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八)]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八)

   嚴正學: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

(八)

   

     審問到五更才收場。我的所有言說,被我歸納為一個形而上者行為藝術的宣言。回103籠,瞌睡了一刻,起床哨子吹響,囚徒們到放風場晾曬衣服。晨霧散盡,秋高氣爽,天網後露出藍絲絨樣的青天。十字形焊接的圓鋼上閃爍着瑩瑩露珠,晨光鳥啾處,廖廓江天空念遠。

     心有千千結,人,不過是匆匆一過客,如一片雪,似一朵雲。

     「當年,海門中學校舍的一部分,占用了海門的天主堂」,靈魂被催眠進入了忘我境界時仍在自說自話。「海門中學叫黃三中,1956年暑假,你考入黃三中初級班。當年招收五班新生,你屬初一(四)班,班主任是郭于平老師。

     初中三年,你是在上帝的憐憫下度過的,基督恕罪,因你們無知而褻瀆神靈。那時學生實行住宿制。入學的第一天,初一年級新生背着棉被行李,被高中部學生帶領到教會的南堂,安排在聖山北邊的大廳裏。大廳很寬大,所有一年級學生都住宿在這裏。那些學生幹部也很自大,對你們這些後學的,都是說一不二。

     你能記得起的尚有:阮積仁、陳志超、應慶友、項曉春、毛定秀等。他們人高馬大,在新學年低年級學生心理上,產生了莫名的恐懼和敬畏。多年以後,你考入浙江美術學院附中。學院坐落在杭州南山路,對面的栁浪聞鶯有個動物園。你常去那裏寫生,那個豢養狒狒籠子上的小木牌讓你開了竅。上面關於狒狒的介紹寫得很幽默: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

     那個年代當指1957年,是馬見馬親,人見人咬,知識份子紮堆的地方,更是你咬我踢惟馬首是瞻。

     宿舍的南門面對鬱鬱蔥蔥的聖山。當天,你們就跑遍了整座小山。山之巔有個聖亭,亭中有座聖像;山南最低靠圍牆根,有一排聖墓,墓中躺着不知是傳教士還是聖徒。

     離家第一夜,你翻來覆去睡不着,想哥哥和姐還有媽媽,更想佝僂在煤礦礦井裏挖煤的父親。迷迷糊糊睡去的你,竟蜷在被窩裏從上鋪砸下,滾落在大廳的石板地上。神靈護佑,你竟然沒有一丁點兒受傷,一骨碌返身就爬回上鋪。寢室長隨聲趕來,打着手電筒巡視過去。明滅的電筒光亮中,你看清楚是寢室長項曉春,他轉過身來,四顧茫然,黑暗中沒有發現你。這一幕定格在你的記憶裏,成了你終生的宿命。後來項官至台州地區公安處公安特派員,更名為項一峰,現是公安偵保處(國保)顧問。

     半年後,學生宿舍移到天主堂西南的小教堂裏。主基督白天聖壇站立,晚上俯瞰入夢的你們。

     晨光曦微的五更,你們的床前鋪後總站滿了默默詠經的教徒,他們在祈禱:「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的主基督耶穌裏,乃是永生……」而後,全跪了下去,聖徒的手不斷地在胸前畫着十字,當「阿門!」響起,你們也就隨着起床了。

     為了表示對美帝國主義紙老虎和梵帝岡教皇的勢不兩立,各種惡作劇都上演了。

     於是,帝國主義的「上帝」被你們載上草帽、斗笠,有時被套上個破臉盆,還讓基督扛起拖布拿着掃把,甚至在聖水缸上放痰盂等等。面對如此的惡作劇,聖徒們叨念:「……耶穌說:『愛你們的仇人,善待恨你們的人,詛咒你的,要為他祝福,凌辱你的,要為他禱告』。」耶和華的勿以惡抗惡,讓你們自感羞愧無地自容。

