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草原的哭泣]
青林文集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草原的哭泣

林青

   

   

   前言:这是笔者5年前写的一篇博文,为草原保护鼓与呼,作为蒙古人的后代,

   对祖先世代赖以生存的大草原充满景仰,一介书生,只有心血熬炼的文字留给后人。

   

   

    说起内蒙古,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草原,提起草原,人们的脑海里往往

   

    闪现的是蓝天白云,牛羊成群,万马奔腾,绿海无边的广阔情景。

   

    2006年5月下旬,陈老师我们一行四人前往考察锡盟草原。

   

    我们的汽车驶过张北地区,这里历史上也是水草丰美的地方,有山,

   

    有水,有森林,有大片的草原。今天展现在眼前的情景有些凄凉,一

   

    块块耕地似乎将草原开了膛破了肚,各种厂矿将山野点缀得千疮百

   

    孔。密集的村镇,大片的耕地,尘土飞扬的公路,荒芜贫瘠成为张北

   

    地区的今日写照。

   

    海拔逐渐升高,我们进入内蒙古高原,当汽车奔向内蒙古中北部时,

   

    锡林郭勒大草原渐渐跃入眼帘。

   

    天边的灰幕和远处的山丘相互映衬,印象中的草原不再是绿色。大旱

   

    使我们没有看到应该看到的绿。砖石结构的牧民院落,干涸的盐碱

   

    滩,纵横的网围栏将草原分割成七零八落。

   

    望着眼前的情景,兴奋的心情里翻腾着一股深深的忧虑,成群的牛

   

    羊,白色的蒙古包,骑马纵歌的牧人哪里去寻?

   

    草原正遭受着罕见的旱灾,从冬到春至今的降水量不足十毫米,昔日

   

    的绿色草原变成了一片毫无生机的荒漠。我们一路走去,看见锡盟境

   

    内的草场中90%没有返青,在干旱的草原上到处都能看到被迫离开家

   

    园的牧民遗留下的牧业生产工具和空落的房屋。因草场的严重退化,

   

    牧民只好搬离原来的居所,风沙开始掩埋这些空房。

   

    我们七天里游历了蒙古四大庙宇之一的贝子庙,草原深处的伽海庙,

   

    东乌旗乃林郭勒草原,西乌旗乌拉盖草原和湿地,两个人工水库,几

   

    个干涸的湖泊,满都宝力格草原内的几个金属矿,不仅体验到牧民人

   

    家的热情,也在与他们交流中感受到他们对草原工业化的忧虑。

   

    草原的亘古情怀苍凉广阔宁静无私,人类的经济行为狭窄自私急躁野

   

    蛮。草原游记。

   

    一、历史

   

    广袤的锡林郭勒草原自古以来水丰草茂,河、湖星罗棋布。

   

    锡盟东西长约700多公里,南北宽约500公里,地势由西南向东北倾

   

    斜,海拔在800~1,800米之间。南部多低山丘陵盆地错落其间。北部

   

    多广阔平原盆地,阳光温度适足,历史上锡林郭勒草原是我国优良天

   

    然草牧场之一。

   

    看看锡盟今天的地图,除浑善达克沙漠横贯中部外,其他地方有很多

   

    内流河分布在东部和南部。此外,还有很多季节性的小河以及遍布草

   

    原的淖尔(湖泊)和“宝力格”(水泉)。东北部的乌珠穆沁盆地水

   

    源充足,草场广袤。

   

    我们重点考察的乌珠穆沁草原包括东乌、西乌两个纯牧业旗。天赐的

   

    丰美水草,养育了举世闻名的乌珠穆沁肥尾羊。

   

    陈老师当年插队时这里牧草非常繁茂,可以看到“天苍苍,野茫

   

    茫”,风吹草低见(现)牛羊“的景观。其中满都宝力格草原就是著

   

    名小说《狼图腾》描写的真景地。

   

    在乌珠穆沁草原上,曾经有许多河流。其中乌拉盖高勒全长548千

   

    米,流域面积33,608平方米,是锡林郭勒草原上最大的内陆河流。

   

