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湘灵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咽不下玉粒金波噎满喉,照不尽菱花镜里形容瘦。

    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
    恰便似—
    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贾宝玉的悲歌,感人肺腑矣,何其悲夫!大丈夫当于乱世,处身显要而汲于功名者,有《三国》可循。大丈夫委曲于乱世,身处下贱而汲求王侯者,有《水浒》为鉴。大丈夫生于盛世,处身王侯者何为?此《红楼》之梦谓也!身处王侯之家,外无边患之忧,内无衣食之虑,阅尽人间春色,囊饱天下奇珍,而愁者何在?而泪者何为?因情感伤,伤情流泪。情又何为?伤又何事?宝、黛之恋,金、玉之婚,“昨夜垅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大悲大喜,悲喜交杂。生由何来?死至何处?“春华秋荣” ,“昨贫今富”;“纵有千年铁门限,終須一個土馒头”。子又何为?孙又何在?“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情感世界已亡,人道乾坤早尽,所羡者,唯境外仙山,所慕者,只福地洞天。警幻之境,太虛之景,又胜人间几重!然终无足贵,“闻道说,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著长生果”。此种之境界,理解者能有几人?《红楼》作者曹雪芹(1724年-1763年)自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一语道破。作者不能自知,又求何人能解焉。
   
    《红楼梦》一出,即成天下第一奇书,以致竞相传抄,一时洛阳纸贵。众云纷纷,猎奇嚷嚷。三百年来,莫衷一是。基本分成两大阵营:影射皇室的旧索引派和记录作家生活的新索引派。自上世纪二十年代胡适之的新索引派一出,旧索引一派竟销声匿迹,无复存在。胡博士所为,功莫大焉。及至红朝,由毛太祖发难,五十年代启始,兴起《红楼》之阶级新论,以“焦大不爱林妹妹”之论为甚。真乃“焚琴煮鹤”。曹公地下有知,岂不悲乎!
   
    太史公在《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有云:“汉兴,功臣受封者百有馀人。天下初定,故大城名都散亡,户口可得而数者十二三,是以大侯不过万家,小者五六百户。後数世,民咸归乡里,户益息,萧、曹、绛、灌之属或至四万,小侯自倍,富厚如之。子孙骄溢,忘其先,淫嬖。至太初百年之间,见侯五,馀皆坐法陨命亡国,秏(消耗)矣”。直指“骄溢淫嬖”而亡,国之不存,“淫嬖”二字,可谓一语道破!异性之间顽儿腻了,又搞同性恋。所谓“断袖之癖”、“龙阳之好”,令下界斗升小民,境界大开。
   
   《红楼梦》的总纲第五回,贾宝玉翻到金陵十二钗正册第十一,“画著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其判云‘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又在《红楼梦》唱曲《好事终》歌道:“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荣玉,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为太史公做了最好注脚。“箕裘颓堕”,指祖先事业后继无人,“荣玉”,指荣国府“玉”字辈,贾府派字,由贾母一辈,为“代、文、玉、草”,荣国公之子贾代善,宁国公之子贾代化。下一代贾敬、贾赦、贾政,全带文字。贾宝玉一辈,贾珍,贾珠,贾琏,贾环,全有窄玉。贾蓝一辈,贾蓉,贾蔷,全为草头。荣府玉字辈,贾琏,贾宝玉,贾环,既无经世之材,亦无致用之辈。贾琏为荣府长门长孙,虽有齐人之福,有王熙凤、平儿围著,却食腥不断。外面养著外宅尤二姐,家里连厨子老婆多姑娘都往屋里引。贾宝玉是“见了女儿便觉清爽;见了男子, 便觉浊臭逼人”,天生爱在女儿堆里混。贾宝玉虽然生得象其祖父,深得祖母欢心,但却“失去本来真面目,幻来新就臭皮囊”。贾环因地位庶出,不得待见,虽然有偷腥之心,但无偷腥之姿,天生不讨人喜欢。总之,荣府玉字一辈,全无出息。“家事消亡首罪宁”,则指宁国府首发事端。第五回的警幻之中,贾宝玉首尝男女之欢。接下,小说导引两则因淫乱毙命故事。一则“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此故事作者后来有所改动,但仍然留下痕迹。一则“王熙凤独设相思局”。前者,为公、媳之间通奸,后者,为叔、嫂之间乱恋。公媳之间,公公处于强势,事发之后,儿媳自杀。叔、嫂之间,贾瑞位出寒门,只是贾府学堂的帮衬。熙凤独揽大权,竟为荣府全家掌柜。贾瑞胆敢以下犯上,亦无好死。熙凤稍使伎俩。一次数九寒天,骗贾瑞困于冷巷,几乎冻毙。二次,熙凤要贾蔷、贾蓉出面,贾瑞被勒索百两白银,又被扣一身屎粪,连冻带吓,从此一病不起,在瘸道人的“风月宝鉴”中,魂魄追随熙凤而去。
   
