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吴仁华六四文集
·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隐居河北
·关于六四北京戒严的军事部署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作者前言
·六四北京戒严部队的数量和番号
·防止党内“政变”和军队“兵变”
·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的下达
·六四开枪命令的下达情况
·关于六四天安门广场清场
·六四:一场没有武装对手的战争
·戒严部队军警的死亡情况
·戒严部队军人凶狠杀人原因
·戒严部队军人事后的疯狂报复
·进京的戒严部队和进京路线
·戒严部队的挺进目标和路线
·李鹏《六四日记》是否属于伪书?
·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新版)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坦克第1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炮兵第14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8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北京卫戍区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武警北京市总队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12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吴仁华

   2011年4月15日至6月9日,我在推特(twitter.com)逐日回顾八九天安门事件,这份《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就是根据逐日回顾的文字资料整理成文。

   1982年春,我入读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先后获学士、硕士学位,是受过考据学、版本学、目录学等专业训练的文献学者。1989年,我任职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是八九天安门事件的亲身经历者,经历了学生游行示威、绝食请愿、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的整个过程。

   1990年2月,我跳海出走,离开中国。当年5月,发表了根据亲身经历所写的数万字文章《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完整记录了天安门广场的清场过程。

   多年来,我一直在搜集、研究八九天安门事件的资料,2007年5月出版了《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2009年5月出版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一书。目前正在写作《八九天安门事件始末》(暂定名)一书。

   1989年4月15日 星期六

   早上7时53分,胡耀邦因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逝世于北京医院。终年73岁。4月8日上午,胡耀邦参加在中南海勤政殿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突然心脏病发作。发病及逝世详情参见《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http://is.gd/n8TwXq

   在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播出胡耀邦病逝消息前,此消息已在京城一定范围内流传。中午,中国政法大学同事陈小平告诉我此消息,悲愤中我们决定带领师生送花圈到天安门广场,造成事实上的游行。

   胡耀邦家人刚把家中的会客厅布置成灵堂,刘少奇遗孀王光美、老战友李昌等首批吊唁者就来了。当天仅签名者逾1300人,包括李鹏、乔石、胡启立、李铁映、吴学谦、芮杏文、阎明复等中共负责人,夏衍、张友渔、朱厚泽、平杰三、李锐、于光远、红线女等各界人士。

   胡耀邦逝世时,其女儿满妹正在美国西雅图市的如约到健康和医疗服务中心进修,住在修道院,为了回国奔丧求助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因没有自报身份,遭拒绝。终夜哭泣,惊动修女,捐助买了回国机票。

   13时30分,北大校园内开始出现“耀邦同志永垂不朽”、“英灵永存”等横幅、标语,不久出现发泄不满情绪及抨击当局的内容,如“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没有死”。15时后,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等6所高校陆续出现悼念性的大字报、挽联。

   “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没有死”这句流传北京各高校的话,出自著名女作家冰心悼念胡耀邦的文章,不知为何,文章尚未发表,此话已广为流传。

   中共中央要求公安部、安全部尤其是北京市要密切注意北京高校特别是天安门广场的情况。从各大学到天安门广场的行动,公安、安全部门进行了全方位跟踪。各高校官方根据中共北京市委要求,试图引导学生悼念活动,防止有人借机煽动闹事。

   当年知识分子待遇很差,经过反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思想苦闷。加上胡耀邦87年初因反自由化和镇压86年底学生运动不力而下台,在胡耀邦下台时知识界没有为他发声,知识分子普遍觉得欠胡耀邦一个人情。

   (当年知识分子普遍支持学生,大学青年教师带领学生上街。六四后中共当局总结教训,收买知识分子,曾一次性拨款18亿元给清华、北大,作为教师津贴,三年花完。可知如今知识分子为何德性如此之差。)

   1989年4月16日 星期日

   北京有17所高校出现挽联、标语、大小字报约500余份。据中国官方部门统计:“其中属正常悼念胡耀邦的占80%;发泄不满的占10%;攻击党和政府,煽动闹事的约占10%。”

