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原文:
   
   陈胜初起兵,诸郡县苦秦吏暴,争杀其长吏以应胜。晋安帝时,孙恩乱东土,所至醢诸县令以食其妻子,不食者辄肢解之。隋大业末,群盗蜂起,得隋官及士族子弟皆杀之。黄巢陷京师,其徒各出大掠,杀人满街,巢不能禁,尤憎官吏,得者皆杀之。宣和中,方腊为乱,陷数州,凡得官吏。必断脔肢体,探其肺肠,或熬以膏油,丛镝乱射,备尽楚毒,以偿怨心。杭卒陈通为逆,每获一命官,亦即枭斩。岂非贪残者为吏,倚势虐民,比屋抱恨,思一有所出久矣,故乘时肆志,人自以为怒乎?
   《容斋续笔》卷五。

   

   
   大意:历朝历代的官吏,欺压虐待平民的现象都很普遍。官吏倚仗的,无非是官势,无非是衙役、差官、捕快,到最后就是兵了。于是官民矛盾日益加深,激化,日积月累,便成了不了之事。到最后必然激起民变,民变规模从小变大,就成了军。陈胜起兵,各县民众争先杀官吏响应。晋孙恩起兵,所到之处把所有县令都砍成肉酱,命令县令的妻子儿子吃,不吃的就将其肢解。隋朝末年,遍地都是盗贼,只要抓到官吏或者世家子弟都杀光。唐末黄巢攻陷京师长安,手下四出劫掠,见到官吏就杀。北宋方腊作乱,只要抓到官吏,就将肢体斩断,把内脏挖出,用尸体熬膏油,或者乱箭射死。
   
   洪迈评论:岂非贪残为吏,倚势虐民,比屋抱恨,思一有所出久矣,故乘时肆意,人自为怒乎?
    要不是这些官吏过于贪渎残暴,仗势欺民,怎么会令家家都恨之入骨,早就想报复了,于是趁机痛快一把,以泄心头之恨。
   
   有感:想起前一向一位官员的说法:公务员得不到应有的尊重,社会就会乱。社会乱了,吃亏的还是群众。言下之意就是你们闹吧,我们这些当官的不管干了什么坏事,你们都要尊重我们。否则社会乱起来,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我们不吃亏,因为我们有警察,有武警,有密探,还有军队。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真的当官的就绝对安全了?肯定不吃亏了?看看上文吧,一旦民变四起天下大乱,民众首先就会对官员报复。砍头的,剁成肉酱的,肢解的,乱箭射的,还有把内脏都掏出来,用尸体来熬制膏油的。那个时候朝廷也有衙役、捕快,也有军队,但到时候未必都靠得住的,否则也不会有中国数千年来该朝换代无数次了。官员有大把财物、房屋、小三,巴不得好好享受,自然怕死得紧,穷人呢?反正也没多少值钱的,丢了也就丢了,他们反而不怕。反正过的都是苦日子,不过就不过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作者洪迈绝非穷人,他是知名的节臣。南宋时出使金国,就是金复新的祖国,因为不肯侮辱自己的国家被扣押,后被遣归。做过几个州的知州,宋宁宗时以端明殿学士致仕,《容斋随笔》更是不朽的名著。他出身官宦世家,自己是名臣节臣大儒,看事情不单从朝廷从官员立场说话,也算是难得了。
(2011/06/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