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监狱里的黑社会]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监狱里的黑社会

监狱里的黑社会
   庄晓斌
   我吃了一顿“肉馅饺子”
   我是在“抓纲治国”的年代被押解到监狱的——反革命罪,无期徒刑。
   

   此前,已有过几年看守所的经历,对囚徒生活并不陌生了,也悉熟谙通些必须恪守的规矩。但监狱和看守所毕竟不同,在看守所里,只是一间斗室,囚徒们一天24小时朝夕厮守,惹不起,也躲不起。所以牢头叫“刚下火车的”(对新来的犯人的称谓)去抱便桶,你来不得半点犹豫,否则一通窝心拳脚会叫你找不着北。监狱的空间大了,况且要劳动,因此也有了表现机会,犯人可以凭借技能,捞些实惠。总之,转入监狱,我的心态还不错。尽管,以前读古书,也知晓“杀威棒”之类,但毕竟是耳听为虚。况且,新中国监狱,这些古老的陈俗还有吗?然而,我刚入监就尝到了一顿“肉馅饺子”。
   
   那是1978年11月19日下午,我被送到了黑龙江省新肇监狱入监队。在黑铁门外,押解我的干警办完递解手续,我就由一名身穿囚服、戴着杂工袖标的老年犯人引导走进了黑铁门里。这个老年犯领着我,把我送进一个小院:砖墙,砖墙上面还有一道铁丝网,院门的大牌子上写着“新肇监狱入监队”。我以为这里由警员干部监管,岂料竟连一个穿警装的也没有,登记的、管事的、看门的、守院的,全是清一色戴着白袖标的犯人。
   
   入得门去,两位横眉立目的犯人一声厉喝,炸雷般在头上震响:“把衣服全脱掉!”我不由得心里一哆嗦。身在禁地,由不得自己,只好遵令一件件脱衣服,直到仅剩下条内裤,做人最起码的廉耻心使我停了下来。不料,背后的大汉一钥匙链便打掉了我所有的自尊,他一扬手,便在我的脊背上抽出了一道血痕。“他妈的,都是老爷们儿,你还怕强奸你吗?快脱光!”我只好把仅有的一块遮羞布也扒去。“走,去褪一褪煞气。”大汉又是一链子。
   
   我被驱赶到一间浴室。浴池里已经放满了水,紫红紫红的,像是血水,没有点胆量,还真的不敢入这个池子;其实这是放了高锰酸钾的缘故。我知道,每名新犯人进监必经这一道,是为了全身消毒,防止传染疾病,于是便毫不犹豫就跳进池子。大汉咧嘴说了句:“他妈的,你小子还挺麻溜的,好像你不是头一回来。”我知道冒充“二进宫”的好处,便哄骗他说:“哼!不瞒您说,这地方我是常客了。监狱是我家、窝头是我妈,不常回家看看,我还真有点怪想的哪。”这一招果然很灵,我再出浴室时,那一钥匙链便免了。
   
   回到原处,我的旧衣服已经被打好包了,挂着一个写着我名字的小木牌,而另一套崭新的囚服已经为我准备好了。管理员递给我一张保留物品登记单,让我签字,但是上面只登记了我的衣服,我的其它物品都没有登。我犹豫了一下,后面的犯人催促道:“还愣着干啥,还不走哇!”我说:“还有东西没给我呢!许多食品,还有饺子……”(押解我的干警对我很好,临入监时给我买了好多食品。)
   
   “想吃饺子?”登记桌后面的一个犯人,显然是头儿,朝几个彪形大汉挤挤眼说:“好哇,那就给他吃一顿肉馅饺子吧。”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我被领进另一间光线很暗的空屋子,刚一进屋,后面一个粘蹄,就把我撂倒了,另几个犯人把我用绳索捆了,吊了起来,又娴熟地把一个头套套在我的脑袋上。这是一个特制的头套,是用厚厚的棉絮做的,戴上它,眼睛便被蒙住了,头部和脸部也被有效地“保护”起来。我还来不及辩白,便成了个拳击靶子,被他们“逛起了花园”,像个吊在半空中的沙袋,被击打得在空中摇摆。他们显然都戴着特制的拳套,我虽疼痛不已,却又没伤着筋骨。头套捂在脸上,我喊也喊不出来,我领略了一顿“肉馅饺子”。
   