    在乌珠穆沁草原上,积聚着许多湖泊和沼泽。其中比较大的湖泊有乌

   

    拉盖淖尔、巴彦淖尔、准夏巴尔、哈夏图淖尔。

   

    乌珠穆沁草原东部的降水量,约300毫米。再加上河流,湖泊、沼

   

    泽,地表水比较充足,乌珠穆沁草原的牧草,以羊草(硷草)、贝加

   

    尔针茅、线叶菊为建群种。这种草甸草原属于最优良的天然草场。

   

    抛下挂在城市里办公室墙上的地图和书籍上的介绍,当我们身临其

   

    境,来到这片被人们喻为“内蒙古最后的天然草原”乌珠穆沁时,看

   

    到听到却是另一番触目惊心的情景。

   

    二、天灾

   

    1、旱灾──马上就6月份了,整个草原还是一片枯黄。7天的路程

   

      里,听到牧民最多的话语就是企盼透透的下一场雨。天太旱了!

   

      “就是天旱!”老牧民朝克图说:“我在草原上生活了50多年,

   

      象这样的年景还是第一次遇见!入春到现在没有下过一场雨。

   

    2、鼠害──路两旁的草原上到处奔跑着沙鼠、田鼠、黄鼠等危害严

   

      重的小动物。大面积的草原眼睁睁被害鼠糟蹋的岌岌可危。往

   

      昔,害鼠的天敌就是盘桓在天空的草原雄鹰,今日可爱的草原苍

   

      鹰不知被人们赶到那里了?走了几天,几乎未见到他们的影子。

   

    3、虫害──每年国家统计,草原虫害发生最严重的地区就是内蒙古

   

      自治区,危害面积为1,527万公顷,占全国总危害面积的52%。陈

   

      老师曾亲眼见到蝗虫遮天蔽日肆虐在草原上的情景。

   

    4、火灾──在锡林浩特去东乌旗的路上,我们看到火灾之后的黑色

   

      草地绵延无尽,原来天气干旱,草原火灾经常发生。

   

    5、雪灾──牧民讲:冬天经常发生雪灾、冻灾,造成牲畜大量死

   

      亡。一场大雪灾便会耗空牧民几年存续。

   

    6、贫困──近几年严重的草原沙化,使得人们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

   

      地,锡盟共有多伦县、宝昌市、白旗、蓝旗、西苏旗5个贫困旗

   

      县,苏左旗、阿嘎旗等地因沙化严重不少牧民已成生态灾民。

   

    三、人祸

   

    进入东乌旗,我们首先来到牧民沙色楞家,他把我们领到他家草场旁

   

    的陶森卓尔湖边,昔日烟波浩淼、鸥鸟飞翔的景象荡然无存,取而代

   

    之的是望不到边的一片白茫茫盐碱荒沙,微风吹动,碱尘泛起,将四

   

    周的草场蒙上一层白色,很快这些碱面会将草烧死。

   

    上游大量的工业用水,加上所修公路的阻隔,造成这个湖泊的干涸,

   

    默默的盐碱干湖面上,大自然在阵阵风啸中流露出对人类野蛮行径的

   

    控诉,今日的草原人在不满中无奈的吞噬着工业化的恶果。

   

    同样,当我们来到离中蒙边境不远的准夏巴尔和巴仁卓尔姐妹湖时,

   

    看到的更是令人惊诧的一幕。

   

    据当地嘎查长介绍,这两个湖总面积2,733多公顷,水面最大时分别

   

    达1,333多公顷。1962年经历三年大旱后,湖水还剩20万立方米,以

   

    后又恢复了水量。这两个湖干涸的原因主要是附近开了很多矿,拼命

   

    的抽取地下水,造成草原地下水位严重下降,附近河流消失。加上连

   

    续三年降雨量均在100毫米左右。

   

    嘎查长巴音布日图回忆说,过去这里是水草丰满,没有人烟,现在在

   

    其周围居住了近二万人。人类的掠夺式开矿行为造成这一生态脆弱区

   

    的生态逐年恶化。

   

    我们在姐妹湖的附近草原上看到十几口井日夜不停的抽取洗矿石用

   

    水,所排废水在草原深处形成了另外一个湖泊。

   

    地下水位已经下降八米左右,而且下降还在继续。由于姐妹湖湖干

   

    了,这一带周围沙尘暴和扬沙天气明显增多。姐妹湖能否再生?

