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曾节明文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人们习惯说希特勒有多么邪恶,实际上诸多证据却显示:希特勒的神经根本不正常。神经病患者不是正常人,无所谓邪恶与否,尽管他制造了滔天罪恶。希特勒是一个神经病患者,这是他与反人类罪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正日、胡锦涛的重大区别。作为一个神经病患者,希特勒完全被魔鬼控制和使用,所以与其说希特勒有多么邪恶,不如说魔鬼有多么恶毒和狡诈。
   如果希特勒没有自杀的话,他不应该上审判台,而应该被监护于精神病院得到充足的治疗。因为神经病患者不承担法律责任。盟国应该追究德国医生的失职责任。

   天才的神经病患者,在清醒时智商很高,有着突发和旺盛的创造力,但在发病时,智商低若白痴,却强烈地自以为掌握了真理。希特勒在1939年九月一日以前表现完全像一个天才,在1941年六月二十二日之前的表现部分象一个天才,1942年八月之后的表现则基本上是疯子,而后则越来越疯,终于自我毁灭。
   
   神经病发作的证据之一:敦刻尔克纵虎归山。
   1940年五月,法国败局已定,在德军的钳形攻下下,四十万英法盟军已成瓮中之鳖。英法之所以惨败,阿登森林奇兵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当时英法无力抵挡德国陆军立体化攻击的新战术,就是空袭+坦克集团军+空降部队纵深。英法既没有武器、也没有战术抵挡德国的重装甲坦克铁流。
   三十万英军和十万法军逃至敦刻尔克,已成孤军,丘吉尔虽然嘴硬,其实他的“发电机计划”的初衷,不过是抢救部分英军高级将领罢了。海滩无遮无掩的地形,是施行立体歼灭战的最佳场所,此时不需要什么战术,不需要付出多大代价,只要古德里安和曼施泰因的坦克铁流继续平推,英法必然全军覆没。如果德军装甲部队平推、穿插相结合,英国人连一个伙夫都跑不掉。
   但是希特勒这时莫名其妙地命令德军停止前进,放走了三十万英军和四万法军,其中有戴高乐和德国陆军的死敌蒙哥马利等一大批英国最优秀的将领,并使丘吉尔获得了负隅顽抗的本钱和卷土重来的有生力量。如果三十万英军就歼于敦刻尔克,老于世故的丘吉尔必然会签订城下之盟。
   一直有人认为:希特勒对英国人留一手是给其面子,促成和谈。这完全是政治白痴之见。政治较量是赤裸裸地实力较量,不给傲慢的英国人以沉重打击,如何让其回到谈判桌?
   天才的希特勒犯下这种庸才都不会犯的错误,除了神经病发作,还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吗?
   
   神经病发作的证据之二:发动对苏战争。
   从丘吉尔发给罗斯福的电报可以看出,当时丘吉尔对德强硬是色厉内荏,极右老狐狸丘吉尔内心十分清楚单独作战英国撑不了多久,他的如意算盘是尽快把美国拖入战争,熟料:罗斯福虽然想参战,但美国选民对一战之血腥和不义心有所恶,国会内的孤立主义力量强大,罗斯福手脚被缚,唯有物质援助英国,但英国的外援,又遭到德国潜艇及新战术的强大狙击,入不敷出,英国日陷危境。
   虽然蠢才戈林犯下停止轰炸雷达站的大错,虽然不列颠空战英国以1比1.6(损失飞机比)稍占优势,但战火在英国而不在德国,且能量即将耗尽的是英国而非德国,因为当时英国的军工生产能力远不及控制了欧洲大陆的德国。1941年春,英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丘吉尔给罗斯福发急电说:美国再不参战,英国只有和谈了。英国准备把女王送到加拿大,这是在为政府的流亡做准备。而罗斯福则只答应扩大物援。
   就在英国即将屈服的时候,希特勒于1941五月突然停止了对英空袭,并于当年六月二十二日全面进攻苏联。希特勒对苏开战,令英国咸鱼翻身,并重陷两线作战的战略败局。后来因为德国空军在苏联战场上元气耗尽,无力维持本土制空权,给了英国空军狂轰滥炸德国平民以逞的机会(丘吉尔美其名曰“空中的第二战场”)。
   故闻知德国进攻苏联,丘吉尔做梦都笑醒几回,第一时间向斯大林伸出了联盟之手。从此,二战中的德国,由战略胜势转入战略劣势。
   只有神经病患者和弱智才会相信:当年德国不攻苏联,苏联就会进攻德国。只有神经病和弱智才会在纳粹德国如日中天、横扫欧陆、锐不可当之际,去攻打这个新兴强权,斯大林从来不是神经病。事实是:德国攻苏前夕,斯大林正躺在《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上睡大觉,以英美为死敌的斯大林,直到战争爆发前夕,还在镇压国内反德势力,把英国的警告斥为“帝国主义的挑拨”,斯大林一直梦想联合德国,瓜分欧洲,称霸世界。
   作出攻苏决策之时,戈培尔和德国国防部均持异议,希特勒却一意孤行。天才的希特勒犯下这种庸才都不会犯的错误,除了神经病发作,还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吗?
   