   大约有十多分钟,我被放下来,摘掉了头套,那个发令的头儿进了屋,歪头问我:“怎么样?还想吃饺子吗?”我只好说:“不,我不想吃了。”“你还有什么东西没给你登记吗?”我说:“没……没有了,您登记得很仔细。”“对了嘛,早这样乖,谁还能难为你。”他朝手下的呶呶嘴说:“把那两包饺子给他带进去吧,算是对他的奖励。”就这样,我过了入监登记这一关,带着一身伤痕和两包饺子被送进了入监队,而我的罐头、水果等许多食品则被洗劫了。
   
   我成了诬陷、造谣的罪魁祸首
   入监队每天晚上都有个节目:挂马桶蹶着,就是把装着大半桶屎尿的橡皮桶挂在你脖子上,还得弯腰蹶着,那气味熏得人呕心吐肺。受罚的都是“刚下火车的”。在看守所,只有抱马桶,可到了监狱,连这也“升格”了。新犯人受过一次这种惩罚,下次真的就不敢有一点点的犯葛了。
   
   我对入监队的这些黑事看不过,就与几位新犯悄悄串联,得知他们和我入监的遭遇大致相同,都受到了洗劫、殴打、虐待等等。“二政府”(也就是戴着白袖标的杂工犯)有如黑社会,我是初生牛犊有股虎劲,对“二政府”深恶痛绝。我问几位新犯:“怎么不想法报告给政府?”年长的犯人说:“政府,你见得到吗?你看,有组长,组长上有大组长,上面还有看门杂工,大杂工,想见政府干部,这些关卡哪一道能迈过去?我来了快两个月了,只见过金管教几次,他每次来都是前呼后拥,新犯想见政府干部,这比登天还难!谁敢冒这份险啊?”我说:“我不信,杂工还能大过政府?只要你们敢作证,我有办法见到政府。”
   
   我豁出去了。一次典狱长巡视时,我斗胆喊了一句:“报告政府,新入监犯庄晓斌有重要事情要向政府汇报!”我这一声喊,像颗炸弹。本来,政府干部巡视,全体犯人都得低头肃立,我斗胆一喊,不但犯人惊愕了,连典狱长等干部也惊震了,整个入监队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典狱长问身边的金管教:“这个犯人是怎么回事?”金管教随口说道:“他是个精神病。”一句话巧妙地搪塞了过去。典狱长没有理睬我,在干部前呼后拥下走了。
   
   事后,金管教把我找到办公室,询问我怎么回事。我如实地反映了杂工犯洗劫、虐待新入监犯人的大量事实,金管教认真地做了记录。我以为这下子可以铲除这里的黑社会了,未料想,这次我斗胆抗争的结局是我的彻底失败。
   
   第二天,金管教专门到入监队调查,可没想到的是,几乎所有的犯人都不肯为我作证,反而揭发了我,我成了诬陷、造谣的罪魁祸首。这下我可惨了,有的犯人揭发我议论说“毛主席犯了严重错误”、“刘少奇肯定要平反了”等等。在那个年月,这可是大逆不道的罪过。我被一连批斗了几天,金管教又一次来到监舍,宣布了对我进行严管反省。我被加戴了镣铐,由两名新犯日夜监视我的行动,伙食也被减量,只有大半犯人的一半。每日吃完饭,我必须要五心朝上(一种佛教坐姿),盘腿端坐在铺位上,连伸一伸脚都不许可,稍有违犯,便要蹶着挂马桶。田姓大杂犯人在批斗我的大会上洋洋得意地说:“有胆量诬陷我,不怕死吗?判了无期,还恶毒攻击,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当时,新犯们都以为我注定要被加刑严惩了。1979年的春节,别的犯人都享受5天假期,而我却仍被严管。在新肇监狱入监队集训了3个月,我被严管反省了73天,直到集训结束的前一天才解除。之后,我分配到革志监狱,而且在我的档案上,还加了一条“思想反动”。初到革志监狱,在犯人大会上,管理干部宣布:“这次新来的犯人中有个叫庄晓斌的,在集训队还不老实、大放厥词。”
   
