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金鸡三唱》有关《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的言说]
陈泱潮文集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中共与美国的不共戴天在于根本价值观的严重对立!
·军政党公务员受未来民主中国依重的条件
·对梁光烈刘亚洲等有眼光的军队将领的希望
●劝导胡锦涛转变观念书
·体制内有无建立民主同盟的可能?
·胡锦涛面临上天入地的选择
·坚持专制独裁,无异于选择自杀
·中共抗拒民主潮流势必灭亡
·爆炸声不断响彻在党政部门的启示:赶紧改弦易辙吧!
·使古老中国永远获得青春活力的革命
·应当尽人事而从天命
·胡锦涛转变观念第一要
·新闻界的可喜现象和政法系统彻底腐烂的确凿证据
·世间事往往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胡锦涛应珍惜历史机遇
·胡锦涛须深思: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如何和平转型?
·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与维稳发展的不二法门
·中共莫要“晴干不肯去,只待雨淋头”
·跟共产党走与领共产党走,在本质上有原则区别
·中国未来上、中、下三个前途
·要全方位立体地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本质定义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中共有可变性
·反对促进中共和平变革的努力是愚蠢的
·当下就打倒中共好,还是引导中共从良好?
·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谁说佛不善,谁不欢迎佛?
·中共国天翻地覆巨变在即
·官逼民反,民心思变,从良莫迟延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以唱红闹戏抗拒民主化潮流是徒劳的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中共要避免成为革命对象,只有主动变
·李继耐唯上唯利唯官,丧心病狂兜售军队私有化毒药
·军队党有化的反动性和对国家的危害
·所谓“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足的违宪言行
·中国人民有权依法起诉军贼民敌李继耐!
·为什么要向国际法庭起诉共军总政治部主任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Ⅱ?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Ⅲ?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Ⅱ?
·党军就是匪军:中共两次对中国的全面大抢劫依仗的就是党指挥枪
·千万不要为表面上的经济繁荣所迷惑!
·一切坚持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都是人民公敌
·呼吁欧美国家疏离坚持中国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
·反对军队国家化罪恶滔天
·呼吁全军将士以《军方研讨会文》为指南,积极成就军队国家化
·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希望在中国军人身上
·当今中共确如温家宝所说:不搞政改只有死路一条
·共军“人民军队”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军队国家化是历史赋予中国军人的神圣使命
·坚持党指挥枪是中国百病祸殃
·军人的觉醒是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最重要因素
●万万不可搞什么“小军委”“大战略区”
·推动民主化改革,严防军阀割据战乱(1)
·2.历史也必将证明吾今日预言的准确性
·3. 当前中国社会的客观现实:横遭二度抢劫,民心社会危如累卵
·4.和平时期沿用军区设置本已荒谬
·5.现在搞东、西、南、北、中战略区,更是荒谬绝伦
·6.传统帝王文化的严重影响,注定中国绝不能搞新的封建藩镇
·7.中共国四分五裂的魔咒
·8.尽快实行新五权民主宪政改革是中国免于四分五裂军阀割据战乱的唯一良方
· 9.陈尔晋(陈泱潮)一生致力于救世救心三件大事
·希望之声电台广播陳泱潮:陳水扁案是給中共貪官的警告
·10.中共获得永生之路抑或是遭逢短命之途的分野点
·11、陈尔晋(陈泱潮)的被扼杀,实属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和不幸
·12、结束语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一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二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三
·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全文)
◇◇◇◇◇
▲宗教救心卷
●中国宗教简介
·中国的宗教信仰简介(上)
·金鸡三唱
·佛说佛教信仰对象“如来”乃是 上帝,不能搞偶像崇拜(7图)
·《金鸡三唱》有关《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的言说
▲圣灵福音
·圣灵福音目录.1
·圣灵福音概说.2
·圣灵福音快镰刀.3
·圣灵福音新开端.4
·圣灵福音锁钥.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鸡三唱》有关《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的言说

陈尔晋(陈泱潮)


