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 二十二:白色宣言]
井蛙文集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十二:白色宣言

   
    二十二:白色宣言 井蛙
   
   “禅宗认为,白色知道遥远的人(According to Zen, the color white knows who lies distant from it)。”--穆里罗•门德斯
   

   
   1.
   
   我在这里生活了很久
   我想告诉做梦的人:梦境中的语言永远不被征服
   
   阳光在一个罐子里封锁着
   声音、情节、姓名和种族都不被珍藏
   
   不在一个可用眼睛触摸的记事簿上
   我经常一个人自由行走与一些我看不见的人相遇
   
   有时问好有时相互敌视
   我们没有一致的乡音可以交谈
   
   被俘虏的和被征服了的都在一个罐子里
   多年锈色的铁器像刚落地的烂苹果
   
   我在睡眠中寻找黑暗:“把所有最黑的东西放在最白的桌子上。”
   白色是不存在的虚无像记忆只在光影里穿越
   
   春天的院子雨水充足
   我丈量没有颜色的屋子究竟有多大
   
   我的身体没有符号
   像挂钟没了刻痕
   
   但时间理解死亡它自身的轮廓
   原来居住多年的地方
   
   我不敢往回走哪怕多看一眼熟悉的景物
   
   就是它背叛语法标准的广场以及噪音和谐的集市
   还有律法、禁锢和遥远的希望
   
   那只坏掉的苹果
   这些人都把卑微的信仰捧在手里
   
   
   2.
   
   我真看不见最白的地方还有更远的人
   向我走来一个自由人的脸庞
   
   腐烂中苹果的伤痕开出了花朵
   布宜诺斯艾利斯之于世界的盲点
   
   裹尸布覆盖的桌上只剩没有颜色的景物蔓延
   二十二年前开始对黑色革命的人们
   
   竭尽全力喊出最温柔的痛苦
   
   通向白色的麦地在哪里开始
   我也看不见罪恶的深渊在哪里结束
   
   邻居家的窗帘风来时随风掀起
   一个小孩在与另一个小孩交换相同的礼物
   
   在我之上很多人想统治我
   生存、死亡、以及更多的自由都不在这个国家
   
   
   3.
   
   
   阳光和律法在嘈杂的声波里越来越嘈杂
   有了白色,所有的席位也将到场
   
   年轻的和年老的妇人
   穿着围裙在居住多年的地方昂首挺胸
   
   只有一个四方形的小窗口
   下雪的雪天
   
   两只白色的眼睛在闪
   
   “白色是被驯服了的光。”
   “白色知道遥远的人。”
   
   
   
   4.
   
   只要到了遥远便知道如何走向丰收的麦地
   
   我的童年与我的年老重叠成一个成年人的宣言
   
   封锁了阳光的律法
   不经审判的绝命书
   
   撒满秘密的果酱
   
   我还要这样告诉你:梦境里的语言永远不被征服
   是的,只有白色才能覆盖黑土般的乡音
   
   不论在广场集市人们闲聊的空地
   “白色是独立的浮雕。”
   
   禅宗的暮色
   所有凋敝的风景都一一暴露
   
   夜只剩下自己与光周旋
   我们因此有了自己的语言
   
   
   5.
   
   
   也因此听见别人的语言
   
   
   6.
   
   二十二不是一个世界的中心
   白色,在挂钟的轮廓上也只有死亡与生存的痕迹
   
   我记住了时间的边缘让时间收拾多年来没人理会的骸骨
   广场或集市上妇人闲聊的焦点
   
   纯粹的夏天在律法的公证处渴望得到和平
   鸽子的翅膀在感光的雪线上横越了季节
   
   我这个自由人的双脚也已跨过许多遥远
   丰收的麦地,就在双眼蒙蔽女神的鼻尖之巅获得了终生的信仰
   
   记忆对遗忘的渗透,一个小四方形的窗口
   白色上面的白色两个人在背向行走
   
   “白色对记忆的宣言”
   
   因为这场夏天的大雪下了很久
   我在这里也生活了很久
   
   
   2011-5-25
   CHINA HILL
   
   《自由写作》首发
(2011/06/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