   丛林法则:多兽性,少人性
   到了革志监狱之后,我变得乖巧了,再也不犯傻和“二政府”作对了。
   
   革志监狱的大杂役叫宣鼓,这是一个权力极大的角色,管辖一个大队,一百多名犯人,学习、生活、纪律、清点人数、发放生活物品都由他总管。与新肇监狱一样,他手下也有一批嫡系,像纪检员、站道子的、各组长等,基本上清一色都是他的铁哥们儿。我所在的八大队的宣鼓是齐齐哈尔人,因此齐市帮在八大队是一股根深蒂固不可动摇的黑势力。
   
   在有人群的地方,乡音乡情是一种最传统的纽带,最能产生凝聚力,进而结成乡党,即或是监狱也是如此。在革志监狱,就有哈市帮、齐市帮等,均是以地域划分的帮派势力。除了乡党之外,拜把子、磕头、喝血酒,也是普遍的结盟方式,几乎监狱的每个角落都是这些势力统治着。这些虽不公开,却也是公开的秘密,犯人们心照不宣,政府干部也姑妄任之。
   
   但是,各帮派争夺地盘的事时有发生。监狱规定,晚9点,干部必须全部撤离监舍。因此入夜后,悄静下来的监舍便是犯人的一统天下了。我们八大队监舍旁边是犯人卫生院前的一片空地,其是各乡党间的比武擂台。有时候,9点过后,有芥蒂的两派便把帮众拉出来,在这片空场上较量。这种较量绝对有秩序、有规矩:一是绝对公平。不论对方人有多少,必须单打独斗,而且赤手空拳。一个打败了,才能再有人顶替。二是有节制。角斗时拳打脚踢,你死我活,一声喊停,纵然有天大的宿怨,也必须罢手。一次决不出胜负,下次再战,绝不破坏规矩。两派打得鼻青脸肿,停战了却可以心平气和地在一个盆里洗脸,甚至两对手还可以同照一面镜子,看一看脸上的打斗痕迹。
   
   凭借这种比武方式,谁的拳头硬,谁就是天王老子。得胜者可以颐指气使,失败者必须心悦诚服、再不敢滋事。在革志监狱,扬威立万的大多是这样的主儿。
   
   人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适应环境,受到的磨难多了,自然就会增强耐力。到革志监狱以后,我见到当犯人头目有许多好处,便也想削尖脑袋,想在监狱里混上一官半职。
   
   揣摩现实,审时度势,我觉得要想钻营上去,不但要取悦政府,而且要取悦“二政府”。为此,我也向一些老犯人求教。一位入狱近廿年的老历反告诉我,要想在监狱里混成个人模狗样,要凭靠三点:第一要有钢。有挨打的耐力,皮鞭沾凉水,铁的杠子,木的棒子也撬不开你紧咬的嘴唇。第二要有魄。敢打敢斗不怕死,也就是练胆,不论对谁都有揭竿而起、一决雌雄的勇气。第三要有转。头脑要转数高,遇事机灵,脑袋壳像启动的马达一样一分钟转上个千转百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另外,这还不是急功近利的事,还要熬。初来乍到的,不要锋芒毕露,要一点点地熬上去。“刚下火车的”,用这位老历反的话说:“你是龙得先盘着,是虎得先卧着,王八拉车,规规矩矩!否则,出头的椽子先烂,没有点根基就想立棍,非把你这根棍撅了不行。”最后,这位老历反言之凿凿地对我说:“你见过狼吗?”我摇摇头。他又问:“你知道在狼群是怎样才能存活吗?”我迷惑地盯着他看。这位老历反咬牙切齿地说:“你想在狼群里存活,你首先应该学会撕咬。必须露着尖牙,扬起利爪,而且眼睛还要放着绿光,你自己首先要变成一头毫无人性的狼。不学会这样,你只能被狼吃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