1986年丙寅秋,初识于中国昆明云南省第二监狱/2001年补识上网


跋:佛唯以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



释迦牟尼佛在著名的《妙法莲华经》中,指出佛唯以一大事因缘,方才出现于世。


是故,青阳〔过去世〕佛、红阳〔现在世〕佛、白阳〔未来世〕佛,莫不如此。


在佛教中国化最重要的经典《坛经》中,六祖惠能曾这样阐释此意:“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一大事者,佛之知见也。世人外迷著相,内迷著空。若能于相离相,于空离空,即是内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开,是为开佛之见。佛犹觉也……”

   
   ……
   

  切盼芸芸众生了悟生死存亡因果转世轮回之大义!当下,救人、救世、救心,即是救己;入世、觉己、利他、渡众,就是修行超凡出世得大解脱大自在的捷径!为当今此一大事,当尽心竭力:有钱,钱布施;有力,力布施;有口,语(《金鸡三唱》及注所宣法语……)布施,务必抓住此极其难逢难遇之机缘,建立稀世罕有之大功德,同驾慈航,共襄圣举!是为至幸!


达摩曾说:“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本《金鸡三唱》甫脱稿准备上网,2001年春,杭州雷锋塔地宫佛〔螺发髻〕(谐音: 〔乐发迹〕)舍利重现于世。一如笔者解悟《金刚经》(1986年丙寅秋)不久,1987年初夏,佛祖诞辰当日子时正,发现了扶风法门寺释迦牟尼〔指骨〕(中指之骨,取法中道指点方向之用)舍利那样,是偶然之巧合耶?或是必然之灵应?一切留待事实和时间去检验吧。但有一点却是现在就可以肯定的:


【弥勒皆大欢喜学说】《金鸡三唱》将被历史证明,是21世纪开始之际出现的、天命前定人类最重要的文献之一!随着岁月的推移,人们会日益珍视它——那怕它在当世遭到冷落、嘲讽,甚至打压与扼杀。

   

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



夏祷 文

   
   转载于http://www.epochtimes.com/gb/11/5/21/n3263703p.htm
   
   法门寺塔在二十世纪末坍塌,封藏了一千多年的佛舍利骨在佛诞日再现。法门寺地宫出土文物恰似一部历史图志,大度而浪漫的大唐风采跃于眼前。那些璀璨天真的金银器,大方严整的碑刻楷书,纯净优雅的秘色瓷,异国情调的玻璃器,在示现着神州大地上曾有过的不朽传奇。
   一千年过去了。在唐代,佛舍利骨掀起了虔信的狂潮。在这历史的断层,佛舍利骨的再现似乎是对人类文明,对人类命运沉默的昭示。被连夜雷雨冲刷坍塌,半壁擎天的法门寺塔是一条通向隐匿真相的线索。在这一切悄然变化的新世纪,在这古人信奉的灵魂翩然重返的时代,我们要如何对待其示现的无限玄机?
   
   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
   文 ◎ 夏祷 图 ◎ 向阳公益基金会提供
   
   《金鸡三唱》有关《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的言说

   
   1981年法门寺真身宝塔轰然塌陷了西南半壁,剩下半边危塔擎在空中。
   
   大唐,一个我们引以为傲的朝代。它的皇家寺院藏一枚佛真身舍利,唤作护国真身舍利。或许,对于唐朝,对于佛法,我们得从另一角度思索。世上唯一一枚佛舍利指骨在一个神奇的时刻出土,使人深深忆念2,500年前行走在人世的佛陀,以及他向世人开启的密旨。

1. 半壁擎天的古塔

   
   1981年,接连十多个风雨夜后,在狂风、闪电和雷鸣中,竖立在关中平原上的法门寺真身宝塔轰然塌陷了,剩下半边危塔擎在空中。塔内千年来藏的古老佛经、佛像纷纷从天上坠落,塔的土壁坦露出来。对于世代生活在塔下的百姓,这座古塔统领着八百里秦川,如今塔的半壁残垣高举向天,似乎预示着什么,叫人寝食难安。
   
