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为了忘却的记念[一]]
小龙女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国家政权覆亡前的八大征兆
·英国首相丘吉尔:什么是自由?
·顺口溜:世界9国的军力
·孙悟空入党记
·西天路上的冤大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全文)
·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 - 民国范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四大名著――中国封建社会的四份体验报告
·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观棋话钓鱼[原创]
·招魂曲―――我的中国!
·母亲,我叫钓鱼岛
·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钓鱼岛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三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东京都不相信抗议[原创]
·优秀微型小说推荐
·三打白骨精:东方专制幽灵的三个躯壳
·身体与国家
·一个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
·王小二参军
·由一句口号:“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想到的
·谈谈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
·史上最牛的淘宝实物雷人语录
·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哈哈 总结2008年度语文
·百年诺贝尔正当花季
·向始终如一坚持自己信仰的人致敬[原创]
·八项事件反映中国当局重大政治转向信号
·潇湘晨报:辛亥革命100年启示录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难道生命仅具有哀悼的意义?
·朝鲜半岛炮声隆[原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了忘却的记念[一]

为了忘却的记念[一]
   
   前言:一直想写点什么,却总是无从下笔。又快到六四了,心里很乱。这是在网上无意中浏览到的一篇文章,搜集了很多网,终于补全了。作者不知,大概是80后,文章很长,但很耐看。
   
   这是我头一次提笔写象样的文字。我的名字呢,就不提了,因为说了也没人认识。不过,对于中国政治的看法,我是从初中开始就忍不住想表达一番了。想来一拖已经是十年。以前曾经断断续续的写过一些片断,不过都丢失了。说来惭愧,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至今还没做成的。有时是停留在孕育中。有时是在开头的时候就花了全部的功夫。原因有多方面,不过归根结底还是意志力上的缺陷。我怕这样下去会把一生都挥霍掉。因此这篇文章即使是毫无价值,但如果最终能够如愿完成,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胜利。我并非是有志于政治或者文字评论。只是,有些想法,当你写出来之后,就不会总是想起它,可以想些别的事情。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这是篇为了忘却的记念。

   
   当然,谈论理念或者政治总是很困难的。一方面,对于政治的看法,人们主观性往往很强。我有位朋友,他曾这样说:像理念这些东西,讨论是没有意义的。你无法征服另一个大脑,只能尽可能说服。而我要是不相信,你就是拿出再多的证据我还是不信。他说这话说得不错,只是我不能认同这种价值相对主义,而且很庆幸他没有当法官或者陪审员。因为美与丑可以是相对的,但真与假却是绝对的。这也是我坚持认为善恶有别的根本依据。对我来讲,相信是个困难的概念。如果我“知道”,那就用不着去“相信”。对于一个的假设,我需要有理由。一个理论有充分的理由,我自然会接受。这就像乔治奥威尔所说的,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必须承认一加一等于二。
   
   但我也知道,中国的公共舆论没有一个共同的信仰背景,甚至不同年代的人所受教育也有很大区别。一般辩论时常常会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况。恐怕受众理解的内容和我所要表达的意思也未必总是一样。在文中,我会尽量平和,不过有时候和正规宣传反差太大,即便平和,也会让人感觉偏激。这里我还请大家做个心理准备。
   
   作为人类中的一员,我们可以不追寻身在何处,但不能不自问身在何世。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思考政治。有人说,这个命题的层次很低,这没有办法。对于解脱或救赎这些高层次的追寻来说,人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任何人都不可能对自己的政治处境视而不见。政治,确实不需要我们去热爱,却关系着我们的衣食住行,一举一动,生死荣辱。世人的每一次快乐与痛苦,几乎都可溯源于政治。政治自由是其他一切自由的前提和保证。独立宣言中说,追求幸福的权力是上天赋予的,谁也无权剥夺。而当我们在追求幸福的时候,也就走向了政治。
   