   

    1984年,当地政府主导在草原上平分草场,定居放牧,千百年来维持

   

    草原生态的传统游牧方式消亡。

   

    我们站在锡盟大草原仅剩的乌珠穆沁盆地草原上,还有点草原的感

   

    觉,举目四望,草场绵延无际。

   

    但这片最后的草原上近年出现了大量违规开矿、开垦现象,侵占牧民

   

    承包的草场、工业污染事件越来越多,牧民承包的草场被占被污染,

   

    面对权力与金钱勾织而成强势集团的疯狂掠夺只能在心里叫苦不迭。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锡盟跟上了GDP至上的步伐,领导人大力倡

   

    导走新型工业化道路。

   

    设了很多开发区,移民村,试图将牧区内的人口转移出来,进城从事

   

    二、三产业。

   

    往昔宁静的草原上车水马龙高楼耸立,领导者们热情地推进着城镇化

   

    建设步伐。盲目地坚持着城镇化建设的理念。

   

    举三个例子:

   

    锡盟首脑将锡林郭勒盟列为国家级能源重化工基地。

   

    因此锡盟紧跟电厂建设热潮,不顾国家用地规定、环保规定、取水规

   

    定和水土保持规定,在锡市附近接连投资三个大型热电厂。虽然被国

   

    家叫停一家,但明里暗里仍然在建设。

   

    现在当地一些官员又紧锣密鼓要上马“引哈济锡”调水工程。把乌拉

   

    盖的水调到锡市保障工业用水和城市用水。

   

    20年来,锡林浩特地区迅猛扩大城市乡镇规模,扩大工矿企业规模,

   

    流入大量人口。

   

    基于这些耗水巨大的人类动作,湿地、沼泽干涸了,湖泊干枯了,河

   

    流消失了,草原水位下降了,大范围的草原因缺水而迅速荒漠化。

   

    四、恶果

   

    1969年文革中东乌旗最富饶的乌拉盖河、色也勒吉河上游草原约

   

    6,000平方公里115万亩草原被开垦,目前这些土地严重沙化。

   

    1980年截断乌拉盖河建水库供农田使用,致2005年,乌拉盖河流域下

   

    游湖泊全部干涸,周围草原急剧退化。北方最著名的乌拉盖湿地永久

   

    消失。

   

    1984年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上划分草场,草原被分割成小块经营,到

   

    处拉起了铁丝网,致使传统游牧和几百万头羚羊迁徙就此终止;草原

   

    上的羚羊全部逃往外蒙古。定居导致东部草原植被退化、西部地区出

   

    现了荒漠化。

   

    1990~2000年由于当时地方政府鼓励“牲畜超千头、牧民奔小康”,

   

    东乌旗牲畜头数直线上升,牧民承包的草场出现了超载放牧。

   

    中国最好的草原退化消失。

   

    2002年东乌旗政府提出把“东乌旗变成工业(采选矿)强旗”的口

   

    号。随之内地污染企业、矿主、投资人进入草原,违规占据牧民承包

   

    的草场,开矿、开垦;近十年来出现了草场退化、工业污染、地表水

   

    和空气污染,几年来不断出现牲畜中毒甚至死亡的事件。

   

    原本退化的草原生态面临更严重的威胁。

   

    弹指30年,东乌旗草原上风云际会,毁坏步伐日益加快:

   

    ◆1969年东乌旗乌拉盖地区大面积开垦草原。

   

    ◆1994年发生东乌旗白音呼布个体银矿氰化物污染。

   

    ◆2000年东乌旗满都宝力格铁锌矿违规占地开矿。

   

    ◆2002年东乌旗造纸厂排放污水污染草原约15,000亩,大面积污染了

   

     地下潜水层。

   

    ◆2003年东乌旗满都宝力格苏木涅林高勒上游草原被开垦约一万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