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刘逸明文集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2010年,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成为海内外媒体热议的话题,打黑在硕果累累之后已经逐渐在人们的视野中淡去,但是,随着中共建党90周年的临近,唱红却已经有广泛蔓延的趋势,不仅仅是重庆,在北京等地,唱红也是如火如荼。
   
   中共自称自己是红色政党,所以,那些对中共歌功颂德的歌曲都被称之为红歌。唱红歌在文革期间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所以,只要是经历过那个历史时期的中国人,没有谁不会唱几首。在改革开放以后,西方及港台的“靡靡之音”开始流行到了中国大陆,红歌的命运从此一蹶不振。
   
   当然,即使红歌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已经在年轻人的心目中地位大为下降,但在很多学校里,依然会有音乐教师向学生教唱红歌。每逢中共建党日以及建政日的时候,都会有不少师生争唱。在“六四”以前,虽然很多人并不是真爱红歌,但还不至于对红歌太反感。在“六四”之后,红歌的影响力更是江河日下,很多人听到红歌的第一感觉就是肉麻。

   
   一首好的歌曲,不仅仅歌词要优美,而且还应该有优美的曲调。文革时期产生的那些红歌,从歌词上讲乏善可陈,除了吹捧中共就是吹捧中共领导人。从曲调上讲也非常粗糙,完全谈不上有什么艺术价值。
   
   当然,对于那些参加过中共革命的人而言,他们在听红歌时大概还是会心潮起伏,甚至是感动得泪流满面。可以肯定的是,在文革时期,虽然很多人唱红歌是出于无奈,但在当时的确有不少人对红歌情有独钟。
   
   随着中共老党员的逐渐作古,到21世纪的今天,继续喜欢红歌的人可谓寥若晨星,在中共党员里面,同样是这种状况。很多贪官在和情人一起去唱卡拉OK的时候,从来不唱红歌,而是唱流行歌曲,因为流行歌曲才适合表情达意,听起来也更让人舒心。
   
   中共现在的党员数量已经接近8千万,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可以肯定的是,中共是世界第一大党。不过,在这个唯利是图、唯权是尚的时代,在这么多党员中,真正的共产党员却没有几个,对绝大多数党员而言,党员身份只不过是一架可以升官发财的梯子。
   
   中国的媒体或者教科书上会冠冕堂皇地称中国是多党合作,的确,名义上的民主党派不一而足,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在大多数时候,中国的媒体在描述和中共有关的会议时,都不会说出中共的全称,而是以一个“党”字代替中共。显然,在中国实际上只有一个党,否则的话,媒体为何不担心这样的描述会引起人们的歧义理解?
   
   在中共建党90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在不遗余力地为这一纪念日造势,不仅仅大力唱红,而且还拍摄了电影《建党伟业》。《建党伟业》甫一上映,网上就恶评如潮,在豆瓣上,网友对该片的评分可以说达到了历史最低点,其口碑甚至还不如曾经的史上第一烂片《三枪拍案惊奇》。
   
   《建党伟业》的拍摄者原以为可以利用这一影片展现中共建党的光辉历程以及抹黑当年的民国政府,殊不知,该片实际上却向观众泄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民国时期的政治环境远比现在优越。有网友调侃地说:“《建党伟业》太可怕,应该禁播,因为该片用生动的镜头、精彩的案例、温馨的细节,为我们描绘了这样一个时代:报纸可以私人控股、新闻可以批评政府、大学可以学术独立、学生可以上街示威、群众可以秘密结社、警察不能随便抓人。”显然,面对这样的片子,中共自己最应该感到羞愧。
   
   不管是唱红还是拍摄《建党伟业》,对于中共当局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其文化意义,而是其政治意义。在官方的组织下,估计唱红活动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在中共建党90周年之际,这个活动会达到高潮。而《建党伟业》虽然饱受批评,但在官方的组织下,也会实现史无前例的票房目标。
   
   不管红歌唱得多么响亮,也不管《建党伟业》的票房收入有多高,中共不得人心的这种现实却无法改变。在社会不公日益加剧,政治空间日益缩紧,民众怨声载道的今天,一切的涂脂抹粉宣传都只会让人对当局更为反感,而那些歌功颂德红歌就更是让人觉得恶心。
   
   2011年6月25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2011/06/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