   历史上,法门寺塔有着浓烈的传奇色彩。佛舍利骨如何来到中土,又如何散落四方,史实中交错着传奇,真假难辨。一说秦始皇四年,西域沙门僧释利房等18人捧 19份真身舍利来到中土。由于时势险恶,释利房等人匆匆埋舍利于地下后分道而行,埋舍利的地方成为圣冢。日后在圣冢上建起的,便是著名的法门寺塔。
   
   1981年,中国才从文革十年噩梦中醒来,正待从废墟中重整出发,顾不上这古塔。半壁古塔擎天,塔脚下,土堆里埋着碎砖石、残破的经卷倒在风里雨里无人过问。宝塔村村民再也不能忍受了。他们四方奔走陈情,要求修塔:“在很早的时候,我们的祖辈见宝塔倒了,也曾上书朝廷,并拿出家财修建宝塔。”写信的,正是四百多年前在明代化缘修塔的党万良之后代。
   
   1987年,法门寺塔开始重建。扶风县老百姓挽起袖子,一砖一瓦拆下了半壁古塔,露出地基。在清理唐代、明代塔基时民工发现一块汉白玉石板。透过石板裂开来的缝隙望下去,巨大的深穴中浓雾缥缈,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只见看不分明的器物上一片金碧辉煌,有若灿烂的霞光。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地宫?”人们沉醉于眼前的景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地宫透过裂开的石板缝显像,这埋藏了千年的宝藏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秘密。如何找到通向地宫的门只是时间问题。

2. 大唐佛教图景

   
   法门寺地宫最后一次开启是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懿宗驾崩不久,送佛骨出长安的仪式从简,远比不上当初迎佛骨的盛况。然而佛骨一路出城,长安城仕女老者夹道送别,人们握手对彼此说:“六十年一度迎真身,不知再见又是什么时候?”说着伏首呜咽,如送亲人。
   
   这是藩镇割据,日薄西山的晚唐,盛极一时的大唐早已失控。人们流露的哀凄预示了一个朝代风雨欲来的覆亡。接踵而来的连年战乱中,地宫被遗忘了,它的石门再也没有开启。随着时间的流逝,地宫越来越遥不可及,像是一个久远的神话,人们甚至不能确信它是否存在。
   
   法门寺在唐代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以道教立国的李氏唐朝同时给予佛教最高的尊崇。玄奘取经回长安时,太宗曾命丞相率百官出城恭迎,并为他举办大道场。永徽二年,高宗建大雁塔以藏玄奘远道取来的佛经、舍利。淡雅的大雁塔蹲踞在长安城,七到九世纪亚洲的文化商贸中心。大街上,马车、丽人奔踏疾行,百姓骑驴挑担奔走,塔俯视着这一切,而赋予塔重量的,是万里外取来的梵文经藏和圣物舍利。
   
   佛教在大唐弘传,佛寺高僧一时权重倾国。同时,佛教艺术也达到了顶峰。工匠挥起彩笔、凿子,在敦煌、龙门石窟中刻画下动人心弦的瑰宝,为一整个时代虔信的心灵作证。佛像造像和唐朝雍容大度的美学结合,呈现了宗教艺术的至高境界。
   
   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唐朝无疑是许多人最心仪的朝代。然而在提到使人自豪的唐朝时,人们往往忽略了佛教在大唐展现的叫人惊艳的华彩及其刻下的历历铭记。促使雕版印刷术在唐代蓬勃发展的一个首要原因是佛经、佛像的大量需求。而目前所知最早的雕版印刷书册不是华美的诗词或儒家经典,而是当时百姓虔心诵读的《陀罗尼经》。
   
   唐代典丽的宫廷乐舞融合了中亚文化、佛教乐舞与中原文化,如〈苏合香〉是天竺传来的礼佛舞,而〈霓裳羽衣曲〉则是玄宗改编自天竺传入的法曲〈婆罗门曲〉,结合了道家的仙境变化而成。唐代的僧人参与了乐舞的创造和演出,佛教音乐渗透入世俗音乐中,两者密不可分。在宗教的功能外,唐代寺庙也是民间娱乐的场所。唐宫廷和寺院举办公开竞赛,由不同画派的画师绘制同一题材作品,是当时的一大盛事。
   
