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吴仁华六四文集
·关于六四北京戒严的军事部署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作者前言
·六四北京戒严部队的数量和番号
·防止党内“政变”和军队“兵变”
·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的下达
·六四开枪命令的下达情况
·关于六四天安门广场清场
·六四:一场没有武装对手的战争
·戒严部队军警的死亡情况
·戒严部队军人凶狠杀人原因
·戒严部队军人事后的疯狂报复
·进京的戒严部队和进京路线
·戒严部队的挺进目标和路线
·李鹏《六四日记》是否属于伪书?
·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新版)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坦克第1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炮兵第14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8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北京卫戍区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武警北京市总队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12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6月6日 星期二

    吴仁华

   虽然北高联、工自联、北京知识分子联合会、北京各界联席会议等组织消失了,但北京民众自发的反抗仍未停止。西长安街上的路障尚未清除干净,因为还有民众仍然持续不断地设置新的路障。

   凌晨,24集团军守备第7旅奉命前往王府井大街附近某公司大院解救被民众围堵的230余名戒严部队官兵。该旅40名官兵组成精干突击队,一路上躲冷枪、避砖石,直扑营救地点,迅速占领了有利地形,驱散人群,救出了被围困的官兵。

   下午4时,北京军区向第38集团军传达戒严部队指挥部的紧急命令:立即派出一支精悍的队伍赶赴北京通县军用机场武装押运给养。该军指挥部确定由第113师参谋长谷密山、师政治部主任赵鸿亮负责指挥第一次武装押运任务。晚11时,谷密山、赵鸿亮率领由5辆装甲车、5辆坦克、49辆解放车和600名官兵组成的车队从天安门广场出发。沿东长安街行至建国门外外交公寓附近,有民众在北面高楼里用冲锋枪向车队扫射,有两个点射打在距离车队几米远处。

   凌晨零时30分,十多名民众在王府井南口小花园内灌制十多个燃烧瓶,砸坏马路两侧灯杆上的闸盒,使数十盏路灯熄灭,东单到王府井路段一片黑暗。这些民众正要向经过的戒严部队卡车投掷燃烧瓶时,被埋伏的警察抓获。

   凌晨2至3时,一群民众携带汽油、酒瓶等来到北京朝阳区和平街北口公共汽车终点站,用8辆大客车堵住附近路口。戒严部队得知情况后组织部队赶赴现场,有28名民众被捕。

   在北京少数高校中仍有一些学生在活动。北大筹委会广播站仍在广播,播送了北高联、北大筹委会联合发出的《空校宣言》,呼吁“全国总罢工、总罢市、总罢课、总罢教!对法西斯政权最后一击!”

   9时半,李鹏、杨尚昆等召开戒严工作会议,决定:1、北京各区成立戒严分指挥部,与驻军联防。2、天安门军队疏散,动员北京市和国家机关接待。3、中央派代表到中央电视台指导工作。4、市区实行宵禁。5、全力打通全市交通线,保卫公共设施。

   下午,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在中南海举行记者会,称“在解放军的英勇奋战下,暴乱者的阴谋没有完全得逞,粉碎暴乱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工、北京市委秘书长袁本立、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丁维峻也出席了记者会,并回答了问题。在谈到死伤人数时,袁木信口开河:“解放军官兵受伤5千多人,地方上(包括为非作歹的暴徒、围观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共伤2千多人;死亡情况,军队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统计数字是近300人,其中包括部队的战士,包括罪有应得的歹徒,也包括误伤的群众。”

   上海。昨夜今晨,市政府组织6500人清除路障120处,抢运了一大批粮食、副食品及生产急需物资。9所高校的许多学生继续上街,有一些市民与学生一起又新设一大批路障,连同昨天留下的,全市共有145处。

   上海。20时45分,北京开来的61次列车在光新路道口撞倒正在围堵的民众9人,死亡5人。到22时,现场已聚集3万人,铁路运输中断,7百名警察赶往现场。一些民众殴打肇事火车司机,焚烧车厢,阻扰消防车和救护车,8节车厢被烧毁。

   四川。凌晨,成都一些人烧毁位于闹市区的人民电影院。下午,一些人在四川展览馆仓库放火,哄抢成都天成金店,成都公安和武警严惩了一些“肇事者“,并当场抓捕一批“打砸抢分子“。

   湖北。武汉10余所高校约逾7千名学生上街游行,有学生在铁路上静坐,造成京广、武大(冶)线铁路运输一度中断。有些学生到工厂呼吁罢工。武汉高自联负责人频繁开会,筹划更大的行动,一些高校出现武汉高自联有关北京屠杀的传单。

   黑龙江。哈尔滨22所高校中仅有一所交通专科学校仍在上课,其他基本未上课。一些学生上街设置路障,到主要路口演讲,呼吁工人罢工。哈市公安局抓捕了以“市民声援团“名义到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等校活动的33名民众。

   甘肃。兰州大学等校3百余名学生在兰州火车站卧轨,造成火车停驶。有学生在黄河大桥上设置路障,断绝交通。兰州市区各主要路口均设置了路障,市内交通中断。云南。昆明一些高校逾5千名学生在东风广场集会,抗议出动军队镇压北京学生。

   西安一些学生到工厂区呼吁罢工,两家大型企业停产,十几家企业半停产。广州的主要路口和桥梁被一些学生设置了路障。各高校盛传高校要被军管,80%学生离校回家。安徽合肥一些高校千余名学生到合肥钢铁公司呼吁罢工。合肥街头被学生设置了多处路障。

