造成当今中国灾难性腐败不公的始作甬者,现代特权专制的祖师爷毛泽东,居然被误认为是反贪反腐的大英雄?
   因此在“特色维稳体制”走到尽头时,中国出现了一个否定改革开放呼吁回归毛时代的毛左集团。
   因为对日益高涨的贪腐不公满腔仇恨,毛左笔杆子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引起了越来越多国民的共鸣。结果一个本来正在把中国导向更大灾难深渊的江湖庸医,却在对现实不满但不明真相不爱思索的群体中赢得了越来越庞大的同盟军。
   今天的中国再度回到了1976年的困局,毛左集团正在把中国导向一个万劫不复的十字路口。
   多数国民对此却浑然无觉?这难道是中国的宿命吗?
   …………
   毛左集团主要由三股势力组成。
   第一股势力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权力政客和无良文人。
   他们是毛左集团的灵魂和总策划者。
   这批人并非不了解“毛真相”,并非不知道复辟“毛体制”会把中国导入万劫不复的危险深渊。但他们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出于追逐更大权力和出人头地的阴暗心理,不惜“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惜拉虎皮作大旗来赢得不爱思考公众的注目喝彩,用国家民族的巨大灾难来谋求个人的“鸡犬升天”。
   这号人的代表是北大教授孔庆东。一个主张“中国应该学习北朝鲜”同时又赢得“北大醉侠”称号的忽悠大师。
   第二股势力是文革既得利益阶层。
   这批人多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他们在文革期间属特权阶层,多属“红五类”出身,拥有凌驾于多数国民之上作威作福,随意凌辱弱势群体而不受法律追究的特权。
   这批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处理文革“三种人”时多数从命运的巅峰跌到了低谷;又因为对文革清算浅尝辄止使他们的认识无法达到自觉反省忏悔个人罪孽的层面,因而不但不为曾经犯下的诸般反文明暴行反躬自省,相反还对社会对改革开放满腔仇恨。他们做梦都想回到毛时代,找回昔日高高在上为所欲为的特权。
   这批文革受益者对当今的特权腐败满腔仇恨,但他们痛恨的并不是“特权”本身,而是嫉妒与不平的混合物,梦想“取而代之”。
   这批人怀念毛泽东怀念文革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毛泽东重生,再来一次文革是“取而代之”的最便捷途径。
   第三股势力是青年学生群体。
   这是一个最无辜也最需要公正对待的群体。
   他们崇毛是被谎言教育毒害的结果,又因毕业后受到诸多不公正待遇滋长的极端情绪所困扰,不自觉成为阴暗政客和无良文人误导利用的牺牲品。
   这批人才是“毛体制”的最大受害群体,是一个应该被同情而不是被愤慨的群体。谎言教育体制相当于给学生“强制灌毒”,他们在校可不是主动自愿“吸毒”的,而是被体制“强制灌毒”的牺牲品,主要过错不在他们而在于谎言体制维护者和操作人。
   年轻人崇毛是成年人作的孽!
   七十年代后出生的青年学生,根本没有经历过毛中国“长年饥寒交煎,自由荡然无存”的恐怖岁月,对真实的毛泽东一无所知。他们心中的毛泽东只能来自主流宣教资料。
   可我们的谎言宣教体制把毛泽东神化成了一个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无往不胜、廉洁奉公、刚直公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大英雄和伟大领袖。
   不仅教科书不切实际美化毛泽东,还通过层出不穷的影视剧为毛歌功颂德;尤其是唐国强扮演的毛泽东在青年群体中赢得了数以千万计的“毛粉丝”。
   有谁知道真实的毛泽东与唐国强扮演的角色丝毫也不相干?
   体制内宣教者有谁告诉八0后青年学生如下“毛真相”:
   毛在全国人均存款不足2.5元人民币情况下,个人拥有1.4亿元巨额存款,是毛中国第一首富。
   毛在农民饿死三千七百多万的恐怖大饥荒时期,居然耗费巨资在全国各地为自己修建豪华行宫,仅韶山滴水洞就耗资一亿多。如果把用于毛建造豪华行宫的钱用于购买粮食,三千七百多万饿殍就可以活下来。
   毛泽东的豪华行宫在全国有61座!
