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八)]
严正学文集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 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只希望用畫筆去表現真實的人生《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八)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恳请习近平先生帮打个电话】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忍看同胞成新囚】
·【行为艺术】为拯救被截访残疾女子《给彭丽媛的公开信》
·【行为艺术】《红色中国梦的黑色幽默》
·【行为艺术】北京南站“幸福路的幸福生活”
·【行为艺术】《呼吁国际人权关注,还生命以尊严!》
·【行为艺术】《被拨尿的普罗米修斯》
·【行为艺术】《在希望的田野上》----致彭丽媛
·【行为艺术---丛林问鼎】
·【行为艺术】---头可断、血可流、人格尊严不可辱!
·《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暴力血截访为何屡禁不止!?》
·【行为艺术----呼吁关注姜力钧!】
·【行为艺术】有一种流氓叫“缺乏自信的流氓”
·【关注高智晟】
·沈阳市沈北新区的侯美华不肯配合基层单位造假,而再次遭到打击报复
·【严正学行为艺术】被屏蔽!禁言!封杀!新浪暴虐!警察包庇!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聆听高智晟
·【行为艺术】一把手『人已他住』 !
·【行为艺术】2016新春第一状,状告文化部 立案
·【行为艺术】状告王歧山“亲家”《文革式迫害 》
· 状告“王亲家”历时18月『立案』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铁血玫瑰巍巍立
·转『上帝的窄门』损赔案例点评 侯美华
·【行为艺术】状告文化部 讨《惊蛰》
·【行为艺术】《惊蛰》起诉文化部
·《惊蛰!》状告文化部 立案【行为艺术】
·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国《行为艺术下课!》
·严正学【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国】《行为艺术下课!》(连载一)
·铁血玫瑰屹然不动
·【你是谁?】严正学严正斥责冒充物业者!
·往事堪忧话“屹然”……
·【严正学行为艺术『起诉新浪挨揍记』】
·《一个囚徒的永生》第一集【一个贼的肖像】严正学行为艺术系列
·诉亵渎精神时空 废黜林昭雕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八)

   嚴正學: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

(八)

   

     審問到五更才收場。我的所有言說,被我歸納為一個形而上者行為藝術的宣言。回103籠,瞌睡了一刻,起床哨子吹響,囚徒們到放風場晾曬衣服。晨霧散盡,秋高氣爽,天網後露出藍絲絨樣的青天。十字形焊接的圓鋼上閃爍着瑩瑩露珠,晨光鳥啾處,廖廓江天空念遠。

     心有千千結,人,不過是匆匆一過客,如一片雪,似一朵雲。

     「當年,海門中學校舍的一部分,占用了海門的天主堂」,靈魂被催眠進入了忘我境界時仍在自說自話。「海門中學叫黃三中,1956年暑假,你考入黃三中初級班。當年招收五班新生,你屬初一(四)班,班主任是郭于平老師。

     初中三年,你是在上帝的憐憫下度過的,基督恕罪,因你們無知而褻瀆神靈。那時學生實行住宿制。入學的第一天,初一年級新生背着棉被行李,被高中部學生帶領到教會的南堂,安排在聖山北邊的大廳裏。大廳很寬大,所有一年級學生都住宿在這裏。那些學生幹部也很自大,對你們這些後學的,都是說一不二。

     你能記得起的尚有:阮積仁、陳志超、應慶友、項曉春、毛定秀等。他們人高馬大,在新學年低年級學生心理上,產生了莫名的恐懼和敬畏。多年以後,你考入浙江美術學院附中。學院坐落在杭州南山路,對面的栁浪聞鶯有個動物園。你常去那裏寫生,那個豢養狒狒籠子上的小木牌讓你開了竅。上面關於狒狒的介紹寫得很幽默: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

     那個年代當指1957年,是馬見馬親,人見人咬,知識份子紮堆的地方,更是你咬我踢惟馬首是瞻。

     宿舍的南門面對鬱鬱蔥蔥的聖山。當天,你們就跑遍了整座小山。山之巔有個聖亭,亭中有座聖像;山南最低靠圍牆根,有一排聖墓,墓中躺着不知是傳教士還是聖徒。

     離家第一夜,你翻來覆去睡不着,想哥哥和姐還有媽媽,更想佝僂在煤礦礦井裏挖煤的父親。迷迷糊糊睡去的你,竟蜷在被窩裏從上鋪砸下,滾落在大廳的石板地上。神靈護佑,你竟然沒有一丁點兒受傷,一骨碌返身就爬回上鋪。寢室長隨聲趕來,打着手電筒巡視過去。明滅的電筒光亮中,你看清楚是寢室長項曉春,他轉過身來,四顧茫然,黑暗中沒有發現你。這一幕定格在你的記憶裏,成了你終生的宿命。後來項官至台州地區公安處公安特派員,更名為項一峰,現是公安偵保處(國保)顧問。

