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一有故人转告来一些针对东海的恶意攻击之词,劝我拨冗回应一下。我告诉他,孔孟尚且被泼脏水,况东海乎,不回应就是我最好的回应。东海已非当年的一枭,再没兴趣打这类低级无聊之架了,更没兴趣“教育”对方----早有诗友提醒过我: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

   其实也并非故意表示鲁迅所谓的“最大的轻蔑”,只是懒得理睬、不值得理睬而已。苏轼《留侯论》说:“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东海当年对恶人恶势力固然横眉冷对,对小人也是绝不容情,遭到谎谣侮辱的时候,或攥拳而起挺身而斗,或以牙还牙破口回骂。后来长大了一些,仍喜欢冷嘲热讽,即使不予理睬,毕竟心怀愠意。而今忆及,很为过去的浅薄狭隘及轻浮羞耻,同时,也为自己不断成长进步而欣慰。

   “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是当然的,我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呢。更重要的是,近几年来,对生命的“本来面目”有了更进一步的觉悟。学者觉也,吾心为悟,觉悟,觉本性悟自心也。陈白沙说:“人争一个觉。才觉便我大而物小,物尽而我无尽。夫无尽者,微尘六合,瞬息千古,生不知爱,死不知恶,尚奚暇铢轩冕而尘金玉耶。”

   陈白沙认为,前人云铢视轩冕尘视金玉,那只是表示初学者浮云富豪的清高,真正的觉悟者于轩冕金玉原不挂怀,“尚奚暇铢轩冕而尘金玉耶?”借用陈白沙的话说,觉者对于个人荣辱漫不在乎,尚奚暇“理”攻击而“睬”侮辱耶?某种意义上我应该感谢,那些来自“较高层次”尤其是以儒家自称者的脏水,让我对这个时代环境的荒芜凶险有更深刻的认识,即使得意时也保持某种必要的冷静和警惕。

   二有句名言:一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三等人没本事没脾气,四等人没本事有脾气。有没有本事另说,东海以前脾气倒是挺大的。现在一般情况下确是没有什么脾气了,不喜欢与人争斗和随便嘲弄训斥别人了。

   当然不是完全没脾气,只是脾气针对的对象、“发”的方向不一样了,不会再为一己荣辱、为“无故加之”的污辱而发。怒,有大人之怒,有小人之怒,有圣贤之怒,有盗贼之怒。佛语云:“譬如狮子,百兽之主。为小虫吼,则为众所笑。若在虎狼猛兽中奋迅大吼,则为智人所可。”

   大人圣贤之怒,当是为国为民为天下,如狮子在虎狼猛兽中奋迅大吼。严格地讲,这不是什么脾气,而是天地正气、浩然之气,一种大无畏精神。

   文王不忍见黎民惨遭荼毒,就对纣王发过大人之怒。“《诗》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笃周祜,以对于天下。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孟子》)无论有没有机会和能力“安天下之民”,这种外王追求都应该是儒者生死以之的。

   佛教谓佛菩萨不屈不挠地宣示正道、降伏邪说、度化众生为“大无畏”,如释迦牟尼前生为萨埵太子时舍身饲虎,药王菩萨前生烧臂供佛等,均是佛教“大无畏”的表现。儒家的表现形式和方向与佛教不一样,“大无畏”精神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与黄宗羲同时代的在江南颇有影响的儒家潘平格认为,儒者应“做个天地少不得的人”,要有“大气魄大承担”,要“以天下生民为念”,救“天下大困”,他提倡的理想人格如是:

   “有豪杰之心胸,有英雄之手眼,有武夫健卒之鸷悍,有愚夫愚妇之朴实,流俗不足以入其心,势利不足以动其念,贫贱不能使之忧,患难不能使之挫,誉不能使之喜,毁不能使之怒。盖有成童之年,而浩然塞乎天地者矣。”

   潘平格又说:“世界有此豪杰,方能昌明二千年不续之圣学,方能拯救数百万涂炭之生灵,此个担子是吾性分中具足,不是外来,是人人具足,不是他能我不能。虽然,岂概责之农工商贾与下流小人,大约是吾辈事,若吾辈不担当,圣学何时明,人心何时正,生民涂炭何日止,天下太平何日见?岂不诚可哀哉痛哉!诸君子担当世界,即是担当圣学,担当圣学,即是担当世界。千古圣人,只担此担子;千古圣学,只为此担子。担上此担子,才是学问,肯担此担子,方是豪杰。”

   这两段话说得真好,特录与此自勉并与各位同仁共勉。

   三某些无故加之的非礼,正好给我一个反省的机会。孟子说得好:

   “有人于此,其待我以横逆,则君子必自反也:我必不仁也,必无礼也,此物奚宜至哉?其自反而仁矣,自反而有礼矣,其横逆由是也,君子必自反也:我必不忠。自反而忠矣,其横逆由是也,君子曰:此亦妄人也已矣。如此则与禽兽奚择哉?于禽兽又何难焉?”(《孟子离娄下》)

   至于直言指出东海思想、品德各方面的不足,只要不虚构事实,都值得欢迎和感谢。闻过则喜,闻不足则进,这也是一种勇:品德上勇于改过自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思想、学问上精益求精永不满足。

   思想异议和理论批判,无论怎么激烈放肆,无论是否如理如实,也无论善意恶意动机如何,我都不能视为诋毁侮辱。(对于某些太幼稚的批评和常识性问题,东海不能一一答复,是因为时间精力贫困,并非别的原因。)儒家讲起道理来,有时候也是很凶猛的。

   孟子说:“言人之不善,当如后患何?”(《离娄下》)很多人都理解为:说人家的坏话会有后患。连著名儒家学者杨伯峻也如此解释:“宣扬别人的不好,后患来了,该怎么办呢?”其实,这里所说的“言人之不善”,是就本性角度而言,即性恶,孟子意为:宣扬鼓吹性恶论,后患无穷。

   有朋友曾借孟子此言劝东海不要批判当政者和批评不同意见者以免招来后患,令我哭笑不得。批判执政和异端的“不好”,乃历代大儒之常,是儒家政治社会文化责任的体现。孟子一生“正人心,熄邪说,距詖行,放淫辞”,严辨人禽、义利、王霸、夷夏之别,“言人之不善”的言论多着呢,还曾斥杨墨“禽兽也”。孟子可没有丝毫乡愿气。

   清初大儒李颙曰:“正大光明,坚强不屈之谓刚,乃天德也。全此德者,常伸乎万物之上。凡富贵贫贱,威武患难,一切毁誉利害,举无以动其心。”(《四书反身录》)孟子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刚勇无双,会在乎什么个人的“后患”。2011-6-19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6/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