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与闻世震]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与闻世震

如果没有切身的体验,人们很难深入地了解中共高官之间的恩怨情仇,而走近他们不仅得有好奇心和观察力,而且更重要的是,必得有机会和条件,我在长达十八年的记者生涯中,由于工作的需要,曾与一些不同级别的官员有过或深或浅的交往,薄熙来和闻世震是其中的具有典型性的两位,也许透过他们的恩怨情仇的细枝末节,可以找出现行体制的弊端和改革的希望:不怕政治人物之间有矛盾与竞争,怕得是没有一个透明的公平的环境,因此,制度创新不仅是当务之急,也是救国,救党,救人民的苦口良药,我相信,他们在位时可能都不认同我的建议,但离职之后定会有别样情怀。
   
   报道员不忘旧情
   
   当薄熙来荣幸地走出北大校园,成为中南海书记处的一位公务员的时候,闻世震刚刚告别了工作十七年的大连油泵油嘴厂,当上大连市机械局的副局长,在此之前,他们的相同之处是,都不是大连人,薄熙来生于山西,闻世震生于海城,但他们都心中燃烧着一团火,志在中国政坛干出一番事业,毫无疑问,他们具有天壤之别,薄熙来有老子薄一波撑腰,扶上马还送一程,而闻世震的运气差多了,想结交更多的朋友,必得当新闻报道员。

   
   在任大连机械局副局长之前,闻世震所在的油泵油嘴厂是一家国企,从工人到厂长,他磨爬滚打了许多年,什麽活都干过,什麽样的人都打过交道,只是局级以上的权贵不多,他的工作范围有限,想结交更高层次的朋友,爱好新闻写作为他打开了眼界和门路。
   
   八十年代初期的大连,不像现在媒体多如牛毛,最有权威的只有一张报纸,是市委机关报《大连日报》,与其说它是为老百姓代言,不如说它是看着市委宣传部的脸色讲话,为了监控和引导舆论和思想,宣传部和报社经常联合举办报道员学习班,而闻世震则是一名十分出色的厂矿报道员,正如现任大连市委书记夏德仁,曾是一个积极的投稿者一样,闻世震为了在《大连日报》上能登个“豆腐块”而废寝忘食,那时,他写得都是有关油泵油嘴厂的好人好事,如果知道他有朝一日能当高官,编辑就应当把他的手稿留着,那时,没有复印机,为了天女散华,不落一家,他总是用复写纸抄写好几份,投到大连广播电台和报社,以及《辽宁日报》和《人民日报》,可见他的求名心切。
   
   不要以为发篇小稿是件微不足道的事,那时,还不兴行贿受贿的社会风气,有大量的领导干部是靠能写新闻稿而升官的,第一,采访人物必能见到领导,而便于发现是被上级认同的首要和关键一步;第二,文章吹捧领导干部是最好的感情投资;第三,写稿显示出观察能力,综合能力,表达能力。闻世震就是这样。已故的原大连市委宣传部处级干部吴某告诉我,他曾多次应邀到报道员学习班讲课,而闻世震令其印象深刻:他个子高大,笨嘴拙腮的,有点“君子纳于言而敏于行”的味道,总是真诚地坐在第一排,把一个笔记本摊在腿上,一只笔则提在空中,神情专注,目光虔诚,仿佛要力挺万钧,随时下笔似的。。。。。。
   
   当了书记,他还记得你吗?我1998年时请教过吴某,他那时是市政府新闻处长,与我交往密切,他说,闻世震和薄熙来不一样,每次见到我都说,吴老师,你还好吗?我听了,真想流眼泪。。。。。。也许这个情节无足轻重,但他集中地表现了贫穷家庭出身的闻世震,既便当了“封疆大吏”,也不忘旧情。
   
   大连新闻界的朋友们回忆说,闻世震写新闻稿水平一般化,写诗更是“顺口溜”,但他非常注意的一点,就是通过记者和编辑的交往,获取新的信息和结交新的朋友,在当大连油泵油嘴厂长之后,他不再亲自写稿了,也不再参加报道员学习班,但经常邀请记者来访,只要来了就请客吃饭,必奉陪到底,因此,记者们没少捧他,也没少给他介绍朋友。
   
