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陈维健文集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中共九十周年到来之际,最重要的政治讯号无疑是“红歌唱进了中南海”。唱“红歌”就是政治复辟,回到毛泽东的时代。
   
   当今中国社会因着中共权贵利益集团,对国家、民间资源、财富的贪脏枉法,巧取豪夺,使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群体抗争频发,个体暴力反抗窜升,维稳经费超越军费开支。但对此胡温政权除出镇压以外,束手无策。“北京奥运”“上海世博”芸花一现,除了烧掉大把的银子,过了一把大国崛起的瘾以外一无所获。社会矛盾更为尖锐,老百姓从愤而自杀,到杀警炸政府,已是“时日曷丧,我与汝皆亡”。虽然政府大局尚能控制,但是政权的合法性却在流失,政权已危如垒卵,崩溃在即。然而在此危局之中,中共一筹莫展,一帮误国庸才,围着三驾疲惫不堪的马车,胡锦涛铁青着脸无以为计,坚持着自己也不相信的“和谐社会”。吴邦国冥顽不灵咬着牙齿一句话,“中国不搞西方民主制”。温家宝到是别开生面,说民主、讲自由、谈尊严,但只说不做,到是落下个影帝的称号。面对这样一个无所作为,得过且过,坐以待毙的中央政府,各地封疆大臣,鞠着屁股敛财捞钱,无恶不作,制造大量的冤案、血案,逼迫民众造反,每年十几万起的群体事件全都是由他们一手制造出来的。于此同时转移钱财,妻妾子女,留学的留 学,移民的移民,都 作好了逃亡的准备。唯独地处西南重庆的薄熙来贪敛之际,别具一格,通过“唱红打黑”,把自己的小朝廷经营得有声有色。

   
   “唱红打黑”是什么样的东西,用新左派代表人物张宏良先生的话来说“我们在唱红歌中,能找到劳动的自豪、找到青春的理想,找到生活的激情,找到生命的价值,找到祖国的归属,找到民族的认同”。这样的感觉如果不是张先生自作多情,那么就是另有图谋。“唱红打黑”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记忆起“文革”的惨痛。“文化大革命”,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知之甚少,但对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特别是知识份子,“当权派”是心有余悸。“文革”之残酷薄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薄熙来的老子薄一波被红卫兵打得断了三根肋骨,薄熙来还不得不在他老子身上再踏上一只脚,以示划清界线。如此残酷的“文革”,薄熙来竟然当作问鼎中南海,拯救共产党的法码。十年文革是一场旷古未有的浩劫,十亿人民被 卷入到疯狂的政治运动中,且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屋不遮雨,国民经济推到无以生存的边缘。党政机关被砸烂,干部当权派被打得七损八伤,知识份子更是被整得气如游丝,成了苟延殘喘的贱民。文革中共是有定论的,“四人帮”的案是不能翻的。但是时过境迁,胡温政权病急乱投医,把“唱红打黑”当作救党法宝迎进了中南海。“唱红打黑”是一副毒药,薄熙来想当毛皇帝二世,司马昭之心是路人皆知,一当他成为伟大领袖薄主席,也弄出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来,那可是让胡温政权吃不了兜着走的。当年毛利用人民对当权派的痛恨,成就了他权力的巅峰。现在人民对贪官的痛恨的程度已不是当年对“走资派”的光景,已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薄熙来只要真收拾起这帮贪官来,必定为民所拥护,中南海的大权也是垂手可得。因此,“唱红打黑”对贪官员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但是“唱红打黑”再恐怖对于共产党来说,也没有比失去政权来得恐怖。只就是中共官员对毛泽东至今仍然爱恨交织的原因。他们吃过毛的苦,但更多的是享受毛的福,只要政权仍在共产党手里,今天被 打倒了,明天依然有翻身的日子,我不行了,还有子女在。哪 怕是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再受“二遍苦,遭二茬罪”也在所不惜。因此对薄熙来怀有戒心,对“唱红打黑”别有看法的胡温中央,也不得不把“唱红打黑”迎进了中南海,形势比人强,救党要紧。
   
