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刘逸明文集
·电视连续剧《任长霞》开播前之感言
·“反日”游行--愚民政治下的狂欢
·要反腐,就不要防弹衣——黄金高事件之我见
·杨建利博士,我们不会忘记您!
·愿良心不再流亡----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真能“骂”出一个新中国吗?
·血案,你何日不再重演?
·毛泽东真的走下神坛了吗?
·毛新宇,你是无知还是弱智?
·《新京报》的沦陷标志着中共对言论的管制不会放松
·重判许万平,为何少人声援?
·张德江下台广东就能有希望吗?
·从太石村到汕尾,中共的暴戾在升级?
·丑恶嘴脸让金正日不敢见光
·高智晟险遭暗杀显示出当局的阴险
·中国的腐败已经无药可医了?
·只有结束专制,才能看到满意的春晚!
·李渊遇袭事件有感
·突破网络封锁, 迎接公民社会
·高层染爱滋病不一定是件坏事
·劝告胡锦涛
·两会,是福音还是灾难?
·献给最自由的媒体----《博讯》
·胡锦涛不如马英九
·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
·复兴文化,实现民主,从告别鲁迅开始
·学术败类凭什么强奸敢言媒体?
·最高领导人的话就是“金口玉言”?
·缺德和健忘的民族哪有“八荣八耻”?
·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
·黄菊一旦病逝,谁来替补?
·这才是中共的“八荣八耻”
·刘志祥坐穿牢底,刘志军寝食难安
·有感于杨天水被捕
·悼张胜凯先生
·六四,想说忘记不容易
·封锁网络和打击异己只因做贼心虚
·中国是警察的天堂
·胡锦涛能否挺过十七大?
·钟南山这样的人最需要收容
·河北文安发生地震难道是预示黄菊要死?
·中共八十五年 依然旧性不改
·唐山大地震30周年,中共的血依然冰冷
·陈希同保外就医 上海帮火冒三丈?
·《江泽民文选》能改变江泽民的形象?
·密捕国民党党员 中共对和平统一还有无诚意?
·良心律师被抓 中共良心何在?
·伟哉,高智晟!
·“泛蓝”与“泛绿”夹击,中国民主势不可挡
·殴打小乔,上海警察尽显流氓本色
·“六四”之火向寺院延烧
·中国泛蓝联盟开创追求民主新纪元
·中共会主动放弃一党独裁吗?
·记者,一个危险的职业
·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江泽民果真信佛?
·维权勇士杨在新让当局心惊胆战
·金正日多行不义将自毙
·骚乱是迫不得已的民意表达
·孙不二戳穿中国基层选举的婊子牌坊
·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明天你是否依然恐惧?
·中国官员为何热爱贪腐和崇尚暴力?----也谈中国官场是个大染缸
·泰国政变牵动中国神经?
·打倒陈良宇,胡锦涛一石二鸟
·陈良宇翻身落马,上海帮无力回天
·胡锦涛翻江倒海,上海帮日暮途穷
·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余杰遭遇政治寒流
·贪财好色的中国官员
·制度打出的腐败无底洞
·中国官场已经人心惶惶?
·中共养虎遗患 朝鲜我行我素
·良知与精神铸就的不朽丰碑----沉痛哀悼林牧先生
·反腐风暴席卷腐败特区
·录像是掀翻贪官的最有力工具
·文字狱死灰复燃
·腐败不除,骚乱不止
·鲜血成就的GDP
·中国还有多少个陈良宇?
·上海帮落难,曾庆红独善其身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官权泛滥催生警民冲突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在我孩提时代,尚未进入学堂,便时常在长江边和小伙伴们一起嬉戏,开始并不知道村边的那条河就是长江,后来听大人们说是,我仍然有点将信将疑。等后来看了地图,才坚信那条河就是长江,因为长江和黄河都属于中国的母亲河,所以,在长江边出生和长大的我有一种自豪感,因此,对长江和水也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一代文宗苏轼的那首词《念奴娇•赤壁怀古》中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句,在一般人看来,长江的流向是从西往东,但在我的家乡,江水却是向南流。其实,看一看中国地图就不难发现,我的家乡处于长江波动最大的地方。
   
   我的家乡鄂州在湖北可以说是湖泊最多的地区,几乎每个村子都有湖泊,就在我老家那个村子里,湖泊就有三个,池塘就更是数不胜数。在以前,几乎每年的春夏两季降雨量都很大,在洪水泛滥的年份尤其如此。所以,当地的父老乡亲最担心的不是干旱,而是水患。事实上,干旱的时候非常少,即使其它地方闹旱灾,我那个村子都可以用湖里的水来灌溉农田和保证人畜饮水。