     四分之一世紀過去後,撥亂反正,天主堂被落實政策。作為已小有名氣的畫家,你被聖徒們邀請為教堂畫一幅「捧着流血聖心的基督」油畫像。那時,還沒有任何可供參考的基督畫像,你只有心中的基督,憑你對基督的想像,在愧對當年不恭的心情下完成了基督油畫像的創作。

     當這幅巨大的基督像被掛上北堂的神壇時,你回想當年,自己曾翻窗爬上神壇的樑柱,在橫樑上飛簷走壁抓鳥摸蛋的往事。你真的很後怕,神不記恨,還護衛着使你們這些少不更事的跳樑小丑,沒有從十幾米高的樑柱上摔向地獄。

     海門中學開學後還上過幾堂課,校園裏還有《海風刊》,校刊主編是高年級學生陳志超,那時清瘦的陳志超的臉還沒有現在這麼闊,戴一副高度近視眼鏡讓你高山仰止,總把他看成就義於福建長汀的共產黨總書記瞿秋白。開學沒多久,全校師生在學校禮堂開批判大會,陳志超含淚在臺前低頭亮相,拭目時摘下眼鏡,不像紅頂文人的陳,被小試牛刀,早割了尾巴,到了毛澤東「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謀劃出籠,不再出洞的陳也就平安渡過。

     那時,校刊上還曾貼出臨摹齊白石《蝦》的水墨畫,形神兼備的蝦和淋漓盡致的水墨效果,讓你注意到這是出於同年級初一(三)班女生之手,她叫朱春柳。她也是學校美術小組成員,就住在離你家東邊不到百米的「金家裏」。朱出生在天臺,全家隨當海員的父親移居海門。這可是你波瀾不驚的懵懂少年,第一次關注來自異性的第一印象。

     幾年前,海門中學修校史。當年的語文教師王抱宗找到你,遞給你幾份表格,並說:你和就讀海中的家人可載入校史。

     修史是中國的特色。中國列代帝王均興修史。當年司馬遷受宮刑極盡恥辱後修出一部《史記》。雖屬正史,但有司馬遷出自肺腑之言說。讀《史記•伯夷列傳》,留下司馬遷對當年官宦腐惡的抨擊,譯成白話文是:如今成功的都是壞蛋,好人受欺侮虐待,沒有好報,天道怎麼能說福善禍淫。伴隨司馬遷的歎息,二千多年來是一代暴烈過一代的文字獄。至二百多年前,紀曉嵐奉主子之命為乾隆編篡《四庫全書》,「懼在刀叢寫頌詞」,繼承滿清皇帝的旨意,以天縱之才將中華文化大篡改、大閹割。中國歷代知識份子擁有鴕鳥精神和犬儒心態,能「居廟堂而心懷天下者」有幾人?

     如今滿面春風,官場得權,商場得利,情場得意,造孽人間的成功人士多得讓人咋舌,當今編纂校史的文人又是如何替他們抹去當年的暴行的。

     「走勿動,逃勿開,捏成一餅,判處死刑!」

     這是1957年春夏,海門中學批鬥四個右派老師的順口溜。「走勿動」指音樂老師周法東;「逃勿開」罵的是教導主任陶福興;「捏成一餅」數落職員教師王一冰;最後被詛咒「判處死刑!」的是新四軍轉業海中的語文老師施因。施的結局尤為慘烈。四位右派被畫地為牢,在接受紅太陽暴曬的同時,接受響徹雲霄語言暴力的狂轟爛炸。

     那一夜,右派施因不肯認罪,被强行拖入廁所,幾個牛高馬大的學幹對施老師左右開弓,「施因不投降,就叫他滅亡!」的怒吼聲,讓全場人呆若木雞。幾個發出吼聲的學生骨幹,立即將瘦骨嶙峋的施老師舉過頭頂,倒栽蔥式地插入糞桶。「施老師,你會被窒息而死的!」嬌小的你擠在最前邊,你在心底黙喊着,血管膨脹,心臟幾乎已停止跳動。

