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艾鸽文集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7回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0日 来稿)
   
   第117回:囚火焚烧九死一生 靡日不思其情可悯

   
   
    词:鹧鸪天
    花惨梦愁添焚蒸,晚眺不见日月痕。
    落英如雪飘几许,离云似霜满铁门。
   
    生难存,死不成。一寸时光一寸情。
    昔日怜芳心无悔,明夕葬玉难觅人。
   
    活灵:光
   
    斜阳西去,云帆远弛。转眼人成阶下囚。披云来往,偶尔有风声潇潇扫过,怯晚丛寒,度时如年。铁屋孤韵,与谁人鲜恨?在看守所里,一个政治犯,与一堆死刑犯关在一起,其可怖不言而喻。那一张张恐怖的脸面,就如被关在动物园里。我与他们几乎没有话语,如同羊无法和群兽沟通。
    这一天下午二时半左右,人们习惯疲惫地东靠西歪着,也许等死就是这副表情,麻木得象一堆砧板上的肉。
    突然,睡板一片地燃烧了起来,这在监狱中是极其罕见的。不到20个平方的监室,大半面积是15、6个人的睡铺,那木板是易燃品,几秒钟之内就卷起熊熊火焰,人们紧张得脸都扭曲了。
    我,一个文弱书生,自然地被逃生的人们往前面抛,他们希望我能象肉墙一样最先抵挡一阵子。我眼见火舌向我舔来,那一瞬间,我彻底绝望了!身后是个个凶气逼人的、不可妥协的“汉子”!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死亡到来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想到外面那些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们,唯愿他们不要遭受厄运!我闭上眼睛,只说了一句:“爸爸,妈妈,你们白养我了!”
   
    而不可思议的奇迹却发生了!
    监室通往后面天井的铁门,这天下午居然没有锁死。人们往后挤的时候,发现铁门一碰就开了!天井约8个平方,有淋浴设备,是每天下午一点到两点“放风”场地。人犯们在几秒钟内就挤进了天井里,我也不知被谁拉了一把,绝处逢生。我清醒过来后,发现他们还吓得呆若木鸡,就叫道:“快,接水灭火!”几分钟后,囚火被扑灭了,而睡板全部被烧光了。
    我惊魂未定。所有的人都否定他们曾经在睡板上抽烟。这是非常忌讳的。一般来说,每进来一个人犯,经过“升堂”,早已经背熟“监规”。睡板上有一些漏洞,墙角边也有漏洞,掉进一个烟头,就可能燃起大火。更奇怪的是:睡板被烧光了,监狱方居然没有追究任何人的责任!难道事先有预谋?!
   
    南云点缀当夜,幽香灭尽,余韵欲生。我一直睡不着,我在想:这场火是否是针对我而来的?一狱警曾经说过:抓到涉《告人们书》的人,有的高官恨不得打死我!傻瓜都能想到:如果通往天井的门被锁死,囚火再晚一分钟被扑灭,第一个被烧死的必定是我。那把烟头扔进睡板上漏洞里的人是谁呢?有两种可能:顶窗的巡逻道上,狱警见人们不注意,把烟头顺墙角扔了下来。另一种可能,就是里应外合,监头狱霸已经和外面的人串通好了,寻机作案。那为什么通往后面天井的铁门会没有锁死,据同监的人说:这是从来没听说过的“失职”。或许,有一个同情我的狱警,事先得到风声,故意放我一条生路。扑朔迷离,说不清,道不明。望铁窗沉默无语,抚石壁无任回应。我不寒而栗眸波涌动着,长叹一声:“天不灭我也!”默默而言:假如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要书写历史。铁壁黯淡了下来,这世界又度过了何等冷酷的一天。
   
   
    有诗为证:
    无解楚云浑依旧,
    行善何落欲断休。
    眼底盈波与秋期,
    地域深处留芝手。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1/06/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