     半年後,學生宿舍移到天主堂西南的小教堂裏。主基督白天聖壇站立,晚上俯瞰入夢的你們。

     晨光曦微的五更,你們的床前鋪後總站滿了默默詠經的教徒,他們在祈禱:「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的主基督耶穌裏,乃是永生……」而後,全跪了下去,聖徒的手不斷地在胸前畫着十字,當「阿門!」響起,你們也就隨着起床了。

     為了表示對美帝國主義紙老虎和梵帝岡教皇的勢不兩立,各種惡作劇都上演了。

     於是,帝國主義的「上帝」被你們載上草帽、斗笠,有時被套上個破臉盆,還讓基督扛起拖布拿着掃把,甚至在聖水缸上放痰盂等等。面對如此的惡作劇,聖徒們叨念:「……耶穌說:『愛你們的仇人,善待恨你們的人,詛咒你的,要為他祝福,凌辱你的,要為他禱告』。」耶和華的勿以惡抗惡,讓你們自感羞愧無地自容。

     四分之一世紀過去後,撥亂反正,天主堂被落實政策。作為已小有名氣的畫家,你被聖徒們邀請為教堂畫一幅「捧着流血聖心的基督」油畫像。那時,還沒有任何可供參考的基督畫像,你只有心中的基督,憑你對基督的想像,在愧對當年不恭的心情下完成了基督油畫像的創作。

     當這幅巨大的基督像被掛上北堂的神壇時,你回想當年,自己曾翻窗爬上神壇的樑柱,在橫樑上飛簷走壁抓鳥摸蛋的往事。你真的很後怕,神不記恨,還護衛着使你們這些少不更事的跳樑小丑,沒有從十幾米高的樑柱上摔向地獄。

     海門中學開學後還上過幾堂課,校園裏還有《海風刊》,校刊主編是高年級學生陳志超,那時清瘦的陳志超的臉還沒有現在這麼闊,戴一副高度近視眼鏡讓你高山仰止,總把他看成就義於福建長汀的共產黨總書記瞿秋白。開學沒多久,全校師生在學校禮堂開批判大會,陳志超含淚在臺前低頭亮相,拭目時摘下眼鏡,不像紅頂文人的陳,被小試牛刀,早割了尾巴,到了毛澤東「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謀劃出籠,不再出洞的陳也就平安渡過。

     那時,校刊上還曾貼出臨摹齊白石《蝦》的水墨畫,形神兼備的蝦和淋漓盡致的水墨效果,讓你注意到這是出於同年級初一(三)班女生之手,她叫朱春柳。她也是學校美術小組成員,就住在離你家東邊不到百米的「金家裏」。朱出生在天臺,全家隨當海員的父親移居海門。這可是你波瀾不驚的懵懂少年,第一次關注來自異性的第一印象。

     幾年前,海門中學修校史。當年的語文教師王抱宗找到你,遞給你幾份表格,並說:你和就讀海中的家人可載入校史。

     修史是中國的特色。中國列代帝王均興修史。當年司馬遷受宮刑極盡恥辱後修出一部《史記》。雖屬正史,但有司馬遷出自肺腑之言說。讀《史記•伯夷列傳》,留下司馬遷對當年官宦腐惡的抨擊,譯成白話文是:如今成功的都是壞蛋,好人受欺侮虐待,沒有好報,天道怎麼能說福善禍淫。伴隨司馬遷的歎息,二千多年來是一代暴烈過一代的文字獄。至二百多年前,紀曉嵐奉主子之命為乾隆編篡《四庫全書》,「懼在刀叢寫頌詞」,繼承滿清皇帝的旨意,以天縱之才將中華文化大篡改、大閹割。中國歷代知識份子擁有鴕鳥精神和犬儒心態,能「居廟堂而心懷天下者」有幾人?

