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阿鲁
[主页]->[百家争鸣]->[阿鲁]->[只有暴政 没有暴民]
阿鲁
·其实,民运的最大致命伤是来自自身的人格缺陷
·当务之急是;造册
·只有暴政 没有暴民
·只说几句话
· 可用之法
·只有公平才有和平
·随想
·略谈郭文贵
·上推特逾一月,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暴政 没有暴民

   
    几千年封建专制的残酷压榨,使得一波波起义,此起彼伏,一伙伙反抗,延绵不绝。 这些揭竿而起的反叛‘暴民’们,就他们的心理本性来讲,他们就真地愿意与官府作对,窜州流府, 烧杀掳掠吗?
    非也。
   
    梁山,是没有人真愿意上去的,实乃官府所逼。 情势所迫才落草为寇的。 这些杀富济贫,打家劫舍的天罡星地煞星们,他们所追求的无非是出一口鸟气,求一份公道而已。 他们所尚义的‘替天行道’,也绝非是矫情饰作,实为是他们直接的心理写照和情感渲泄。

    至于明末的李闯王、清末的太平天国,甚至,包括被人所诟病的义和拳,也无一不是官逼民反的重复证例。 这些‘暴民’生于乡闾,耕于田间,老实巴脚,秉性拙憨。 然而,义旗一举,他们即头生反骨,烧杀掳掠。 何也?
    政荷吏酷,专制压榨之罪也。
    其实,中国的‘暴民’,还是远逊于欧洲的‘暴民’的。 毛泽东如此之狂狷,也只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 也只是‘拉下马’而已。 而欧洲的暴民,干脆就把皇帝 —— 查理一世和路易十六,直接就送上了断头台。 可以想见, 铡刀高起,君王引颈,‘喀嚓’一声,身首异处,血溅肉斫。——其暴也惨,其情也烈。 然而,这些造反者们真的是天性凶残,嗜杀成性吗?
   
    ——全人类的心都是相通的: 压之越深,反之越烈,虐之越酷,暴之越绝。 我们不应去荷责历史,在当时的历史条件和历史局限下,这昭示正义的‘喀嚓’之声,实是最得人心的绝响,最富道义的裁决。
    暴民是暴政的派生。
    所谓‘政通人和’;即是政‘通’了,人才能‘和’。反之,政不通,不就是人不和了吗?更进一步,政虐,不就是人也暴了吗?暴政与暴民,互为因果。没有无源之水,也没有无本之木。施暴政,又想让人家‘和谐’之;施酷法,又想让人家‘安定’之,天下哪有这样的馅饼?
    武王伐纣,人民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桀纣出逃,人们如弃敝履,击而鼓噪…… —— 暴民乎?顺民乎?造反者们的瞬间之万变,可谓史鉴天地,鬼神惊惮。
   
    人类的几千年的动荡历史,反反复复地验证了: 作用与反作用,不仅仅是物理学上的经典之律,也同样是历史、社会、政治关系中的一条铁律。 政,乃正也,从政以正,百鸟朝凤, 从政以暴, 《汤誓》以昭; —— ‘时日曷丧,予与女偕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
    当人们愿意与暴政暴君,一起灭亡的时候,这个政权还能再持续地维持下去吗?杨佳袭警,玉娇杀官,以及那些一呼百诺的群体事件,跟古今中外的‘暴民’是一脉相承的。 他们的暴烈之举,既预示了这个政权所必然的坍塌崩溃之势,也印证了在专制残暴的统治之下,只有暴政、刁政、愚政, 而没有暴民、刁民与愚民。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Friday, April 16, 2010 略有修改
(2011/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