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C&K记者报道)近日来,全国各地民众纷纷怒批网络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从城市到农村,从车间到田头,体制内外、网络上下、红旗飘飘、锣鼓喧天、声势浩大,义愤填膺。

   C&K记者随机采访数名网民实录如下:

   网民“37214728”旗帜鲜明地说道:“什么红卫兵、造反派,就是一群坏人,汉奸,卖国贼。就会喊口号、背语录,戴着红袖套用皮带打人,抽风一般把碗口大的纪念章别在胸口皮肤上,特傻的傻13,电视上看起来都是歪瓜裂枣。什么?谁说造反派、红卫兵就是我的娘老子?我的父母亲都是好人,我最爱我老爸,我最爱我妈咪。喂,那位电视台师傅是摄像吧?请拍我三分之一侧脸,人家说特像萧亚轩。”

   网民“老百姓真高兴”正气凛然回答:“红卫兵向老师道歉,是良知的回归,是民族和解的开始,是建设和谐社会、低碳经济、防止通胀、打压房价以及大国崛起的必要。至于有人提起四十四年前红卫兵为什么忽然屏蔽或者失去良知,如何学会拳脚功夫,他们如何搞到机关枪、迫击炮的,这个必须由他们自己负责,都已经十几岁了,这点事还要别人教?

   他们有的被工作组整死了?那当然是活该。在武斗中被打死了?死就死了吧,谁让他们打的。这叫做自作孽不可赦,枪弹不长眼睛都不懂,所以一定短命,死光了才好,这种死轻于鸿毛。所以后来他们都去农村了吧?弄得半死不活了吧?这就叫做现眼报。

   当年我就是逍遥派,我才不造反呢,当官的怎么可以随便打倒呢。好了,我还要去买米买油打酱油,说不定明天又涨价了,今天采访就到这里吧。要不然,我骂他们一个七荤八素、狗血淋头,天王老子来我也不怕!”

   网民“湖南老农”拍着胸脯说:“纳粹、日寇要道歉,红卫兵当然要道歉!谁是培养纳粹、日寇的理论教官?谁是纳粹、日寇的缔造者和训练者?这当然是德国人和日本人。难道是中国人?难道校长老师教他们打人了?哈哈哈哈,老师既不是少林武僧,校长又不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什么?如果纳粹打的恰好是纳粹训练者呢?不要说笑话了,难道历史真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啊。有这回事吗?《参考消息》、《环球时报》上怎么没有看到过报道。

   干部、校长、老师怎么可以打呢?我们这一辈子从来不打干部,不打校长老师,我们贫下中农就喜欢打地主,打右派、打阶级敌人、打他全家一门老小。我们打得很爽,几十年不容易的,拳打脚踢一路打过来,他们又不敢还手的,呵呵,哼一声都不敢。那一年我们大兴县贫下中农几天就杀了他们老老少少三百多。难道阶级敌人不要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不打革命怎么会胜利?不打革命怎么会成功?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的江山哪里来?我们不是又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吗?”

   网民“一直正确”语重心长道:“至今还有人拒不道歉,还有什么毛左死不认错,这怎么能建设民主法制社会呢?还有人牵牵拉拉把几十次运动拿出来说事,这个不是已经都早有结论了吗?有了结论的事情就不要再翻出来了,谁不犯错误呢?譬如我就是当年的右派,后来不是平反了吗?还补发了工资大好几千。这都是过去的事了,记得有一句诗是说俱往矣什么什么的向前看。就算是有一点点一眼眼错,也是母亲错怪了孩子,儿不嫌母丑,孩子怎么可以责怪妈妈呢?妈妈用甘甜的乳汁把我们养大,亲爱的妈妈。”

   网民“oldman88”激动地说:“俺们工人都是大老粗,老粗老粗的。俺们一致认为,这些小兔崽子就是错了,错了就该认罪道歉。你一个学生仔、瓜娃子不知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竟然跳出来造反,还要动动小胳膊细腿的打架,不是自寻死路吗?俺们工人群众是领导阶级,是革命的主力军,什么时候只要俺们工人说话了,那就是天然正确的!

