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天地有正气]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地有正气

   天地有正气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记录了大量鬼魅妖狐的故事,正人受到妖狐尊重,正气可以镇鬼驱魅,反过来,奸徒恶棍伪君子则往往被它们调戏伤害。其中有这么一个故事:

   王梅序孝廉言,交河城西有古墓,林木丛杂,云藏妖魅,犯之者多患寒热。樵牧不敢近。一老儒耿直负气,由所居至县城,其地适中过,必憩息,偃蹇傲倪,竟无所见闻,如是数年。一日,又坐墓,袒裼纳凉,归而发狂谵语曰:曩以汝为古君子,故任汝放诞,未敢侮汝,汝近乃作负心事,知从前规言矩步,皆貌是心非,今不复畏汝矣。其家再三拜祷,昏愦数日,自是索然气馁,每经其地,辄俯首疾趋。观此知魅不足畏,心苟无邪,虽凌之而不敢校。亦观此而知魅大可畏,行苟有玷,虽秘之而皆能窥。(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故事中的老儒,由于平时为人耿直负气,即使表现得偃蹇傲倪,也得到妖魅的宽容,正气浩然堪镇鬼也。(这个老儒所负之“气”,其实谈不上怎样正大,离孟子那种直接发自于良知本心的浩然之气,还差得远。在古墓前憩息的时候,尚且“偃蹇傲倪”地搭架子,更是无聊。)后来这位老儒作了负心事,他的那股子气就馁了,妖魅遂敢附上其体,对他严厉指责,表示“今不复畏汝矣”。

   这个故事虽然是传说,却意味深长。“魅不足畏,心苟无邪,虽凌之而不敢校;魅大可畏,行苟有玷,虽秘之而皆能窥。”这句话尤值得深长思。豺狼当道,应该打狼,只是,内力不足,容易成豺狼的美食;魔鬼肆虐,理当捉鬼,只是,正气不足,难免为魔鬼所玩弄。

   孔子说,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反过来说,内省有疚,那就难免有忧惧了。古医书《黄帝内经》中有“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说法。养生之道如此,养心修身、接物处世之道何尝不是如此?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正气不存,外邪就难免入侵了。

   《阅微草堂笔记》中另有一则“狐女不敢害善人”的故事:

   “汪御史泉香言:布商韩某,昵一狐女,日渐尪羸,其侣求符箓劾禁,暂去仍来。一夕,与韩共寝,忽披衣起坐曰:君有异念耶?何忽觉刚气砭人,刺促不宁也。韩曰:吾无他念,惟邻人吴某,逼于偿负,鬻其子为歌童,吾不忍其衣冠之后沦下贱,措四十金欲赎之,故转辗未眠耳。狐女蹶然推枕曰:君作是念,即是善人,害善人者有大罚,吾自此逝矣。以吻相接,嘘气良久,乃挥手而去,韩自是壮健如初。”(《阅微草堂笔记》)

   故事真假不论,但“害善人者有大罚”却是至真至实的真理,有古今中外无数事实作证。心存善念,纵鬼狐不敢加害;害一般善人尚且不可,害圣贤者,其罚何如耶?所谓吉人天相,大善之人,即使逢凶遇难,往往化吉成祥,不是没有道理的。

   儒家群体中当然难免有小人伪君子,但以善人、正人君子为主为大多数。因此,在各门各派中,儒家特别值得尊重。历代“义军”领袖,除了个别人如洪秀全,对儒佛道三家特别是儒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尊重。

   黄巢够暴虐凶残的了,然而,据一本《闽都别记》记载,黄巢经过黄巷时,生怕惊动了隐居于福州的黄璞,黄璞是唐时崇文馆校书郎,很有名气,黄巢特意下令说“此儒者,灭炬弗燃”,这地方后来被叫做“安民巷”。

   儒家特别重视正气、浩气的培养。孟子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他学生公孙丑问什么叫浩然之气?孟子答:“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元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孟子》)

   孟子说,这种“气”是“集义所生”。所谓“集义”,就是常作应作的正义的事,象收藏家集邮集物、独裁者极权、守财奴集财一样,不懈地把“义”集起来,浩然之气就会不断“生”出来。

   历代圣贤大儒,无不正气凛然、浩气满怀。合肥包公墓有一副对联,上联就是“正气慑王侯,铡恶除奸传万世。”正气不仅慑人,还可以对包括“王侯”在内的各种人产生各种良性的影响。

   孟子说:“唯大人能格君心之非”,主要原因就在于大人仁义为怀智勇双全、充满浩然正气。(小人则相反,不仁不义,正气不足,难以得到别人的信任和尊重,故即使言之有理,也不容易让人听之而从。)

   当然大人也不是一定格君心之非的。“能”是“可能”不是“一定”。如果遇上的是昏君或暴君,大人也会无奈之何。不过,大人即使处于困境,“有言不信”,格不了昏君暴君的“心之非”,其遭受迫害的概率终究比小人“小”。正气之用大矣哉。

   困卦卦辞曰:“亨。贞大人吉。无咎”,大人困而无咎、困而不穷、“困而不失其所亨”,而且“险以悦”(危险而保持愉悦),就是因为他是贞定守正的大君子。“以刚中也”,虽然被困,不屈其志,阳刚在中,一腔正气。

   曾经有人问我,这么猖狂这么无忌惮是仗了谁的势?答以一联:图书十万为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东海一介布衣,有什么倚仗、背景和后台?我仗的就是一股气,乾元真气、孟子的浩气、文天祥的正气。这是我强烈的文化自信和道德自尊的唯一源泉。要说后台,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就是我的后台。(另外,东海追求的是中庸之道,对孔孟和历代圣贤、对中华经典充满敬畏,说狂狷或有之,说猖狂则非也,更非无忌惮。)诗曰:

   不淫富贵不移贫,自在逍遥法喜深。气养浩然天地塞,相成精进鬼神钦!

   相成精进鬼神钦,用的是《大智度论》中的一则典故:“问曰:云何名精进相?答曰:于事必能起发无难,志意坚强心无疲惓所作究竟,以此五事为精进相。复次,如佛所说,精进相者,身心不息故。譬如释迦牟尼佛,先世曾作贾客主,将诸贾人入崄难处,是中有罗刹鬼,以手遮之言:汝住莫动不听汝去。贾客主即以右拳击之,拳即着鬼挽不可离。复以左拳击之,亦不可离。以右足蹴之,足复粘着。复以左足蹴之,亦复如是。以头冲之,头即复着。鬼问言:汝今如是,欲作何等,心休息未?答言:虽复五事被系,我心终不为汝息也。当以精进力,与汝相击要不懈退。鬼时欢喜,心念:此人胆力极大。即语人言:汝精进力大,必不休息,放汝令去。行者如是,于善法中,初夜中夜后夜,诵经坐禅,求诸法实相,不为诸结使所覆,身心不懈,是名精进相。”

   很多人有怕鬼心理,殊不知鬼更怕人,尤其是正人,身上有阳刚之气,鬼根本不接近。在佛经中,鬼有“多畏”的特征。人看不到鬼,鬼却能看见人,一看到人就会吓得赶紧躲藏。在这个故事中,罗刹鬼敢招惹作为释迦牟尼佛先世的贾客主(相当于总经理),非常勇敢、非常了不起,乃鬼雄也。但由于贾客主精进力大,胆力极大,鬼不敢欺,又把他放了。2011-6-28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1/06/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