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连载十)]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连载十)


   
   
   
   

   嚴正學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

   
   

   
   (十) 

   
   「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
   
     為新建躍進館樓頂牆面寫這條標語的,是戴着近視眼鏡的文化館美術幹部,他叫林日見。從海中美術小組抽調來的學生,在林老師指揮下,都成了宣傳三面紅旗能手。據說林老師是右派,是識時務的右派;具有與右派施因完全相反的秉性,相反的遭遇。所以,他還是當年海門夫妻檔官僚,區委書記汪如吾和宣傳部長謝桂香手下的能人。
   
     躍進館的佈置,由林日見老師全面規劃。為突出三面紅旗,將屬於人民的政權具像化,林建議在大門的兩側配上工人和農民的雕塑。由林老師物色,向宣傳部長謝桂香推薦,重用一個叫蘇佛先的藝人來雕塑。林親自指揮把關,四個多星期幹下來,怎麼看還是兩尊挺胸凸肚的菩薩。原來老藝人姓張,蘇佛先只是渾號「塑佛仙」諧音,純屬一場胡鬧。為了不讓父母官汪如吾和謝桂香眥裂,林請走藝人,連夜推倒象徵紅色政權的工人、農民的塑像,偷偷搬過馬路填了塘。這是你當年在躍進館(後稱文化館)上的第一節美術課。
   
     饑饉已初露端倪的1958年,你們這些畫畫的學生,被分到各村鎮畫壁畫。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连载十)

   大炼钢铁画凤凰山下铁厂刊登于黄岩日报
   
     1958年,是共產主義揮之即來的時代。當年8月,一輛紅旗轎車開到「河南省新鄉縣七里營人民公社」的牌子前,毛澤東主席下了車,伸手一揮說了句:「人民公社好!」,中國從此拉開了共產主義的序幕,一場工農商學兵既軍事化又高度集權的人民公社化運動開創了空前的烏托邦實驗。
   
     萬斤稻、千斤棉,高產火箭,大煉鋼鐵,五年超英國,十五年趕上美國的豪言壯語,都由你們這些小畫家們用小手在牆上實現。
   
     海門中學早成了大作坊,小農場。砸鍋撬鐵窗、燒焦炭、敲礦石,挑燈夜戰,圍着鳳凰山麓的小高爐大煉鋼鐵,最後留下的是一砣砣鐵疙瘩。連亨老師(陳亨照)都說勞命傷財。亨是務實的老師,他只是偶爾私下發發牢騷,因為誰都不願自己成為施因第二。
   
     已經是半工半讀的學生,還要沒日沒夜地去農村參加雙搶,背起背包上山下鄉。人民公社實行軍事化,招之即來,揮之即去。
   
     那年冬季興修水利、學生分配到奶庵嶺南的長河一帶,塘岸被截成兩段,被舀幹水的那一段由各年級學生列隊挖河泥。冬天,蒼白的太陽下,在刺骨結冰的河水中,小小年紀的學生娃子涉水挖泥,手腳都凍得如一根根尖尖的紅蘿蔔。
   
     突然中學生們騷亂起來都湧向南段,「有人落水了!」有學生尖叫起來,你奮不顧身地往南奔去,你有水中救人的經驗,不能正面去救,得避開落水者的雙手,否則會被溺者當作救命稻草抱成一團而同歸於盡。長河南邊塘水正是你幼年時拿竹籃捕魚落水的地方,你立即想到當年水中的沉浮和黃與黑的視覺效應。
   
     據說,一個女生,因體弱昏眩從堤岸跌下。你跑過去時,她已被學校學生會團支部書記章必友同學救上了岸,而落水的女生正是那個畫《蝦》的畫友。你注意過她,而且知道她叫朱春柳。
   
     「英雄救美」,小小年紀的你竟初生妒意,上蒼怎麼就不把這「救人」的機遇賦予你,你可是從小在椒江中練就的「浪裏白條」。轉而你又自嘲自己是癩蛤蟆,朱春柳是工人成份的紅五類,是共青團員。你是誰?你是一個在比地獄還深的礦井裏挖煤的反動老子生下的混蛋小子。在唯成份論的年代,這種巨大的反差迫使你堅定了學畫的信心。
   