   
   2011年的干旱大概是绝大多数人都始料未及的,从去年的冬天一直到现在,湖北等地的降雨量都不大。不过,虽然这样,但农民们冬天所种下的油菜等农作物还是有收成。按说,在每年的4、5月间都会有不少降雨,今年却一反常态,虽然稻种播撒到田里长出了秧苗,但还不等到秧苗可以分插到其它田里的时候,秧田连同其它水田都干涸了。在以往,不管天有多旱,只要湖泊里有水,水稻就可以顺利栽种。可今年不行了,以前在这个时候水都是满满的湖泊如今都已经见底,湖里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草。
   
   半个月前,我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他告诉我,说田干得无法栽种水稻,就连地里的棉花和菜园里的菜都干死了,旱地里很多地方的裂缝都非常大。他十分肯定地告诉我说,上半年的水稻肯定绝收,如果旱情持续,今年一年什么都别想种了。我问他饮水有没有困难,他说有几天自来水都停了,结果村民都去泉水井取水,但没有取几天,泉水井也干了,只得到先前村民集体挖掘好的露天水井中挑点水吃。虽然露天水井的水没那么卫生,但在那种情况下只能靠它来维持生命。
   
   父亲告诉我,天太热了,到处都没有水喝,他和其他村民干脆把耕牛的绳子给解下来,让牛自由活动,自己去找水喝,否则的话牛肯定会渴死或者热死。父亲希望到铁路工地上找点工作做,虽然有熟人介绍,但负责人仍然表示拒绝,因为父亲年近七旬,担心他在工地上劳动身体会出问题。父亲非常无奈地告诉我说,年纪大了,想做点苦力活都没有人敢收,而田地又无法种植农作物,农民的日子不知道怎么过。其实,父亲肯定不算最苦的,因为儿女还能照顾他,对于那些全家都靠农业来生活的人而言,无疑将度日如年。在上周日,我回了一趟老家,在车子上碰到一对70岁的老夫妇,他们只有一个儿子,而儿子是残疾人,他们表示不敢想象接下去的日子会怎么过。
   
   长江中下游的湖北、湖南等省份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湖北更是被称之为“千湖之省”。然而,谁都没想到在2011年,这些省份会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旱季。据中国国家防办统计显示,截至5月29日,全国耕地受旱面积1.044亿亩。长江中下游地区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5省旱情较为严重。
   
   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5省耕地受旱面积为4535万亩,占全国受旱面积的43.4%。5省有329万人、95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分别占全国的50.6%和24%。这些只是官方数据,可以说比实际情况要保守得多。面对严重的旱情,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讲话时,坦然承认和三峡工程有关。
   
   三峡工程在上马之前,媒体进行了激烈的造势,在片面的宣传下,一般的人也误以为这个工程不仅能解决用电紧张的问题,而且还能防洪和抗旱。事实上,三峡工程除了发电之外,对于防洪和抗旱毫无用处。早在1997年,三峡大坝就实现了大江截流,但是,在1998年的大洪水面前,三峡大坝并未发挥出人们所期待的功效。
   
   显然,老百姓被官方的宣传所忽悠了。在以前,我也和其他人一样,对三峡工程充满了期待,但是,自从可以突破封锁进入自由的虚拟世界之后,才知道原来三峡工程在上马前的争议有多大。黄万里先生穷尽一生的精力,试图说服当权者,阻止三峡工程的建设,但是,他所提的意见没有人听他半句。黄万里先生已经在几年前逝世,可以想象得到,他是死不瞑目的。
   
   在毛泽东时期,河南三门峡工程在上马之前也曾被宣传得天花乱坠,但是,后来才发现这个工程负面效应太大,最终被炸掉。三峡工程在未经过严格论证的情况下强行上马,可以说是在重蹈三门峡工程的覆辙。重庆在夏天的奇热以及今年长江中下游的大面积严重干旱,其实都和三峡工程有莫大的关系。
   
   最近几天,中国媒体都在说此次干旱是50年一遇,其实,事实上这样的旱情是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都难以碰到的。父亲告诉我说,他从小到大都不曾遇到这种情况,而他今年已经67岁了。感觉今年春天特别的冷,从春天到夏天,就如同冬天直接进入了夏天。
   
   持续干旱加上通货膨胀,使得菜价暴涨,很多农民都没有菜吃,而城镇居民则需要拿出更多的积蓄来用于日常生活。倘若旱情不能有所好转,不用多久,很多地方就会出现抢水的现象,而牲畜则很可能因为没有水而渴死或热死。到下半年,估计很多地方就会闹饥荒,饿殍遍野的景象将重现中华大地。
   
   长江中下游的严重干旱不仅是天灾,而且是人祸,虽然三峡大坝暂时开闸放水,但对于缓解旱情并无明显的作用,只要老天继续不降雨,后果将不堪设想。温家宝承认干旱和三峡工程有关,但是,并无追究责任人责任的勇气。不管是否会对这些人问责,在史册中,和这个祸国殃民的工程一起遗臭万年的人一定会有不少。
   
   制度之恶大大胜过个人之恶,没有一个好的制度来制约决策者的权力,三峡工程绝不是最后一个害人的工程。在严重干旱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在现实中去找水,更应该想方设法地从制度上去找水,只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2011年5月30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2011/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