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郭国汀

   

   虽然古今中外强烈质疑宗教及上帝和神者大有人在,无神论者亦不乏其人,然而似乎唯有共产党对上帝和神及宗教极度仇恨,欲彻底消灭之而后快。从马克思诋 毁宗教是 “引入走上邪路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到列宁咒骂“有关上帝的每一个观念,每一种宗教都是十足最危险卑鄙可耻的观念,都是最可恶的恶劣影响。即使数 百万的罪孽、猥亵肮脏的行径、粗野暴行漫延,也远比狡猾的上帝精神观念的危险性小得多”,至斯大林之“宗教是狡猾而危险的敌人”,至毛泽东诅咒 “宗教是毒药”,及所有的当权共产党政权均毫无例外地对宗教信仰进行了几近疯狂的政治迫害甚至采取宗教灭绝政策,可见共产暴政均极度仇恨宗教。那么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到底何在?

   

   David Allen Rivera在其《共产主义起源》名著中指证马克思在大学时代曾加入魔鬼教,近期读Otto Ruhle之《马克思传》[1]及Christopher Hill《列宁与俄国革命》[2]果然发现相关证据,而网上有一篇《卡尔马克思是魔教成员》有更详细的陈述。日前我曾指出:共产唯物主义无神论的始作俑者乃是马克思,经进一步查证,马克思的宗教观主要受黑格尔杰出的学生哲学家费尔巴哈影响致深,然而,费尔巴哈仅是对基督教 和宗教教义提出强烈质疑,但他并不仇恨宗教。马列斯毛均不但彻底否定宗教,而且极度仇恨宗教。仅仅是无神论无法说明此种仇恨,因为绝大多数单纯的无神论或 不可知论者并不仇恨宗教,原因很可能正在于共产暴政的唯物无神论加上魔鬼教的影响才使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党均极端仇恨宗教。

   

   当马克思六岁时,他的家庭皈依基督教,他早年是一名基督徒信仰上帝。自进入波恩大学后,他加入了由Joana Southcott (据称与Shiloh魔鬼有交道)主持的撒旦教会。马克思写道,他要报复他自已反对那个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即上帝)。他早期的剧作提 及"Oulanem,"之名,即是撒旦的一个宗教仪式名称[3]。马克思于1837年春给他父亲的信中称:“我心中至圣的神业已彻底倒塌,我的空虚的心灵需要填补”[4]

   

   马克思喜欢复述哥德的《浮士德》中恶魔 Mephistopheles 的话:“一切(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存在都应该被毁灭。”。他说“我们必须宽恕我们的敌人,但并非在他们被吊死之前。我并不是报复狂。我可以爱我的敌人,但只有在他们遭受报复之后,我才能爱他们” 这就是马克思的宽恕!

   

   马克思亲密朋友,共同创建“第一国际”的俄国无政府主义者巴古宁( Mikhail Bakunin)是个撒旦教徒(列宁少年时便崇拜撒旦教徒巴枯宁),曾公开主张:“在这场革命中,我们必须把人们心中的魔鬼唤醒,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 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性的欲望。” 他公然宣称:“魔鬼就是第一个自由思想家和救世主,魔鬼解放了阿丹,并用人性之印封住了阿丹的脸,从而使他反叛上帝。” 巴氏后来写道:“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惧怕他,以得到他的宽恕。马克思是极度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宣言》中称,无产阶级认为法律、道德、宗教信仰都是“资产阶级的偏见,这些偏见潜伏于背后,就像众多资产阶级趣味一样。”

   

   普鲁东( Proudhon著名社会主义思想家),是马克思另一位好友,同样崇拜撒旦。他的发型和胡子样式与马克思相似 ,这是19世纪的 Joanna Southcott 撒旦教会成员的典型特征。

   

   德国著名诗人 Heinrich Heine 是马克思的第三位亲密朋友,也是一名撒旦崇拜者。他写道:“我呼唤魔鬼,于是牠就来了,带着惊奇,我细察牠的面孔;牠不丑,也不残缺,牠是个可爱、迷人的男子。”

   

   马克思将最喜爱的女儿 Eleanor,嫁给了撒旦教徒爱德华(Edward Eveling)。爱德华曾作《坏神》。(撒旦教徒与无神论者不同,不否认神的存在。除了欺骗别人,他们自知存在神,只是把神说成是坏的。)

   

   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著名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抛弃了与神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

   

   美国人 Sergius Riis 将军曾是马克思的信徒,他听到马克思的前女佣 Helen Demuth说:“他是一个敬畏神的人。当他病重时,他独自在房间里,头上缠着带子,面对着一排点燃的蜡烛祈祷。” 马克思早已板依基督教后来则成为无神论者,而从未信仰犹太教,犹太教徒祈祷时,虽然头带护符,但通常不会在面前放一排蜡烛。因此有可能是某种魔法仪式。

   

   马克思之子 Edgar(20岁时病死) 于 1854 年 3 月写给马克思的一封信称“我亲爱的魔鬼”。通常父子之间难有此种称呼,而撒旦教徒则通常用此种称呼所爱之人。此外,马克思的妻子在1844 年 8 月写给马的信中称:“你最后的牧师信,高级牧师兼灵之主教,已再次将安息与和平赐予你可怜的羊儿。”

   

   马克思死时非常绝望,就像所有撒旦教徒一样。1883 年 5 月 25 日,他写信给恩格斯道:“生命是多么无意义和空虚,但又多么令人向往啊!”

