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拈花时评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关于中国会不会产生内乱的问题,这几十年来被写了无数次。同时被从各种角度分析了很多次,有从粮食安全的角度,水安全的角度,政治、经济、民生等等各种角度,我也曾经写过类似的题材。
   
   五毛同志们也有很典型的回答:“说中国会大乱的文章被西方人士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可今天的中国不是和平稳定和谐地发展吗?经济增长率不是居高不下吗?”这个结论其实是两可的,说大乱似乎还没有,毕竟没有发生正式的战争,两百多万军队千万警察、武警还在中共手上。说稳定吧,现在的局势能说稳定吗?前年的新疆之乱,还在发生中的内蒙之乱,有杨佳事件、邓玉娇事件、钱云会事件、钱明奇事件,遍布中国的强拆与抗暴,这些能说中国是稳定的吗?
   
   记得几个月前一位国宝问我:你也是中国人,难道你希望国家乱吗?我说难道你觉得现在的中国还不够乱的吗?他没法接着望下说了。其实我明白,即便是国宝,对于整个国家的真实情况其实并不如我了解,因为他也只能看到经过筛选的国内新闻,换句话说他也属于”被墙一族“。

   
   我认为,从趋势看,中国是从相对稳定走到了相对不稳定,而且逐渐走向内乱,走向大乱。大的动荡必然产生,假如中国不改弦更张,则大乱可期矣。最可笑的是sb吴邦国的五不搞论,他以为他都当上政治局常委加委员长了,对这个国家他就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了,中国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了。其实这是一种弱智的偏执,对手中握有的权力谬误般的估计。独裁专制可以控制这个国家一时,却改变不了一世的,社会发展有他的规律,不是一个残暴的独裁团伙可以决定的。关键的是,他的言论可以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了这个残暴的独裁集团对中国社会为了发展的一种看法和将来行为的导向,这是非常重要的。
   
   为什么说中国将来必然产生内乱,乃至大乱呢?我认为症结就在大家常说的:政左经右。政治上的五不搞与经济上对国民的盘剥并放纵工商业者对国民的盘剥。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太不了的,但实际上隐藏着深刻的社会矛盾,足以引发国家的大动荡。
   
   三十年前,当邓小平从华国峰手上夺取了这个国家以后,他知道中国的旧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了。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都以为继,无论是社会主义经济还是社会主义政治都是一条死胡同走不出光明。于是他转而投向“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因为经济改革相对比较容易施行。三十年过去了,应该说经济上取得一定的进步,基本上功劳应该归于他选择的“市场经济”,而与施行者-中共关系不大。
   
   为什么说应该归功于经济形式而与施行者关系不大?因为中共根本没有把市场经济学习透,他们不过是照着欧美国家施行市场经济的经验做而已,而他们连市场经济最大的弱点都不知道。市场经济最大的弱点是什么?任何一个认真学习过经济学的人大概都知道,市场经济最大的弱点就在于他无法解决社会公平问题。市场经济关注解决的是效率问题,资源的最佳配置问题,比如说“价高者得”这一经济效率的观点本身就是忽略了社会公平问题的。
   
   社会公平与经济效率两者是社会发展的一个天平的两端,缺一不可。没有效率经济就难以快速发展,但是没有社会公平,就没有社会稳定,没有社会稳定也就谈不上经济发展了。那么为什么欧美国家没有中国那么严重的社会问题呢?因为他们通晓市场经济的弱点,他们做出了补偿,解决社会公平问题的是政府,不是市场。
   
   政府通过税收收入,对社会提供基本的社会福利,比如说免费的基础医疗,免费的基础教育公用品和公用工程,社会救济、国家安全、社会安全,在“市场失灵”的地方加以补偿,也就是所谓二次分配。这里讲的公平不是计划经济时代那种公平到变态的大锅饭形式,而是相对的公平,让穷人能够过上基本温饱的生活,有基础医疗和教育。
   
   但中国政府是没有类似的功能和意识的,他的组建的出发点是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相配套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不是公平确实,而是公平过分,过分到变态的程度。干也是那么多不干也是那么多,干得好是那么多干不好还是那么多。于是民众失去工作的能动性,效率极端低下,失去发展动力。于是配套的政府功能没有公平问题需要再补偿,需要补偿的是过分公平问题。
   
   这就是当今中国出现“政左经右”的症结所在,今天的中共党、政府、人大、政协结构与六十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改变,又怎么可能适应市场经济呢?长此以往,社会必然乱,而且必然大乱,所以说大乱可期就是这个道理。尤其是近几年来,北京政府对地方政府组织已经处于一种基本失控的状态,所谓”政不出中南海“。说调控房价地价,越调控越走高。说抑制腐败,越抑制越腐败。说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温家宝大吹两年内解决的问题,两年后反而严重得多。李源潮说两年基本抑制买官卖官问题,看到的势头是越卖越欢。
   
   假如中共中央连自己的下属都没有能力控制了,又怎么可能控制好整个社会?独裁专制政权对国家社会讲求的就是一个控制问题,失去控制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这样又怎么能避免大乱?市场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政府又不愿意做,即便愿意做也做不好。因为人类实践证明了社会主义制度从来就是不适合地球人的制度,也许到火星人会行。效率低下、贪腐严重、不作为,乱作为,眼看着一天不如一天了。
   
   长此以往,不大乱是不可期待的了。但愿我的国家能够逃过这一劫,或者通过劫难,浴火重生,摆脱共产梦魇,从此走向民主、自由的中国。
(2011/06/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