   江苏。南京一些高校学生在南京市几个进出城的主要路口设置路障,包括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造成市内交通中断。南京大学、南京航空学院等校一些学生占据校广播站,转播“美国之音“消息。

   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的一万多名职工、长春纺织厂的五千多名职工骑自行车或步行进入市区与学生队伍汇合,游行队伍汇集在吉林省委门前的新发广场时,人数超过十万人。(一汽领头游行的唐元隽判刑20年、李维13年、冷万宝8年)

   沈阳。清晨,17000多名学生上街游行,通往工业区的主要路口全部被学生堵住,一半以上工人不能按时上班。下午,三万多名学生、市民聚集在市政府广场,为北京死难烈士举行追悼会。沈阳飞机制造公司等企业四千多名职工参加集会游行。

   呼和浩特。三千多名学生上街游行,四百多名工人举着“工人自治会”大旗参加游行。内蒙古大学、内蒙古师大有三分之一学生离校。银川。五千多名学生、教师上街游行,在南门广场悼念北京死难烈士,并宣布实行空校行动,无限期罢课。十余万市民围观。

   济南。一万多名学生走上街头,其中四千多名学生在街头四十多处演讲;市区主要路口,用公共汽车、隔离墩设置路障一百多处,交通部分瘫痪;一些高校开始“空校”,约三千多名学生离校。晚十时,设置路障的百余名市民与历下区公安发生冲突。晚11时,一些民众冲击历下区公安分局,砸毁了公安分局的牌子,捣毁了分局的服务部、分局一层办公室的玻璃,烧毁一辆上海牌小轿车。公安分局当场抓捕55人,其中没有学生。

   南昌。约二千多名学生响应“空校行动”离校。有一千多名工人和市民举着“南昌团结工会”的横幅在省市总工会门口示威抗议。福州。一千余名学生继续上街游行。为响应“空校行动”,有一千多名学生离校返乡。

   深圳。三千多名中学生在深圳大剧院广场集会,抗议北京屠杀,集会后,抬着花圈在市区主要街道游行,围观者有两万人。海南。海口市一千五百多名学生和青年教师上街游行,于凌晨在海口公园举行追悼会,并向“解放海南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圈。

   贵阳。一万余名学生、市民继续聚集在人民广场进行示威活动,市区交通基本瘫痪,几乎所有的公共汽车都被写上了“绞死李鹏”、“偿还血债”等标语,街道到处都有张贴的大小字报。

   美国参议院以一百票赞同,0票反对通过一项要求总统对中国政府实行国际制裁问题的决议。内容包括:一、呼吁美国进出口银行和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回顾给同中国的贸易提供资金的问题;二、强烈要求美国负责放宽办理向中国销售的出口许可证手续的机构“在做决定时考虑中国目前的局势”;三、强烈要求美国之音电台立即增加华语节目。

   欧洲共同体12个成员国发表公报,“强烈地谴责对和平的示威者采取的造成大批人员死亡的武力镇压”,“对中国发生的悲惨事件极为震惊”,呼吁“中国当局停止对北京和全国的没有武装的老百姓使用武力,立即着手寻求目前冲突的和平解决办法”。

   法国总理米歇尔.罗卡尔宣布,“我们准备从现在起冻结我们与中国的各级关系”。“冻结与中国的各级关系的做法涉及到政治关系,并立即生效”。“在共和国总统、总理及政府官员与中国领导人之间将不再有任何的联系”。

   日本银行协会联合会会长宫琦宣布:“日本银行已经冻结了给中国的两笔贷款,数额为一点四五亿美元。”

   比利时取消了预定当天两名国务部长与中国经贸部部长郑拓彬的部长级会谈。

   晚上,西班牙外交大臣费尔南德斯宣布,“西班牙政府已决定冻结与中国的高层接触。”

   晚上,荷兰外交部宣布:“荷兰已决定中断与中国的高层接触”,“不再进行任何新的会谈”。

   下午,新西兰总理朗伊宣布:“内阁已决定请外交部长马歇尔召见中国驻新西兰大使倪正建,告诉他新西兰政府对北京的流血事件感到憎恶”,“政府还将指示新西兰驻中国大使向中国政府转达新西兰政府的立场”,“取消警察部长定于20日对中国的访问”。

   苏联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关于中国事件声明》:“不管情绪有时是多么激烈,重要的是要耐心地寻找由社会团结目标所确定的相应的政治解决办法”,“中国目前发生的事件是该国的内政。其他方面施加压力的任何尝试都是不合适的。这种尝试只会激化情绪,而无论如何也不会促进局势的安定”,“我们衷心希望有好的中国人民能够尽快翻过自己历史上这悲惨的一页”

   南斯拉夫共产党联盟中央主席团发表声明:“对中国国内最新事态的发展极为忧虑,并对所发生的悲惨事件和无辜的人员牺牲表示遗憾。这种事态发展本身孕育着民主进程被制止和中国共产党所进行的经济和政治改革被停止的危险。”“希望中国共产党通过政治努力和在社会上进行公开对话消除上述危险,并同所有民主的进步力量一起保证经济改革和社会改革继续进行下去。”

   波兰政府发言人发表声明:“波兰社会和当局以深切关注的心情得悉在北京发生的悲剧性事件。我们对死伤者的家属表示最真挚的慰问。”“在北京发生的事情是与我们友好相处的人民的重大戏剧性事件。我们相信,中国人将跟过去一样不诉诸武力,而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当前的冲突。我们相信,理智和现实主义将占上风,中国的改革进程和它的国际地位将不遭到削弱。”

(2011/06/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