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陈维健文集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中共九十周年到来之际,最重要的政治讯号无疑是“红歌唱进了中南海”。唱“红歌”就是政治复辟,回到毛泽东的时代。
   
   当今中国社会因着中共权贵利益集团,对国家、民间资源、财富的贪脏枉法,巧取豪夺,使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群体抗争频发,个体暴力反抗窜升,维稳经费超越军费开支。但对此胡温政权除出镇压以外,束手无策。“北京奥运”“上海世博”芸花一现,除了烧掉大把的银子,过了一把大国崛起的瘾以外一无所获。社会矛盾更为尖锐,老百姓从愤而自杀,到杀警炸政府,已是“时日曷丧,我与汝皆亡”。虽然政府大局尚能控制,但是政权的合法性却在流失,政权已危如垒卵,崩溃在即。然而在此危局之中,中共一筹莫展,一帮误国庸才,围着三驾疲惫不堪的马车,胡锦涛铁青着脸无以为计,坚持着自己也不相信的“和谐社会”。吴邦国冥顽不灵咬着牙齿一句话,“中国不搞西方民主制”。温家宝到是别开生面,说民主、讲自由、谈尊严,但只说不做,到是落下个影帝的称号。面对这样一个无所作为,得过且过,坐以待毙的中央政府,各地封疆大臣,鞠着屁股敛财捞钱,无恶不作,制造大量的冤案、血案,逼迫民众造反,每年十几万起的群体事件全都是由他们一手制造出来的。于此同时转移钱财,妻妾子女,留学的留 学,移民的移民,都 作好了逃亡的准备。唯独地处西南重庆的薄熙来贪敛之际,别具一格,通过“唱红打黑”,把自己的小朝廷经营得有声有色。

   
   “唱红打黑”是什么样的东西,用新左派代表人物张宏良先生的话来说“我们在唱红歌中,能找到劳动的自豪、找到青春的理想,找到生活的激情,找到生命的价值,找到祖国的归属,找到民族的认同”。这样的感觉如果不是张先生自作多情,那么就是另有图谋。“唱红打黑”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记忆起“文革”的惨痛。“文化大革命”,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知之甚少,但对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特别是知识份子,“当权派”是心有余悸。“文革”之残酷薄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薄熙来的老子薄一波被红卫兵打得断了三根肋骨,薄熙来还不得不在他老子身上再踏上一只脚,以示划清界线。如此残酷的“文革”,薄熙来竟然当作问鼎中南海,拯救共产党的法码。十年文革是一场旷古未有的浩劫,十亿人民被 卷入到疯狂的政治运动中,且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屋不遮雨,国民经济推到无以生存的边缘。党政机关被砸烂,干部当权派被打得七损八伤,知识份子更是被整得气如游丝,成了苟延殘喘的贱民。文革中共是有定论的,“四人帮”的案是不能翻的。但是时过境迁,胡温政权病急乱投医,把“唱红打黑”当作救党法宝迎进了中南海。“唱红打黑”是一副毒药,薄熙来想当毛皇帝二世,司马昭之心是路人皆知,一当他成为伟大领袖薄主席,也弄出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来,那可是让胡温政权吃不了兜着走的。当年毛利用人民对当权派的痛恨,成就了他权力的巅峰。现在人民对贪官的痛恨的程度已不是当年对“走资派”的光景,已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薄熙来只要真收拾起这帮贪官来,必定为民所拥护,中南海的大权也是垂手可得。因此,“唱红打黑”对贪官员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但是“唱红打黑”再恐怖对于共产党来说,也没有比失去政权来得恐怖。只就是中共官员对毛泽东至今仍然爱恨交织的原因。他们吃过毛的苦,但更多的是享受毛的福,只要政权仍在共产党手里,今天被 打倒了,明天依然有翻身的日子,我不行了,还有子女在。哪 怕是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再受“二遍苦,遭二茬罪”也在所不惜。因此对薄熙来怀有戒心,对“唱红打黑”别有看法的胡温中央,也不得不把“唱红打黑”迎进了中南海,形势比人强,救党要紧。
   