   

   英国的撒旦教中心是高门墓地,卡尔•马克思就葬在那里。马克思的墓上曾举行魔法的灵异祭仪。那里也是 1970 年袭击了数名女子的高门吸血鬼的策源地。

   

   列宁曾写道:“半个世纪之后,还是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真正理解马克思。” 列宁的亲密朋友兼战友托洛斯基(Trotsky )在其《青年列宁》一书中写到,列宁十六岁时,曾从颈上扯下十字架,向它吐口水,再将它踩在脚下 ,这是撒旦教中常见的一种仪式。

   

   Solzhenitsyn 在其《古拉格群岛》中揭示,苏联内务部长 Yagoda 的嗜好是脱光衣服,赤身裸体地射击耶稣和众圣的画像。他的两个同志也参与了这种行动。这是共产党高层举行的又一个撒旦教仪式。

   

   布哈林(Bukharin 共产国际的总书记),是本世纪主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之一。早在十二岁时,当他读了《圣经•启示录》后,他便渴望成为敌基督。按照经典,敌基督必须是大娼 妇的儿子,因此他坚称,他的母亲自认曾是妓女。 他写道:“(斯大林)他不是人,而是魔鬼。”

   

   斯大林革命后,第一个笔名是 “Demonoshvili”意为 “魔鬼”,另一笔名是 “Besoshvili”,意即 “恶魔”。被斯大林枪决的 Tuhatchevsky 元帅之女 Troitskaia 写道,她父亲在寝室的东方一角放着撒旦的画像。东正教徒通常在此位置摆放(耶稣、圣母等的)圣像。斯大林向 Kaganovitch 描述他的“灵性修练”时说:“当我要向某人道别时,我想象此人四肢着地,然后他变得非常恶心。有时我会觉得有点喜欢某个应该被清除的人,你猜我会怎么做? 我会想象这人正在拉屎、发出 恶臭、放屁、呕吐 --- 然后我就不会再对此人感到内疚。他越快停止在地球上发臭越好。于是,我会发自内心地处理掉此人”。斯氏认为“宗教是狡猾而危险的敌人”。斯氏的女儿 Svetlana Alliluyeva 写道:“贝利亚Beria(苏联特务头子内务部长)和我们的家庭成员之间似乎有一种地狱魔鬼般的联系...... 他是个令人恐惧的、 邪恶的魔鬼...... 一个可怕的魔鬼已占有我父亲的灵魂。” [5]

   

   最后,共产党实质上是不如黑手党的犯罪组织,因为黑手党犯罪还有起码的道德底线,而共产党纯属不择手段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罪犯。西西里黑手党的代表 Tomasso Buscetta 说:“(黑手党认为)犯罪是必须而无可避免的,但它总要有理由。我们排斥无理的犯罪、为犯罪而犯罪、或只因个人冲动而犯罪。例如,我们排斥“株连”,不会 谋杀目标身边的人,比如其妻子、儿女、亲戚等。” 对于共产党来说,囚禁和折磨犯人的亲属是理所当然之事。马克思主义并不是普通的不道德的人类理念。它以恶魔的方式进行犯罪,其教义正是魔教。

   

   [1] Otto Ruhle, Karl Marx his life and work, The New Home Library, New York, 1928 p.38.

   

   [2] Christopher Hill ,Lenin and the Russian Revolution, Hodder & Stoughton Limited , 1947, p. 58.

   

   [3] David Allen Rivera ,THE ORIGIN OF COMMUNISM, Charter six: FINAL WARNING: A HISTORY OF THE NEW WORLD ORDER p.1.

   

   [4] Otto Ruhle, Karl Marx his life and work, The New Home Library, New York, 1928 p.38.

   

   [5] 上述有关马克思与斯大林的论述修改自《卡尔马克思是魔教成员》一文。

   唯真理是图“关于马克思主义还须深究马克思主义在宗教信仰上的无神论,在经济上的公有制,在政治上的无产阶级专政主张都是违反圣经十诫的,都属于魔鬼撒旦喜闻乐见的东西。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曾经或正在选择马克思主义作为信仰,而且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居且为荣? 还有,现在的中共中央显然已经修正了马克思主义的许多观点,却仍然被某些人必置于死地而后快?”

   郭国汀:因为中共是个标准的犯罪组织,而且罪大恶极,不但是历史罪犯,而且是现行罪犯。凡是罪犯必须受到法律追究,必须受到正义审判,否则正义无法伸张,公正公平 公道的社会秩序无法建立。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必须彻底终结,而且必须尽快终结,否则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及中国的自然生态环境必定受其严重毁损甚至毁灭。胡 锦涛上台后,滥用民膏民脂建立“马克思主义研究院”,证实胡氏乃强暴国人精神的强奸犯!对于共产暴政决不能姑息纵容,对于共产暴政所犯下的滔天大罪必须进 行公开的正义审判。

   同样深受费尔巴哈影响的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宗教是人类渴望实现的愿望的产物;我们投射那些我们渴望的情形。因此,宗教是幻想”。作为心理学大 家,弗洛伊德的宗教论断似乎为那些唯物无神论者提供了某种“科学”依据;然而,他的宗教思想实质上也源于费尔巴哈,不过马克思是从哲学思想家角度诋毁宗 教,弗洛伊德则从心理学领域否定宗教。吾以为将宗教视同幻想纯属未经科学论证的武断偏见。因为有神无神根本根本无法用现代科学实验手段定量定性分析测定, 既然如此,其凭什么否定神的存在?自然的伟力,当人们面对大海时会有所体会,当人类面临火山爆发,海啸发威,地震示警等超自然现象时更对人类的渺小有所感 悟。宗教其实是一种凭灵感体验而获得的上帝旨意在人间的阐扬,其对人类百利而无一害(当然共产唯物无神论邪教、魔教及极端原教旨主义除外),对维护人类社 会赖以健康存在,人类获得心神灵魂的安宁与幸福不可或缺。因此,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实质上是任何理智的政府的必然选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