   中国老百姓造反,从来都是仰仗英雄人物,只要英雄还没有出现,造反就形不成气候,从刘邦,朱元璋到洪秀全,从孙中山到毛泽东,百姓只认那种嗜血挥刀动枪的人物。即使在二十一世纪民主时代的今天,依然没有改变这样的情结。他们痛恨当政者,希望有英雄为他们出头,有青天为他们作主,恨不得英雄带着他们杀进京城,恨不得青天提起铡刀斩了那些贪官污吏。薄熙来充分地利用了老百姓的仇恨,把山城重庆搞得风生水起。借几颗黑老大头,揣几个贪官污吏的身家性命,让百姓唱红歌为共产党喊万岁,希图为政权重续法统,为党重树形象,从而开始他的政治北伐。薄书记北伐手里拿着两把刀,一把刀是利用人民对社会的不满 ,杀的是权贵政治路线,经济私有化道路,邓、江、胡所实行的路线根本上背叛了共产党的基本教义,确确实实与马、列、毛的经典相违背的。因此挥舞这把刀,所有的理论都是现成的,从马、列、毛的经典中随便拿几句就可以砍,就可以杀,但是要砍出血来就不是那么地简单,权贵者都是当今共产党的实权人物,哪里容得你砍杀。“文革”给中共官员最大的教训之一,就是千万不要相信什么狗屁马列,老子打天下,坐天下,千里求官为的是发财,今朝有酒今朝醉是人生的信条,薄家父子也是“朱门酒肉”,多的是一份政治野心。因此,以贪杀贪,真要砍起来必是鱼死网破。薄的这一把刀虽挥舞的虎虎生风,但是除出文强这颗头外,只有刀光而无血影。另一把刀是利用党官对民主制度的害怕,杀的是现代民主法治普世价值。这把刀一出鞘,就把重庆城杀得昏天黑地,连公检法联合办公,栽脏审判律师都 来了。这把刀是真杀真砍,把文革千万人性命换来的一点点法制全杀了。于此同时左派旗舰“乌有之乡“密切配合,对“八九”以来一息尚存的民主思想大打出手,今天要起诉这个,明天要法办那个,不是污为汉奸,就是指为走狗,连温家宝坐而论道,光说不练的民主、人权言论都不放过,直指温家宝为“千古兴亡,亡于一相”。但毕竟时代 不同了,有贺卫方这样的律师群体,敢于公开交板,有辛子陵,茅于轼这样的共产党人愤而投书。而今日之百姓也非昔日之百姓,从把青春献给党,又被党始乱终弃,再到血汗积累起来财富,一夜间成了共官的私有财产,改革开放的利益全部进了权势者的腰包,而自己成了一无所有的贱民。这样一种受骗之愤,夺财之恨,哪里是唱几首红歌就可以被忽悠,就可以找到“自豪、理想、激情、价值、归属、认同”的。残酷的现实早就让百姓认清了一个道理,只要是共产党领导,无论喊什么口号,打什么旗号,玩什么花招,万变不离其宗老百姓总是苦,这就是元朝诗人张养浩的“亡百姓苦,兴百姓苦”。当然作为弱势群体的百姓,依然有着传统的英雄情结,但在信息的流通的时代也不会象当年那样愚不可及。他们盼英雄,但不会把英雄当真英雄,他们盼青天,不会把青天当真青天。打黑帮杀贪官当然拍手,唱红歌自然高兴,政府出钱我们出力,不亦乐乎!但毛时代那种忠是想要也没有了,因为毛已走下了神坛,当大救星的毛走下神坛后,还有谁能走上神坛呢?
   
   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提到:“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出现两次,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想想当年的袁世凯称帝,八十一天就一命呜呼了,手握重兵的袁世凯尚且如此,薄的下场又会好到那里去。袁世凯称帝为何不果,反误了卿卿性命,因为时代已经不同了,在政治上可能出现覆辟,但国体上是再难回到帝制。今日薄熙来之流毛泽东的红朝遗民,他们可以“唱红打黑”上骂民主,下煽民众,语无伦次,似巅若狂,其丑无比。当然作作秀,演演戏尚可,但真要在中国的土地上再来一次“文革”,其结果是薄也成不了毛二世,薄也救不了共产党,因为“唱红打黑”根本上与现代政治文明和普世价值相违背的。它只能是共产政权在垮台前一场闹剧,中共政治上的回光返照。当中共九十周年来到之际,共产党只有丢掉红色江山千秋万代的幻想,不要图谋垂死挣扎。你们需知你们所作所为均与民心向背,是站在历史潮流的对立面。你们不管如何抗拒,国家终要得到民主,人民终要得到自由。你们应痛下决心,舍一党之私,顺民心应潮流,开创民主政治,象当年满清皇朝一样,写出一篇隆裕太后的“逊位书”:“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用是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之全国,立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如此,不但是十三亿人民的大幸,也是八千万中共党员的大幸。君不见渔阳鼙鼓的动地之声已到了北京城头,几万访民大军在皇城根下摇旗呐喊,中国的形势已经是时不我待了。
(2011/06/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