   我想要说的有很多,不过还是先从一些具体的社会问题作为引子开始谈起吧。
   
   在学会上网以前,我就已经很熟悉城管问题了,因为我没事时喜欢去和摆摊的聊天。城管不是天津的叫法。最早天津的小商贩管他们叫做执法大队,他们主要管理的是违规占道摆卖。我常去的那个小贩聚集区,按理说是允许摆摊的。但小贩们还是免不了被执法大队驱赶。这是因为工商执法大队把小贩们往外赶,交通执法大队把小贩们往里赶。这样一来,小贩还是无法得到安宁。所以有时候并不是小贩经营不合法,而是他们让你没法合法。也许是为了让自己有活可干。而对于那些真的经营非法生意的人,他们基本都是放任自流。
   
   随着网络渐渐普及,城管的暴力执法被关注成了社会大问题。其实说起来,城管会打人,这个并不稀奇。因为这些人本来就是是各个街道的刺头被扒拉到那里的。不过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打的话,既威胁普通市民的的人身安全,也威胁城管队员自身安全。我记得一个卖羊肉串的曾对我说,工商不让人活,哪天他把他逼的走投无路了他就拉上他们陪葬。当然,我知道他也只是说说而已,这个人是个老好人,后来生意也慢慢的变好了。其实哪一个小贩能真的反抗的了政府部门?反抗的代价太大了。有一次我听说本区的一个小贩的儿子被城管打死了。我估计大概就是因为那小伙子无法接受蛮不讲理的折辱,还手了。结果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总而言之,尽管我们的社会在大体上可以保持平衡,但总还是会有人被逼到绝路上,还是会有人反抗。这些抗争包含着弱者的无奈与无助。就如同自残式的讨薪。虽然说是很不值得。但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遵循着一个自身的利益最大化的处理事情的原则。
   
   前不久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西藏僧人和中国政府发生了冲突,而且正好发生在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此事发生后,中国人展开了铺天盖地的声讨。针对达赖喇嘛本人的反而没有什么实际内容,原因大概是虽然官方连篇累牍的报道,但西藏问题真相究竟是什么还是有点不清不楚的,而且达赖喇嘛也明确表明了他非暴力和支持奥运的观点。所以骂起来也有点无从下手。中国人声讨主要都是围绕着西方对中国的偏见,西方不愿了解真实的中国,不了解中国这30年来的发展和体制的变革,夸大中国威胁论,在西藏问题上歪曲事实,对中国妄加评论,无端指责等等。
   
   在我看来,一个人想问题做事情往往会有疏忽的地方。十几亿人不约而同的对某个不对劲的地方视而不见就是怪事了。就像中国很多次全国性的抗议一样,美国轰炸中国驻前南大使馆,中美撞机事件,都有很可疑的地方。西藏问题上西方人持的怎么会是偏见呢?国内的人才是偏听者。我想这个道理是不言而喻的: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骗得了一国,骗不了世界。不相信他第三方的难道信你当事人的不成?比如我不是朝鲜人,说实在的我也不想深入的去了解这个国家。但我对朝鲜的看法,或者具体说,我对金正日的看法,比朝鲜人对金正日的看法更客观,也更接近事实。或者说如果想要了解朝鲜,你是要看bbc,cnn,nhk的纪录片呢,还是要听朝鲜劳动党的宣传?这个道理很难明白吗?当然有人会说,中国跟朝鲜不一样。中国新闻自由度全球排名163。怎么能和排名第168的朝鲜比呢。既然如此,我再举个我家乡天津的例子。2007年6月3日,天津市政协主席宋平顺自杀身亡。宋平顺自杀的消息,6月6日海外媒体就有披露,但一直到7月5日下午,新华社才发布正式消息。我想这应该不是新华社得到消息比较晚的缘故吧。
   