   昨天北京各高校学生采用的悼念形式以标语和挽联为主,今天已出现评论时局的长篇大字报。政治观察家认为,北京许多大学校园的形势颇有1976年天安门事件的味道。

   一些参加过1987年学运的北大学生表示,1987年胡耀邦的遭遇太不公正,现在想起来很痛心。当时知识分子没有抗争决心,如果当时站出来支持胡耀邦,可以避免更多悲剧,胡耀邦也不会这么早死。我们对不起胡耀邦。不少学生表示非常想上街游行。

   上午,天安门广场纪念碑旁放了署名“清华大学化学系”的花圈;两名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将今天第一朵小白花系在纪念碑北侧围栏上;北方交通大学学生将“痛悼青年知己耀邦”的横幅放在纪念碑前。截止下午3时30分,出现三个由学生、一个以家庭名义敬献的花圈,后来都被警察拿走。

   中国政法大学青年教师吴仁华、费安玲、熊继宁、刘斌、宣增益、张小菁带领两名学生,动手制作了直径两米的花圈。傍晚,吴仁华等人将花圈摆放在教学楼前吸引人们注意,贴公告说,明天下午一时送花圈到天安门广场。

   吴仁华随手在花圈上挂了一个茅台酒小瓶子,六四后重点请查此事,认为是以小平祭耀邦。其实吴仁华当时的用意并不“恶毒”,只是洒酒祭英灵。日本共同社2009年六四二十周年系列报导中提及此事,称中共当局将此列为恶性政治事件。

   北大历来是学运中心,“北大动,不动亦动;北大不动,动亦不动”。许多人赶往北大观察情况,陈小平、刘苏里、杨晓等北大校友不约而同前往北大,看大字报,与北大青年教师陈育国、张柄九等交换意见。刘苏里等制作了数米长的悼念胡耀邦的白绸布横幅,写有“中国魂”三个大字。

   晚上。在复旦大学3108教室举行了追悼仪式,约400人参加。自4月15日下午起,上海的复旦大学、华东化工学院就出现悼念胡耀邦的大小字报,截止16日晚八时,上海近十所高校出现大小字报,包括华东政法学院、华东师范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等。

   下午3时,有几位青年抬着两个大花圈,来到陕西省西安市钟楼广场悼念胡耀邦。一个花圈挽联上写的是:“广大青年的教师,爱国志士的良友。”另一个花圈挽联上写着:“敢说敢干公正坚忍不拔是您的精神,民主科学法制是我们永远追求的目标。”吸引数百人围观、议论。这几位青年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及单位。7时,在放置花圈的地方仍有不少行人在观看,议论的内容大都是“胡耀邦被气死的”等。

   中共中央发布公告,决定在人民大会堂为胡耀邦隆重举行追悼大会,全国主要场所降半旗。为了平息民间不满声浪,中共提高胡耀邦追悼会规格,所有现任中共领导人包括退居幕后的邓小平均出席追悼会。

   1989年4月17日 星期一

   从下午起,北京高校学生悼念胡耀邦的活动从校园比较有规模地扩展到天安门广场,而全国各大、中城市悼念胡耀邦活动的规模也日益扩大。

   下午1时许,中国政法大学6百余名师生在青年教师陈小平、熊继宁、吴仁华的带领下出了校门,沿着二环路走向天安门广场。这是八九民运第一次游行。详情见吴仁华题为《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四.一七游行》文章,http://is.gd/2vdYlW

   参加4月17日游行的一些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后来成为学生运动骨干,如浦志强、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团长项小吉、北高联首任主席周勇军、北高联首任秘书长王志新(公安部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之一)、王志清(公安部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之一,六四事件后至今下落不明)。

   下午4时20分许,逾30名北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献花圈,宣读了简单悼词,此后,一部分北大学生前往胡耀邦家敬献花圈。5时整,纪念碑前共有9个花圈,署名分别为:北航部分学生、北大师生、北师大师生、中国社科院全体研究生、一个政法干部。