    在这两个死亡的故事之间,作家插入另外俩故事:“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和“起嫌疑顽童闹学堂”。前者,为贾府衰败厚铺下后路。后者,专描贾府后继无人。贾府后生,耳熏沐染之下,小小年纪,风流早著,功课没见长进,男风之癖却在流行。最后竟至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刘姥姥和贾府毫无瓜葛,只因女婿与王熙凤娘家认过宗亲,借机来打秋风,出卖老脸,凑上门来。刘姥姥由贾府奴才周瑞媳妇引荐,颇下心计。虽然要见的王夫人没见到,但见到主管王熙凤,并讨来二十两白银,一家一年吃喝有了。人有贵贱之差,“富人一顿饭,穷人一年粮”,王熙凤偶然施舍,无意之中,为女儿巧姐留了后路。
   
    如果说《水浒》是一个男人的王国,则《红楼梦》却是一个女人的世界。曹雪芹笔底的大观园则是女儿国的理想天国。大观园原是贾宝玉的姐姐元春贵妃的省亲别墅。“天上仙人府,人间妃子家” 。其奢华程度远超人们想象。元春既将石牌坊上“天仙宝境”的匾额改为“省亲别墅”以遮人眼目。贵妃本人亦感过于奢华,自己只是一时之所,竞豪奢如此,心中不忍,省亲之后,便命自己的妹妹们---迎春、探春、惜春,表妹薛宝钗、林黛玉,弟弟宝玉迁住,从此,宝玉在一帮姐妹的环绕下,在许多丫环、老妈子的服侍下,开始了女儿国的天下。贾府的四枝花--元、迎、探、惜(暗含原应叹惜),四枝花的近侍抱琴、司棋、侍书、入画,近侍之名,包含著琴、棋、书、画四技。史书礼义之家,处处隐含高雅。这些近侍,成为大观园的二等主子。贾宝玉的屋里,更是绝同凡响,近侍八人,袭人、媚人、晴雯、绮霞、麝月、檀云、春燕、秋纹,二等丫环八人,紫绡、茜雪、红玉、碧痕等,三等丫环多人,良儿、、芳官、四儿(蕙香)、佳蕙、坠儿、篆儿等,多得连宝玉自己都认不得。如宝玉曾对偶尔凑上前的小红说“你也是我屋里人么?”,真乃生于脂粉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但宝玉与贾府其他公子不同之处在于“好而不淫” ——所谓“意淫”,在于无视当时礼教,以平等的身态以一颗真心对待那些女儿们,觉得女儿们是水做的骨肉,整日里沉浸在儿女情长的幻想之中。相对于男人王国的功名与事业、战争与阴谋,在这种硝烟战场的反衬下,女儿国是春花和秋月,惜时和伤感。女儿国是童话般的、天真的儿童天下。没有“詹光”、“贾雨村”们的阿谀,没有“卜世仁”的诡计,只是像宝玉、黛玉心灵的交流与碰撞,像晴雯的无邪,像湘云的豪爽,像迎春的木讷,像惜春的冷淡,像妙玉的冷艳,像探春的干练。像宝钗的深沉。真乃“一肌一容,尽态极颜”。
   