   毛泽东剥夺了全国作家创作的稿费,自己一人却独占巨额稿酬,文革期间全国印刷机构差不多在为他一人服务,疯狂印刷毛选毛著、红宝书、毛画像、毛像章,然后用行政手段要求全民必须购买。
   好大喜功的毛泽东为了谋求第三世界的“老大”,不惜慷国民之慨,超出国力援助亚、非、拉那些与本国人民为敌的无赖政权。即使是在饿死几千万农民的大饥荒时期,中国对外援助的力度也有增无减,本来应该用于中国人救命的大批粮食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流氓国家。据外交部解密档案记载:1960年除了运往几内亚的1万吨大米,还有15000吨小麦运往阿尔巴尼亚。从1950年~1964年底,中国对外援助金额达人民币108亿元。这些援助金额中,又以1960年~1964年中国最困难的时候用得最多。 如果把大饥荒时期的外援用于购买粮食,三千七百万饿死的农民一样能够活下来。
   阿尔巴尼亚是“躺在中国人身上过日子”的国家。1954年以来中国给阿尔巴尼亚的经济、军事援助近90亿元人民币。阿尔巴尼亚总人口才200万,平均每人达4000多元。当时中国人均年收入还不到100元,也就是平均40个中国人养活一个阿尔巴尼亚人。与此同时,受援国对中国援助的物资却肆意挥霍。中国援助的水泥、钢筋到处用来修建烈士纪念碑,阿尔巴尼亚2.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修建了1万多个,平均每两公里就有一个。
   …………
   是谁给了毛泽东穷奢极欲、瞎折腾、“只许州官放火”、“慷国民之慨”的巨大荒唐权力?是毛泽东创制的特权专制体制!
   下面我们来设想一下,假如让崇毛的青年学生回到毛时代,他们将面临怎样的生活状况:
   一、 长年饥寒交煎,食不果腹、衣不弊体。
   别以为毛时代只有三年大饥荒时期才会饿死人,人民才会饿肚子。三年大饥荒时期是大批量饿死人,整个毛中国时期饿死人的现象一直没有间断过。多数人尤其是农民长年吃不饱肚子,依靠今天连猪狗都不吃的野菜杂粮充饥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普遍景观。本人成长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童年时期的主食是稀粥和“杂碎代粮饭”,稻米不到十分之一,十分之九是掺杂的红苕、芝麻叶、萝卜、蓝瓜、黄荆树叶,且只能吃个半饱;米饭和面粉是过大年和来贵客时才能偶尔享受的奢侈品;有两年居然靠上山挖野葛、蕨根和吃今天只能做肥料的带壳花生炸油后留下的渣饼为生?那时的多数小孩因为吃了大量没营养的“代粮饭”,一个个瘦削的小腿上挺着个大肚皮。
   本人生长于长江中游风调雨顺的鱼米之乡,生活水平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自然条件恶劣水旱频仍的贫困地区了。
   后来作了副总理的万里在七十年代去安徽一户农家走访,发现此家的两位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居然蹲在地上不起来迎接大领导?陪同的地方官感觉这太没礼貌了,就催促两女子站起来,这时才异常吃惊的发现大姑娘下面没穿裤子……
   那时的安徽农村大姑娘没裤子穿远不止这一家。
   另一户农家让万里看孩子,竟然从灶上取下铁锅,两个赤身裸体的儿童在严寒的冬天煨在灶膛的火灰里取暖。
   …………
   八0后出生的独生子女大多养尊处优,肠胃吸引功能远不如我们那代人。如果让他们回到毛时代,根本无法从野菜杂粮中吸收到必须的营养,就算不是大饥荒时期也会大批饿死冻死。
   二、 文化生活异常单调贫乏。
   没有舞厅、没有歌厅、更没有茶室咖啡馆。中外名著和文史巨著全被打为“封、资、修毒草”,要看书只能看毛选和毛语录;年轻人若胆敢看言情、武侠小说,一经发现就会被“举报”,就会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批斗、坐牢甚至枪毙。除此之外,没有互联网,没有电视,收音机整天叫嚷红歌毛语录,不得收听外台,否则就是坐牢枪毙的大罪;电影戏剧只限于“八个样板戏”。别说“八个样板戏”无任何艺术品味,就算真个是高质量艺术作品,没完没了地重复看下去也会味同嚼蜡。
   三、 个人行动自由完全被剥夺。
   农村青年只能在自己村的土地上没日没夜按村官的指令超负荷劳作,外出或进城要村官出具“介绍信”,否则寸步难行。没有“介绍信”任何城镇旅店都不敢留你住宿。村官不批准你也领不到“粮票”,没“粮票”你在外面根本不可能拿钱买到吃的东西。城镇青年的一举一动则受到街道居委会的严密监督管辖,想外出或去别的城镇没街道居委会出具的“介绍信”一样寸步难行。
   四、 婚姻恋爱基本不能自主。
   个人婚姻多靠“组织”安排或事先要向“组织”请求报告,谈个自由恋爱要冒坐牢风险。八十年代有部电影《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女主人公的姐姐和村里一位男青年谈恋爱被人“捉奸”,姐姐投寰上呆;男青年被抓去坐牢。毛中国的基层“组织”尤其热衷于跟在有“恋爱嫌疑”的男女身后“捉奸”,一旦被“捉奸”不是自杀就是批斗、坐牢。童年时期有一位在炎夏时节每天来我村挨家挨户出诊送药的陈医生深爱村民爱戴,可有一天突然不见他来出诊送药了,过几天也没来?焦急的村民以为他在路上被狼吃了,就去上面反映,没想到未婚年轻医生犯了“作风错误”,被人“捉奸”了,放下听诊器戴上手铐进了监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