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金剑平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评中华囚民共和国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
·茉莉花——不作为的奥巴马应该受到审判
·延安最大的“谣言” —雷为什么不劈了毛呢?
·曾庆红下台的原因__曾山当汉奸
·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共残党要抛弃毛贼东了
·一封贪官令人毛骨悚然的信--贪官如此言传身教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7.23“和谐号”灾难缘起90年前该日——贱党日
·7.23事件中央命令失道部赶快埋车和谐的原因
·中国人应该纳税吗???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
·最重量级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保守计算: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总人口减少6595.55万。仅天府之国四川,官员承认饿死1250万,实际高达2616.52万。
   2010年6月 2011年7月修改
   注:在某些网站刊登时,文中的“6s”的“s”为“4”;“8j”的“j”为“9”,请读者自我修正。
   

   
   大饥荒饿死人数一直没有确定,多数学者都怕愤青骂,都往低算,一般认为是三四千万。愤青更是无理取闹,来个死无对证,有的甚至连一千万都不承认,真是无耻之极。
   本文以1983年《中国统计年鉴》为依据,运用小学的数学知识,把饿死的具体人数准确计算出来。很简单,小学生都可以算出来。
   笨青(愤青)如果要对本文批判,请先把本文后面所列的参考资料读完了再来吧,特别是中共高官——前人大副委员长十世班禅喇嘛的《七万言书》,他为此书坐了九年八个月的牢。
   
   一、一道简单的算术题:
   某人在1957年底在银行有存款64653万元,五年后(1962年底),他的存款变成67295万元,当时的平均年利率是27.07‰,问:他的存款少了多少钱?
   解:
   64653*1.02707^5-67295=73890.55-67295=6595.55(万元)。
   答:他的存款少了6595.55万元。
   
   这道题大多数人都会。
   那么把“某人”换成“中国”,把“存款”换成“人口”,把“万元”换成“万人”,把“年利率”换成“人口自然增长率”,不就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了吗?
   中国1957年人口是64653万,1957年至1970年(剔除1958年-1962年)的人口平均自然增长率是27.07‰,1962年人口是67295万。总人口减少了6595.55万人。
   
   
   二、大饥荒的人口记录
   表1: 1957—1965年户口登记人口,登在1983年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中。
   
   
   年份 年末总人口(万人) 出生率(‰) 死亡率(‰) 自然增长率(‰)
   1956 62,828
   1957 64,653 34.03 10.80 23.23
   1958 65,994 29.22 11.98 17.24
   1959 67,207 24.78 14.59 10.19
   1960 66,207 20.86 25.43 -4.57
   1961 65,859 18.02 14.24 3.78
   1962 67,295 37.01 10.02 26.99
   1963 69,192 43.37 10.04 33.33
   1964 70,499 39.14 11.50 27.64
   1965 72,538 37.88 9.50 28.38
   
   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是1983年《中国统计年鉴》的主要负责人,他在《“大跃进”引起的人口变动》的文章中也还引用了表1,该文章曾刊登于《人口研究》1998年第1期。许多研究大饥荒的文章都引用此表。
   1958年,毛泽东给全国统计部门下了一道指示:“统计工作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其意明明白白:为了无产阶级政治,统计工作必须造假——成绩要小而化大,灾难错误要大而化了。实际上,多年来中国一直是“文艺要为政治服务”、“媒体就是美体、是党的喉舌”,对自己的错误和罪过总是大事化了。李成瑞是老左派,现在是国内“毛派”的领军人物,反对“走资”的政治立场非常鲜明,至今还在高举着马克思的旗帜,要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呢!他主持下修订的《中国统计年鉴》,只有缩小错误的可能,绝无放大错误的可能。
   表1中1960年人口减少1000万,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强烈反响。后来,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胡绳主编、邓小平题写书名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和薄一波的《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都引用了这些数字。
   1983年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是经过国务院同意而发表的——李成瑞语,从1983年起,到2002年以前,所有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人口年鉴》都是上面的数据,这证明了多年来中国政府早就承认了它,权威性十足。
   
   五年大饥荒:在宣传上一直说“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指的是1959至1961年,事实上1958年底已经发生了饥荒。1962年2月7日,改变毛泽东政策的七千人大会才结束,政策虽然好了,但是粮食也不是说马上就多起来了,而且已经饿了一个月了,经过之前四年的大饥荒,大多数人的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不少人是奄奄一息拖到1962年的,61年饿死2140.22万(见表2),62年的1月份,正是冬天最寒冷之时,这时饥寒交迫,要找能吃的动植物很难,所以说62年饿死人也会不少。应该算作是五年大饥荒(1958年至1962年)。
   
   
   三、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分析及选取:
   人口变化的问题,确定了人口自然增长率就非常容易地算出来。下面是对它的分析:
   人口自然增长率的两种计算公式:
   公式(1):
   自然增长率=(今年年末人口-去年年末人口)÷去年年末人口
   =今年年末人口÷去年年末人口-1
   公式(2):
   自然增长率=(今年年末人口-去年年末人口)÷去年年末人口
   =[(去年年末人口+今年出生人口-今年死亡人口)-去年年末人口]÷去年年末人口
   =[今年出生人口-今年死亡人口]÷去年年末人口
   =今年出生人口÷去年年末人口-今年死亡人口÷去年年末人口
        =今年出生率-今年死亡率
   