   晚7时多,有二、三千人自发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前悼念胡耀邦,纪念碑北侧放着7个花圈。晚8时多,悼念活动形成高潮,不断有人(多为学生)轮番登上纪念碑台阶朗诵悼词等,旁听者不断报以热烈掌声。直至18日零时仍有二、三百人不愿散去。

   夜晚,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近千名学生走出校门,打着“悼胡公”、“沉痛悼念耀邦先生”等横幅,并携带两个花圈,前往中国纺织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串联,没得到多大反应,于翌日凌晨3时悄然返校。晚10时许,复旦大学数百名学生从校园出发,11时许抵达同济大学,聚集逾千人前往上海市政府、市人大常委会所在地,要求市政府领导接见,至翌日凌晨4时许散去。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连夜主持召开市委紧急会议,决定以市委、市政府名义发布关于胡耀邦追悼活动的通告。通告提出,为确保上海的生产、工作、学习、生活秩序,维护安定团结大局,规定各种悼念活动应在本单位进行。强调警惕个别坏人乘机挑起事端,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

   晚9时20分,天津的南开大学逾千名学生走出校门游行,一路高唱《国际歌》、《国歌》和《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等歌曲,高呼“打倒独裁”、“打倒专制”、“民主万岁”、“自由万岁”等口号。

   连日来,湖南的湘潭大学、湖南师大、国防科技大学、中南工业大学等校学生以各种形式悼念胡耀邦。晚10点许,湘潭大学聚集逾千人,唱着《国际歌》走出校门,至翌日凌晨2时许有3百多名学生到达湘潭市委、市政府。

   中国人民大学出现署名“北大、清华、人大、师大部分师生”的《几点建议》,主要内容:挽联、花圈向天安门广场集中;成立北京学生治丧委员会;废除专制政治;建立民主政治新秩序;对十年改革中的重大失误做出检讨,责任者引咎辞职。

   香港《虎报》题为《据认为胡耀邦逝世会激励改革派》的报导说:“要求民主和人权的运动的势头日益增大,随着五四运动70周年纪念日的临近,其势头会进一步扩大...北京大学生在举行悼念胡耀邦的活动时可能会自发地组织要求扩大民主的活动。”

   1989年4月18日 星期二

   零时,北大逾千名学生走出校园游行,3时行至钓鱼台宾馆时人数增至3千。有外国记者和外国使馆人员随行观察。1时30分到达中国人民大学停留了一会,近千名人民大学学生加入,沿途又有清华等校学生加入,汇聚了近万人,大部分学生稍后在途中陆续散去。

   北大游行队伍前列打着长10米、宽4米的白绸布横幅,上书“中国魂”、“永远怀念耀邦同志”,落款是“北京大学部分师生暨校友”。学生一路高喊“民主万岁”、“自由万岁”、“打倒官僚”等口号,齐唱《国际歌》。10多名学生高擎用笤帚蘸煤油制作的火把。凌晨4时30分许,游行队伍进入天安门广场,集结在纪念碑下,将“中国魂”横幅搭在纪念碑上。一名学生爬上纪念碑浮雕高喊:“我们这次行动完全是自发的,和学生会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现在已选出了学生代表,准备和政府进行交涉。”

   清晨,在人民大会堂前静坐的数百名北大学生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以上的领导出面接见,提出7条要求:一、重新评价胡耀邦的是非功过,肯定其民主、自由、宽松、和谐的观点;二、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对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识分子给予平反;三、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开,反对贪官污吏;四、允许民间办报,解除报禁,实行言论自由;五、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待遇;六、取消北京市政府制订的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规定;七、要求政府领导人就政府失误向全国人民做出公开检讨,并通过民主形式对部分领导实行改选。这七条要求经过在场学生的讨论,北大法律系宪法学博士生、研究生会主席李进进等起了作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