   唐诗中,歌咏寺庙香烟,参悟佛法修行的多不胜数。“不知香积寺,数里入唐枫。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王维《过香积寺》)林间水畔的寺庙点缀着唐人的风景、诗歌,契入唐人的生活和心境。
   
   《金鸡三唱》有关《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的言说

   
   盛装仕女图,节憨太子墓出土。
   
   在举国为华词丽藻癫狂,奔放不羁的唐朝进入衰颓的中晚期之后,不立文字,强调顿悟和直觉的禅宗独树一帜,形成了意境独具的美学。在唐代丰富的佛教图景中,弃一切言说,于生活中悟道的禅宗添了一袭野趣的色彩。
   和如今多被视为偶像崇拜,形象或过于僵化,或偏向于救世济人的现代佛教相比,佛教在大唐展现的磅薄气度,所成就的深邃美感不可同日而语。当佛法无边的渗透力全幅展现,不但一扫佛教的刻板印象,并把佛门之奥义展现得殊美而动人。

3. 迎佛骨:神圣与癫狂

   
   与大雁塔遥相呼应,长安城外三百里竖立着古老的法门寺塔。由于塔下供奉的一环释迦牟尼佛舍利指骨,法门寺成为唐代佛教重镇,和唐代皇室渊源深远。
   
   《金鸡三唱》有关《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的言说

   
   佛指真身舍利灵骨。
   
   公元618年,隋朝大丞相李渊改成实寺为法门寺。同年,李渊在长安称帝,国号唐。其子秦王李世民平定叛军时曾到法门寺还愿,并在寺中挥墨写下“世途亟流易,人事殊今昔。长想眺前踪,抚躬聊自适”的诗句(《经破薛举战地》)。即位后,太宗在昔日战场上建七座寺庙以安慰亡灵,意在“变焰火于青莲,易苦海于甘露”(〈为战阵处立寺诏〉)。
   贞观五年,太宗命刺史张德亮开塔启奉佛舍利骨,是唐代第一位迎奉佛骨的帝王,开唐代八位帝王七度迎佛骨的先河。之后,法门寺建24院,佛舍利指骨被命名为护国真身舍利,全盛时期有上万僧人护守。法门寺成为皇家寺院,中宗及皇后韦氏、长宁公主曾下发入塔以身供佛,表示了唐宗室对佛陀至高的虔敬。
   
   唐代迎佛骨在史上赫赫有名。宪宗时,韩愈因写〈迎佛骨谏〉而遭致的厄运更使得迎佛骨备受争议。苏鹗《杜阳杂编》上记述懿宗迎佛骨时举国若狂的景象。一路上百姓跪地顶礼膜拜,或弹奏琵琶鼓乐,或献香献果,城里扎起了一座座奢华的棚子、数不尽的玉树金池,豪族把马车、彩楼装点得富丽堂皇。一路上宫乐、两旁的民乐飘飘,长安城仕女老少倾城而出,街上水泄不通。
   
   《金鸡三唱》有关《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的言说

   
   跪拜俑,唐李宪墓出土。
   
   大队人马在禁卫军兵仗的引领下浩荡前进,旌旗飘扬,上百斛珊瑚、玛瑙、珍珠缀的上万幡幢、幡伞款款移动,一匹匹骏马踏蹄,穿袈裟的高僧庄重地举步。病重的懿宗危颤颤来到安福寺顶礼,自语:“生见佛骨,死而无憾”,说着老泪盈眶,泣下沾臆。
   庄严的人马穿过城池,百姓沿街跪了一地。一个兵卒把左臂砍下献给佛,一步一跪拜,血流满地。百姓伏地以手肘前行,有人啮指截发,有僧人把艾草盖在头顶上焚烧。极度的虔敬和纷乱而奢华至极的俗世气氛混杂,使得迎佛骨的过程沸沸扬扬,惹人物议。
   
   懿宗在迎佛骨后不久驾崩,数月后,僖宗将佛骨送回法门寺。这便是唐朝最后一次迎佛骨,也是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佛真身舍利和地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