   吴某回忆说,他就给老闻引见过一些有权势的人,使他受益非浅。记者们都认为,闻世震在工厂上下是人人夸奖的苦干实干的人,因为他为人做事,非常正派,廉洁,会团结人,不势利眼,除了正常的迎来送往,他绝不谋取私利,所以,上级局里派人多次明察暗访,都没发现他有什麽问题。
   
   高材生一阔脸就变
   
   显然,薄熙来起步的时间与闻世震近似,但起点有悬殊的差别,他不仅是北大高材生,社科院的国际新闻硕士研究生,而且,书记处的平台使他高屋建瓴,当闻世震处心竭虑拼搏,才谋得一个副局长的位置时,薄熙来则行走在中南海的权贵之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虽然,级别较低,但胸怀大志,前途无量,薄熙来学的是新闻,是《人民日报》副总编翟向东的徒弟,不必像闻世震那样去巴结小记者和小官员,但显贵出身和优势,恰恰变成了他致命的弱点:薄熙来从监狱带出了恶习:势利眼,信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必定忘恩负义,他惯于把自己当成天生的肉食者,而把它人当成瘪三和傻子。
   
   70年代末至80年初的一段时间,薄熙来因为身材魁梧,热爱运动,参加了年级的篮球队,他最好的搭档是关某,关先生当时还当过学生会的主席,不仅学习好,还多才多艺,他打一手好篮球,和薄熙来很谈得来,他们都是社科院的国际新闻专业的研究生,有共同的志向:当一名新华社的驻外记者。在校园,他们经常促膝谈心,憧憬未来。薄熙来说,“苟富贵,勿相忘”!
   
   所以,1993年底,时任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事处主任的关某,把他们昔日交情不错的事,看得太认真,他对我说,我敢和你打赌,只要你能想办法把我到了大连的消息通知他,不论多麽忙,他肯定会见我,我为了筹建东北办,立即照做了,但薄熙来身边人的回复是,他说,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我不知道,关某后来携款潜逃十三年,是否与其对中共官员及其喉舌的悲观失望有关,但他的确说了这样的话:当了一个小小的市长,就变成这样了,真是“一阔脸就变”!
   
   心胸开阔,为人厚道
   
   纵观辽宁官场,省长书记换了一茬又一茬,都难免留下一些故事,不论这些传闻有多少水分,但拧干了,谁都不得不承认,闻世震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他不论是作为副手的省长,还是作为一把手的书记,都能团结和领导自己的同事,共同发展。凡是与其近距离交往的人都说,老闻嘴太笨,说话还有点“吐舌子”,但他真诚地信任每一个人。
   
   我没有机会和他更深地交往,可能他人的传闻不可信,但“关某事件”可是我耳闻目睹的啊!90年后期,闻世震由辽宁省长提升为书记,他十分重视海外的宣传报道,所以,此前他接受过关齐云的专访,也与我单独谈过国企改革,现在,他又迎来了香港《文汇报》的副总编刘永碧,当然很高兴,但他不知道,有一个叫关某的人把他骗了,只是没有造成什麽后果。
   
   那人最初在《沈阳日报》名下的某广告公司当业务员,他很会交际和投机,他知道闻世震急于海外招商引资,搞国企改革,想利用他这个心理,创造经济效益,就伪造文书,以《文汇报》东北办的名义,给闻书记写了信,谎称社委会要出十个版专门报道辽宁,但没提要钱的事,他私下又告诉我和报社领导刘永碧,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如果一个版给五万,就是广告收入五十万啊,如果拉广告成功,他索要百分之十五的回扣,报社已研究同意。
   
   我看了由闻世震秘书窦某提供的批件,大吃一惊,在这个没有公章的文件上,竟有堂堂省委书记的批示,大意是,这是一件对外宣传的好事,请省委宣传部具体办理,此外,还有部长高东晓的批示,也说,和《文汇报》联系,立即落实,但他们不知道这是权钱交易的骗局,书记绝对不会这麽做,于是,我把想法告诉报社,主张戳穿以上所述的误会,揭穿骗子的陷阱,但刘永碧决定假戏真做,利用关某,创造效益,于是,在闻书记请客吃饭时委婉地提出了收费的问题,不料,竟碰了一鼻子的灰。。。。。。
   