     人口的自然增长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字,在正常年份,它是一个变化非常小的数字,而且已经包涵了正常年份的非正常死亡数字,如正常年份的车祸、矿难、过劳、疫病、饥饿、冻馁、凶杀、自杀、刑惩等各种形式的非正常死亡。当然这些非正常死亡,也包涵在死亡率中。在五年大饥荒中,其它非正常死亡变化不大,主要是饥饿、自杀、刑惩(劳教所和收容所),其实自杀与刑惩而死的人增加也是由饥饿而造成的,所以也应该算在饥饿的帐上。
   表1是以出生率减去死亡率得出自然增长率,用的是公式(2)。本来出生率与死亡率在统计上误差就比总人口大,(出生率与死亡率也要把总人口作为分母来计算),特别是特殊的年份,如战争、瘟疫、或者当局者隐瞒、甚至为了躲避计划生育都会造成人为的误差,得出的自然增长率的误差就更大。从表1中看到,很多年份的自然增长率与实际情况不符,越是特殊的年份误差就越大。在统计中,年末总人口比出生率和死亡率准确,人口的自然增长率也要最终反映到年末总人口中来,所以应该以总人口来计算自然增长率,也就是用公式(1)才比较切合实际。如果以出生率减去死亡率得出自然增长率,是会造成很大误差的。(见参考资料7:岩石《令人震惊的国家统计局……》)。
   从表1中看到一个非常荒谬之处:1961年的人口比1960年人口少了348万,也就是增长了-348万(65859-66207),而表1中1961年的自然增长率依然还是正值(3.29‰),这就是告诉世人:“1961年中国的总人口增加了3.29‰又减少了348万”。人口减少了,人口的自然增长率当然是负值,也就是负增长,怎么算也不可能算出正值(正增长)来,这是最简单不过的常识。这样的数据竟然能出现在一个政府的《统计年鉴》上!这说明,由于地方政府隐瞒死亡人数,导致死亡率出现错误,又连累增长率出错,如果反过来又用这样的增长率来计算死亡人口,那是错中加错,死循环。实际上1961年的自然增长率是-5.26‰(见表2实际增长率)。从这里可能看到,大饥荒的五年,地方政府因害怕承担责任(或者为了面子、为了统计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而隐瞒死亡人数,是非常普遍的。用这样的增长率来计算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建议:《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人口年鉴》以及所有的人口统计表,都应该以总人口来重新修正所有年份的自然增长率,也就是用公式(1),为了统计学的正确性、严肃性和科学性。
   甚至出生率也已经有错,由于缺乏营养和粮食,不少婴儿夭折,夭折的婴儿由于没有上户口,都不算在出生人口和死亡人口内,造成出生率和死亡率都会变小。从出生率和死亡率中看不出来,只有从总人口的变化中能看出来。有的研究文章用平均出生率减去那五年的出生率,得出那五年出生的人数减少很多,有的年份甚至超过当年的人口差额,这明显就是悖论,实际上是出生后来不及上户口就死掉了的人没计算在内。当然由于营养原因,出生率是会比平时小一点,但不至于那么大。
   (参考材料21:是记载了发生在信阳地区淮滨县期思公社的惨案,公社第一书记蒋学成,强迫该公社化肥厂用死小孩来炼化肥。余习广亲自调查得知,该社先后用100多个死小孩来炼化肥,这些小孩是饿死的。蒋学成当年居然就是一个喜欢组织公社年轻的女社员“唱红歌”,自己喜欢在县委和公社大会上“讲用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县委给予蒋学成免予刑事处分,作为内部处理,给予留党察看二年之处分。从县委对蒋学成的处分决定报告书中可以看到,当时小孩饿死非常普遍。)当然这种情况下,有不少死的小孩是没有统计在出生率与死亡率之中的,所以政府统计出来的出生率与死亡率比实际情况低很多,却让人误以为是出生率减少了很多。
   注:为了计算结果的科学性,本文在计算中忽略那五年的出生率和死亡率。只从总人口来推算。
   表1中的1958年至1962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是用公式(2)来推算的,与实际情况出入很大,很明显是根本就不能使用的,估计是地方政府隐瞒死亡人数所致。表2中重新计算了自然增长率——列为“实际增长率”。
   
   那么,那五年究竟采用什么样的自然增长率,才比较客观真实呢?
   表1中的1957年的自然增长率为23.23‰,其实是错的,它实际的自然增长率是29.05‰(用公式(1)计算_见表2实际增长率),所以不能单纯地用23.23‰来计算。(如果用23.23‰来计算,饿死5022.04万,总人口减少5224.53万,也是震天憾地的。如果用29.05‰来计算,饿死超过七千万,总人口减少7310.54万)。
   在没有重大事件造成人口剧变的情况下(如:大战争、大瘟疫、巨大自然灾害、计划生育等),人口自然增长率基本上是一个变化不大的数字,所以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平均的自然增长率来计算。
   在计划生育政策实施之前,如果也没有各种政治运动,中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应该在28‰以上。如果没有这场人为灾难,58年至62年的社会环境与63年至66年差不多,63年至66年的人口平均自然增长率是28.89‰。我们再退一步,从1957年至1970年,把中间发生饥荒的1958年至1962年剔除,得到这九年的平均自然增长率是27.07‰。57年打右派、66年至70年是文革,都是极端的政治运动时期,有不少人非正常死亡,出生率也下降,对人口增长都有相当大的负面影响。在九个自然增长率采样的年份里,竟有六个是政治大动荡年份,说明这个平均值27.07‰是相当偏低的,肯定低于实际值。(表2中看出66年至70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很低。将来如果能统计出那六年政治运动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就能推算出更加准确的平均自然增长率,肯定会比现在算出来的高很多。本人认为28.89‰比27.07‰更加接近实际情况,如果用28.89‰来计算,那五年,中国总人口减少是7252.56万,饿死近七千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