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曾节明文集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人们习惯说希特勒有多么邪恶,实际上诸多证据却显示:希特勒的神经根本不正常。神经病患者不是正常人,无所谓邪恶与否,尽管他制造了滔天罪恶。希特勒是一个神经病患者,这是他与反人类罪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正日、胡锦涛的重大区别。作为一个神经病患者,希特勒完全被魔鬼控制和使用,所以与其说希特勒有多么邪恶,不如说魔鬼有多么恶毒和狡诈。
   如果希特勒没有自杀的话,他不应该上审判台,而应该被监护于精神病院得到充足的治疗。因为神经病患者不承担法律责任。盟国应该追究德国医生的失职责任。

   天才的神经病患者,在清醒时智商很高,有着突发和旺盛的创造力,但在发病时,智商低若白痴,却强烈地自以为掌握了真理。希特勒在1939年九月一日以前表现完全像一个天才,在1941年六月二十二日之前的表现部分象一个天才,1942年八月之后的表现则基本上是疯子,而后则越来越疯,终于自我毁灭。
   
   神经病发作的证据之一:敦刻尔克纵虎归山。
   1940年五月,法国败局已定,在德军的钳形攻下下,四十万英法盟军已成瓮中之鳖。英法之所以惨败,阿登森林奇兵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当时英法无力抵挡德国陆军立体化攻击的新战术,就是空袭+坦克集团军+空降部队纵深。英法既没有武器、也没有战术抵挡德国的重装甲坦克铁流。
   三十万英军和十万法军逃至敦刻尔克,已成孤军,丘吉尔虽然嘴硬,其实他的“发电机计划”的初衷,不过是抢救部分英军高级将领罢了。海滩无遮无掩的地形,是施行立体歼灭战的最佳场所,此时不需要什么战术,不需要付出多大代价,只要古德里安和曼施泰因的坦克铁流继续平推,英法必然全军覆没。如果德军装甲部队平推、穿插相结合,英国人连一个伙夫都跑不掉。
   但是希特勒这时莫名其妙地命令德军停止前进,放走了三十万英军和四万法军,其中有戴高乐和德国陆军的死敌蒙哥马利等一大批英国最优秀的将领,并使丘吉尔获得了负隅顽抗的本钱和卷土重来的有生力量。如果三十万英军就歼于敦刻尔克,老于世故的丘吉尔必然会签订城下之盟。
   一直有人认为:希特勒对英国人留一手是给其面子,促成和谈。这完全是政治白痴之见。政治较量是赤裸裸地实力较量,不给傲慢的英国人以沉重打击,如何让其回到谈判桌?
   天才的希特勒犯下这种庸才都不会犯的错误,除了神经病发作,还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吗?
   
   神经病发作的证据之二:发动对苏战争。
   从丘吉尔发给罗斯福的电报可以看出,当时丘吉尔对德强硬是色厉内荏,极右老狐狸丘吉尔内心十分清楚单独作战英国撑不了多久,他的如意算盘是尽快把美国拖入战争,熟料:罗斯福虽然想参战,但美国选民对一战之血腥和不义心有所恶,国会内的孤立主义力量强大,罗斯福手脚被缚,唯有物质援助英国,但英国的外援,又遭到德国潜艇及新战术的强大狙击,入不敷出,英国日陷危境。
   虽然蠢才戈林犯下停止轰炸雷达站的大错,虽然不列颠空战英国以1比1.6(损失飞机比)稍占优势,但战火在英国而不在德国,且能量即将耗尽的是英国而非德国,因为当时英国的军工生产能力远不及控制了欧洲大陆的德国。1941年春,英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丘吉尔给罗斯福发急电说:美国再不参战,英国只有和谈了。英国准备把女王送到加拿大,这是在为政府的流亡做准备。而罗斯福则只答应扩大物援。
   就在英国即将屈服的时候,希特勒于1941五月突然停止了对英空袭,并于当年六月二十二日全面进攻苏联。希特勒对苏开战,令英国咸鱼翻身,并重陷两线作战的战略败局。后来因为德国空军在苏联战场上元气耗尽,无力维持本土制空权,给了英国空军狂轰滥炸德国平民以逞的机会(丘吉尔美其名曰“空中的第二战场”)。
   故闻知德国进攻苏联,丘吉尔做梦都笑醒几回,第一时间向斯大林伸出了联盟之手。从此,二战中的德国,由战略胜势转入战略劣势。
   只有神经病患者和弱智才会相信:当年德国不攻苏联,苏联就会进攻德国。只有神经病和弱智才会在纳粹德国如日中天、横扫欧陆、锐不可当之际,去攻打这个新兴强权,斯大林从来不是神经病。事实是:德国攻苏前夕,斯大林正躺在《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上睡大觉,以英美为死敌的斯大林,直到战争爆发前夕,还在镇压国内反德势力,把英国的警告斥为“帝国主义的挑拨”,斯大林一直梦想联合德国,瓜分欧洲,称霸世界。
   作出攻苏决策之时,戈培尔和德国国防部均持异议,希特勒却一意孤行。天才的希特勒犯下这种庸才都不会犯的错误,除了神经病发作,还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吗?
   