     叢林法則,「暴力最强者說了算!」你無法反抗良知泯滅學幹的暴行。

     日月經天,江河行地,時間一秒一秒地捱過去。你前傾一步往糞桶中瞧,一股惡濁之氣上沖,「哇!」的一聲,你吐了一地。

     施因老師沒有死,終於被拎出來,他依然挺直脊樑。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八)

   迷惘少年,严是初一的学生, 经历了反右风暴

   

     仰望老師污穢的頭顱,你看到施因老師頭頂的糞便像金色的章魚,糞尿混合液像章魚的黃色觸手,蠕動着,沿着前額流下,聚結在眉弓,然後順着竄向鼻尖,貼着瘦削的臉頰徐徐淌下,在老師咬緊的下唇摻和外滲的鮮血,在嘴角匯成一道殷紅的濁水,一滴接一滴往下掉。

     你被污穢頭顱裏的不屈精神所震憾,以至幾十年後的今天,在色彩學上你仍感到黃色和黑色對比的崇高和偉大。

     誰能抑强扶弱?一個十多歲少年的心,充滿了內疚和自責。終於有一天,在沒有旁人的時候,你向地裏勞動的他,叫了一聲:「施老師!」,只見老師緩慢地抬起了頭,深凹的眼眶裏充盈着淚水。

     幾天以後,老師的岳母,也就是你們的數學老師馬鳳霞的母親跳河自盡,挺屍在海中操場東南的河岸上,死屍面對蒼天,死不瞑目的眼睛倒映着青天白雲。

     施因老師最後被押送三門農場,强迫勞動教養。老師救贖人心世道寧死不屈的精神,早早地滲入你少年的心靈:說真話,不做沉默的羔羊!

     孤獨又過早地體驗到世態炎涼的你,更感到空虛和渺茫。為了逃避這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一頭埋進了線和色的世界;從此,你迷上了繪畫。在這裏,你沉重的屈辱和頑强的自尊在心裏得到了平衡。

     潮起又潮落,轉瞬間又過去了半個世紀,這風乾了的往事,如何寫進海門中學的校史。我常為此事自責,我是有罪的,當時,我就在罪惡的現場,而至今我仍是沉默的看客,並且我還活着!

     往事衝破時光的鐵柵,在禁錮的牢籠中,我秉筆直書這殘存的記憶,不知這些文字在我死後能否越過高牆,存留人間。抬頭凝望鐵窗,我看見藍天上飄着白雲,還看見了「寧死而鳴,不默而生」的施因老師搖曳着身影走過來又走過去。老師烏黑的頭髮和黃色糞便構成黑惡和崇高的對比,震撼我的靈魂,成為我終生追求的象徵。

     王實味寫《野白合花》批評了當年延安的等級制度和官僚主義,成了敵對份子,於解放前夕,被腰斬於紅色蘇維埃晉察冀的山西。

     「引蛇出洞」的陽謀,使五十五萬(《炎黃春秋》披露為三百多萬)知識份子在1957年早春,一夜之間都成了右派。

     給毛主席上《萬言書》,直言三面紅旗下民不聊生的彭德懷,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成了顛覆中共的反黨份子,後又成為眾矢之的的右傾機會主義份子。

     我想,假若當年不實行暴戾鎮壓,王實味就不會被腰斬;數十萬右派不會死不瞑目;彭德懷不會鬱悶而死;也不會有三年饑荒和數千萬餓殍,更不會有長達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

     獨立知識份子是社會悲劇命運的承擔者,他們宣吿了一個時代的真理,就必須付出血淚甚至頭顱的代價。對此,我惟有心靈深度的疼痛和精神的困窘。一個泱泱大國忍受封建的專制腐惡達數千年之久,還能渾渾噩噩樂此不疲地「戲說」,讓乾隆的僵屍還魂,頻頻登臺亮相於銀屏高吼:「我還要再活五百年……」。

     夜霧透過鐵窗,如濃重的鉛塊裹挾着我的靈魂。

   

《行為藝術下課!》2010年7月由香港四笔象出版社出版田園書屋經銷.

(2011/05/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