   俺们当然响应号召,当然参加运动,当然参加文革,王洪文、王秀珍就是俺们工人。俺们当然斗走资派,夺权,嘿嘿,俺们把装甲车都造出来了,满大街开炮。但是俺们没有打校长老师啊。俺们的大方向一点没错,俺们后来就占领上层建筑进驻学校了,把这些小兔崽子统统赶到乡下去了。不好意思,党号召占领上层建筑,俺还占领了个女教师呢,对,就是我那太太。那时候真漂亮,白嫩嫩的大腿水淋淋的那,现在当然老了,不大能看了。”

   网民“难得糊涂不糊涂”痛心疾首说:“反思啊反思,我们都要反思。反思什么?这个要反思以后才知道到底应该反思什么,总而言之,还是要反思再反思,三省吾身吧。”

   网民“宣传部的年轻人”条分缕析道:“做了错事就要认错。譬如我从十七岁开始参加革命,土地改革斗地主、肃清反革命、三反五反、公私合营、反右斗争、大跃进拔白旗……没日没夜舍生忘死投身各项政治运动。一个人的表现,人民看着呢,所以后来就成了学校的团委书记、党支部书记,这是人民对我的信任和鞭策。学校不是象牙塔,当然存在阶级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的教育事业当然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什么是学校里的阶级斗争?就是和一部分旧社会过来的老师以及新社会出身的小屁孩的非无产阶级思想作斗争,斗争总是残酷无情的。打人?那要看打什么人,把阶级敌人吊起来有什么不可以?什么是“不宜录取”?就是无产阶级的学校不让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进入,这难道不对吗?让他们去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向贫下中农学习,让他们在大风大浪里改造世界观难道不对吗?

   文革中,不破不立,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我带头破四旧、组织并且运动学生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个大方向无疑是对的,否则为什么至今没有牛鬼蛇神要求我道歉?

   他们这些学生忽然要造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我等着你们跳出来抓游鱼,我埋伏起来,组织指挥革命师生批斗你们。我知道这些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没有政治斗争经验呐,哪里会知道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和残酷性。他们得志便猖狂,斗我,戴高帽、挂牌子,我就低头认罪,做检查写检讨又怎么啦?那是革命者的韬晦之计,勉从虎穴暂栖身,革命者一贯如此的能屈能伸,检查不就是几张纸吗。别看现在跳得欢,就怕秋后拉清单。看看,后来怎么样?文革结束,你们一个个乖乖滚到乡下去,一去十年,等于十年劳改,现在明白谁厉害了吧,明白马王爷几只眼了吧?他们谁斗我凶,我都记着呢。遵照战略部署,我狠批三种人,我狠抓‘五一六’,我狠狠清理阶级队伍,我三结合成了市革命委员会委员,后来到市宣传部负责领导工作,狠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击退各种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和文化的侵略。如今当然早退休了,改革开放了嘛,各项待遇、医疗条件、退休工资就不提了,这隐私就不说了吧。哈哈哈哈。我还是市、区文明办顾问、书法协会、戏曲学会会长,发挥余热,为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最美不过夕阳红啊。”

   网民“共和国第三代”转达了她爷爷老革命的意思:“当年红卫兵斗走资派,灌了我一脑袋浆糊墨汁,用皮带抽我,逼着我在地上爬来爬去,胡说我是叛徒,逼着我交代检查,逼着我向伟大领袖请罪,那一段日子不好过啊,至今想起来半夜里做恶梦,浑身都打抖索出冷汗。这完全是用我们革命者的一套来对付我们革命者,当然是反革命犯罪。后来他们还要大联合夺权,笑话,我们好不容易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怎么会让你们来夺权,夺他奶奶的熊!什么?他们至今还没有道歉?要不是我躺着起不来,我继续跟着伟大领袖干革命,我他妈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我一梭子扫过去,我跟他们刺刀见红。老子三座大山都推到了,还怕你们这些小王八羔子,依我看要统统枪毙。”

   网民“聪明的一休弟弟”很懂事地说:“红卫兵就是犯罪组织,就是纳粹冲锋队,五千年还是一万年的文明就毁在他们手里。这些红卫兵怎么连校长、书记、老师都打?逼得那么多人自杀?太残忍了。一定是脑子进水了,这些人也太傻X了。他们还不忏悔?真是顽固不化笨死了。必须追诉审判他们的罪恶!我们现在可不好忽悠了,我们门清着呢。我们前几天还听老师的话,上街游行呢。今晚我们校长还要组织我们唱红歌比赛呢,我们书记就是有些五音不全。我们怎么可以打校长斗书记呢?”

   其他网友也七嘴八舌争着发表意见,对于《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一致表达了各自的愤慨,愤怒以及愤懑。

(2011/06/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