     你堅信,上蒼既然把一個夢想放入你的心中,這個夢想就一定會千真萬確地指引你,不再被自卑和消沉吞噬。
   
     後來,朱春柳同學在黃岩縣長潭水庫大壩合攏的決戰中,成了「七仙女」中的一枝花;後來她成了三好學生;接着又被破格抽調培訓俄文專業,回校後成了俄語老師。一年後,她又繼續高中學業。是品學兼優的班主席、團幹部。至此,你的「蛤蟆夢」也就做完了。
   
     從此,你有點自暴自棄,你是個不求上進的壞學生。老子混蛋你比你老子更混蛋,你還能幹出以下如此下流的事。
   
     有那麼一天,來自農村的同年級兩學生神秘兮兮把你約到校園,他們老成世故,先奉承你畫得出眾,美言你將會是個大畫家。沒有人這麼誇過你,不僅是畫家還會是個聞名世界的大畫家,一向自卑的你被吹得飄飄然。
   
     接着他們拿出個布包,層層打開後,是個小小的冊頁,冊頁共六面,正反兩面畫的全是你從未見過的黃色圖畫。這之前,你是個懵懂少年,確實沒見過男女之間還有這種事。因為不恥,又第一次見識,你的臉立即臊成豬肝色,而且你第一次發覺你的小雞雞橫起,心猿意馬羞愧得無地自容。
   
     「畫冊是在被槍斃了的地主繆廣貴家抄家時發現的。」他們悄聲說,其中一個說:「我舅是農會主席,就拿來了。」然後他匆匆將畫冊包裹起來塞入肚兜中。
   
     他們可不是讓你開眼界的,他們有求於你,他們說:「你仿照着畫三冊,畫好後我們各藏一冊。我舅說留着將來討老婆用。」你並不十分明白他所說的意思,只是推辭着說:「我的階級成份是『小土地』,黑九類,我不敢畫,還是讓繆家人自己畫吧,繆廣貴兒子繆岳賢和我們同年級,初二(三)班,綽號叫『大頭』的那位。」「不成,畫冊不能再落到地主兒子手中。」另一位趕緊糾正:「不,是地主孫子手中,他要是不還怎麼辦?」另一個爭着插話:「那個吃槍子的繆廣貴,還在杭州藝專待過,畫過光屁股女人,可能這畫就是這敲了沙罐的死鬼畫的。」
   
     「我舅說剛解放那會兒,繆廣貴他爹賦詩歌頌共產黨歲寒知松柏,萬象更新。緊跟我舅舅為農會登記造冊,當了鄉紳。但上面鎮壓地主有指標,農會捆綁了他們父子倆個,關在小學裏,第二天就全槍斃了。」
   
     絕對權力被賦予階級鬥爭內涵,革命的改朝換代付出了的血與火的代價,也就是馬克思所說的:「伴着新生與進步的陣痛!」
   
     你接受了囑託,正蒙紙描繪時,就被手執教鞭的楊老師發現並收繳,年輕的女老師邊走邊翻看着,你們從後邊看去,楊老師的脖子都紅了。這種事,年輕的楊老師一定沒有見識過,但她沒有張揚。
   
     怎麼辦?他們怨不得你,說好的分工,你只管畫,放哨的是他們。商量再三後,決定去楊老師寢室偷回來。
   
     是夜,天上滿是星星,卻沒有月亮。烏鴉,一直在枯樹上呱噪。三個鬼鬼祟祟的孩子,搭起人梯攀上楊老師寢室的窗口。「啊!」一聲驚叫,瞪着眼睛張大嘴巴就滑落下來,說不清老師在幹什麼,三個人輪流上去睬點。只見老師寢室地上晃悠悠的兩團白色影子,在蠕動、在掙扎、在呻吟……
   
     很快就商議決定:先救楊老師,打跑那個像教導主任的孬種。「各就各位」就地撿起石塊,「預備……一、二、三擲!」,就頭也不回地跑得無影無蹤。
   
     長大了,看了些美術史料,才知道這種畫冊叫春宮圖,是過去大戶人家嫁囡時壓入箱底的陪嫁品。
   
     初中三年終於要過去了。
   
     成了反革命家屬的母親被下放到院橋農村。哥哥在黃中讀高三。你去院橋探望母親後決定報考黃中,就住在哥哥的租房中複習功課。出租房裏無法燒火做飯,為了節約,哥的一份飯常常是兄弟倆分着吃。
   
