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刘逸明文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中国的年轻一代应当勇敢地践行《零八宪章》
·“中星九号”升级凸显广电总局的霸道与癫狂
·应当解散中国的各级地震局
·深圳火车站何不公布900多位未上座乘客名单?
·脚踢农妇,县政府的保安为什么这样狠?
·诈捐门进一步暴露了中国女明星的低劣品质
·就诈捐门事件致尚雯婕的忠实歌迷
·毒奶粉重出江湖,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出语惊人,“脑残教主”杨丞琳真的“脑残”?
·“80后”干部集体上任为何如此吸引眼球?
·别让“喝水死亡”论为酷刑逼供的替罪羊
·官方才是山西地震谣言的始作俑者
·日理万机的刘翔何不找个替身参加“两会”?
·召开“两会”,中共当局何必如临大敌?
·“八零后”是中共专制体制掘墓人
·暴力拆迁与血染的GDP
·疫苗事件,山西省卫生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离别的谷歌明日还会更好地重逢
·降半旗致哀掩盖不了玉树地震的人祸本质
·名酒专卖店卖假烟,传说中的挂羊头卖狗肉?
·体操运动员董芳霄年龄造假只是冰山一角
·中国又进入了乱伦时代?
·上海世博会无法撑起崛起的大国形象
·急功近利让新版《三国演义》无法成为经典
·宋山木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禽兽?
·宋山木夫妇的名字暗藏玄机
·赵作海蒙冤再现中国法制之耻
·富士康“十连跳”折射台企非人化管理
·“宋山木楼”到底要不要改名?
·余秋雨大师已经成了娱乐明星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宋山木楼被除名,山木培训岂能无动于衷?
·诸葛亮隐居地之争可以休矣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让谁不痛快?
·青少年热爱暴力与鲁提辖无关
·风水为何在中国被妖魔化?
·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在我孩提时代,尚未进入学堂,便时常在长江边和小伙伴们一起嬉戏,开始并不知道村边的那条河就是长江,后来听大人们说是,我仍然有点将信将疑。等后来看了地图,才坚信那条河就是长江,因为长江和黄河都属于中国的母亲河,所以,在长江边出生和长大的我有一种自豪感,因此,对长江和水也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一代文宗苏轼的那首词《念奴娇•赤壁怀古》中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句,在一般人看来,长江的流向是从西往东,但在我的家乡,江水却是向南流。其实,看一看中国地图就不难发现,我的家乡处于长江波动最大的地方。
   
   我的家乡鄂州在湖北可以说是湖泊最多的地区,几乎每个村子都有湖泊,就在我老家那个村子里,湖泊就有三个,池塘就更是数不胜数。在以前,几乎每年的春夏两季降雨量都很大,在洪水泛滥的年份尤其如此。所以,当地的父老乡亲最担心的不是干旱,而是水患。事实上,干旱的时候非常少,即使其它地方闹旱灾,我那个村子都可以用湖里的水来灌溉农田和保证人畜饮水。

   
   2011年的干旱大概是绝大多数人都始料未及的,从去年的冬天一直到现在,湖北等地的降雨量都不大。不过,虽然这样,但农民们冬天所种下的油菜等农作物还是有收成。按说,在每年的4、5月间都会有不少降雨,今年却一反常态,虽然稻种播撒到田里长出了秧苗,但还不等到秧苗可以分插到其它田里的时候,秧田连同其它水田都干涸了。在以往,不管天有多旱,只要湖泊里有水,水稻就可以顺利栽种。可今年不行了,以前在这个时候水都是满满的湖泊如今都已经见底,湖里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草。
   
   半个月前,我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他告诉我,说田干得无法栽种水稻,就连地里的棉花和菜园里的菜都干死了,旱地里很多地方的裂缝都非常大。他十分肯定地告诉我说,上半年的水稻肯定绝收,如果旱情持续,今年一年什么都别想种了。我问他饮水有没有困难,他说有几天自来水都停了,结果村民都去泉水井取水,但没有取几天,泉水井也干了,只得到先前村民集体挖掘好的露天水井中挑点水吃。虽然露天水井的水没那么卫生,但在那种情况下只能靠它来维持生命。
   
