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郭国汀自传》第五章:山重水复
·《郭国汀自传》第六章:永恒的中国心
·郭国汀致海内外全体中国网民的公开函
·极好之网站-天易综合网
·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易道天成
·南郭不与匿名者论战的声明
·请广西网友立即转告陈西上诉
·就朱镕基与法轮功答疑似五毛党徒古镜质疑
·马克思最大的缺陷之一是其根本不了解人的本性
·南郭谈论习近平
·南郭谈论习近平秘信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之无产阶级专政辩析
·轮流强暴马恩之恶果——“无产阶级专政”
·郭律师就民运英友张林之女安妮被非法剥夺入学权事致习近平/李克强公开函
·郭国汀:批驳体制内文人俞可平严重误导国人的谬论
·父权政治公民政治及专制政治
·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牺牲的正义和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郭国汀

   

   建议立即由民运反对派通过一项特别立法:“凡是今后下令开枪及下令执行暴力镇压令的任何人,一律连同他们的家属子女(未成年儿童可除外)处死刑,且得由任何人随时就地正法,凡是执行其死刑者皆予重奖”。

   

   比如胡锦涛(或任何政治局常委)下令开枪镇压中国茉莉花革命运动,例如军委主席和副主席副署同意暴力镇压革命,及各军区司令下令执行胡令者一律同等对待,并广而告知。我相信这很可能可制止胡锦涛或其任何继任者及九常委在即将到来的中国政治民主大革命中胆敢下开枪令。因为独裁者之所以贪权恋权,其主因是为了其家庭子女的福利,如果连同其家属子女一并处死刑,独裁者必将得不偿失。而未成年儿童之所以例外,仅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其实对下令开枪的独裁者的处罚,即便判处灭绝其直系亲属一点也不为过。因为这是为拯救千千万万无辜人民的宝贵生命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当年若反对派早定出此法律,我相信邓小平也不敢公然冒险下令暴力镇压八九民运。郭国汀2011214

   

   21世纪还要实行株连法?这符合民主的精神吗?不要闹笑话了吧!反对派可以自己订出法律吗?如果可以,那么任何人都可以自行宣布法律自己执行了,这不是比共产党定的法律还要荒谬的多吗?peter

   

   坚持民众自卫权的一个重要原因,和平时遇到暴徒武装打劫时劫可乘机用任何方式反抗的道理一样,就是可以威摄暴徒,让他增加作恶时的风险,以阻止犯罪。如果在任何情况下都坚持非暴力,如FLG学员做到的那样,则会让中共军警变本加利,想办法折磨你还觉得你脑子有问题。潘强

   

   早已有大陆的“民运人士”“人民思想家”公然提出要杀尽所有的共产党官员及其家人子女,我对此坚决反对;然而我的上述立法建议,与封建社会的株连法有本质的不同;我的建议的目标是为了挽救数以万计甚至百万计的无辜生命,是为了最大多数的公众的根本利益;而封建社会的株连法则纯属为了皇帝一人一家的私利。因为若没有足够强大的威慑力制约的话,中共极权流氓暴政极可能再次流氓公然暴力镇压和平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因为中国政治民主大革命必将来临,而中共流氓暴政对和平革命同样极可能采取流氓手段,为了杜绝和制止胡锦涛(或任何其他人)胆大妄为,制定这种特殊法律不但是应当的,而且是可行的。郭国汀

   

   根据西方政治学定律:民主国家如果统治者欺压人民,人民很容易行使选择权将推翻政府,因为和平手段颠覆政府是合法正当的;但是在独裁专制国家,人民对付暴政的手段通常是:暗杀,政变和革命。强调在任何情况下皆坚持非暴力和平理性的无敌派,实质上错将极权暴政当做民主国家了;极权暴政下人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反抗,有一项前提:若当局用暴力镇压反对派的和平革命,反对派有权采取一切必要的强制手段制服制止独裁者。但反对派应当杜绝首先采用暴力手段对付中共暴政,因为这样做会予中共当局暴力镇压反对派提供借口,凡是煽动民运反对派首先使用暴力攻击中共当权集团者,皆有共特嫌疑或属思想糊涂者。唯有当民运反对派的和平革命遇中共暴政用暴力镇压时,民运反对派才能也必须采取一切强制力正当防卫,同时激发体制内军警力量起义哗变。郭国汀2011218