   神经病发作的证据之三:死缠烂打斯大林格勒。
   对苏开战后,虽处两线作战的战略逆境,德国仍不乏制胜良机。本来莫斯科一战,苏联已经顶不住了:苏共中央逃到古比雪夫,斯大林同志硬着头皮留在莫斯科阅兵,做最后的挣扎,因为他知道自己一跑,苏军士气就瓦解了。十月份,德军突击队已经攻到莫斯科十公里处,但那年冬天却提早来临,十一月气温骤降到零下三十度,坦克开不动了,身穿夏装的德国官兵,冻死的远远多过战死的。正是这奇特的严寒,阻止了德军凌厉的攻势,给了斯大林一伙从西伯利亚调兵的喘息之机。后来苏、俄大吹特吹“莫斯科战役”的伟大胜利,其实在莫斯科击败德军是上帝,而不是苏联人。
   非但没有苏、俄所吹嘘的莫斯科大胜,1942年初,苏联“西伯利亚雄师”反攻德军时,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溃不成军,两个月之内伤亡竟达三十万。鉴于莫斯科已有坚固防守,德军转攻南俄,势如破竹,1942年春夏之间,又歼灭苏军五十万人,苏联有生力量已濒临临界点,无力抵挡德军的攻势,八月份,德军摧毁斯大林格勒,控制了顿河...斯大林同志承认:一旦德国人占领了高加索,我们就完了(获取美国援助的通道断绝),这个现实格鲁吉亚小胡子,已经在秘密地为流亡印度作准备。这个时候,就连陕北窑洞中的毛泽东,都看出了苏联的败势,他一面幸灾乐祸地鼓动斯大林去乌拉尔打游击,一面暗通日军,准备在苏联玩完之后,投靠日本当汉奸。
   但是斯大林却没料到:接下来希特勒竟然用正规军,以半年的时间,在斯大林格勒废墟中与苏联的游击队和狙击手打巷战。本来,斯大林格勒的工业能力已经完全被摧毁,要控制顿河河曲,也并不需要占领斯大林格勒(摧毁斯大林格勒后,德军已经控制了顿河河曲)。在德军春夏攻势的打击下,苏联在南俄的抵抗已开始瓦解,摧毁斯大林格勒后,德军只要乘胜推进,整个高加索黑海沿岸唾手可得。
   希特勒白痴般的举动,给了苏联绝处逢生的喘息时机,令德国陆军精锐的第六集团军陷入巷战的泥淖,最终被苏军以人海战术歼灭。夺取高加索变得不可能。
   德国在苏德战场上,从此由胜势转入败势。
   天才的希特勒犯下这种蠢才都不会犯的错误,除了神经病发作,实在找不出其他更好的解释。为什么一定要占领斯大林格勒废墟?面对将领们的质疑,希特勒居然说:“斯大林格勒是以斯大林的名字命名的城市,所以占领斯大林格勒,从心理上是绝对必要的...”很清楚,这是典型的神经病式的答案!
   
   综上可以看出,二战中德国之惨败,败于其领导人人神经病发作。神经病的原因很复杂,其病因、病理人类永远也弄不清楚,只能已上帝的惩罚来解释。希特勒的神经病症状,大致在1938年吞并奥地利之后表现出来,可见,是上帝要他发疯,上帝之所以使他发疯,是因为上帝要使他灭亡,西谚有云:上帝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上帝为什么要令希特勒速亡,原因有二:
   一是他要灭绝犹太人,犹太人的民族性冷漠、吝啬、狭隘、否定耶稣,全世界都不喜欢,可是有哪个领导人象希特勒这样莫名其妙要灭绝犹太人的?希特勒对犹太人的仇恨,是神经病式的仇恨,这是一种上帝绝不容许的心态。地球,这颗上帝所维护的、宇宙中唯一一颗蓝色的星球,是一个多种族和优劣共生的星球,上帝决不容许搞种族灭绝、阶级灭绝、绝不容许搞达尔文主义和马克思主义。
   那么,为什么在苏德对决中,天父上帝宁可支持斯大林,也不支持希特勒呢?因为斯大林同志至少私下里承认上帝的存在,而且德国进攻苏军兵败如山倒之际,穷极进教堂,跪求上帝伸手拯救,二战期间他还平反了大批神职人员、放松对东正教的压制;而希特勒却死抱愚蠢狂妄的尼采“超人”神经病哲学,至始至终都只仰赖他那颗感染了梅毒的小脑袋,骄傲逞能到死。这样的人,当然最为上帝所恶。
   那么,为什么从来无所谓宗教的流氓烂痞毛泽东、机器标准件胡正日神经总是正常?这大抵是因为中国人罪孽太深、太重,劫数未满之故。蒋介石虽然半真半假信仰上帝,却死抱敌上帝的“曾文正公”不放,宋美龄虽信上帝但为人可恶乖佞,国民政府的绝大多数高官都不信上帝、乱拜偶像,胡适们虽然满口“自由民主”大道理,却对作为自由民主之根的宗教信仰,从来麻木无察。至今,多数中国人仍然不思悔改,还听从胡锦涛一伙的文化民主主义教唆反对基督教。
   帝就任由中国陷在黑暗当中。毛泽东、胡正日一伙在魔力的护佑下,自然妖运亨通、神经正常。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五月十六日下午于纽约家中
(2011/05/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