    贾宝玉是这女儿国的国主,是小说中的男主角。这男主角的最大特征,缺少男儿气概,整天婆婆妈妈,一股脂粉气。因为贾家的大家长——贾母的娇纵,因为天生带来宝玉与贾家,又因为贾宝玉长兄的早亡,使贾宝玉成为家中的真宝玉,整个一个混世魔王。读书进取考功名的事,一概讨厌,作诗淘气吃胭脂的活,样样精通。贾政对于次子,有恨铁不成钢之憾。风花雪夜,毕竟是封建文人的副业,贾政在让宝玉题联大观园时,一边欣赏宝玉的才华,一边叹惜宝玉才华的荒废。所谓好钢没有用到刀刃上。王夫人对宝玉是百依百顺。王夫人房里的大丫头金钏,因为和贾宝玉调情,被睡梦中的王夫人发现,煽了嘴巴,撵出去。事情出来,贾宝玉一溜烟跑了,无事人一个。最后,金钏因羞跳井自杀,王夫人还替儿子遮掩。后来,因为宝玉同父异母兄弟贾环的告密,又加上优伶琪官的失踪,导致琪官的主人忠顺亲王派人找上门来,导致贾政大怒,促成宝玉挨打一节。
   
    宝玉挨打一节,是《红楼梦》相当精彩的章节。各个人物,无论远近亲疏,在此暴露无遗,全部露出真面目。
   
    宝玉挨打后,首先是王夫人出场。王夫人衣衫不整,避不及下人,连老太太也来不及通报,径直从内院跑到书房,先是抱住贾政打人的板子,停下后,接著伏在宝玉身上痛哭。下面来的才是宝玉众姊妹。王夫人跑的速度超过年轻人,足见其焦急程度。接下来的是贾母,未见其人,先是听到其颤颤微微之声:“先打死我,再打死他,企不都干净了。”先前已经有了王夫人要贾政“先勒死我,再勒死他”的铺垫,现在又赶来贾母—贾府的最高家长,亦是如此。宝玉的两位女性至亲,都要以死相救,贾政终于抵扛不住。被贾母的一番怒斥后,贾政只有告饶的份儿。接下来才是贾母来看宝玉,也是抱著哭。凤姐和王夫人—孙子媳妇和儿媳妇,又来安慰老太太。凤姐辈份低,不敢对贾政说三道四,只有借骂仆人表达心情:“糊涂东西,也不睁开眼瞧瞧,打得这么个样儿,还要搀著走”,宝玉的众姊妹,虽然委屈,但无法表达。宝玉的未正式的通房大丫头—袭人,此时,面对众人,插不上手,来做暗地查访,找来宝玉的小厮—焙茗,调查宝玉被打原因,牵连出贾环和薛蟠。等人都走了,袭人才回到房内,含泪劝说,毕竟名不正言不顺而有所顾忌。来到房内探视的,第一位是宝姐姐,带来疗伤药。一副娇羞的样态,竟使宝玉的疼痛丢到九霄云外,宝姐姐本身倒是一副疗伤良药。宝姐姐去了,林妹妹过来,林妹妹没带来良药,带来的是一副肿得像核桃一样的双眼和低低的抽泣。凤姐来了,林妹妹要去,却被宝玉拉住不让走。林妹妹羞见他人,只得去了。去后,宝玉又遣晴雯送手帕,林妹妹那样一洁癖之人,和一大男人共用手帕,不分里外之心,已昭然若揭。此时的袭人,在王夫人房内,诉说自己的心事“林姑娘宝姑娘又是兩姨姑表姊妹,虽說是姊妹 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因为早先在园子里,袭人撞见了宝玉的心事:“袭人听了這話,吓得魄消魂散,只叫‘神天菩薩,坑死我了’…,这里袭人见他去了,自思方才之言,一定是因黛玉而起,如此看来,将来难免不才之事,令人可惊可畏。想到此间,也不觉怔怔的滴下泪来,心下暗度如何处治 方免此丑祸”(三十二回)。现在终于派上用场,向上层主子王夫人告密。 宝姐姐那儿,因宝玉被打和哥哥薛蟠闹起纠纷。薛蟠向宝钗嚷道:“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鬧,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 我說,你这金要揀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見宝玉有那勞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著他”—薛大傻的一番气话,点到薛宝钗的命门。为此,宝钗哭了一夜,早晨起来,衣焦不伸,出得门来,偏偏遇上得理不饶人的林黛玉,遭林奚落--我哭宝玉可以,岂能容你再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