   神经病发作的证据之三:死缠烂打斯大林格勒。
   对苏开战后,虽处两线作战的战略逆境,德国仍不乏制胜良机。本来莫斯科一战,苏联已经顶不住了:苏共中央逃到古比雪夫,斯大林同志硬着头皮留在莫斯科阅兵,做最后的挣扎,因为他知道自己一跑,苏军士气就瓦解了。十月份,德军突击队已经攻到莫斯科十公里处,但那年冬天却提早来临,十一月气温骤降到零下三十度,坦克开不动了,身穿夏装的德国官兵,冻死的远远多过战死的。正是这奇特的严寒,阻止了德军凌厉的攻势,给了斯大林一伙从西伯利亚调兵的喘息之机。后来苏、俄大吹特吹“莫斯科战役”的伟大胜利,其实在莫斯科击败德军是上帝,而不是苏联人。
   非但没有苏、俄所吹嘘的莫斯科大胜,1942年初,苏联“西伯利亚雄师”反攻德军时,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溃不成军,两个月之内伤亡竟达三十万。鉴于莫斯科已有坚固防守,德军转攻南俄,势如破竹,1942年春夏之间,又歼灭苏军五十万人,苏联有生力量已濒临临界点,无力抵挡德军的攻势,八月份,德军摧毁斯大林格勒,控制了顿河...斯大林同志承认:一旦德国人占领了高加索,我们就完了(获取美国援助的通道断绝),这个现实格鲁吉亚小胡子,已经在秘密地为流亡印度作准备。这个时候,就连陕北窑洞中的毛泽东,都看出了苏联的败势,他一面幸灾乐祸地鼓动斯大林去乌拉尔打游击,一面暗通日军,准备在苏联玩完之后,投靠日本当汉奸。
   但是斯大林却没料到:接下来希特勒竟然用正规军,以半年的时间,在斯大林格勒废墟中与苏联的游击队和狙击手打巷战。本来,斯大林格勒的工业能力已经完全被摧毁,要控制顿河河曲,也并不需要占领斯大林格勒(摧毁斯大林格勒后,德军已经控制了顿河河曲)。在德军春夏攻势的打击下,苏联在南俄的抵抗已开始瓦解,摧毁斯大林格勒后,德军只要乘胜推进,整个高加索黑海沿岸唾手可得。
   希特勒白痴般的举动,给了苏联绝处逢生的喘息时机,令德国陆军精锐的第六集团军陷入巷战的泥淖,最终被苏军以人海战术歼灭。夺取高加索变得不可能。
   德国在苏德战场上,从此由胜势转入败势。
   天才的希特勒犯下这种蠢才都不会犯的错误,除了神经病发作,实在找不出其他更好的解释。为什么一定要占领斯大林格勒废墟?面对将领们的质疑,希特勒居然说:“斯大林格勒是以斯大林的名字命名的城市,所以占领斯大林格勒,从心理上是绝对必要的...”很清楚,这是典型的神经病式的答案!
   
   综上可以看出,二战中德国之惨败,败于其领导人人神经病发作。神经病的原因很复杂,其病因、病理人类永远也弄不清楚,只能已上帝的惩罚来解释。希特勒的神经病症状,大致在1938年吞并奥地利之后表现出来,可见,是上帝要他发疯,上帝之所以使他发疯,是因为上帝要使他灭亡,西谚有云:上帝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上帝为什么要令希特勒速亡,原因有二:
   一是他要灭绝犹太人,犹太人的民族性冷漠、吝啬、狭隘、否定耶稣,全世界都不喜欢,可是有哪个领导人象希特勒这样莫名其妙要灭绝犹太人的?希特勒对犹太人的仇恨,是神经病式的仇恨,这是一种上帝绝不容许的心态。地球,这颗上帝所维护的、宇宙中唯一一颗蓝色的星球,是一个多种族和优劣共生的星球,上帝决不容许搞种族灭绝、阶级灭绝、绝不容许搞达尔文主义和马克思主义。
   那么,为什么在苏德对决中,天父上帝宁可支持斯大林,也不支持希特勒呢?因为斯大林同志至少私下里承认上帝的存在,而且德国进攻苏军兵败如山倒之际,穷极进教堂,跪求上帝伸手拯救,二战期间他还平反了大批神职人员、放松对东正教的压制;而希特勒却死抱愚蠢狂妄的尼采“超人”神经病哲学,至始至终都只仰赖他那颗感染了梅毒的小脑袋,骄傲逞能到死。这样的人,当然最为上帝所恶。
   那么,为什么从来无所谓宗教的流氓烂痞毛泽东、机器标准件胡正日神经总是正常?这大抵是因为中国人罪孽太深、太重,劫数未满之故。蒋介石虽然半真半假信仰上帝,却死抱敌上帝的“曾文正公”不放,宋美龄虽信上帝但为人可恶乖佞,国民政府的绝大多数高官都不信上帝、乱拜偶像,胡适们虽然满口“自由民主”大道理,却对作为自由民主之根的宗教信仰,从来麻木无察。至今,多数中国人仍然不思悔改,还听从胡锦涛一伙的文化民主主义教唆反对基督教。
   帝就任由中国陷在黑暗当中。毛泽东、胡正日一伙在魔力的护佑下,自然妖运亨通、神经正常。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五月十六日下午于纽约家中
(2011/05/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