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逼宫失败]
姜维平文集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逼宫失败

    薄熙来期待已久的“逼宫”演出,即“红歌传万代,重庆群众演唱会”,终于在6月11日亮相北京,但从新华社发出的现场照片看,不用说胡锦涛,温家宝,连中央政治局常委都无一人前去捧场,形单影只,只有薄熙来自己出席观看,而且表情沮丧,落魄,这说明他精心策划的“逼宫”事件宣告失败。与此同时,李庄获释回家,在重庆由监狱直达机场,是警方专车护送,这又进一步透露了中南海高层的最新动态:薄熙来遭遇了命运的滑铁卢。
   
   国内媒体报道说,重庆“唱红”11日晚首次在北京亮相。当晚,作为中国文联举办的《百花芬芳,党的旗帜高高飘扬》的开幕式演出,“红歌传万代”重庆群众演唱会在此间民族宫大剧院上演。我在以前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薄熙来搞这场演出,是废尽心思,别有用心的,他希望在周永康,贺国强,李长春,吴邦国,习近平,李源潮之后,有更高层次的中共领导人,通过亲临会场观看演出而肯定他的工作成绩,一般情况下,如果他们要参加,会出席开幕式,但这回连个影子也没有,这肯定令薄熙来大失所望。
   
   这件事也让人们体会了薄熙来的半斤八两,虽然,薄熙来回击温家宝批评他是“说三道四”,贺国强承诺帮助薄熙来“追查谣言”,但均是“干打雷,不下雨”,6月1日儿童节,温总理和孩子们一起“三级跳”,以示过得很轻松;而贾庆林6月5日亲访重庆不见薄熙来,也不对唱红打黑表态,并由团派周强一路陪同,这些都意味着京城风云有变,薄熙来成了孤家寡人。

   
   不过,捧臭脚的力推薄熙来的粉丝们,没有这个悟性。国内媒体报道说,晚会由重庆师范大学师生合唱的《啊,红歌》拉开序幕,随后有四川外语学院师生用五国语言朗诵的《共产党宣言》、重庆市沙坪坝区群星合唱团演唱的《红梅赞》、重庆渝中人和街小学学生诵读的《励志箴言》等节目依次亮相。演员来自重庆中小学校、高等院校、行政机关等单位,演出集结了近年来重庆“唱读讲传”的精品节目,以合唱、诵读为主。可见,薄熙来只能欺骗那些涉世不深的年轻人,给自己背书,因为他们没有经历文革的十年动乱,也没有遭受政治迫害的亲身体会,更不清楚《共产党宣言》产生的背景和实质,无怪乎重庆女大学生都以扮演共产党的殉葬品江姐为荣。
   
   上述的报道说,记者在现场看到,北京民族文化宫大剧院一千余座位几乎座无虚席,舞台上的灯光红、透、亮,演员在台上演出的同时,背景的大屏幕上会显现出不同的场景,如,在天安门广场起舞的安塞腰鼓舞、迎风飘扬的党旗、“为人民服务”语录等。来自重庆的主持人在开场白时说:“三年来,重庆市深入开展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活动,有力推进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有效提振了广大市民的精气神,受到人民群众广泛欢迎。”
   
   要我说,这一千多张票子都是工款支付的,而出席会议又是政治任务,故此,演出场地爆满一点也不奇怪,问题是,在当前这个贫富两极分化,人民暴力反抗事件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有谁还能相信各级官员大都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人民币服务”?如果前者不是谎言,江西省抚州市的拆迁户钱明奇,怎么会舍身搞出震惊世界的“五连爆”?如果司法公正,6月6日,怎么会潮州四川民工万人起义?中国自古有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讨薪的民工,何以被老板的打手挑断脚筋和手筋?如果没有司法人员枉法追诉,对反贪局长冉建新刑讯逼供,湖北省利川市怎么会有上千人聚集围攻市政府?如果政府官员都按照《共产党宣言》的承诺行事,怎么湖南耒阳黄市的派出所四层大楼,会被炸为平地?怎么会有惨死车轮下的蒙古族维权人士莫日根?。。。。。。
   
   所以,在笔者看来,中共的最高领导人没有像人们预料的那样,高调出席演唱会,不失为一次明智之举,可能不仅仅是有意与薄熙来个人划清界限,而是基于目前国内外的形势,如果说,2010年8月26日,温家宝在深圳首倡政改还是“合者盖寡”的话,那末,现在,一系列的层出不穷的突发暴力抗争事件,或许已使他们有所醒悟:宣传暴力革命和唤醒暴力意识的红歌,虽然,能使中共新的领导人回忆和沉醉历史,聊以自慰,但绝对不能救急和缓解社会矛盾,相反地只能在干柴烈火上浇油,使民众的越级上访和抗议自焚,转变为激烈方式,玉石俱焚。不信此言,在内蒙抗议事件的现场,胡春华让群众播放那些红歌试试社会效果如何?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据悉,此次重庆晋京“唱红”将在4天演出7场。此前已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部队、北京朝阳剧场演出,此后还将赴清华大学、全国政协礼堂、中央党校礼堂等地。重庆官方透露,此次“唱读讲传”活动北京巡回演出参演人员近千人,是重庆“唱读讲传”活动在外地演出场次最多、观众面最广、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演出。我请读者注意,为什么薄熙来首先要在解放军二炮部队推出演唱会?
   
   这是因为处于政治局边缘的薄熙来,虽有政变野心,但是尚不能左右军队,而“支部建在连上”的部队,在未来的中国民主转型中将扮演重要角色,薄熙来急于用红歌搅乱军心,胡锦涛深知这一点,所以,它的赴二炮演出几乎没有反响,连新闻我都没找到。以后的清华大学,全国政协礼堂和中央党校的演出,也不会有太多的追随者和太大的影响,只是满足薄熙来自己的“政治意淫”而已。
   
   因此,上述国内的几篇报道都图文并茂地强调了这样一点: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观看了演出。常言道,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试问,难道薄熙来是受中央的委托,代表他们支持自己吗?这真是极大的嘲讽,也颇为耐人寻味!
   
   看来,重庆自2008年开始陆续推出“唱读讲传”活动,即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外界将其与重庆“打黑风暴”并称为“唱红打黑”。薄熙来5月29日在会见港澳主要媒体高层参访团并解读重庆“唱红打黑”时表示,打黑是责任,而唱红不是在搞运动,此言已是无力的自辩,他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黎强案如此,使人们看到了他对出租车罢运事件维权人士的陷害;李庄案如此,使人们看到了他对司法公正和程序的破坏;方洪案如此,使人们看到了他对言论自由的惧怕;文强案如此,使人们看到了内斗反腐的弊端;乌小青案,使人们看到了徇私枉法的疯狂。总之,中国人不愿倒退,温家宝不想倒退,胡锦涛也不敢倒退,薄熙来的“逼宫”之举和文革回潮闹剧该谢幕了!
   
   2011年6月11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纵览中国》2011年6月11日首发
(2011/06/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