   由此事可以看出,闻世震既是一个对他人不设防的人,也是一个很有原则的领导干部,我想,既使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信件也认真批示,难得可贵,虽然失之粗心,落得笑柄,但正因如此,也说明他心胸开阔,性情纯净,小事糊度,大事清醒。
   
   另一件事更能说明他厚道坦诚。2004年,薄熙来忽然由省城急调北京,此前,他依靠江泽民,李鹏等人的支持,企图以反腐倡廉和“慕马大案”,把闻世震的部下一网打尽,夺得一把手的地位,他不仅下令抓捕了刘涌等所谓黑社会分子,还下狱了辽宁省高法的副院长田凤岐,于是,很多过去追随闻世震的官员,秋风扫落叶似的,主动投靠了薄熙来的脚下,殊不知,他在大连自己老婆办律师事务所贪得最多,他豢养的大连黑社会最黑,某些官员为了自保,对闻世震反戈一击,省某局长刘某即是典型的一个风派人物。没料到,杀气腾腾的薄熙来进京当了商务部长,刘某又落到闻世震的手里,他的幕僚说,应当狠狠地整肃刘某,让他知道薄熙来搞冤案的滋味,闻世震说,他的确做的坏事不少,我也很伤心,很生气,但对干部,绝对不能再搞文革那一套,算了吧!下边组织部的人,只把那人由要职调到了省乡镇企业局任职了事。辽宁新闻界的知情者说,这事要是反过来,薄熙来非把他整成“马向东案”不可!老闻厚道啊!
   
   有仇必报,十年不忘
   
   人们常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在实际生活中,记性如此好的人不多。不过,与闻世震不同的是,薄熙来绝对是仇恨入心要发芽之人,发了芽必遮盖天下,只看权利到不到。这方面的事例太多,我只举一例:八十年代初,薄熙来刚到大连金州任职,官不大,谱摆得不小,副手孙某,刘某,王某等人把他捧上了天,每逢有关会议,必得肉麻地吹捧薄熙来,但大连甘井子区委书记班某不买账,他教师出身,有点书生气,对薄熙来搞得“花架子”不认同,他依仗资历和威信,出言不逊,他对薄熙来说,就你这小样儿,要不是你爹帮忙,就凭你的德性,连个农村的乡队长,都选不上!听者轰堂大笑,过后忘之。
   
   时过境迁,往事如烟,随着官场风云,形势巨变,薄熙来1993年当上了大连市长,班某呢,曾任大连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他们渐行渐远了,已成天壤之别,他虽然工作认真谨慎,多有成绩,但薄熙来藏在心头的怒火,历时十年竟未曾熄灭,无时不在关注他的仕途,班某已把过去的玩笑话淡忘了,但有人提醒他小心行事,于是,他连请客送礼都不敢涉及,不得不严以自律,尽管如此,九十年代后期,还是莫名其妙地被调离要职,把他安排到大连人寿保险公司当经理,别人的官职是越当越大,他走的路却是江河日下,很是郁闷,但薄熙来依然不过瘾,他命令大连政法系统的一班人,仔细研究了班某的过去,深入查找了所有的线索,原拟在经济上抓捕他下狱,但太无奈,班书记除了吃点招待酒席之外,从不行贿受贿,也不包养情妇,实在没办法,薄熙来抓住他企业经营不善,亏损较大的问题,想把他以渎职罪下狱,但班某认错态度十分真诚,一再表示,当年出言不敬,是心胸狭窄,目光短浅所致,薄熙来的幕僚也出面讲情,他才高抬贵手,任他退休了事。班书记后来说,过去的一句玩笑,葬送了我的政治前途,早知道这样,奉承他一下多好啊!
   
   国企改革,虚干和实干
   
   辽宁官场的人说,薄熙来把全部精力放在整人上,而闻世震则把心血用在干事上,这的确是有目共睹。闻世震1994年5月任代省长,而薄熙来当时的职务前面没有“代”字,但官职低了一级,才是大连市长,然而,薄熙来惯于走上层路线,凡事绕过省里,直通中南海,决心要把大连变成省,压省长闻世震一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