   

   精彩论述。胡平应该好好学一学,下一次不要一听到非暴力的局限就提出袭击中共驻美大使馆的建议^_^。Pan Qiang

   

   国汀兄确实在这短短的数语中就将这个问题说清楚了。非常佩服!Baiqiao Tang (唐柏桥)

   

   

   难道无论是谁,只要找一个借口,例如“我的建议的目标是为了挽救数以万计甚至百万计的无辜生命,是为了最大多数的公众的根本利益”,然后就可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了吗?中国的民主化是制度的改变,不是搞阶级斗争。如果以正义的名义就可以乱杀人,这同共产党的镇反肃反、杀地主又有什么区别?无法无天的方式可以建立一个民主法制的社会制度吗?民主是讲道理,不是杀人。暗杀式的恐怖行为是民主的大敌。peter

   

   You need to understand Guo'spoint first before forwarding your lengthy article. Pan Qiang

   

   PETER 完全混淆了“合法”与“无法无天”的概念。灭绝独裁者的前提乃是:假如其下令暴力镇压中国茉莉花和平革命,这是目前唯一能对野蛮残暴下流无耻的中共独裁者最有效的制约手段,之所以必须由民运反对派作为特别法律广而告之,正是为了制止中共流氓暴政彻底耍流氓。民运反对派主张的是公平竞争,如果中共敢于与民运反对派公平竞争,当然也就不存在杀独裁者之说,更不存在乱杀人之虞;即便中共总书记下令开枪杀人在先,反对派也仅是灭绝该罪大恶极的下令者一家人,这与 “乱杀人”相距十万八千里。最近看到一份资料显示:苏联仅在1990年一年便有4000多名党政干部被暗杀,而苏联还属于和平革命!极权专制暴政下民间反抗的方式,根据西方权威政治学家的归纳即:暗杀,政变和革命。唯有在共和民主体制下才有道理可讲,才有公平竞争可言;在极权专制暴政下,根本没有道理可讲;是暴政当局不讲道理,不是反对派不讲道理,你不要搞错。如果“凡是下令暴力镇压和平革命者,灭绝其直系亲属”成为反对派通过的特别法令,我相信基本可以杜绝中共当局下令屠杀和平革命运动。除非其人是疯子。法律的本质乃上帝的意志(即自然法)表现为公平,公正,正义。凡是违背上帝意志者皆为恶法,为避免千百万人民生灵涂炭,制定威慑一个独裁者为一党之私公然下令屠城的法律,在汝眼中居然与共产党滥杀无辜相提并论?!当年邓小平如果知道会有此种后果,我谅他决无此狗胆下令天安门屠城。即将到来的中国政治民主大革命本质上是和平革命,然而既然各位皆认为中共极可能再次下令开枪镇压。此种特别立法绝对有必要。郭国汀2011223

   

   Thanks! This answers thequestion. But as the leaders, once people decide to revolt/defendusing weapons as the last mean, he/she must know the priority of targets oroptions so that to put great pressure on the government while reducingthe human cost. That's why I warn everyone to answer the hardquestion: What you will do if the army open fires. They did it in1989, it's highly likely they will at least try in the future.(They did it inTibet and Xing Jiang already in the past 10 years. Pan Qiang

   

   凡是具体执行镇压令的军人,一律追究罪责,不得以执行上级命令或法律为由免责。此项原则,早在纽伦堡和东京国际法庭审判中得以确立。民运反对派原则上坚持和平革命,但不放弃以革命武力(包括起义军警特)制服共产党流氓暴政的非法暴力的权利。中共当权集团有种的话,应当与全体国人公平竞争,既然中共犯罪利益集团仰赖非法暴力镇压人民,其必须承担相应罪责。郭国汀

(2011/06/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