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吴仁华六四文集
·拙作《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出版
·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作者前言
·独自挡坦克的王维林身在何处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隐居河北
·关于六四北京戒严的军事部署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作者前言
·六四北京戒严部队的数量和番号
·防止党内“政变”和军队“兵变”
·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的下达
·六四开枪命令的下达情况
·关于六四天安门广场清场
·六四:一场没有武装对手的战争
·戒严部队军警的死亡情况
·戒严部队军人凶狠杀人原因
·戒严部队军人事后的疯狂报复
·进京的戒严部队和进京路线
·戒严部队的挺进目标和路线
·李鹏《六四日记》是否属于伪书?
·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新版)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坦克第1师部分官兵名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6月8日 星期四

    吴仁华

   北京市政府、戒严部队指挥部联合发出第9、10、11号《通告》。第9号《通告》规定:“一、任何人不得在道路上设置各种障碍。二、任何人不得拦截、破坏各种车辆。三、任何人不得破坏各种交通设施。四、任何人不得围攻、阻扰公安干警维护交通秩序执行公务。五、凡违反上述规定者,所有执勤人员有权当场进行处置。”

   第10号《通告》宣布:“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是未经依法登记的非法组织,必须立即解散。高自联的头头、工自联的头头是在首都煽动和组织这次反革命暴乱的重要分子。自本通告发布之日起,以上两种人必须到所在地区的公安机关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对拒不投案自首者,将依法缉拿归案,从严惩处。”

   第11号《通告》:“为了严厉打击反革命暴乱分子,广泛发动和依靠群众揭发检举反革命分子的犯罪活动,北京市政府和戒严部队指挥部决定,在市、区设立举报电话。全市每个公民都有权利、有义务,随时通过举报电话或直接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暴乱分子。”

   中国外交部就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给予方励之“保护”一事,提出严重抗议。方励之、李淑娴夫妇于6月5日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林培瑞陪同下进入美国驻中国大使馆。

   北京一些部、委所属院校除毕业班学生和部分研究生外,其他学生基本上离校回家。鉴于这种情况,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校发出公告:提前放假,毕业分配工作照常进行。

   北京多数高校逐步平静下来,只有为数不多的学生仍在进行抗议活动。北京大学学生自治会筹委会广播站仍时断时续地进行广播。

   戒严部队在北京市官方的配合下,与公安。环卫等部门的人员一起清除长安街上的路障,打扫垃圾,长安街的许多路段行人和自行车已经可以通行。

   荷枪实弹的戒严部队官兵开始在北京一些交通要道执勤,全副武装军人开始步行巡逻。凡遇民众责骂,军人即鸣枪警告。北京民众对军人的敌意并未消失,戒严部队内部规定,不要吃喝民众送的饮料食物,因为有人下毒。

   上午10时,李鹏和王震去人民大会堂看望戒严部队,同时登上楼顶了解东西长安街今天交通开发的实况。李鹏认为“暴徒大势已去,反扑已不可能,北京已不会发生大的反复了。”

   下午,李鹏通过邓小平办公室,把三天以来的情况和目前采取的措施都详细报告了邓小平。

   6月8日,逃亡中的柴玲在武汉录制了有关天安门广场清场情况的录音,武汉大学博士生蔡崇国在“黄雀行动”的帮助下偷渡将录音带带到香港,香港无线电视于6月10日播出,在海外引起轰动。

   朱镕基发表电视讲话,说上海不会实行戒严,希望市民配合恢复秩序。他还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是历史,历史是没有任何人能够隐瞒的,事实真相终将大白。”

   美联社、法新社消息:中国各省政府加紧控制当地局势,示威者在各大城市阻塞交通要道及铁路枢纽的努力已遭挫败。上海、成都、武汉、南京、哈尔滨、西安、广州和长沙示威者过去两天所设置的路障大都已被清除,但火车运行仍被打乱,无法恢复正点行驶。

   全国各地局势趋向平缓,少数地区仍有余波,但程度已大为减轻。上海只有上海师大、上海海运学院、上海机械学院等校少数学生继续设置路障。上海交大学生自治会负责人向学校表示不再搞设置路障的活动。上海铁道学院学生自治会负责人在消除路障中帮助维持秩序。

   复旦大学、上海师大、同济大学等校一些学生在校内设灵堂,悼念北京的死难学生和民众。复旦大学有学生在校门口降半旗。复旦大学上午有几百名学生冲击学校印刷厂,要求印制《行动纲领》,下午部分学生占领印刷厂胶印车间,印刷工人不敢帮助印刷,全部离厂。

   上海机械学院学生自治会组织三四百人参加的沙龙,讨论行动方案。多数人倾向速战速决,采取过激行为,如烧汽车,冲击江泽民住宅。

   四川重庆市内交通受阻,重庆大学等校一些学生上街设置路障。

   福建福州市个别高校的一些学生搞“选狗打狗”运动,针对积极配合官方工作的学生干部。

   安徽合肥市部分高校仍有少数学生上街设置路障。

   湖南。长沙一些高校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逾万人在火车站广场开了一个悼念北京死难学生和市民的追悼会,许多人发言抨击北京屠杀。有人讲,中央电视台播放的《暴乱真相》和袁木讲话全是假的。

   湖北大学200名学生打着“湖大敢死队”横幅到武昌车辆厂大门前静坐,阻拦工人上班。武汉钢铁学院百余名学生在任家路铁路道口挡车,在铁轨上静坐,武大(冶)铁路中断4小时。武汉高自联在武汉大学开会,讨论了筹建地下电台和转移印刷设备问题。

   江苏。南京一些高校400余名学生堵塞长江大桥及中央门等处的铁路、公路交通。经官方工作,下午学生全部撤回。

   山东。青岛海洋学院有百余名学生上午上街拦车,堵塞交通。

   美国国务卿贝克说,“中国的权力斗争正在进行,局势极不明朗,以致无法断定谁在执掌政府的权力”,并“呼吁所有在中国的美国普通公民尽快离开那个国家”。纽约市长郭德华宣布终止与北京的姐妹城市的关系,并建议“市政委员会命名纽约市第42街和第12大街的交叉路口为‘天安门广场’”。

   日本通产省宣布把从中国提供出口汇单保险的“一般国家”划为“特殊国家”,这样,每宗货物均需要取得批准方能出口;

   南斯拉夫外交部长布迪米.隆查尔在议会发表讲话,“积极发动的经济开发与它带来的后果之间的冲突已经开始影响(中国)社会政治趋势,它们没有受到所有人同等程度的珍视。”“无论哪种发展思想在中国占上风,那里的事态发展不可避免地会影响总的国际关系”,“这个国家正面临着艰难的日子”。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西方电台报导越南政府支持中国政府的行动“纯属捏造”。“这是中国的内政。发生这场流血事件是令人遗憾的。我们希望中国的局势正常。”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说:“我们无意干涉他们的内政,但是,我们对造成许多人死亡,尤其是造成许多青年死亡的战斗表示遗憾。”“我希望中国能不再流血而迅速解决自己的问题。”

   印度尼西亚政治和安全事务部长苏多莫说:“尽管最近北京发生了政治动乱,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关于关系正常化的会谈将继续下去”,“最近发生的事件不会影响这个进程。外交关系的正常化只是个时间问题”。这是第一个印度尼西亚官方评论。

   韩国全国经济联合会表示:“中国局势恶化不仅会使中韩交流后退,而且也会对朝鲜半岛形势的稳定产生影响。”

(2011/06/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