   中国人说西方人不了解中国。西方百姓中当然有不了解中国的,毕竟庸碌之辈在哪里都占大多数。但这不代表西方的学者也不了解中国。在香港电影东邪西毒里有这么句话:越简单的女人就越难骗。我看把女字去了这句话也成立。外国人头脑的确是简单,可你在给他们论文里造个假试试看。中国那些高深莫测的领导人究竟是些怎样的人,对于美国人这不是问题。而整个华夏子民加在一起也不能构成一个和统治者平等对话的主体。毛泽东在湖南虐人虐尸,点人天灯,究竟有没有这回事,对美国人就不是问题。1955年,美国通过了《总统图书馆法》,历任美国总统卸任后都要设立总统图书馆保存其在任时的资料。最近的乔治.布什总统图书馆位于得克萨斯州的大学城。只要拥有居民身份,任何人都有权查看和使用总统的文件和档案。而中国人却连自己的档案都看不了。
   
   事实上中国别说骗美国了,中国骗得了朝鲜吗,骗得了俄国吗。骗得了越南吗,心照不宣的彼此利用而已。这就像侏儒往往愿意和侏儒做朋友,并不是因为侏儒都喜欢另一个侏儒,而是在另一个侏儒身边能显得自己高一点。当然国与国关系对等,不会像以上瞒下那么容易。另一方面虽然对外争取一个好的名声也很重要,但从根本上国家的力量来源于内部,要维持自己统治,要骗的还得是自己人。
   
   在我看来西藏事件根本就是个黄老秋的老婆意图强奸林员外的案子。暴力是共产党的,曾经和将要使用暴力的都是他们。他们现在用的是暴力讹诈和挟持。这个天天在发生,不是拿枪打人,而是拿枪威胁人。人民是要抗暴。追逐自由的人拿什么去“暴力”? 靠几百万军队和警察吗?。西藏暴力事件其实是中国经常见到的官民冲突。实际就相当于小贩对城管的反抗,和甘肃的绝望老头抱着自制的炸药与法院同归于尽也是同一个性质。
   
   事实上,不论是黑社会也好,暴力集团也好,都是需要容身之地的,它们生存的空间要么是法律的缝隙里,要么是国家无力管制或者不想管的领域,比如中国的网络黑社会现象,就是在国家的纵容,默许和鼓励中产生的。从《智取威虎山》这类的文学作品中我们知道国民党时期有很多地方自治武装。但在现行体制下,这种集团没有生存土壤。事实上这也是中国这种专政集权政治体制仅有的的几个优点之一,共产党接手大陆后,座山雕们那套“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就已经行不通了。他们既不能藏在法律的缝隙中:中国在无法可依的时候照样可以抓人杀人;而一个团体威胁到了统治权力的国家也不可能不管。
   
   佛洛伊德对受虐狂的定义是:人若落入一种无法摆脱的痛苦之中,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就会把这种痛苦看作是幸福,用这种方式来寻求解脱。不过他认为受虐狂这种病态在人群中是极少数。这一点我不太同意。举个例子,阿q的精神胜利法就是个把无法摆脱的痛苦视作一种快乐来寻求解脱的案例。但把我们任何一个人放到阿q的位置上,也只有精神胜利法一条路可以走,不这样安慰自己,难道和赵太爷拼命不成?倒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人,杨佳袭警,小贩打城管,甘肃老农抱着自制的炸药包和法院同归于尽,都是如此。能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才是少数,他们也都为此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中国人一向有侠客情节,其实除暴安良的侠客跟绝地反击的抗暴者还是有区别的。
   
   中国政府利用西藏问题的大肆宣传中,最有趣的一点是他们竟说西方人被洗脑,不过我对这种论调其实是并不陌生:政协委员称“钉子户”导致房价上涨,证监会官员说股票崩盘是因为散户,空气污染是骑自行车造成的,中国穷人上不起大学是因为大学的收费太低,春运火车票不好买是因为票价太低,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中石油不但不暴利而且还亏损,朝鲜饿死人是美国造成的,暗黑模仿传奇,google模仿百度等等等等的这些言论。他们明知自己是在颠倒黑白,但还是要不顾一切的把话倒过来说,有意为之,影响人的判断。
   
   指责西方误解中国相当于一上来就把“错的是他们,对的是我们”当作一个前提条件来用。这样一来,就回避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西藏问题上到底是美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他们都被达赖蒙蔽了,还是中国政府在说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