     如今滿面春風,官場得權,商場得利,情場得意,造孽人間的成功人士多得讓人咋舌,當今編纂校史的文人又是如何替他們抹去當年的暴行的。

     「走勿動,逃勿開,捏成一餅,判處死刑!」

     這是1957年春夏,海門中學批鬥四個右派老師的順口溜。「走勿動」指音樂老師周法東;「逃勿開」罵的是教導主任陶福興;「捏成一餅」數落職員教師王一冰;最後被詛咒「判處死刑!」的是新四軍轉業海中的語文老師施因。施的結局尤為慘烈。四位右派被畫地為牢,在接受紅太陽暴曬的同時,接受響徹雲霄語言暴力的狂轟爛炸。

     那一夜,右派施因不肯認罪,被强行拖入廁所,幾個牛高馬大的學幹對施老師左右開弓,「施因不投降,就叫他滅亡!」的怒吼聲,讓全場人呆若木雞。幾個發出吼聲的學生骨幹,立即將瘦骨嶙峋的施老師舉過頭頂,倒栽蔥式地插入糞桶。「施老師,你會被窒息而死的!」嬌小的你擠在最前邊,你在心底黙喊着,血管膨脹,心臟幾乎已停止跳動。

     叢林法則,「暴力最强者說了算!」你無法反抗良知泯滅學幹的暴行。

     日月經天,江河行地,時間一秒一秒地捱過去。你前傾一步往糞桶中瞧,一股惡濁之氣上沖,「哇!」的一聲,你吐了一地。

     施因老師沒有死,終於被拎出來,他依然挺直脊樑。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八)

   迷惘少年,严是初一的学生, 经历了反右风暴

   

     仰望老師污穢的頭顱,你看到施因老師頭頂的糞便像金色的章魚,糞尿混合液像章魚的黃色觸手,蠕動着,沿着前額流下,聚結在眉弓,然後順着竄向鼻尖,貼着瘦削的臉頰徐徐淌下,在老師咬緊的下唇摻和外滲的鮮血,在嘴角匯成一道殷紅的濁水,一滴接一滴往下掉。

     你被污穢頭顱裏的不屈精神所震憾,以至幾十年後的今天,在色彩學上你仍感到黃色和黑色對比的崇高和偉大。

     誰能抑强扶弱?一個十多歲少年的心,充滿了內疚和自責。終於有一天,在沒有旁人的時候,你向地裏勞動的他,叫了一聲:「施老師!」,只見老師緩慢地抬起了頭,深凹的眼眶裏充盈着淚水。

     幾天以後,老師的岳母,也就是你們的數學老師馬鳳霞的母親跳河自盡,挺屍在海中操場東南的河岸上,死屍面對蒼天,死不瞑目的眼睛倒映着青天白雲。

     施因老師最後被押送三門農場,强迫勞動教養。老師救贖人心世道寧死不屈的精神,早早地滲入你少年的心靈:說真話,不做沉默的羔羊!

     孤獨又過早地體驗到世態炎涼的你,更感到空虛和渺茫。為了逃避這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一頭埋進了線和色的世界;從此,你迷上了繪畫。在這裏,你沉重的屈辱和頑强的自尊在心裏得到了平衡。

     潮起又潮落,轉瞬間又過去了半個世紀,這風乾了的往事,如何寫進海門中學的校史。我常為此事自責,我是有罪的,當時,我就在罪惡的現場,而至今我仍是沉默的看客,並且我還活着!

     往事衝破時光的鐵柵,在禁錮的牢籠中,我秉筆直書這殘存的記憶,不知這些文字在我死後能否越過高牆,存留人間。抬頭凝望鐵窗,我看見藍天上飄着白雲,還看見了「寧死而鳴,不默而生」的施因老師搖曳着身影走過來又走過去。老師烏黑的頭髮和黃色糞便構成黑惡和崇高的對比,震撼我的靈魂,成為我終生追求的象徵。

     王實味寫《野白合花》批評了當年延安的等級制度和官僚主義,成了敵對份子,於解放前夕,被腰斬於紅色蘇維埃晉察冀的山西。

     「引蛇出洞」的陽謀,使五十五萬(《炎黃春秋》披露為三百多萬)知識份子在1957年早春,一夜之間都成了右派。

     給毛主席上《萬言書》,直言三面紅旗下民不聊生的彭德懷,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成了顛覆中共的反黨份子,後又成為眾矢之的的右傾機會主義份子。

     我想,假若當年不實行暴戾鎮壓,王實味就不會被腰斬;數十萬右派不會死不瞑目;彭德懷不會鬱悶而死;也不會有三年饑荒和數千萬餓殍,更不會有長達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

     獨立知識份子是社會悲劇命運的承擔者,他們宣吿了一個時代的真理,就必須付出血淚甚至頭顱的代價。對此,我惟有心靈深度的疼痛和精神的困窘。一個泱泱大國忍受封建的專制腐惡達數千年之久,還能渾渾噩噩樂此不疲地「戲說」,讓乾隆的僵屍還魂,頻頻登臺亮相於銀屏高吼:「我還要再活五百年……」。

     夜霧透過鐵窗,如濃重的鉛塊裹挾着我的靈魂。

   

《行為藝術下課!》2010年7月由香港四笔象出版社出版田園書屋經銷.

(2011/05/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