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巩胜利文集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核心提示】:2009年9月11日,美国东部时间奥巴马总统按期(上任约8个月时间)宣布:对中国轮胎特保案实施限制关税。这项特保关税规定,对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小轿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实施为期三年的惩罚性关税,这项关税的惩罚性关税税率为:第一年为35%,第二年为30%,第三年为25%。在此之前,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建议对中国产轮胎征收为期三年的惩罚性关税,幅度分别为55%、45%和35%。同年同月11日,中国轮胎在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地区也遭遇同样的“反倾销”,巴西总统卢拉于当日宣布对来自中国轮胎和涉及橡胶的鞋反倾销开始措施,征收反倾销税轮胎为每公斤0.75美元、鞋为每双12.47美元;阿根廷根据巴西的措施正在进行反倾销调查(见阿根廷2009年9月11日《民族报》《中国轮胎在拉美也遇“反倾销”》一文)。据统计:因美国联邦政府宣布轮胎“特保”关税,致使全球有近40个国家连锁兴起对中国轮胎产品掀起全球性最大单一种轮胎产品的围剿关税。至今,美国的这项特保关税案将到2012年9月11日才到期,最近中国政府通过世贸仲裁机构,决定针对世贸仲裁小组有关美国“轮胎特保案”对中国轮胎征收反倾销惩罚性关税的裁决提出上诉。经过申诉、上诉等世贸裁决程序,“轮胎特保”的WTO程序已近尾声。
   

1、中美轮胎贸易转战

   
    据国际贸易组织于5月中旬发表的一份公报指出,中国已经通知世贸仲裁机构,决定针对世贸仲裁小组有关美国依“轮胎特保案”对中国轮胎征收反倾销惩罚性关税的裁决提出上诉。这是2010年12月13日世贸组织驳回中国提出的美国对其销美轮胎征收反倾销惩罚性关税的申诉之后,北京正式提出的第二次上诉反击。

   
   世贸组织昨天在公报中证实,已受到北京决定上诉的通知书。
   
   美国的“轮胎特保案”是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于2009年6月29日提出建议,对中国出口到美国道乘用车与轻型卡车轮胎连续三年分别加征55%、45%和35%的从价特别关税。2009年9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依该案程序签署总统令,决定对中国轮胎实施关税限制为期三年。
   
    2010年12月13日,世贸组织仲裁小组表示,美国在2009年9月对中国销美轮胎采取“过渡性质保护措施”征收惩罚性关税未违反世贸规定,因而驳回中国提出的美国对其销美轮胎征收反倾销惩罚性关税的申诉。现在中国又就轮胎关税案卷土重来,这能挽回全球有40个左右国家共同参与中国轮胎的关税惩罚吗?
   

2、“游戏规则”怎么变?

   
    对全球单项、涉及国别最大、最多的这例轮胎“特保案”来说,按照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规定,美国及其印度的做法,尽管极有可能属于贸易保护主义之例。如果美国政府不顾两国经贸关系,通过制裁措施,中国甚至也可以采取一些反制裁措施,但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更重要的,美国政府的行为,还会直接影响到印度及更多其他国家,使中国企业陷入更加被动的国际争端的漩涡之中。不仅如此,这种战火还有可能引发其他产品的类似行为扩散——但现在美国奥巴马政府决定对中国实施贸易特保惩罚。4月初,中国与欧盟的贸易战火也开始开打。
   
   对可能出现的结果,中国当然需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包括外交手段及建立类似美国的游戏保护规则,来制止不良结果的出现。但是,从“特保案”中,中国企业是否也应当吸取教训,改变目前只知道闷头生产、闷头发财的一种“中国式”、不讲国家贸易规则的习惯呢?每次贸易摩擦的发生,都不可能是悄无声息的,都会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酝酿。那么,对中国企业来说,有多少企业能掌握这样的信息?做出恰到作用的反击、有多少企业重视、掌握了这样的信息?又采取了怎样的对策呢?然后积重难返,去无奈的亡羊补牢?
   
   很显然,从每次贸易摩擦发生以后中国企业的应对情况来看,中国企业对这方面的信息了解是欠缺的,至少是不及时被挨打的。很多企业在“价廉物美”的传统观念下,根本不去关心这方面的信息,总以为自己凭借着“价廉物美”的优势可以打遍天下。殊不知,当今世界,市场游戏规则并不完全站在“价廉物美”一边,非市场性因素经常可以改变市场规则、改变“价廉物美”的传统。
   
