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文集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5回
   
   
    第115回:宫廷政变紫阳辞职 北京戒严民情沸腾

   
   
    词:水调歌头
    自由几时有,古今无人言。纵然多少天子,枉然称圣贤。
    卧看仙鸥西去,收尽柳浪迷烟, 不胜云峦寒。
    心游万壑谷,情发千霄间。聚广场,改历史,学人翩。
   
    宫廷黑幕,谁遣愁来如长眠。
    史有指鹿为马,今有以人划线,一手竟遮天。
    夜将阑处问,阳春是何年。
   
    活灵:光
    愁城正关情,暮云连天澄。柳丝不知劫,依约伴莺声。北京。天安门广场。已经成为中国民主潮流的峰巅。那一声不吭的金水河,及人民大会堂的圆柱,都发呆漠然。淋浪淡墨,而这里的人们明白,中国几十年的多次大灾难,几千万条生命,难道还不证明体制需要改革吗?来自全国470多所大专院校的学生,来到这里,要发出时代的最强音!天安门广场绝食学生已有617人被送至医院和急救中心抢救,留院治疗247人。中国红字会的急救车不停地驶向天安门广场,揪心的鸣笛声击碎了全国人民的心。以北京市民和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声援团每天以百万人次出现在广场。学运之声广播站播出包遵信、严家其、王军涛等人的《我们知识界的宣言》:绝不背叛爱国学生所开拓的争取民主的事业,绝不以任何借口为自己的怯懦开脱,绝不再重复以往的屈辱,绝不出卖自己的良知,绝不向专制屈服,绝不向80年代中国的末代皇帝称臣。王军涛主持召开了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这是学潮后首都知识分子的的大联合。而当局的顽固势力一次次破坏了本来有希望的对话。不答应学生的任何实质性的建议。邓小平扮演起垂帘听政的角色。
   
    北大、北师大等校部分教师贴出《倡议全体教师罢教》大字报。戴晴等12位知识界人士向绝食学生宣读他们的《我们对今天局势的紧急呼吁》,表示这是一场 “爱国民主运动”,“将开创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政治多元化、民主化潮流的新纪元。” 5月15日,首都知识界大游行在天安门广场,在纪念碑的西北角坐下。王鲁湘宣读了《五.一六声明》,严家其、包遵信、徐刚(诗人)、郑义(《老井》作者)等人对绝食学生发表演讲。郑义在演讲中说:今天,首都的知识界代表整个中国知识界走到了街头,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第一次站起来了!所有参加绝食的同学们,所有参加这次伟大爱国民主运动的同学们,你们是我们的老师。是你们教育了我们,使我们站起来了,我们跟着你们走!“北大教师后援团”负责人张炳九、袁红冰等宣读了《北大教师就目前局势告全国同胞书》和朱德熙等十位教授签名的《紧急呼吁书》,要求当局“肯定这次学潮是爱国的、民主的行动,不是动乱”。 在北大三角地召开“中国知识界新闻发布会”。郑义宣读了有巴金、艾青逾千名知识分子联署的《五.一六声明》:“面对当前的学生运动,党和政府的某些领导人是不够明智的”,“将极可能把一个很有希望的中国引向真正动乱的深渊”。 严家其、包遵信等人联名发表《五一七宣言》,矛头直指邓小平,“清王朝已灭亡76年了,但是,中国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老人政治必须结束!独裁者必须辞职!” 刘晓波在日本转机回国,后组织了四人绝食团。知识界游行的标语有: “卫星已上天堂,民主仍在地狱”,北大教授的背上写着:“向我开炮!”
   
    赵紫阳在内部会议上批评陈希同:“谁批准你使用文革语言了!”(指北京日报的社论中提出: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不管资格有多老,职位有多高,都要拉下马!” 赵紫阳还批评江泽民对上海导报事件“处理不当,把事情搞糟了,搞被动了!”
   
