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姜维平文集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5月中旬,《重庆晚报》等海内外众多媒体,披露了剖腹自医的农妇吴远碧的消息后,轰动一时,我也写了一篇题为《停唱红歌,救救母亲》的评论,原本的想法是,像这样的疑难杂症,只要解决钱的问题,及时加以治疗,特别是增加社会的关爱,总不至于死人吧,但今天,我在凤凰网上惊愕地看到了这样一条新闻:呼吸停止、心跳为零。吴远碧终未敌过病魔,6月2日21:48,重庆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6床,在做出挥刀自剖这一惊世举动后的第26天,吴远碧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一刻,不再忍受任何病痛的折磨。也就是说,面对红歌泛滥成灾,学雷锋的口号震天响的山城,她毅然决然地走了,让我说,贫穷的农妇啊,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无疑地,这是一个政坛上充满了骗子的时代,看看各种冠冕堂皇的会议的主席台上,坐着讲话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官员,有几个不是两面三刀的骗子?而在骗术高手的丛林里,薄熙来是货真价实的冠军,当他领唱红歌《洪湖水浪打浪》的时候,淡水湖洪湖已经干底“翻塘”了,光是重庆就有168,4万亩农田受旱;当他鼓噪《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时候,党的女儿闭上了眼睛。他重新树立的白求恩在哪?雷锋在哪?王铁人在哪?焦裕禄在哪?
   
   让我说吧,白求恩的亡灵已经对中共彻底地失望了,不会再漂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帮中国了,因为他看到暴富起来的中国人,能一掷千万金,把温哥华的楼盘炒爆了,但未必愿意花一分钱资助中国的穷人和民主事业;雷锋呢?他早就走失了,被大大小小的骗子拐卖了,王铁人呢?听到《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曲,看到现在劳工的贫困现状,他真想和上海的集装箱工人一起罢工,抗议,但他不敢啊,国保人员不让他从墓里爬出来呀!而焦裕禄呢,千万个焦裕禄式的干部,都被薄熙来赶到乡下去“同吃同住”去了,但他们一个个在宴席上喝得昏天黑地找不到北,有人还顺手牵了个农家小三!

   
   于是,凤凰网的报道说,从再度病危到去世,52岁的吴远碧人生最后的8个小时走得如此匆忙,让身边所有人都猝不及防。持有五十万个摄像头的薄熙来,啥都能看到,唯独对这个穷苦母亲的死视而不见。
   
   6月2日,在石桥铺殡仪馆里,曹云辉擦着眼泪,送妻子最后一程。没有哭声、没有哀乐、也没有亲友进进出出的焦急场面,6月3日清晨6点,石坪桥镇五一新村27栋一切如旧,只是31号屋外,两个坐在院坝里的男人低着头,其中一个戴着孝纱,出门的邻居认出,他们是吴远碧的丈夫曹云辉和儿子曹长城。“一晚没睡,也睡不着,倒不如在坝子里坐坐,心头好受些。”曹云辉说这话时,努力用手按了按眼睛,很快,眼睛红了,但眼泪被按了回去。
   
   由此可见,小民百姓既使成了名人,也因无职无权而备受冷落,薄熙来日理万机,不亲自来瞧瞧也罢了,他的秘书呢?他的老婆呢?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呢?联想到2009年10月1日,参加打黑的民警程明死了,薄熙来下令奖励了一百万,试问:为什么不拿点钱早点帮帮这个大肚子母亲呢?难道只有警察是人,老百姓不是人?
   
   报道详细描写了吴远碧火化前后的情景,除了她的丈夫和孩子,没有当地政府任何一个官员出现,我想,来一个村委会的主任也行啊!来一个民政局的小职员,也算你薄熙来搞的所谓“宜居重庆”有点人情味啊!然而,他们都去忙于招商了,忙于唱红打黑了,忙于弄虚作假了,如今,只有几个亲友来给她送行。吴远碧的先生说,最叫他安慰的,是妻子临走前的那大半天里,他一直守着她,尽管有一墙相隔。
   
   是的,隔着官员和民众的是一道“墙”,它的名字叫“专制”,如果是在民选官员的加拿大,会有人和她一样病死或手术失误身亡,但绝对不会有无钱看病而耽搁治疗的事故发生,人是生而平等的,人人应当享有治疗疾病的权利,如果政府官员冷漠,老百姓一点也不怕,因为他可以用选票说话。而在中国呢,有这个权利吗?
   
   假定吴远碧是一个官员,我相信她的病早就治好了,可惜她是一个乡下的农妇,既没有钱,也没有文化,更没有关系,不知道该到哪里求医,像这种情况,是应当由政府救济的。从近年来报纸上的宣传看,薄熙来提出了“民生就是硬道理”的观点,似乎在重庆已经做到了政府财政向弱势群体倾斜,但细加品味,深入调查,才知都是故弄玄虚的花架子,没一句是真的。
   
   他对民众的冷漠使我忆及一段旧事:九十年代,薄熙来任职大连市长和书记时,已经在付家庄附近搞到一栋位于仲夏苑的小别墅,但他还是不满足,又以上班远不方便为借口,在市政府北门附近的西岗区长江路598号28层,搞到了三套朝阳的公寓房,大约四五百平方米,而主管此处社区工作的曹书记,2006年还是无房户,她对我说,你看薄熙来多贪婪而冷漠啊,他都离开大连了,当上了国家商务部的大部长,还占着这个房子不用,门就那么常年锁着,连水电费和物业管理费都不结算,收费处的人来找我们好多次了,不信你去看看,我去了几次,还取走了一张催款单,至今贴在我的暗访日记里,还拍摄了一张大楼的外景照片。我想,反正他也不住,如果把它借给曹书记用,也算薄熙来是个热心人,但恰恰他不是,所以,这个政治骗子怎么会帮助吴远碧这样的穷人呢?!
   
   不过,重庆的民间总是有许多善良人的,据报道,在上述媒体宣传之后,“社会上的好心人捐了7万多给我们,支出的每一笔钱我都有记录”,吴远碧的先生表示,“现在还剩6万多点。如何处理这笔钱?大家意见不一,但叮嘱用这笔钱要对得起好心人!”我想,薄熙来读到这个情节是不是该脸红和惭愧呢?但骗子没有脸。我只好写这篇文章批评他。还是那句话:走好,吴远碧,但愿天堂里没有骗子!
   
   2011年6月4日深夜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6月6日首发
(2011/06/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