     那一天,你蹭飯進校門等着哥哥下課,見哥的同班同學黃弘昌出來。你認識這位元學長,還跟黃的母親學過畫水墨葡萄,就笑臉相迎。但這時,黃弘昌的兩眼瞪得像他媽畫的兩顆黑葡萄,臉一沉,以階級鬥爭為綱,綱舉目張,厲聲叱責你是反革命崽子,是混入黃中搞破壞的階級敵人。當眾受辱,你正想一頭撞過去,被後到的哥哥拉住。哥哥的性格內向,他不想讓你惹事生非,兄弟倆如夾着尾巴的過街老鼠,這一頓飯沒有吃成。
   
     未曾報考就被人當眾奚落和歧視。「哥,我不報考了……」你一邊哭,一邊拿起自己的東西,頭也不回地跑了,這一次哥哥沒有追上你。你被逐出校門,拋向了社會。
   
     哥哥高中畢業,兄弟倆失學在家,節衣縮食,相依為命。為了生存,哥領着你走進「海門區勞力調配所」,希望能分配些體力活。
   
     父親在山西省霍縣王莊煤礦勞動改造。
   
     母親成為反革命家屬,被當眾强按着頭顱下跪批鬥,後終於被縣衛生局下放到黃岩院橋農村勞動。
   
     姐姐遠在溫州衛生學校求學,家中唯有你和哥哥。
   
     哥哥當家,每頓從食堂分來一罐飯,總把大的一邊撥給你,還得哄着你天天去排隊等待勞力調配。
   
     調配所分配的是拉手拉車的活。當年的勞力調配所設在萬濟池,饑餓與貧困像狼一樣逼着失業的人起早摸黑去調配所窗口排隊。如果輪到出工,每天就能賺到八角八分勞力錢。
   
     那時南下做大官的均來自山東。老華因與山東沾邊,理所當然就成了調配所一把手,握着苦力們的命脈,大家哭笑着臉恭維着,將老華喊成「山東老華」以顯恭敬。
   
     但老華恭的卻是調配所出納兼秘書的孫婭希,只有孫秘書能對老華說一不二。
   
     還有管雜務也管業務的叫老馬,老馬世故,也只有他才能坐穩這個腳次。
   
     有權的人免不了嗜酒好色,老華在調配所裏權力透天,好色的故事不少,全屬道聼塗説的馬路新聞,說也無聊,但山東老華嗜酒卻是你親眼目睹。
   
     那一天午後,路橋藥廠來要拉冰的苦力,嘿!開口就十幾輛車,長期的活,可是筆大生意。找不到老華,老馬急得轉圈圈。孫秘書也不敢怠慢,小碎步跑到老華的家,老華正躺在地板上,爛醉如泥。平時山東老華總扭她的臉蛋,這一回倒過來了,孫秘書吆喝着「山東老華」,還揪住老華的耳朵。老華半睜朦朧的醉眼,見是孫婭希,不敢不起立,還被孫秘書逮着胳膊跌跌撞撞忽悠悠地過來。
   
     走到萬濟池的山東老華感到臊熱,往池邊水溝一躺,死活不起來。大夥等着他派工,一湧而上,都去拉山東老華。老華瞪圓了眼,他只讓孫秘書又扭又扶又拉地推上點工臺「派兵遣將」,誰有好運氣誰出工,大夥就等着山東老華開尊口。
   
     老華上臺,大夥只是笑,原來老華還光着膀子。趕忙拿起搭在臂彎上的衣服來穿,穿了半天穿不進去,下邊的苦力笑得更歡。老華伸進了一隻胳膊左拉右湊,袖口就縮在臂彎,臺下的人前俯後仰笑翻了天。山東老華丈二和尚摸不着頂,開腔大罵「操你媽的臭屄,今天這衣服怎麼這樣小!」原來,老華色盲,這不,孫秘書吆着:「老壞皮,你拿的是你老婆的紅衣服。」孫秘書開了金口,罵出了「老壞皮」,從此,這個諢號在苦力中不脛而走。你親歷了一人間喜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