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时评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语云:”天下未乱蜀先乱。”说明什么呢?说明四川人天生剽悍善斗,说明四川天生不耐压迫剥削,说明四川人天生具备革命精神。今天,当我们大多数人还在博客微博上、论坛上、新闻评论孜孜不倦地传播民主自由思想的时候,四川人又一次开了风气之先,他们在广东干起来了。
   
   先在潮州,后而增城,他们干起来了。发端的事件看起来都不大,在潮州是一个讨薪的小伙子被伤而当局放任本地人凶手不管,在增城是治安队的爪牙脚揣怀孕八个月的孕妇。看起来跟Jasmine革命不太一样,跟要求自由民主,要求政治体制改革没什么直接的关系,属于个别事件、突发的群体性事件。
   
   果真如此吗?往深层次想想,其实是殊途同归的。要求自由民主人权,原因在于这个国家没有自由民主人权。没有自由民主人权是因为中共实行的是一党独裁专制,一党独裁专制导致中国特权阶层掠夺成性,民不聊生。而民不聊生导致四川务工人员长期受压迫、受剥削,从而在一件看起来非常偶然的突发事件引爆。

   
   四川民众要求释放被捕同胞,惩办凶手,其实也是在主张自己的合法权力,我们要求自由民主也是在主张公民权力。我们认为这个国家公权力过于嚣张毫无节制,侵犯了全体公民的人权、自由,其实是四川同胞要求的升级版。所幸的是,花没能开起来,川人的暴动却风起云涌地爆发了。
   
   512大地震,川人受苦最深,川人子弟因豆腐渣工程被害冤死的最多,震后依然被贪官污吏盘剥得最深。这几年,可以说他们是最苦的一群,据在川工作的香港志愿者反映,居然有很多年轻女孩子被迫做陪酒甚至为娼,以维持家庭的生计。还有很多孩子无法脱离地震带来的创伤,成了天天依赖游戏的宅男。重建的安置屋又重新出现豆腐渣,重灾区映秀镇的小官吏们却集体换上了新的豪车。可以说这几年他们受的苦遭的罪冠于全国,在家乡被贪官污吏盘剥,到了外地打工还是要受老板盘剥,受当地流氓治安队员欺压。想想看,他们不反谁反?只不过这次反的不是蜀地,而是蜀中英豪。
   
   不错,当局有枪,当局有兵,他们可以枪杀川人,血腥镇压川人。但是我相信血性十足的川人,乃至全中国人,还有机会,还有无数机会,我们还有杨佳,还有钱明奇,我们还有夏峻锋,还有胡文峰。有朋友问我,为什么花没有开放起来,却由川人拔了头筹呢?这是有他的道理的。
   
   与中东的民主革命一脉相承的是,川人的暴动是没有领袖,没有组织的,完全是自发式的,乌合之众式的革命。这才是他们最大的特点,就因为他没有领袖、没有组织,所以当局事先无法防范,事后无法报复,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互联网的发达,将民主自由思想传遍了整个中国,整个世界,在大众心里种下了根。反抗的心理刻在了他们记忆中,思想里,只要有一点引子,就可能爆发出来,何况这样的引子,现在简直遍布整个中国。
   
   朋友说,但是这样的革命是无法成大事的吧?这样的革命能推翻现在的政权统治吗?我说,对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偏偏就不是要推翻现行的政权。我不认为推翻中共的政权是一种现实的、合乎逻辑的、有益的述求,难道我们希望求取一段全国的权力真空,乃至出现清末民初那种军阀割据内战纷纷的局面吗?那是自寻死路,别忘了现在是核武器时代。假如核武器落入极端分子手中,被毁灭的也许不仅仅是中国人,而是全世界了。
   
   我认为当今最佳的选择,莫过于迫使中共开始政治体制改革。我们不要他们的江山,我们要全中国人一起共享这个江山。我们要中共放弃独裁专制,正式引入民主监督机制,让全民一起监督这个政党,这个国家。我们仍然可以接受渐进式的民主模式,但必须开始,马上开始。
   
   我们应该让吴邦国把他吐出来的五不搞狗矢再吞回去,我们就是要五搞,当然可以逐步施行。如我以前微博里说过的,这国家是他们一家的?一党的?他说五不搞就五不搞?这国家是我们的,是十四亿人的,十四亿人说了才算。
(2011/06/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