    飘零无复自由梦。宫廷春寒重。在赵紫阳身边的定时炸弹终于爆炸了!有两个关键细节:赵紫阳访问朝鲜时,李鹏和陈希同抢先向邓小平歪曲汇报学潮情形,导致邓小平表态,形成4.26社论,为学潮定性。在赵紫阳5.4讲话后,本来是江泽民处理上海《导报》不当引起全国抗议,而李鹏又抢先向邓小平汇报,陷害赵紫阳。在邓小平眼中,李鹏“是自己人”。赵紫阳被废黜,自然有多方面的因素,可李鹏的从中作梗起了导火线的作用。在邓小平家中召开了政治局常委会议,本来赵紫阳、胡启立和乔石如果意见一致反对戒严,就会形成简单多数,李鹏的狐假虎威临场发挥到淋漓尽致,赵紫阳原以为:“胡启立和乔石应该没有问题。”偏偏这时,乔石骑墙,被认为赞同邓小平实施戒严。君子斗不过小人,豪杰多败于恶棍。李鹏的宫廷政变演变为事实。这就是铁血政治的特微。。
   
    形势急转直下。中南海的波澜牵动着人们的心。
    赵紫阳已经失去自由,这是一位有着民主意识的伟大的政治家。他想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可邓氏封建王朝不容他。邓小平的四个坚持,比华国锋的两个凡是还要死硬。邓的“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毛的阶级斗争学说的翻版。在他的思维结构跳不出“阶级斗争的哲学”,从反右、批苏修、越战、清污、反自由化到眼下的军队戒严,都贯穿着视人命为儿戏的观念。死多少人是无所谓的,老百姓不过是些数字。
    胡绩伟、江平等24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联名写信,建议中央立即召开全国人大常委紧急会议研究当前局势。中国民盟、民建会、民主促进会、九三学社等民主党派致函中共中央,建议与学生平等对话,认为“这次学生的行动是爱国行动”。
    北京市工人自治会发出《首都工人宣言》:中共中央、国务院必须在24小时内无条件接受绝食学生的两条要求,否则,我们将从5月20日上午12时开始,全市工人总罢工24小时,并根据事态的发展,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暮云连长安,急雨暗京城。李鹏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自1989年5月20日10时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根据实际需要采取具体戒严措施。” 根据李鹏签署的国务院戒严令,北京市市长陈希同签署了《北京市人民政府令》第一、二、三号,宣布“自1989年5月20日10时起对东城区、西城区、崇文区、宣武区、石景山区、海淀区、丰台区、朝阳区实行戒严。”
    厉以宁、江平、许嘉璐、董建华、叶笃正、刘延东、马万祺、霍英东等57名人大常委发出《立即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的建议书》,提议5月24日至26日左右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非常)紧急会议,研讨当前的严峻局势,并通过法治轨道谋求正确解决中国当前危机的方法。 四通公司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曹思源等人草拟《立即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的建议书》,并联络了厉以宁、江平等57名人大常委签名。
   
    月露洗烟梢。我每天及时地将北京的情况整理成新闻稿,发给当地学生领袖。赵紫阳被宫廷政变搞下台后,昆明爆发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示威游行!云南的民主党派也打出了“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旗帜。
    我来到团省委办公室,当着团干部的面说:“我以个人的名义宣布:不承认李鹏伪政权!”
    数日后,一位团省委的干部传话给我,她语气沉重地:“今天,省委书记普朝柱亲自参加了团省委的党组织生活,还提到你!”
    我一惊:“他说我什么?”
    传话人一字一顿地:“他道:‘那个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怎么没来?’有人回答:‘他很少参加党组织生活。’省委书记又道:‘他最近很活跃!’”
    我明白传话人是受命试探我的反应,而我刚听说昆明附近地区也有部队调动,就口吻坚定地:“那就请转告省委书记,他如果敢在云南搞戒严,拿学生的生命不当回事,我就到法院起诉他!”
    传话人叹了口气:“看你平时写诗,委婉迂回的,可说话办事怎么那么直?!”
    我微透心扉地:“我这个人就这样,柔要柔得嫩红轻縠,刚要刚得荡气回肠!”
    有诗为证:
    纵横风雨岿然存,
    坦荡在乎奸诈人。
    凌云胜赏清流赋,
    纹漪淅沥荡诗魂。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1/06/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