   美国轮胎“特保”案,绝不是美国国家无中生有,而是美国钢铁工人协会宣布根据《1974年贸易法》中的“421条款”,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申请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用轮胎实施配额制。相比中国所有的产业却没有这样的国家保护法规,也没有任何可以“执法’的依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此后举行听证会,并以4比2的投票结果作出不利于中国企业的裁决。该委员会称中国对美轮胎出口激增扰乱了美国市场,建议总统奥巴马采取贸易性限制措施。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随后介入,将根据调查向白宫报告如何应对此案。2009年9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宣布对中国轮胎特保案实施限制关税法令即刻实施生效,中国政府超乎常规激烈、12日迅速表示:⑴、“中国政府将坚定维护国内产业的正当利益,保留做出进一步反应和采取相应措施的权利”(见2009年9月13日“人民网”《中国政府将坚定维护国内产业正当权益》一文);⑵、中国60年至今毕竟没有诸如美国“421条款”类似、这样的国内贸易保护法规则和法律文本,也没有任何正当的国内法律理由拿到国际社会去参与任何令人信服的贸易游戏;⑶、既是中国将轮胎特别案诉至WTO组织或绝对完全胜诉,但也需要漫长三年的诉讼全过程,待这三年诉讼审理定案、回归正义,美国此法案早已实施到期完成、木已成舟。让中国说废止美国“421条款”则很不现实,但中国企业怎样容于国际市场环境、又怎样保护自己的贸易与产业在国际市场上公开竞争,这完全可以由中国大国地位、企业、国际环境背景的“游戏规则”来把握做到,做到在国际贸易游戏规则内进行贸易交易、进入国际市场,进而熨平作为一个制造大国开始进入国际市场的主导地位。
   

3、美国可以抗诉

   
   据5月24日世界贸易组织(WTO)一名发言人在日内瓦证实,中国周二就WTO的一项裁决提起上诉,坚称美国对中国输美汽车轮胎所采取的贸易障碍违反国际贸易准则。国际WTO一个小组于2010年12月13日裁决,美国对中国汽车轮胎徵收最高达35%等的不等关税,并未违反全球贸易准则。
   
   这位世界贸易组织(WTO)发言人坚称:中国日前就WTO去年裁决美国对中国输入汽车轮胎徵收高达35%关税无违规提出上诉,美国对中国输美汽车轮胎所采取贸易障碍,反而中国违反了国际最普通的贸易准则。
   
   一如外界普遍预期,中国提出上诉,此举凸显出富裕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之间在工业品贸易方面的紧张态势。中国在日内瓦的一位贸易官员证实,中国已经提出上诉,但不愿详细说明。但美国可以在5月30日之前提出抗诉。不过美国方面在日内瓦和华盛顿的贸易官员尚未作出任何反应。很显然,若是美国出牌“抗诉”,那就将使中国功亏一篑、逼向更加艰难的死角。
   

4、WTO法则难寻突破口

   
   2011年5月25日《国际商报》题目为《中国就中美轮胎特保案再上诉》文章、作者滕飞论道:中国“完全推翻专家组的裁定有很大难度,即便不能‘翻盘’,中国只要在一些关键的法律点上争取合理解释就是胜利”。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副院长屠新泉接受媒体采访时在根源上直言。事实上,在去年中国正式就美对华轮胎特保一事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时,屠新泉就感觉结果可能不会太乐观。“中国目前在入世议定书中关于特保的条款规定比较松、要求较低,这对特保实施方来说会比较容易,但对中方来说就特别不利了。当然,这些条款的形成也有很多的因素和背景,应该说我们是被迫接受的,所以条款本身就是一个不公平的条款,因此中方在打国际官司时会相对吃亏”。他说。
   
    2009年4月20日,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对中国产乘用车轮胎发起特保调查。9天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在联邦纪事上发布公告,启动对中国轮胎产品的特保调查。9月1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小轿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实施为期3年的惩罚性关税:税率第一年为35%,第二年为30%,第三年为25%。
   
    2009年9月14日,中国政府正式就美国限制中国轮胎进口的特殊保障措施启动了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程序,但世贸组织专家组于2010年12月裁定:美国针对中国输美轮胎所采取的特保措施并不违反世贸规则美国胜诉。其实,在美国是否违反WTO规则的问题上,中美双方各有立足点:美国认为,2004年-2008年间,中国输美轮胎数量迅速增加导致美轮胎行业受到冲击,因此制裁措施合情合理;而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在去年中国WTO败诉后受访时称,美方的特保措施是为转嫁国内政治压力采取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且特保措施实施以来,美轮胎产业的就业率不升反降,因此其做法明显违规。
   
    有资深国际贸易研究人士分析指出,中国“上诉”几乎是一场“鸡蛋碰石头”的游戏;由于特保措施在之前没有先例,有关国际贸易法律条款解释并不清楚,使此案变成了涉案双方相互认为各自有理、对方无理的“罗生门”;屠新泉认为,中国当时的申诉很有必要,“毕竟从那时起,美国就没有对中国实行新的特保措施了”。有关学者强调,此次中方再“上诉”也会对美国和其他欲效仿的国家施加压力和发出警告,有助于避免连环制裁,是中国发出的强烈信号,就是一败再败,中国也再战不息……尽管,对此次上诉的结果中方并不乐观,但屠新泉表示,中国若能在某些方面争取到利益就可以了,“比如,在中国为什么会输的问题上,专家组会给出一些法律理由,如果中国能在某些法律点上扳回一局,或者能影响到其以后的操作程序和判断标准的话,那就算对中方有利了”。但事实上也很难预料,此次上诉中方还有可能弊大于利,对中国利用WTO规则产生消极、负面的大国影响,引起诸国象“轮胎特保”一样近40个国家再度群起而攻之。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2011/06/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