   父亲告诉我,天太热了,到处都没有水喝,他和其他村民干脆把耕牛的绳子给解下来,让牛自由活动,自己去找水喝,否则的话牛肯定会渴死或者热死。父亲希望到铁路工地上找点工作做,虽然有熟人介绍,但负责人仍然表示拒绝,因为父亲年近七旬,担心他在工地上劳动身体会出问题。父亲非常无奈地告诉我说,年纪大了,想做点苦力活都没有人敢收,而田地又无法种植农作物,农民的日子不知道怎么过。其实,父亲肯定不算最苦的,因为儿女还能照顾他,对于那些全家都靠农业来生活的人而言,无疑将度日如年。在上周日,我回了一趟老家,在车子上碰到一对70岁的老夫妇,他们只有一个儿子,而儿子是残疾人,他们表示不敢想象接下去的日子会怎么过。
   
   长江中下游的湖北、湖南等省份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湖北更是被称之为“千湖之省”。然而,谁都没想到在2011年,这些省份会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旱季。据中国国家防办统计显示,截至5月29日,全国耕地受旱面积1.044亿亩。长江中下游地区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5省旱情较为严重。
   
   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5省耕地受旱面积为4535万亩,占全国受旱面积的43.4%。5省有329万人、95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分别占全国的50.6%和24%。这些只是官方数据,可以说比实际情况要保守得多。面对严重的旱情,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讲话时,坦然承认和三峡工程有关。
   
   三峡工程在上马之前,媒体进行了激烈的造势,在片面的宣传下,一般的人也误以为这个工程不仅能解决用电紧张的问题,而且还能防洪和抗旱。事实上,三峡工程除了发电之外,对于防洪和抗旱毫无用处。早在1997年,三峡大坝就实现了大江截流,但是,在1998年的大洪水面前,三峡大坝并未发挥出人们所期待的功效。
   
   显然,老百姓被官方的宣传所忽悠了。在以前,我也和其他人一样,对三峡工程充满了期待,但是,自从可以突破封锁进入自由的虚拟世界之后,才知道原来三峡工程在上马前的争议有多大。黄万里先生穷尽一生的精力,试图说服当权者,阻止三峡工程的建设,但是,他所提的意见没有人听他半句。黄万里先生已经在几年前逝世,可以想象得到,他是死不瞑目的。
   
   在毛泽东时期,河南三门峡工程在上马之前也曾被宣传得天花乱坠,但是,后来才发现这个工程负面效应太大,最终被炸掉。三峡工程在未经过严格论证的情况下强行上马,可以说是在重蹈三门峡工程的覆辙。重庆在夏天的奇热以及今年长江中下游的大面积严重干旱,其实都和三峡工程有莫大的关系。
   
   最近几天,中国媒体都在说此次干旱是50年一遇,其实,事实上这样的旱情是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都难以碰到的。父亲告诉我说,他从小到大都不曾遇到这种情况,而他今年已经67岁了。感觉今年春天特别的冷,从春天到夏天,就如同冬天直接进入了夏天。
   
   持续干旱加上通货膨胀,使得菜价暴涨,很多农民都没有菜吃,而城镇居民则需要拿出更多的积蓄来用于日常生活。倘若旱情不能有所好转,不用多久,很多地方就会出现抢水的现象,而牲畜则很可能因为没有水而渴死或热死。到下半年,估计很多地方就会闹饥荒,饿殍遍野的景象将重现中华大地。
   
   长江中下游的严重干旱不仅是天灾,而且是人祸,虽然三峡大坝暂时开闸放水,但对于缓解旱情并无明显的作用,只要老天继续不降雨,后果将不堪设想。温家宝承认干旱和三峡工程有关,但是,并无追究责任人责任的勇气。不管是否会对这些人问责,在史册中,和这个祸国殃民的工程一起遗臭万年的人一定会有不少。
   
   制度之恶大大胜过个人之恶,没有一个好的制度来制约决策者的权力,三峡工程绝不是最后一个害人的工程。在严重干旱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在现实中去找水,更应该想方设法地从制度上去找水,只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2011年5月30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2011/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