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我感谢的人(一)]
曾节明文集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感谢的人(一)

    我感谢的人(一)
    陈泱潮老先生
   
    不到两年半的时间,我一家人能够从濒临流落曼谷街头的惨境中被救到美国,并且喜得贵子,这实在是一个奇迹,一个我做梦都未曾奢望的奇迹;这种戏剧性的人生转折,没有冥冥之中的大力量施加作用,是不可能发生的。原来我对宗教信仰没有太深的感受,但现在我深信:我一家人奇迹般获救的事实,是上帝存在的强有力的见证;上帝通过对我一家人的伸手救护,再次向世人彰显他的大能与慈悲。
    一般情况下,上帝的救恩要通过人的手来施予。在上帝的安排下,这些人于我流亡中给了我珍贵的帮助,我终身感谢他们。

    首先感谢陈泱潮老先生。陈老先生向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帮助我:2008年秋,在我濒临再次被捕的情况下,他为我审时度势,果断地建议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向我提供了泰国庇护通道,并且以他自己在泰国申庇的亲身经历,分几次将泰国申庇的经验和常识发给我,还通过SKYPE与我交流,敦促我尽快行动。我一直犹豫不决,陈老先生的帮助,令我坚定了逃离中共国魔窟的决心。
    于是,我乘当局还未收缴我的护照之际,赶在国庆节期间全家经云南出走,十月三日凌晨抵达曼谷。岂料,刚逃离魔窟,又踏入兽域,刚入曼谷,我们就误上了黑的士,被那黑车拉到一个叫“Washington Hotel”的黑店,连车费带住宿加电话费,一个晚上被宰掉两千五百泰铢。打原定联系人的电话数次不通,站在黑店门口,望着十月曼谷亮闪闪的烈日蒸热天,我茫然无措、焦虑已极,唯有向陈老先生电话求救,也顾不得丹麦正值晚上了。
    拨电话之际,我的心悬到了烈日蒸腾的湄南河上空,要是恰逢陈老不在家,我走投无路,全家处境危矣!万幸的是,电话那头传来了那熟悉的、厚亮的声音!时值丹麦时间凌晨四点多钟,我把陈老吵醒了;但陈老先生不仅没有一丝责怪我的意思,还欣喜于我成功逃离中共虎口;从丹麦四点多钟开始直到丹麦天亮,陈老围着电话筒,一直在为我张罗接应和入住事宜。找人颇为不顺,先找了某女士,但某女士显然因顾虑个人风险得失,拖延再三,最终电话不通。
    等到曼谷时间上午十点多钟,我一家人饥肠辘辘,不得不冒着如火的骄阳,到就近的小街上寻地方吃早点。妻子愁极欲泪、七岁的儿子困倦不堪,他们面对贵得可以、分量却少得可怜的泰国酸甜米粉,难以下咽。
    穿过蒸热灼人的空气走回“华盛顿”黑店,那个印度人前台主管用乌尔都英语告诉我:有两个电话找我。是陈老先生打来的;见我在黑店打电话贵,陈老不久又主动打来电话,无奈地告诉我:他正在找一个能量很大的人来帮我,如果这个人再帮不了我,他就没有办法了。
    无边的焦虑中,天下大雨,我的心,悬在了大雨滂沱的湄南河上空。好,在那人终于来电话了!半小时后,一辆的士于大雨当中,穿过内涝的曼谷大小街巷,把我们全家接到他的公司,在安排我们吃了一顿午餐后,他嘱咐他的女儿帮助我们。接下来两天,他的女儿亲自开车,带着我们找房、购物,象观音菩萨一样热心肠。我们终于安顿下来。
   
    接下来,陈泱潮老先生通过互联网,授予我完全版的他当年申庇经验:如,第一时间去联合国难民署登记、申庇申请书要点、在等待面谈期间,全力争取媒体、组织和知名人士的证明、如何整理证明材料、如何准备面谈等等,在我妻子的敦促,陈老的指导,我基本上都虚心接受;事后证明,陈老先生的指导,对我顺利获批难民资格起了纲领性的作用。
    其中特别关键的是:陈老先生让他的好朋友郭国汀律师来帮助我,郭国汀先生的帮助,为处于悬崖边上的我,架起了一座通往彼山的桥梁,令我全家绝处逢生。
    为了我的安全计,陈老先生把曼谷民运圈的状况、以及他对与之相关的曼谷民运界的各色人物的观察和判断向我全盘托出。事后证明,陈老的观察和判断相当准确,他的提醒让我避开了诸多麻烦和某些危险人物。
    陈泱潮老先生如照妖镜一般的如炬眼光,在关键时刻帮助我避开了一个又一个陷阱。
   
    2009年十一月,陈泱潮老先生赴新西兰,途径曼谷转机,欲利用转机时间看我,但不巧打不通手机,又不知我的详细地址,就打的摸索,结果被贪鄙的泰国司机拉着故意乱走,狠狠宰掉了一千泰铢还没找到我。
    2010年九月,陈老先生在新西兰处理完业务,专程到曼谷来探望我一家人。久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某先生的公司办公室,终于第一次见到了陈老先生:陈老生得天庭饱满、地廓方圆、银发闪烁、大头垂耳,犹如弥勒再世、目光慈祥,但于慈悲当中,又现出炯炯威严;陈老身高不到一米七,但身材敦厚结实、嗓门洪亮、不怒自威、气质非凡、一如矮个子版的叶利钦,余当时不禁暗叹:“此诚乃总统相也!”
    闻知我妻子新产,陈老执意从拉查丹家乐福采购了数大包补品、食品和水果,长途驱车来到我那位于曼谷市郊彭信区的家中,看望我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他向我一家奉上于新西兰专门为我们购买的礼品。
    最难忘怀的是,他赠予我一万泰铢作为我一家的生活援助。我知道自金融危机后,丹麦难民福利待遇大减,陈老扣除房租费用后,每个月所剩无多,这些钱都是他省吃俭用从牙缝中节省出来的!
    2011年三月,陈老先生感觉我行将赴美,赶到曼谷来再次探望我,因为今后要见我得去美国,去美国不便且昂贵。陈老先生还要去印度办事,此行开销很大,但还是执意送给我两千泰铢作为赴美旅费。
    实事求是地说,陈老先生对我之恩,比起我已故的亲生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节明 于辛亥革命百年三月二十九日成稿于美国纽约家中
   
   
   
   
(2011/05/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