   中国老百姓造反,从来都是仰仗英雄人物,只要英雄还没有出现,造反就形不成气候,从刘邦,朱元璋到洪秀全,从孙中山到毛泽东,百姓只认那种嗜血挥刀动枪的人物。即使在二十一世纪民主时代的今天,依然没有改变这样的情结。他们痛恨当政者,希望有英雄为他们出头,有青天为他们作主,恨不得英雄带着他们杀进京城,恨不得青天提起铡刀斩了那些贪官污吏。薄熙来充分地利用了老百姓的仇恨,把山城重庆搞得风生水起。借几颗黑老大头,揣几个贪官污吏的身家性命,让百姓唱红歌为共产党喊万岁,希图为政权重续法统,为党重树形象,从而开始他的政治北伐。薄书记北伐手里拿着两把刀,一把刀是利用人民对社会的不满 ,杀的是权贵政治路线,经济私有化道路,邓、江、胡所实行的路线根本上背叛了共产党的基本教义,确确实实与马、列、毛的经典相违背的。因此挥舞这把刀,所有的理论都是现成的,从马、列、毛的经典中随便拿几句就可以砍,就可以杀,但是要砍出血来就不是那么地简单,权贵者都是当今共产党的实权人物,哪里容得你砍杀。“文革”给中共官员最大的教训之一,就是千万不要相信什么狗屁马列,老子打天下,坐天下,千里求官为的是发财,今朝有酒今朝醉是人生的信条,薄家父子也是“朱门酒肉”,多的是一份政治野心。因此,以贪杀贪,真要砍起来必是鱼死网破。薄的这一把刀虽挥舞的虎虎生风,但是除出文强这颗头外,只有刀光而无血影。另一把刀是利用党官对民主制度的害怕,杀的是现代民主法治普世价值。这把刀一出鞘,就把重庆城杀得昏天黑地,连公检法联合办公,栽脏审判律师都 来了。这把刀是真杀真砍,把文革千万人性命换来的一点点法制全杀了。于此同时左派旗舰“乌有之乡“密切配合,对“八九”以来一息尚存的民主思想大打出手,今天要起诉这个,明天要法办那个,不是污为汉奸,就是指为走狗,连温家宝坐而论道,光说不练的民主、人权言论都不放过,直指温家宝为“千古兴亡,亡于一相”。但毕竟时代 不同了,有贺卫方这样的律师群体,敢于公开交板,有辛子陵,茅于轼这样的共产党人愤而投书。而今日之百姓也非昔日之百姓,从把青春献给党,又被党始乱终弃,再到血汗积累起来财富,一夜间成了共官的私有财产,改革开放的利益全部进了权势者的腰包,而自己成了一无所有的贱民。这样一种受骗之愤,夺财之恨,哪里是唱几首红歌就可以被忽悠,就可以找到“自豪、理想、激情、价值、归属、认同”的。残酷的现实早就让百姓认清了一个道理,只要是共产党领导,无论喊什么口号,打什么旗号,玩什么花招,万变不离其宗老百姓总是苦,这就是元朝诗人张养浩的“亡百姓苦,兴百姓苦”。当然作为弱势群体的百姓,依然有着传统的英雄情结,但在信息的流通的时代也不会象当年那样愚不可及。他们盼英雄,但不会把英雄当真英雄,他们盼青天,不会把青天当真青天。打黑帮杀贪官当然拍手,唱红歌自然高兴,政府出钱我们出力,不亦乐乎!但毛时代那种忠是想要也没有了,因为毛已走下了神坛,当大救星的毛走下神坛后,还有谁能走上神坛呢?
   
   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提到:“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出现两次,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想想当年的袁世凯称帝,八十一天就一命呜呼了,手握重兵的袁世凯尚且如此,薄的下场又会好到那里去。袁世凯称帝为何不果,反误了卿卿性命,因为时代已经不同了,在政治上可能出现覆辟,但国体上是再难回到帝制。今日薄熙来之流毛泽东的红朝遗民,他们可以“唱红打黑”上骂民主,下煽民众,语无伦次,似巅若狂,其丑无比。当然作作秀,演演戏尚可,但真要在中国的土地上再来一次“文革”,其结果是薄也成不了毛二世,薄也救不了共产党,因为“唱红打黑”根本上与现代政治文明和普世价值相违背的。它只能是共产政权在垮台前一场闹剧,中共政治上的回光返照。当中共九十周年来到之际,共产党只有丢掉红色江山千秋万代的幻想,不要图谋垂死挣扎。你们需知你们所作所为均与民心向背,是站在历史潮流的对立面。你们不管如何抗拒,国家终要得到民主,人民终要得到自由。你们应痛下决心,舍一党之私,顺民心应潮流,开创民主政治,象当年满清皇朝一样,写出一篇隆裕太后的“逊位书”:“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用是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之全国,立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如此,不但是十三亿人民的大幸,也是八千万中共党员的大幸。君不见渔阳鼙鼓的动地之声已到了北京城头,几万访民大军在皇城根下摇旗呐喊,中国的形势已经是时不我待了。
(2011/06/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